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肆意缠绵(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他似乎也不需要云浅月回答,早先郁气散去,语调愉悦。

        不多时,天已大亮。总兵府外有一群人走来,张沛和韩奕以及几名副将、参将便走便低声交谈着,虽然他们的声音低,但还是能被容景听到,谈论的自然是出兵之事。

        容景向外看了一眼,对外面道:“将他们挡回去,就说大将军吩咐,今日不出兵?!?br />
        “是!”凌莲、伊雪立即应声,转身去了。

        二人来到门口,挡住来人,将容景的意思转达了。众人对看一眼,今日竟然还不出兵?大将军打的什么心思?难道明太后和云王妃不救了?据说大将军和宫里的明太后不太对卯,但是还有云王妃呢!难道也不救了,就让云王妃在顾少卿的大营里受苦?张沛藏不住话,看着凌莲和伊雪问,“二位姐姐,大将军到底是何打算?怎么今日还不出兵?顾少卿伤重,我们都歇息够了,如今是出兵的最好时机??!若是顾少卿养好伤,再打他可就难了?!?br />
        凌莲和伊雪齐齐摇头,“大将军既然如此吩咐,自然有她的打算,各位将领听命就是?!被奥?,二人也不理会众人,齐齐转身,走了回去。

        众人对看一眼,知道凌莲和伊雪是云浅月的近身信任之人,虽然还想再问,但二人不再搭理他们,自然也不敢再逼问,只能听命,转身一起离开。

        蓝漪听闻云浅月吩咐不出兵,到没什么表态,依然待在魏章十万兵马的兵营。

        一日一晃而过。

        云浅月这回被容景折腾得惨了,睡了整整一日一夜才醒来,醒来后却浑身酸痛地起不来床,而容景坐在桌前姿态闲雅地阅览密函,她恼怒地瞪着他。

        容景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偏头向她看来,须臾,微微一笑,声音温柔,“醒了?”

        云浅月恼怒地翻了个身,却因为动作太大,令她抽了一口冷气。

        容景放下密函,来到床前,看着她微蹙的眉,如画的眉目也跟着蹙起来,“我都已经帮你揉按了筋骨,怎么还这么严重?”

        云浅月不理他。

        容景伸手将她拽进怀里轻轻抱住,看着她没有半丝歉疚地控诉道:“是你先惹我的?!?br />
        真是倒打一耙!若不是他喝陈年老醋先闹别扭,她至于哄他哄出冤家来?云浅月闭上眼睛不看他。

        容景低下头,吻她的唇瓣,“前日真喝了十坛酒,醉得厉害……”

        云浅月冷哼一声,不到午时喝到深夜,两个酒鬼,还竟然不脸红地说出来。伸手推他,却推不动。她恼道:“滚开,我是大将军,日日躺在床上像什么样子!”

        容景轻笑,放开她,“你是该活动活动,再睡下去的话,我都担心你长在床上了?!?br />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挣扎着坐起身穿衣。容景很有良心地伸手帮忙。

        云浅月下了床,脚走在地板上还觉得腿发软,身子发虚,又狠狠地磨了磨牙,骂了容景两句,他含笑听着,温柔地侍候她净面梳洗,收拾妥帖,她还是气怒不消,不理会他,自己出了房门。

        外面阳光晴好,打在她身上,暖融融的,舒散了几分疲惫。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出了房门,都齐齐松了口气,迎上来。

        “有什么事情发生吗?”云浅月问二人。

        二人摇摇头,低声道:“张沛等人来询问了几次是否出兵,都被景世子挡了回去。三十里外南梁的兵营没发生什么事情,城中也没发生什么事情?!?br />
        云浅月点点头,身子靠在门框上,懒懒地晒着太阳。

        凌莲话音一转,“不过西南发生了些事情。陈老将军带领的十万兵马到了江陵城,与夜轻暖、苍亭兵马汇合,昨日午时,一举拿下了江陵城。江陵城沦陷,叶倩不在城中?!?br />
        “江陵城虽然是天险,但到底是小城,十万兵马加上夜轻暖的皇室隐卫,攻破江陵城是理所当然?!痹魄吃碌氐溃骸敖夷??”

        “蒋烈极其家人不知所踪?!绷枇蜕溃骸霸缇捅痪笆雷优扇私幼吡??!?br />
        云浅月想着蒋烈是孝亲王妃的弟弟,冷邵卓的舅舅,自然要?;ず?。不伸出手?;?,以后还要何人敢被收买人心反抗天圣?

        三人正说着,外面传来一声高喊,“报!皇上圣旨到!”

        云浅月看向门口。

        不多时,一个兵士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正是文莱。文莱一身风尘,看起来脸色蜡白,显然是快马兼程而来,赶路赶得太急,脚步有些踉跄。

        文莱进了总兵府,一眼就看到了云浅月,连忙快步过来,“奴才给大将军见礼!”

        云浅月对他笑了笑,“文公公辛苦了!”

        “奴才不苦,就跑死了两匹马而已?!蔽睦车?,“皇上想令八百里加急,但又觉得八百里加急也不一定快了,免得耽误军情,特派了奴才前来?;噬纤嫡夥馐ブ家弊哦虼缶退薪斓拿嫘?。您看……”

        云浅月挑了挑眉,当着二十三万大军和所有将领的面宣读?她向屋内看了一眼,见容景仿佛不知道外面来了圣旨,依然坐在桌前阅览密函,她点点头,对凌莲和伊雪吩咐,“击鼓,升帐!”

        “是!”凌莲和伊雪立即去了。

        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文莱向屋内瞅了一眼,立即拿着圣旨跟上她。

        来到中军大营,云浅月从西山军机大营和玉龙山新兵营带来的十万兵马,以及攻打凤凰关收服的三万兵马,还有青山城魏章的十万兵马都列队敬候。

        蓝漪、华舒、凌燕、孙桢、张沛、韩奕等人都已经等候。

        云浅月普一来到,众人目光都定在她身上。清风吹起,紫色软烟罗如九天上铺开的紫霞,包裹着花容月貌的人儿,如织染的画。所有人眼中都现出惊艳的神色。往日凛然如尘封的剑,冰雪堆砌,今日似乎冰消玉碎,柔美如弱柳扶风,不盈一握。

        二十三万兵士,人人屏息。

        张沛、韩奕等人没见过这样的云浅月,他们从见到她时,心里就没将她当女人,虽然一路行军至今,她在所有人心中就是一个将军。如今看她这般,都呆了呆,一呆之后,都连忙惊醒,不敢再看第二眼,生怕成为魔咒。

        “皇上圣旨,令所有将领士兵听旨?!痹魄吃抡径?,目光清凉地看着下面,清声开口。

        她的声音清凉如风,瞬间吹散了惊艳或呆怔的眼光,都齐齐垂下头,跪了下去。

        文莱眼睛扫了一眼黑压压的将士,清了清嗓子,当先介绍,“杂家是侍候先皇的文莱,如今在当今圣上和安王身侧侍候?;噬闲诺霉蛹?,令杂家前来宣旨?!?br />
        他这番话,自然是说明他是皇上的人,听命于皇上。魏章手下所有士兵顿时恭敬了些。

        文莱话落,拿出圣旨展开,高声宣读,“朕知晓大将军一举夺下凤凰关,甚是欣慰。大将军首战告捷,扬我天圣,报我军威。实乃大功,朕先为之记上一功,他日还朝,一并赐赏。所有在此战中建功的将士,朕也一律封赏?!?br />
        将士们顿时发出欢呼声。

        文莱顿了顿,继续宣读,“青山城总兵魏章,镇守青山城十五年,劳苦功高。如今年迈,再不能上阵杀敌,是朕顾虑不周,才令其受了重伤,今恩准回京养伤,伤好后,择职录用。其手下十万兵马,全权交由大将军统领。蓝监军救魏总兵一命,免我天圣老臣死于为难。也是功高一件,特升为副将军,协助大将军征南。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士兵高呼,震耳欲聋。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将十万兵马给她统领,将蓝漪升为副将军。夜轻染果然没让她失望,给她来了个出乎意料。但是再大的出乎意料搁在他身上,也不算意料了。

        他心中清楚明白蓝漪若是接替魏章十万兵马,也不过是个总兵之职。十万兵马出丝毫纰漏,她就可以寻机剥夺了她,毕竟她不再属于出征南梁的大军中人,而是受地方限制调派,而她有调遣之职??墒侨缃窠苯筒煌?,她是统领二十三万兵马的大将军,而她则是副将军,出了丝毫纰漏,也会唯她这个大将军试问,说白了,就是她不能轻而易举动蓝漪。

        “大将军,您接旨谢恩吧!”文莱清楚云浅月的性情,也没真让她跪地谢恩,而是将圣旨恭敬地递了过去。

        云浅月伸手接过圣旨,淡淡地道:“谢皇上圣意?!?br />
        “恭喜大将军!恭喜蓝副将军!”文莱笑呵呵地道喜。

        蓝漪和众位并将一样跪在地上,恭敬地道:“叩谢圣恩!”

        “两位将军既然接了旨,杂家就回京复旨了?!蔽睦惩瓿闪巳挝?,松了一口气。

        “文公公何必急着走?你周马劳顿而来,休息一日,明日再启程吧!”云浅月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