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春暖(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大将军昨日射了四箭才射准一箭?!焙鹊?。

        “射十箭也没关系,只要有一箭准就行。反正我们俩又没看到昨日大将军的英姿,今日也一起看看大将军如何拉弓搭箭的,也好学学?!闭排娴?。

        韩奕不再说话,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等着二人话落,才慢悠悠地开口,“今日我们不迎战?!?br />
        张沛“啊”了一声,韩奕和众人都看着她。

        “我们从京城千里奔波而来,又不懈怠地攻占了凤凰关,人困马乏。不适合再迎战?!痹魄吃碌?。

        “那难道就等着顾少卿三十万大军攻城?”张沛藏不住话,立即问了出来。

        云浅月摇摇头,“我们怎么是十三万人马?不是还有魏总兵的十万人马吗?”话落,她清声道:“孙桢,你去转告魏章总兵,就说昨日我等累了,今日令他出兵,我给他在后方观敌瞭阵。顾少卿虽然名声大,但也不过是毛头小子。魏章将军是老将。当年凤凰关能用智谋伤了南梁国师,可见真有本事。我和景世子一直仰慕,今日也看看老将出马的风采?!?br />
        “是,属下这就去?!彼镨辶⒓吹?。

        众人昨日大吃大喝大醉一场,休息了一夜,本来都一腔热血今日赞足了劲等顾少卿来了大干一场,可是没想到云浅月不出兵,齐齐泄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反驳。

        “走吧!我们去城墙?!痹魄吃路⒒?,向城墙上走去。

        众人身后跟着二人,只觉得前面一人轻袍缓带,一人紫衣绫罗,两人相携着的身影优雅如画,赏心悦目,即便他们这一路从京城而来跟在二人身后看了数日,还是觉得看不够。羡慕中对那两人的从容镇定轻缓悠闲的身姿从内心深处敬服。

        不多时,一行人登上了城墙。

        云浅月出入几次凤凰关,但都未曾登上城墙。如今第一次登上凤凰关的城墙瞭望远方。西南方向,有黑压压的兵马向凤凰关而来,星旗招展,大旗上写着偌大的“南梁”二字,它旁边一面小旗上写着一个“顾”字。

        正是顾少卿的三十万兵马,似乎急促行军,刚刚探兵报三十里,如今也就二十五里了。

        “娘的,真有气势??!听说是个长得很好的小白脸,可惜练了一身邪功,喝女人血?!闭排婵醋殴松偾涞娜虮淼?。

        无人答话,都被顾少卿三十万铁骑的气势给镇住了一般,心下惊叹。

        云浅月目光落在星旗下,只见隐隐一抹颈长熟悉的身影,去年的少年长了一岁端见年轻男子的丰姿。三十万铁骑拥护下,他如出销的剑,千锤百炼,锋芒凌厉。她手轻轻叩击城墙的石砖,想着魏章不是顾少卿的对手,死伤有命。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众人都回头看去。

        只见蓝漪、凌燕、华舒三人上了城墙。三个女子都是貌美,虽然也是有本事,但身上少了云浅月的清华和骨子里的沉静。众人只看一眼,便回转了头。

        “大将军!”蓝漪来到城墙上,对云浅月一拱手,“魏总兵的十万兵马如何能奈何得了顾少卿的三十万兵马?如今你让他出战,岂不是以少对多?这三倍兵马之数,可不是小事,魏总兵如何能胜?”

        云浅月缓缓回身,看着蓝漪,“蓝监军小看魏总兵了。他镇守青山城十几年,南梁的士兵半步也没踏入青山城。这就是本事?!被奥?,她道:“谁说就他自己迎战了?我们不都在这里给他观敌瞭阵的吗?”

        蓝漪看着云浅月道,“顾少卿以十岁稚龄挂帅,平定了南梁一场藩王祸乱,立下大功,破格封为将军,成为南梁历史上第一个十岁封为将军的人,十五岁不及弱冠之龄便统领三十万兵马,可想而知,并不是什么毛头小子?!?br />
        “顾少卿虽然厉害,但是魏总兵也不差。魏总兵十五年前用计谋伤了南梁国师。这等人物一人能挡十五万兵马,可是却被他伤了。谁敢说他比顾少卿差了?”云浅月看着蓝漪,淡淡道:“既然蓝监军如此紧张担心魏总兵,就由蓝监军点兵出城相助魏总兵吧!”

        蓝漪直直地看着云浅月,似乎要将云浅月看透。

        “怎么?蓝监军不服本将军调派?还是认为本将军和魏总兵有仇或者如何才令他出兵?蓝监军别忘了,本将军带兵出发迄今为止,所有士兵都赶路攻城不曾休息。而皇上有旨,青山城方圆百里的兵将都由我调派?!痹魄吃驴醋爬朵?,声音微冷,“如今顾少卿未曾安营扎寨,虽然是三十万兵马,但我等占据雄关,手中二十三万兵马,他也不敢硬拼。一对一对打的话,魏总兵未必输了,况且顾少卿千里奔波而来,这么早就到了,想来也未曾休息。谁胜谁负,也未可知?”

        蓝漪不说话,抿唇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轻轻一笑,问左右的将士,“你们觉得由魏总兵出城迎战顾少卿如何?”

        “魏总兵可以给我们探路,毕竟他在青山城镇守多年,对南梁军比较了解?!币蝗说?。

        其余人纷纷点头,早先他们没看到顾少卿,昨日打了胜仗,觉得南梁也不过如此,便嚷着要出兵,如今看到那隐隐露头的三十万士兵,才将昨日的胜利冲淡了,觉得顾少卿不好对付,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

        “好!我去相助魏总兵?!崩朵趄ナ?,转身下了城墙。

        “大将军,我们也请命随蓝监军一起去?!绷柩嗪突嫫肫氲?。

        “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凌燕和华舒也齐齐下了城墙。

        云浅月转回身看向城下,不多时,城门打开,魏章一身盔甲当先走出,蓝漪、凌燕、华舒和几位副将、参将、幕僚跟在他身后左右,之后是十万兵马,前面是铁骑,后面是步兵。

        不得不说,魏章的兵拉出来,队伍整齐,每个人身上的肃杀不次于顾少卿兵马的气息。十万兵马不多时便在城下两里地处拉开了长长的一方队形,等候顾少卿到来。

        两柱香后,顾少卿三十万兵马来到城下。

        距离得近了,看得清晰,顾少卿端坐在马上,他的身后两匹马上捆绑了两个女人,两个人都是倒着挂着的,看不到脸,但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人穿着明太后的衣服,一人穿着云王妃的衣服。

        云浅月如水的眸子眯了眯。

        “大将军,那是明太后和云王妃吗?”一位副将大声道。

        云浅月不答话,静静地看着,脸上看不出情绪。

        众人都心下骇然,想着明太后和云王妃如今在顾少卿手中,且押来前线,若是以二人为要挟的话,那么大将军如何眼睁睁地看着云王妃受苦?

        张沛大怒,“娘的,顾少卿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押了两个女人前来?!?br />
        韩奕也是不耻,“顾少卿真不是个男人丈夫,拿了女人算什么本事?”

        二人一开口,其余人也大怒,都跟着骂了起来。

        云浅月一直没说话,容景颜色淡淡,也不言语。

        片刻后,众人声音都小了下去,拿不准二人心中所想,不知道如今破解着一局。不少人心中都清楚,正是因为明太后和云王妃的队伍拖住了顾少卿的大军,他们才顺利地拿下了凤凰关。这两个人一个是太后,大将军嫂嫂的母后,一个是云王妃,大将军的母妃。总不能不救??墒侨绾尉饶??如今二十三万兵马对垒顾少卿三十万兵马本来就是少了。且人还在他手中。众人不由得都提起了心。

        城墙上众人心头怒火鼎盛,城下魏章等人也是大怒。

        魏章虽然心中不满云浅月将他派出来对付顾少卿,但是基于昨日她到来并没有调遣他就攻下了凤凰关,今日顾少卿兵马来了,她的确有以鞍马劳顿为理由让他迎战,她给他观敌瞭阵。他看着顾少卿,虽然这个少年扬名已久,但是从来不曾来到凤凰关,他也未曾得见,今日一见,心里咯噔一下,果然名不虚传。

        顾少卿自然不是黄毛小儿,而是真真正正沙场练出来的少年将军。端看星旗下他如宝剑出销,玄铁开封的气势,便令人心神为之一颤,三十万铁骑来到,即便他久经沙场的坐骑,也不安地被前方来的铁血气势所射,刨了刨蹄子。他身后的十万兵马有一瞬间的震颤晃动。

        虽然是一瞬间,但已经立分高下,他手下的十万兵马训练不比顾少卿的兵马。

        魏章能在十五年前设计伤了南梁国师,自然城府甚深,有些狡诈,他方子脸一板,当先对顾少卿开口怒斥,“顾少卿,两军交战,不伤来使。你绑了两个女人前来算什么意思?”

        顾少卿来到近前,勒住缰绳,奔驰的宝马前蹄扬起,嘎然止步。他身后的三十万大军也齐齐止步,整齐一致。他理也没理魏章和他身后的十万大军,目光看向凤凰关上。

        容景和云浅月两人立在城墙上,身影看得极其清晰。男子优雅如画,女子清丽脱俗。两人的身姿立在那里,他们身后左右的人全然成了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