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军规处置(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即刻起,我为兵马大将军,出征南梁,愿意跟随者,就站出来,云浅月虽然是一女子,但亦有筋骨。言必出行必果。赏罚分明,功过明算?!痹魄吃禄奥?,抽出腰间的宝剑,青翠的酬情带着一道青光,直直地刺入了高台上最大的一面打鼓上,打鼓被刺了个穿,发出“砰”地一声重响,伴随着宝剑鸣吟声,她的声音分外摄人心魂,掷地有声,“此剑立约,刺鼓见证!”

        顿时人人心头忽然如被注入了一股鲜血,心魂俱震。

        云浅月两番话落,不再说话,静静地注视着下面。

        三十万兵马似乎都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人人只觉得那目光似乎照在了自己的头上。分外的沉静和冰凉。一时间无人站出来。

        “都没有吗?”云浅月沉静地看着下面,片刻后清声道:“皇上虽然下旨,在西山军机大营调五万兵马,但我云浅月可以一人都不调遣,在新兵营由五万变成调遣十万?!?br />
        她话落,瞬间响起一片高呼,“我愿意!”

        高呼声不止五万人马。

        云浅月轻轻一笑,如突破了云层的日光,分外夺目,对下面骑在马上的容枫道:“容枫,辛苦你了,为我选兵吧!”

        容枫在西山军机大营待过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没有实权,只是看顾,但是对于兵营情况了如指掌,他跟来,自然是为此目的。他点点头,翻身下面,走入三十万人,随手指出想要的人。他指到,那人愿意便站出来,不愿意便可以不站出来。

        此时那两名副将似乎终于回过了神,连忙道:“景世子妃,这于理不合?;噬狭钅惚?,并没有说如此从三十万兵马里摘选啊?!?br />
        “皇上也没吩咐你关闭大门不让他钦点的兵马大将军进来吧?”云浅月清厉地看着他。

        那人身子一颤,失了声。

        半个时辰后,五万兵马点齐。云浅月拿回酬情,一挥手,带着五万兵马出了西山大营。

        五万兵马都是容枫一一亲点,拉出军机大营时,整齐一致的步伐和肃杀令云浅月满意。

        西山军机大营里的两名副将不敢阻拦,只连忙派人回京禀告安王和皇上。

        云浅月并不理会那两名副将,西山军机大营是什么地方?不止两个副将,她的一举一动此时恐怕早已经事无巨细地禀告进了宫。如今没人阻拦,自然再不会有人来阻拦。

        出了军机大营一路无话,来到玉龙山新军机大营。

        新军机大营的大门不同于西山军机大营紧闭,此时正大敞四开,里面闹哄哄响成一片。同样无人前来迎接,云浅月对身后一摆手,五万兵马齐齐驻足。她和容枫、凌莲、伊雪打马走进。

        新兵营比照西山军机大营而建,因为才招募新兵不久,没有编排和管辖。所以分外乱,一日发生几十场打架甚至几百场打架不新鲜,甚至还有出了人命的。

        云浅月因为对西山军机大营熟悉,所以也很快就来到了练兵场,自然正赶上了打架。而是不是一人两人,而是数千人在打群架。刚刚在外面听到的吵闹声就是因此。整个练兵场闹做一团,已经有几个人死了,其余人还在掐着,数千人不少都挂了彩。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夜轻染就准许这里打架?

        有两个人迎了上来,一胖一瘦,均是三十多岁,二人一脸紧张,身上也挂了彩,显然是劝架没劝开,自己也受了伤,苦着脸见礼,“张福、李程,拜见容枫世子、景世子妃!”

        容枫点点头,没说话。

        云浅月勒住马缰,看着二人清声问,“知道我今日来点兵吗?”“回景世子妃,知晓。昨日皇上在这里下了旨意?!倍肆⒓吹?。

        “听说如今这里有十五万兵马?都在这里了?”云浅月问。

        “是,都在这里了?!倍怂祷熬×看笊?,但还是盖不住那边的打架声。

        “虽然说新兵未编制,但是如今公然在兵营里打群架也未免新鲜?!痹魄吃履抗饫淝?,问道:“怎么回事儿?因何打起来?!?br />
        “景世子妃当该知道,当初南疆那妖女要害皇上和景世子的大案被查出,便有许多人来参军。其中不乏有许多江湖中人,都是身怀武功。其中有两个人是死对头。一个是暴天虎张沛,一个是翻江鼠韩奕。这二人早先进来时到没生事,但是昨日听说您要来点兵,便都想跟随,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因他二人都挺有威望,进来的时候也带了不少弟兄,来了这一个月又收揽了许多人,所以,就变成这些人两边对打了。从昨日夜半时分,一直打到现在。属下无能,管制不了。已经上报了兵部,兵部大人忙于准备您出征的粮草储备,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来管?!闭鸥=虑橐蚬λ登宄?。

        云浅月点头,看向场中,只见打得热火朝天,她看了片刻,目光落在正中打得激烈的两个人身上,两个人一个是虬髯大汉,样貌彪悍,一个是文弱书生,模样清秀。都是二十多岁。虬髯大汗用一把巨斧,文弱书生手里使用得是一条软鞭。这真是以大对小,以硬对软。偏偏谁也不相上下,二人身边的人都挂了彩,他们身上倒是没什么伤。很难想象这样的两个人,能生出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来。

        “倒是有意思?!比莘愕?。

        云浅月也觉得有些意思,手中把玩着马鞭,看得也有味道。

        “景世子妃,容枫世子,再这样下去,会多死几个人的?!绷轿桓苯死戳税胩觳欢?,不说话,不劝架,不拉开,只看着二人打,不由急急开口。

        “急什么?死了拖出去埋了?!痹魄吃律羟辶?,足够传遍场中。

        这时,场中的十五万人似乎才知道来了女人,都齐齐向这边看来,当看到云浅月、容枫、凌莲、伊雪四人齐齐一怔,顿时有人高喊,“是景世子妃来了!”

        场中的人立即不打了,都向这边看来。

        两位副将没想到云浅月一句话如此管用,见不打了,都松了一口气。

        “景世子大爱百姓,原来景世子妃竟然是如此冷血冷心,这里都是军营的弟兄,死了就拖出去埋了,景世子妃这话让人听了岂不寒心?”虬髯大汉举着大斧打量云浅月,“昨日我还盼着景世子妃来,没想到盼来个没心的,老子这一架打得亏?!?br />
        “就是,景世子妃怎么能如此说?”有人立即附和。

        “我们死了三个弟兄?!币灿幸蝗朔叻叩氐?。

        “我们也死了三个弟兄!”又有人道。

        “张二狗子还没娶媳妇,就这么死了?!庇忠桓鋈舜罂奁鹄?,“老子不当兵了!”

        “对,我们走,不当兵了!”有人立即附和,“这里有什么好?不如回家该娶媳妇的娶媳妇,该抱娘们的抱娘们,听一个女人来调派做什么?”

        “对,走!”虬髯大汉将斧子一扛,问那文弱书生,“韩小二,你走不?”

        那文弱书生看着云浅月,秀眉挑了挑,“走,这里的确没意思,不如回去娶杏儿?!?br />
        “你他妈的再在老子面前提杏儿,我杀你全家?!彬镑状蠛汉崦寂?。

        “我全家就我一个人,你杀不了?!蔽娜跏樯肀薏谘?。

        “来日方长,老子出去再找你算账?!彬镑状蠛阂换邮?,一声喝令,“弟兄们,走?!?br />
        “是,大哥!”两千多人呼啦一下子整齐地跟在了他身后。

        “等着你算账,就怕你算不了?!蔽娜跏樯弦惨话谑?,“我们也走?!?br />
        “是,大哥!”又有两千多人呼啦一下子整齐地跟在了他身后。

        两方竟然达成一致,说走就要拉着各自的人马走。

        “喂,那帮兵崽子们,你们走吗?不走的话难道是等着一个女人选兵?”虬髯大汉回头对那些站着看戏的士兵喊,“景世子仁爱百姓,老子心里敬佩,但到底他太宠女人,实在有失男儿本色。如今这么个冷血女人,我们谁若是跟着她走了,没准转天小命就没了?!?br />
        那些士兵没人说话,互相看着,似乎被他隐隐说动,又似乎拿不定主意。

        “你们不走拉倒,老子反正不再这里待着了?!彬镑状蠛捍筇げ较蛲庾呷?。

        云浅月端坐在马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离开,一言未发。

        虬髯大汉见她不阻拦,步履迈得更大了,他身后的两千人一心跟随,人人脸上都是要离开的骄傲。而文弱书生多看了云浅月两眼,也跟着大踏步离开,他身后的人都偏瘦弱,但气势不输。

        “景世子妃,这……这就让他们走了?”两位副将见云浅月不制止,心下紧张。这若是真要他们出去,那么这刚招进来的军心就散了。有一就有二,指不定他们开了前车之鉴,后面就有了后车之师了。

        云浅月淡淡看了二人一眼,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