•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美人如花(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六皇子沉着脸不说话。

        “不否认就是默认了?!痹魄吃滤菩Ψ切Φ乜醋潘?,“去年舅舅昏迷,是夜轻暖做的吧?你将她领进了皇宫,给舅舅施了术,后来又助她离开。我救醒舅舅,回到天圣京城时,她已经回去两三日了,时间也吻合?!?br />
        六皇子不反驳,嘲讽道:“你易容成楚夫人,倒是与如今的你大相径庭,天壤之别?!?br />
        云浅月无奈地道:“没办法啊,出来混,没有几张面孔怎么行?”

        六皇子撇开脸,不看她,冷声道:“如今我落在你手里,你到底想将我如何?告诉你,我不会帮你对付夜轻暖的?!?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你喜欢夜轻暖?”

        六皇子嗤笑一声,“在你这个女人眼里,男女之间只有喜欢?不知所谓?!?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将身子没形象地往床上一躺,正好压在六皇子的腿上。

        “你滚开!”六皇子大怒。

        云浅月躺着不动,“别那么小气嘛,你是我亲表哥,我是你亲表妹。从我院子里面走到你这里来累着呢。躺一会儿又累不着你?!?br />
        “不行?!绷首幽张?,挥手要打开她。

        云浅月警告,“表哥,我会点哑穴,你若是不想说不出来话,最好别赶我?!?br />
        六皇子要打开她的手顿住,看着她的模样,似乎有些咬牙切齿,“你怎么这么无赖!”

        云浅月顿时乐了,“曾经哥哥也这样说我?!?br />
        六皇子眼睛眯了眯,撤回手,“皇兄?”

        云浅月点点头,“以前他叫云暮寒,后来叫南凌睿。就是我亲哥哥,嗯,如今算是你皇兄。叫表兄也行?!?br />
        六皇子冷哼道:“云王府和父皇联合演了一场好戏,蒙蔽天下人?!?br />
        “哪里是一???是好几场嘛,我那日都告诉你了?!痹魄吃禄奥?,见他脸色又沉了,她笑着打量他,“我听说南梁的六皇子闻花而知意,对人从来是三分笑脸,不笑也笑。上到诸皇子,下到南梁的姑娘们,都甚是喜爱六皇子,如今怎么表哥与传言不同?”

        六皇子沉沉地看着她。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对他道:“我来这里可不是看你冷脸的,你若是不想看到我,我可以走?!彼淙徽饷此底?,但到底没起来。

        六皇子脸色的阴沉褪去了些,对她道:“说说皇兄的事情?!?br />
        “他的事情可多了,你想听什么样的事情?”云浅月眨眨眼睛,非常八卦地道:“我一见表哥你就心里喜欢,只要你想听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问吧!哪怕是刨他家祖坟的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你他家祖坟的地方?!?br />
        六皇子脸色又沉了些,怒道:“正经些,景世子如何调教的你?难道就让你遇到谁都胡乱说喜欢吗?不成体统!”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你训人的样子和云暮寒可真像。果然不愧是亲兄弟?!?br />
        六皇子不说话,看着她。

        “你是不是想将他从皇位上拉下来???”云浅月动了动身子,让脑袋在他腿上舒服些,看他脸色又沉了,对他继续八卦兮兮地道:“那我告诉你,他和东海国的洛瑶公主好,如今二人回来了,你嘛,可以丢了夜轻暖去勾搭洛瑶。夜轻暖不过是德亲王府的一个小郡主,虽然手里有隐卫,是天圣皇室的暗凤,但是呢,也是见不得大天,可是洛瑶不同,她可是东海国名正言顺的公主,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安邦定国,兵法谋略,她无一不精,无一不懂。你若是将她夺过来,照南凌睿如今对洛瑶痴心的程度,一定会伤心伤肝又伤肺,没准……”

        “你闭嘴!”六皇子怒斥她。

        “怎么?你不同意?还是不好意思和他抢女人?”云浅月以不赞同的神色看着他,“夜轻染当年抢了叶倩,后来叶倩被云暮寒又抢了去。他看上了十大世家蓝家的家主蓝漪,可惜蓝漪有心上人是苍家的少主苍亭。他不娶,又辗转到天仙美人洛瑶面前,如今终于给抓到了一枝花。你想想,他的姻缘可谓是坎坎坷坷,历经九转十八弯,如今才将要修成正果,如果你突然横刀夺爱,那么他白费一番辛苦,竹篮打水一场空,岂不是会哭死?他哭死了,那位置自然需要有人接班。南梁的一众皇子里,也就你最有本事。你接班还不是轻轻松松?”

        “你滚出去!”六皇子似乎再也忍受不了,又挥手打她。

        云浅月抓住他的手,无奈地一叹,“表哥,我是对你好嘛,你怎么不领情呢?你最好别动,否则你刚刚愈合的伤口该裂了。是我家容景费了一番辛苦将你救回来的。要知道,我射的那一剑,天下除了他能救你,再无人有那个本事救活你?!?br />
        六皇子沉着脸看着她。

        云浅月看着他告饶道:“那你说你想知道他什么?我好好告诉你,是想问他的缺点吗?”见六皇子不语,她如倒豆子一般地往外猛倒,“他的缺点多了,数也数不过来。吃东西不喜甜食,喜欢吃酸的,不喜欢吃素菜,喜欢吃肉,最喜欢吃的一道采是桂花青鱼?!被奥?,她神秘兮兮地低声道:“你要是想毒杀他,最好的办法是将毒药藏在桂花青鱼里面,他见了那道菜比见到亲爹还亲,一准吃不出来?!?br />
        六皇子沉着脸不语。

        云浅月继续道:“还有,他睡觉喜欢侧着睡,不喜欢枕枕头,喜欢勾搭小姑娘,但是不喜欢身上配着芙蓉花香囊的姑娘,所有关于芙蓉花的都不喜欢,因为他对芙蓉花的花粉敏感?;褂?,你别看他吊儿郎当,平时风流无比,一副什么都浑不在意,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其实他的心思重着呢,他和容景一样爱洁成癖。尤其是对女人,若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或者是准备喜欢的女人,一旦被他发觉二心,或者心思不在他那,那么他干脆果断地就弃了。想想叶倩,想想蓝漪,就是这样的下场?!被奥?,她又转了回来,“所以,表哥,你若是想打败他,那么就应该从女人下手,以前他喜欢叶倩,是真的喜欢,五六年前叶倩为了南梁的万咒之王,追在夜轻染身后,将南疆看得比他重,伤了他的心,他虽然当时狠心放弃了她,但是用了五年才缓过来彻底放开。后来他对蓝漪有兴趣,可惜蓝漪心有所属,他及时抽身撤退,弃了蓝漪,如今他喜欢上了洛瑶,且带着美人归,你若是将洛瑶撬过来,那么可以想想,他估计心灰意冷,只能出家当和尚了……”

        “他到底是不是你亲哥哥?”六皇子恼怒地问。

        “是??!”云浅月看着他,“不是我亲哥哥的话,我能这么了解他吗?小的时候,我娘离开的那几年,我们日日在一起,一个床睡,一起吃。日夜形影不离,我日日腻在他的西枫苑,他赶都赶不走我?!?br />
        “那你为何……你……”六皇子瞪着她,似乎从来没见过她这般出卖哥哥出卖得理所当然且毫不顾忌的人。

        云浅月无辜地看着他,“那是因为你是我亲表哥??!我不是说了喜欢你吗?你以为我谁都告诉吗?他的缺点和弱点我可是谁都没告诉过?!?br />
        “我说过了,让你不要随便说喜欢人?!绷首影逑铝?,“滚出去!”

        “好,那我滚了!”云浅月这回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褶皱,抬步向外走。

        六皇子脸色不好地看着她离去。

        云浅月走到门口忽然问,“咦?你要人喊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儿?你好像还没说呢!”

        六皇子似乎不愿意再看她,忽然躺下身,闭上了眼睛。

        “表哥,既然你不说,那我先走了??!你想我的时候再让人喊我?!痹魄吃伦旖枪戳斯?,眸光闪过一丝狡黠,转身向外走。

        刚迈出门口,迎面一个黑影罩了下来,一只大手揪住了她的耳朵,南凌睿熟悉的恶狠狠的声音传来,“死丫头,你好得狠??!连亲哥哥也出卖!”

        云浅月“哎呦”了一声,伸手去解救她耳朵。

        “我今日非拧死你个死丫头,让你变成秃耳朵那个国的人?!蹦狭桀Rа狼谐莸氐?。

        云浅月无语,纠正道:“是土耳其,不是秃耳朵?!?br />
        南凌睿哼了一声,手下用力。

        云浅月见他掐得紧,她解救不了自己的耳朵,只能伸手去掐住他的耳朵,“你松手,否则我们两个一起没耳朵,容景反正不嫌弃我,看看你家洛瑶嫌弃你不?”

        南凌睿磨牙,“她也不嫌弃我?!?br />
        “那可说不定?看你如今的样子还没将她吃了吧?女人嘛,很说不准的?!痹魄吃乱桓焙芰私馀说难?,“女人心,海底针,最善变,不到生米煮成熟饭那日,总不安定的?!被奥?,她举列子,故意戮他伤疤,“你想想曾经的叶倩,你们海誓山盟啊,后来怎样?还不是丢了你跟着夜轻染屁股后面跑了五年?之后转身就牵了云暮寒的手。再想想蓝漪,喜欢苍亭吧?可是如今呢,苍亭刚说不娶,她就开始筹谋夜轻染身边的皇后宝座了。所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