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春暖(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勾了勾唇角,“本来想要你今夜歇着,但我看你很有力气,那就……”

        他话音未落,云浅月一个倒钩拳对他打来,他侧身一闪,刚闪过,云浅月的脚对着他面门踢了过来,他只能再侧身子,云浅月不给他喘息机会,接连出招,毫不客气。容景左躲右闪,虽然躲得急,但不显丝毫费力。

        二人你来我往,将床上当了战场。

        大约半个时辰,云浅月没碰到容景一片衣角,她心中暗恼,觉得应该拿出看家的本事了。于是忽然一个倒立,头对容景直直倒去。容景一怔,躲开她的话,她就会栽到地上去,他自然舍不得,只能伸手去抱她,云浅月奸计得逞,伸手勾住他脖子,就待稍微一用巧劲,就能将他压在身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墨菊的声音,似乎有些苦兮兮,“公子,主母,你们……也太激烈了吧?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属下们都没媳妇呢?你们动静小些……”

        云浅月闻言顿时泄了气。

        容景顺势身子一转,将她压在了身下。

        云浅月再想翻盘已经晚了,她心里大恼,对外面骂,“墨菊,等我给你找十个媳妇?!?br />
        墨菊声音顿时弱了下去,片刻后,用极小的声道:“十个媳妇属下可应付不过来,一个就行,先谢主母了?!?br />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心口,收回视线瞪着容景。

        容景眸中是深深的笑意,极为愉悦地对外面道:“给你记一功?!?br />
        “谢主子!”墨菊嘻嘻笑了一声,顺便奉承,“没想到主子床上功夫也绝顶,属下服了?!被奥?,人似乎一溜烟地猫着去了。

        云浅月气急失笑,这个墨菊,梁子结大了!

        容景轻咳了一声,看着云浅月黑下来的脸,熟练地低头吻下,轻解罗裳。

        如玉的肌肤相贴,软帐内一室春暖。

        夜半时分,犒赏三军的酒宴才罢休,士兵们得了休息的命令。自然放心地睡去。

        蓝漪被灌了许多酒,凌燕、华舒同样没少喝,蓝漪坐在大厅中看着一帮人喝醉了倒头就睡,她眸光有些恍惚。

        凌燕和华舒有些摇晃地站起身,凑近她,“蓝姐姐,真的听大将军的命令休息?全城都休息,难道就不担心敌军偷袭?这大获全胜就如此懈怠,不是什么好事儿吧?”

        蓝漪看了二人一眼,微醉的眸光破散出两分清醒,淡淡道:“云浅月是大将军,她说如何就如何,听她的?!?br />
        凌燕和华舒看着她,扫了一眼大厅里罪的歪七八了的人,“可是……”

        “没有可是?!崩朵舳远税谑?,起身站了起来,向外走去,“我们也回去休息?!?br />
        二人对看一眼,抬步跟上了她。

        三人离开后,睡着的一群人里忽然有一个人睁开眼睛,一双眸子半分醉意也没有,须臾,他又闭上眼睛,嘟囔了一句什么,继续睡了去。

        第二日天明,凌莲的声音在外轻声响起,“小姐,青山城总兵魏章要求见您?!?br />
        她话落,屋内没有声音传出。顿时意会,转身去打发人。走到门口,碰到走来的蓝漪和凌燕、华舒三人。她对三人道:“我家小姐和世子还没醒呢!三位若是没有急事,午时再来吧!”

        蓝漪看了凌莲一眼,淡淡道:“午时该等来顾少卿的大军了?!?br />
        凌莲想了一下道:“刚刚青山城的总兵来我禀告了,小姐和世子还在睡着,他们想来自有主张。蓝监军不必心急?!?br />
        蓝漪没说话,但是停住了脚步没再往里走。

        “咦?凌燕姐姐,你看她细看之下是不是和你长得有几分像?”华舒看着凌莲对凌燕问道。

        凌燕疑惑地看了凌莲一眼,点点头,“是有些像。你叫什么名字?”

        凌莲垂下头,“天下人像的多了,奴婢只是个小人物,不能和凌副将比?!?br />
        凌燕打量凌莲,一般的女子都低眉敛目,遇见她们这等人,都觉得低一等,弯着腰,可是她却从来都直着身子,比一般家的小姐还像闺秀。但她知道云浅月异于常人,她和容景手下的婢女自然也不是京中一般人家小姐能比的。她们哪怕是配个姻缘,怕是大户人家的公子也人人抢着做正妻,于是不再问。

        蓝漪忽然道:“是叫凌莲吧?”

        凌燕忽然一怔,睁大眼睛,“你叫凌莲?”

        凌莲扯了扯嘴角,不卑不亢地道:“奴婢叫灵气的灵,珠帘的帘,是小姐赐的名字。和十大世家的凌家没关系?!?br />
        凌燕再次一怔,似乎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说呢?你若真是凌莲……她怎么可能?”

        一直没说话的华舒细细打量着凌莲,疑惑地道:“可是真的很像呢!”

        “像也不是,去年蓝姐姐和南梁皇的婚事儿时你又不是没见过那个跟在红阁小主身边凌家人。眉目比她的深,眼睛也深,耳垂似乎大一些?!绷柩嗨坪踉娇戳枇讲幌?,摆摆手道:“百年前十大世家隐世时,除了蓝姐姐家留下了一支,我们几家也都有些微不足道的分支一二人不愿意隐世留下,后来都失去了踪迹,她大约是个分支后代吧?!?br />
        华舒点点头,不再说话。

        蓝漪深深滴看了一眼凌莲,淡淡道:“既然景世子和景世子妃还没醒,我们便去见见魏总兵吧!将人在外面晾着总不好?!?br />
        二人点点头。

        蓝漪走了两步,似乎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还有个伊雪呢?!?br />
        “伊雪?蓝漪姐姐说的是那个伊家人?”凌燕道。

        “不是,是景世子妃身边和灵帘一样的婢女?!崩朵舻?。

        凌燕又疑惑地回头,见凌莲仿佛没听见三人的话,转回头走了回去,留给她一个背影,她皱了皱眉,“有这样的巧合吗?”

        “有巧合也不稀奇,因为她是云浅月?!崩朵舻?。

        “可是不对啊,若她是的话,难道连婢女的名字也不改吗?就不怕惹麻烦?”凌燕百思不得其解,觉得应该不可能是真正那凌莲,摇头道:“她大体不是,若是的话,那岂不是说明云浅月和楚夫人有关系?楚哥哥和楚夫人据说去了东海仙岛游玩了。否则以她和南梁的关系,哪里还容天圣攻下凤凰关?!?br />
        “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越是简单,越容易蒙蔽世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才让人辨不清?!崩朵舻?。

        凌燕和华舒对看一眼,觉得的确有理,不再说话。

        蓝漪也不再说话。她刚刚的话语声音不高,但也不低,如寻常说话,似乎也没打算避着人,自然耳目极好的人距离得远也能听得清楚,如在总兵府主殿房间内的云浅月和容景。

        云浅月和容景其实已经起了床,梳洗妥当,只不过没出房门而已。

        云浅月听到蓝漪的话轻笑,“她倒是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只不过不知到底心中怎么想的,她和苍亭已经不可能。姻缘以后在谁那,还真是不好说了?!?br />
        “蓝家也许希望她当皇后也说不准?!比菥暗?。

        云浅月讶异了一下,随即道,“几百年名门世家的贵女,身份到也当得?!?br />
        “就看她有没有那个命了!别的强求得来,姻缘强求不来?!比菥坝锲痪?。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有些好笑,没说话。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急促地高喊,“报!大将军,南梁顾少卿三十万兵马到了三十里地之外?!?br />
        云浅月挑眉,“如今才是早上吧?顾少卿来得可真快!”

        “出去看看?!比菥袄≡魄吃碌氖?。

        云浅月点头,跟着容景向外走去。

        二人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匆匆跑了过来,凌莲刚要说话,云浅月对她摆摆手,“你们的身份没事儿,别人知道了也就知道了。就算知道又能如何?不用理会?!?br />
        凌莲点点头,拧着的眉头顿时散了开去。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总兵府,刚走不远,一队人向总兵府疾步而来,自然是军营中有官职的人,包括新被任命中郎将的张沛和韩奕,以及校尉孙桢等人。

        张沛见到云浅月立即大声道:“大将军,据说南梁的吸血将军带着三十万人马来了,我们是否出城迎战?”不等云浅月说话,他就大声道:“大将军,要是迎战,你派我去打头阵吧!我大老憨会一会那吸血将军?!?br />
        “大老憨,你连大将军手下的婢女都打不过,还要去会吸血将军?别丢人了?!焙刃崴?,“我们算起来昨日收服的三万人马,如今城中才十三万人马。十三万人马对人家三十万人马,这仗可不好打?!?br />
        “怕什么?大将军再像昨日一般射一箭。射了主脑,其余军心涣散,我们不就赢了?!闭排婵戳艘谎墼魄吃律砗蟮牧枇?,想起被她踩在脚底下,有些没面子,赶紧不再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