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容景之箭(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顾少卿再不看凤凰关城墙上,由一名亲随扶着上了马,原路撤退。

        他离开,星旗依然招展,三十万士兵如潮水一般退去。

        大地震颤,留下了一地鲜血,在阳光下鲜红夺目。

        云浅月看着顾少卿离开,想着容景这一箭他估计要养半个月的伤了。她收回视线,嗔了容景一眼,人家不过是咬了她一口,他就下这么重的手。

        容景接收到了云浅月的一嗔,挑了挑眉,不理她,转身下了城墙,将她扔在了城墙上。

        云浅月瞪眼,来时拉着她的手来,如今就这么扔下她走了?什么破脾气!

        “哈哈,景世子太厉害了!”张沛由衷地对容景敬佩。

        “神来之箭??!不用弓,就能射箭,非景世子莫属?!焙纫彩且涣承母剐恼?。

        一众副将参将等将领都是心悦诚服。他们见过云浅月出手,却是这一路来从未见过容景出手。今日他出手,当真令他们大开了眼界。世界上有这样的一个人,他闲闲挥手,就能地动山摇,不是他们这等小鱼能比的。

        城墙上响起此起彼伏的敬佩诚服声。

        凌莲和伊雪暗暗想着,若是这些人知道今日顾将军和景世子两个人只为了了一桩私怨,不知道该如何感想。更若是知道景世子其实是借两军对垒泄私愤,还让他们如此敬服,更不知作何感想。

        众人喧嚣敬佩片刻,忽然一人大声道:“大将军,就这么放顾少卿走了?明太后和云王妃还被他绑在马上?!?br />
        “是啊,娘的,忘了抢人了?!闭排嬉泊笊?。

        “那两个人不是明太后和云王妃?!痹魄吃乱∫⊥?。

        众人一怔,不是?难道是假的?伪装的?

        “明太后的左手小指指尾和无名指齐平,而那个人左手小指比无名指短了一截。我娘自然也有不同的地方。所以她们不是?!痹魄吃碌?。

        众人恍然大悟,不由得又心下佩服云浅月。没想到隔了这么远,她也能看见。众人再无紧张,既然不是明太后和云王妃,那他们便宽心了。

        云浅月见众人又谈论起来容景,笑了笑,转身下了城墙。

        凌莲和伊雪也跟着云浅月下了城墙。

        三人下城墙后,云浅月对一个士兵询问了一句,便径直去寻被蓝漪带回来受伤的魏章。总兵出战受伤,她这个大将军自然要去看看。

        来到一处院落,门口立着魏章手下的副将和幕僚。见云浅月来到,众人齐齐喊了一声“大将军”,之后错开身子,恭敬地请她进入。

        云浅月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走了进去。

        来到房门口,正遇到给魏章包扎伤口的军医提着药箱出来,她问道:“魏总兵的伤势如何?”

        “回大将军,魏总兵的伤口极深,正伤在肋下,幸好是断剑,若是长剑的话,这条命就保不住了。这样的伤口最是不好养,怕是要养一个月才能下床?!蹦蔷搅Ь吹氐?。

        云浅月点点头,对他摆摆手,他走了下去,她挑开帘子走进。

        只见屋中魏章惨白着脸躺在床上,蓝漪站在魏章床前,见她进来,二人都向她看来。

        “没想到顾少卿被容景伤了一箭还有如此力道,幸好蓝监军救了魏总兵,否则我天圣就少了一员猛将。魏总兵能保住命就好,好好养伤吧!”云浅月进了屋,看着魏章道。

        魏章脸色极差,神色无论如何掩饰也难掩灰败,他也没有想到顾少卿都被容景伤了一箭还令他无可奈何,这说明他的功夫与顾少卿天差地别,他看着云浅月清淡的脸,心中有些愤怒,他明白云浅月不喜德亲王和皇上的势力,今日不出兵,就是借军权排除他。若是今日她也出兵与他一起的话,他是不会受伤的。虽然明白,但她是大将军,他也莫可奈何,只能认了。如今人人都知道景世子射了顾少卿一箭,他趁机下手,却还是没能如何得了顾少卿,反而被他重伤,威望扫地。他越想心中越恨,此时听见云浅月如此说,却又不得压下恨怒点头。

        云浅月看向蓝漪,“蓝监军辛苦了,幸好你跟去了?!?br />
        蓝漪看了云浅月一眼道:“魏总兵自然不能折在顾少卿手中,蓝漪也是为皇上分忧?!?br />
        云浅月笑了笑,“是本将军调派不周,蓝监军武功高强,当时应该让蓝监军领兵,只想着魏总兵十五年前的英勇了,倒是未曾想到连南梁国师都老得不能出山了,魏总兵自然也老了。幸好如今蓝监军救了魏总兵,否则本将军难以向皇上交代?!?br />
        “大将军似乎不需要向皇上交代吧!在大将军的眼里,皇上从来不算什么?!崩朵舻?。

        云浅月扬了扬眉,笑了一声,“蓝监军对我似乎有很深的敌意?”

        “不敢!本监军只是奉皇上之命前来监军?!崩朵衾淝宓氐?。

        “蓝监军的本事只做一名将军可惜。如今魏总兵伤了,他手下的十万兵马无人统辖,我这就回去写奏折,令蓝监军接手魏总兵手里的十万兵马。定然不埋没蓝监军这等人才?!痹魄吃驴醋爬朵舻?。

        床上的魏章大惊,云浅月这是要夺了他的兵权,虽然蓝漪是皇上的人,但是他掌了兵权一辈子,自然不想就这么被夺了,他立即道:“大将军,本总兵的伤无碍,不日便好。不需要有人暂代?!?br />
        云浅月转回头看着他惨白的脸慢慢地道:“我刚刚问过军医了,魏总兵的伤需要养一个月,十万兵马这期间总不能无人管辖?!?br />
        魏章立即道:“可以让我手下的冯副将暂管?!?br />
        云浅月摇摇头,“今日魏总兵受伤,冯副将和你手下的兵将都慌了阵脚,他不足以担大任。蓝监军有其能,皇上定然也体恤你这么多年镇守青山城的辛苦,一定会恩准你好好养伤的?!?br />
        魏章再无反驳之语,看向蓝漪,似乎希望她拒绝。

        蓝漪不看魏章,对云浅月道:“既然如此,本监军就恭敬不如从命。大将军回去写奏折吧!十万兵马我接管?!?br />
        “好!”云浅月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蓝漪随后跟了出去。

        房间只剩下魏章一人,本来他还挣扎着硬挺着不让自己昏迷,只是怕她夺了他的兵权,如今也无力回天,昏死了过去。

        云浅月出了这座院子,向总兵府走去。魏章只以为她是不喜德亲王和皇上的势力,想要排挤铲除,但是他不知道,他十五年前设计谋伤了南梁国师,虽然那个人不找他算账,但是这笔账她自然要算回来。人人都知道蓝漪是皇上的人,所以,她接手十万兵马自然不会得到朝中那些老臣例如德亲王的死谏反对。接下来,她自然有办法让十万兵马到她的手里。

        回到总兵府主殿,容景正坐在椅子上阅览密函。

        云浅月走过去,靠着他坐下,凑近他手中的密函去看,只见是关于西南的战事密函。

        密函中说夜轻暖持天子剑去了江陵城之后,和叶倩第一个回合交手未讨得好处,便和苍亭密谋,调动皇室埋藏在西南隐卫暗中对江陵城出手,可是未曾想到叶倩竟然将南疆的皇室隐卫大半调到了江陵城,于是两方隐卫在暗中较量了个你死我活,各有损伤,如今叶倩依然占据江陵城,将铁索,吊桥,凡是能通行的通道全部斩断或者拦截,江陵城如一座跨越不过去的沟壑,将夜轻暖和苍亭依然拦截在城外。

        而李琦的义军趁着短短时间又攻下了四郡县三城池,真正的西南千里被他掌控,义军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天圣的兵将死忠的尽数被杀死,没有骨头的皆投靠了李琦。从起义至今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李琦由天灵山起义时的一万人马,发展到了如今的十万兵马??晌椒⒄寡该?,令人心惊。

        兵部的八百里加急一天一到天圣京城,夜轻染倒是再未震怒。

        朝中的官员人人骂南疆妖女狼子野心,要祸乱吞并天圣休想。

        天圣京城朝野和百姓们的视线分为两股,一股关心对南梁的征战,一股关系西南战事。

        容景阅览完一本密函合上,又拿起另一本密函打开。这一本密函上面罗列几十个人员名单。皆是李琦的手下,出身、事迹,关联的人,一一在目。

        容景大致看了一遍,便在几十个人名上勾勾画画了两下,便合上,看下一本密函。

        云浅月跟着他看了两本,见他也不理她,便撇了撇嘴,起身前去给夜轻染写令蓝漪接管魏章那十万兵马的奏折。

        她写的奏折自然极其简单,只交代了魏章已经老了,不可再用,蓝监军有其能,十万兵马令她接任。之后写上署名,便喊来凌莲,令她着人送去驿站,送去京城。

        她写完奏折令人送走后,见容景连头都没抬,依然自顾自地处理事情,也不打扰他,径自上了床休息,一连奔波数日,昨日又被他缠绵了半夜,她自然乏得紧,不多时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