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容景之箭(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顾少卿第一次看到容景,不由得眼睛眯了眯,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移不开。

        容景的目光也向顾少卿看来,眸光如远山青黛,看不甚清。

        二人隔着城墙相望,中间似乎有某中气流一寸寸凝聚。

        魏章没想到顾少卿竟然如此嚣张,对他无视,他不由大怒,“顾少卿,你听到本总兵的话了没有?拿两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顾少卿依然没理,目光不曾从容景身上移开。

        魏章怒火堆积,第一次彻底被人如此无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洋洋自得的就是十五年前设计伤了南梁国师,每每逢人提及,他话语谦让,说是南梁国师那时已经动了真气重伤,才被他小小的计谋所伤,但其实心下还是无比得意??墒侨缃癖还松偾涞弊魑尬镆话愕匚奘映沟?,还是令他大失颜面。

        有一种人就是一件事情成功了,就会记得百年,认为谁都该帮他记得那件事情。魏章就是那种人。他怒冲脑门,忽然双腿一夹马腹,就要冲着顾少卿冲去。

        蓝漪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马缰绳。

        魏章的马踢腾了一下,顿时止住,他转头看着蓝漪。

        “魏总兵不必急于一时。毕竟明太后和云王妃还在他手中?!崩朵舻氐?。

        魏章心神一醒,怒意被消去了大半,暗道一声是啊,有云王妃在顾少卿的手中呢,应该震怒的人该是云浅月才对,轮不到他。于是立即止住了马,为自己竟然被顾少卿轻而易举地激起怒意反思。

        蓝漪看着顾少卿,少年铁血而沉稳,凌厉而沉敛,这份气度就不是魏章可比。若是她不拦住他,他过去的话,不死即伤。凭她自然可以看出魏章不是顾少卿的对手。

        顾少卿和容景对视许久,他眯着的眸子才恢复正常,星旗下,少年姿态如宝剑出销,锋芒凌厉,“景世子,久仰了?!?br />
        容景勾了勾唇,姿态清贵优雅,一如往昔温润,“顾将军,久仰了!”

        “你身边的女人我看着很好,想要她,怎么办?”顾少卿话语虽然提到了云浅月,但是眼神却没往她那瞟一下。如此话语说出,邪肆狂妄,似乎全然不将容景当回事儿。

        云浅月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句,这个臭小子,故意给容景上眼药。上次他咬了她一口的事儿容景还给他记着呢!她才不相信他不找回场子,若不找回来,他就不是容景了。她看着他想着,再招惹他的话,自求多福吧!

        容景忽然一笑,“想要她的人多了,但也要本事。顾将军,你认为你有这个本事?”

        “可以试试?!惫松偾涞?。

        容景随手拿过身后一名士兵手里的箭,随意对着顾少卿挥手扔了出去。

        箭脱手而出,明明看起来姿态随意,可是偏偏快如闪电,迅疾如风,顷刻间对着顾少卿的眉心飞了去。

        “?;そ?!”顾少卿身旁左右的人大惊,齐齐架起盾牌。

        “都闪开!”顾少卿大喝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飞身而起,竟然不躲不避,迎上了容景扔出来的箭。

        箭矢撞击上宝剑,“?!钡囊簧逑?,顾少卿身子倒退数步,箭矢“啪”地落在了地上。他回身落回马上,端端正正地坐稳,看着容景张狂地道:“景世子也不过如此?!?br />
        “是吗?”容景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

        “自古红颜英雄,景世子从哪里看也看不出英雄的影子,不如就割爱如何?”顾少卿分外狂妄。

        “英雄是只一个回合就断剑的人吗?”容景挑眉。

        他话落,顾少卿手中的宝剑忽然一断两段,“咣当”一声半截断剑掉在了地上,剑柄和另外半截剑攥在了他手中。

        顾少卿一惊,张狂俊美的面色终于一变,他左右的兵将也是大惊,顾将军的武功他们自然十分清楚,在南梁,除了国师外,几乎无敌手。没想到景世子远远飞来的一支箭羽竟然让他断了剑,齐齐心头大骇,不过想到令他断剑的这个人是容景。天下扬名,万千人推崇,也不奇怪,盛名之下实在非虚。

        天圣城墙上下的士兵齐齐发出欢呼声。

        顾少卿瞬间恢复神色,忽然将手中的断剑一扔,大笑,“景世子果然名不虚传?!?br />
        “顾将军客气!”容景来而不往非礼也。

        “可是我还想要你的女人,怎么办?”顾少卿似乎不知道厉害,全然不将输了一局丢了面子当回事儿。

        “可是我想要顾将军的脑袋,你也说说该怎么办?”容景扬眉,淡淡的声音却令方圆几里地都能听得见。

        顾少卿哈哈一笑,“本将军的脑袋本将军可爱惜得紧?!被奥?,他径自道:“本将军这条命是曾经一位可人儿救的,这世上只有她能取了我的命,别人嘛,哪怕是你景世子,也不行?!?br />
        他话音意有所指,所有人都被他那句可人儿的话听得心里一酥,齐齐麻了麻。

        云浅月更是头皮麻了麻,狠狠挖了顾少卿一眼。

        容景看着他,眸光瞬间锋利,伸手又从身后拿过一支箭羽,淡淡道:“本世子一般出手只出一次,但今日遇到顾将军,就破一次例吧!”话落,他将箭羽对着顾少卿扔了出去。

        这一次的箭羽,自然不同于刚刚一次。

        若是刚刚那次挥箭只用了他五成功力,那么这一次,就是十成功力。

        顾少卿一惊,飞身而起。

        箭羽如流星,似闪电,众人只觉眼前一道寒芒一闪,顾少卿左右的人连“?;そ倍济荒芎俺?,就见顾少卿身子打了个回旋,但还是没能避开那支箭,“嗤”地一声,箭刺破了他的肋下,他中箭倒地。

        “将军!”南梁士兵齐齐惊骇地大喊。

        有几个亲随副将瞬间翻身下马,去扶顾少卿。

        魏章看准机会,觉得机不可失,顿时高喊一声,“击鼓!冲!杀了顾少卿!”

        伴随着他一声大喊,他一马当先向顾少卿冲去。天圣士兵也看准了机会,高喊着打杀着,冲向南梁士兵。

        “列队!杀!”顾少卿见魏章冲来,眸子凌厉一闪而逝,清喝一声。

        南梁士兵顿时蜂拥而上,迎上天圣士兵。

        魏章的马当先极快地来到南梁队伍前,挥舞着双剪一阵劈、砍、剪、刺、砸,南梁士兵被他打了个七倒八歪。他甚是骁勇,很快就冲破了南梁士兵?;す松偾涞陌?,见顾少卿依然倒在地上,他劈剪就砍下。

        他一剪还没落下,顾少卿忽然捡起地上的两秉断剑对着他扔了过去。

        虽然他身受重伤,但是两秉断剑却甚是迅猛。魏章躲闪过一剑,另一剑再也躲闪不急,刺中他肋下。他“啊”地大叫了一声,瞬间栽落马下。

        南梁一位副将恨极了他卑鄙趁机偷袭出兵,挥剑就对着他拦腰斩下,若是被一??成?,那么他顿时身子就如顾少卿早先那把剑一般分为两段。

        这时,蓝漪跟来,挥手打开了那名副将,救起了魏章,她武功极好,衣袂飞扬,顷刻间便打开了包围的人,救了魏章退回了天圣军中。

        顿时南梁和天圣的士兵们两方对上,互相砍杀起来。

        “收兵!”这时,城墙上云浅月清喝了一声。

        魏章手下的士兵见总兵受伤,一时没了主张,虽然蓝漪在,但她这个监军也不如一直统领他们的总兵得信。此时听云浅月说收兵,却知道连总兵都要听命大将军的,自然都听命,顿时齐齐撤退。

        南梁士兵向前追去。

        此时顾少卿沉沉地命令,“撤兵!”

        南梁士兵得到军令,立即止住脚步,齐齐撤回,队形霎时整齐。

        一番杀戮,不过盏茶时间,可是地上却是死伤一片。双方连忙拖回伤亡的人。

        “回城!”蓝漪命令一句,带着魏章返回城门。

        城门打开,放十万士兵入城,他们进入后,城门又紧紧地关闭。

        顾少卿被一名亲信扶着站在地上,似乎中了一箭对他来说不过是被蚊子叮了一下,只不过如今那蚊子还长在了他身体上,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天圣士兵撤回凤凰关,片刻后,看向城墙,目光落在容景身上,扬了扬眉,“景世子好箭法?!?br />
        容景微微一笑,“顾将军也好剑法,弹指间便伤了魏总兵?!?br />
        “那也不如景世子?!惫松偾浜鋈还戳斯创浇?,说了一句无关的话,“景世子觉得这一箭还清了吗?若是没还清的话,不妨再来一箭,本将军受得住?!?br />
        容景眸光微闪,“只要不再犯,就还清了!再犯的话,就说不准了?!?br />
        顾少卿忽然哈哈一笑,道了句,“果然是个醋坛子?!被奥?,他一摆手,沉声高喊,“撤兵三十里,安营扎寨!改日再夺回凤凰关!”

        “是!”南梁士兵齐齐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