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酬情点兵(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七公主松了一口气。

        “我明日要点兵出征,会让荣王府的爷爷过来这府中小住,陪爷爷下棋。他会带过了一个府中医术精通的老人,叫做药老,以后就由他帮你调理身体吧!”云浅月道。

        “不用,娘亲交代了,这些药方让我轮流的吃。到产期的时候就没什么大问题?!逼吖饕∫⊥?,“我知道药老,一直跟随景世子,还是你们带着吧?!?br />
        “娘亲的药方虽然轮流吃不错,但也保不准有个意外变化。就这样吧!药老可以照看你,也可以照看两个爷爷?!痹魄吃碌?。

        七公主闻言不再推辞,点点头。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期间七公主肚子被踢了一下,她欢喜地让云浅月听,云浅月将耳朵贴在她肚子上,里面的小东西果然又踢了一下,正踢到她耳朵上,那种感觉分外奇妙,她顿时欢喜不已。

        二人便聊起了孩子,云浅月说她得闲的时候,可以给小侄子做一身小衣服。七公主笑她,兵马大将军哪里有那个空闲。

        二人不知不觉聊了一个时辰,云离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二人聊得欢,笑着道:“景世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妹妹明日要启程,早些回府准备吧!”

        云浅月这才止住了话,起身站了起来,跟七公主告别,出了房门。

        云浅月出了西枫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追来,她停住脚步,驻足等着。

        云离快走几步追上云浅月,面色温缓,“妹妹,我送你出府?!?br />
        云浅月也不推脱,点点头。

        二人走到路上无人处,云浅月才低声道:“娘亲与你说了嫂嫂的身体状况了吧?”

        云离低着的头缓缓地点了点。

        云浅月偏头看着他,他隽秀的侧脸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暗影。她轻轻一叹,“我竟然一直没发现她的身体竟然,若非看到娘亲开的药方,几味药如此隐晦地说明了它的问题,我也发现不了?!?br />
        云离薄唇紧紧抿起。

        云浅月伸手拉住他的手,看着他,“哥哥,也许当初我错了,真不该让你娶她?!?br />
        她的指尖温暖,似乎带着某种力量。云离看着云浅月握住他的手,片刻后,抬起头,面色昏暗,但眸光温暖,“当初的情形不容拒绝,无论是谁,我身为云王府世子,都会有一个公主嫁给我,我知道妹妹是给我选了最好的??銮宜恢焙懿淮?,性情也好,比寻常女子坚韧,我是真的喜欢?!?br />
        云浅月看着他,一时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比起对南凌睿,对云暮寒,妹妹对我最好?!痹评胛潞鸵恍?,似乎暖阳揉碎了般的温暖,“皇上让你做兵马大将军,定然有所筹谋,怕是知道南凌睿和云暮寒的事情,故意让你为难,你要多加小心?!?br />
        “我知道?!痹魄吃碌愕阃?,放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

        云离也不再说话,跟着她的脚步。

        二人来到云王府大门口,容景已经站在那里等候,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回身对云离道:“哥哥,以前父王身边侍候的绿枝,玉镯说春年的时候得了伤寒一病不起,请大夫看了吗?”

        云离一怔,摇摇头,“府中的事情都是你嫂嫂在打理,我也不清楚?!?br />
        “我们离开后,明日爷爷和药老会来府中住,你带着药老去给绿枝看看?!痹魄吃碌?。

        云离点点头。

        云浅月觉得再没什么交待,对容景说了一句“走吧”,便上了马车。

        容景和云离又说了两句话,也上了马车。

        青泉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

        云离看着马车离开,直到马车走没了影,他才缓缓转身走回府内。

        马车上,云浅月第一次没窝进容景的怀里,有些疲惫地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容景坐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过了许久,轻声问,“见到七公主难受了?”

        云浅月睁开眼睛,偏头看着他,轻声道:“你知道吗?她肚子里的小孩还踢了我耳朵一下,如今她怀孕算起来五个多月了。再有四个多月就出生了。我真担心她挺不住。真没想到,这么些年,她以前住在宫里时,我每年都会去几趟,竟然没发现?!?br />
        容景摸着她的头发,温声道:“这也怪不得你,那是自小就根植的?!?br />
        “若是早知道,就算当初拼死,我也不会让哥哥娶了她?!痹魄吃旅虼降溃骸拔夷岩韵胂?,几日前在宫中设宴,哥哥以什么样的心情同意明太后留下她,他是彻底的放弃了,连她肚子里他的骨肉?!?br />
        容景轻叹了一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先知的?!?br />
        云浅月也叹了口气,“是啊,有些事情的确不是我们能先知的。若是先知了该多好?!被奥?,她又晦暗地道:“怪不得她初开始怀孕时夜夜不能眠,噩梦不断?!被奥?,她低声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上元节拿回鸳鸯灯那日?!比菥暗?。

        云浅月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

        容景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别想了,云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也许在他心里,妹妹比妻子重要,甚至比所有人都重要。只要你好好的,他就能很高兴?!?br />
        云浅月笑了笑,“就这个哥哥对我最好?!?br />
        容景抚摸着她的脸,温柔地勾画她的眉眼,不再说话。

        马车回到荣王府,二人下了马车,前往容老王爷的院子。

        容老王爷的院子并不冷清,里面有隐隐的说话谈笑声传出。云浅月听出是秦菁和容铃烟的声音,偏头看向容景。

        “从旁支离开后,他们怕爷爷冷清,时常过来陪着爷爷说话?!比菥暗蜕?。

        云浅月想着比起他们来,她和容景算是大不孝,她这个孙媳妇日日在府中也不来请安。算是天圣京城里面最不像人家媳妇的媳妇。

        见二人来到,屋中的人立即迎了出来,容铃烟规矩地容景和云浅月见礼,“世子哥哥,世子妃嫂嫂!”

        “景世子,景世子妃!”秦菁也连忙见礼,垂着头,似乎还是有些腼腆。

        容景微笑,“不必多礼。进去吧!”话落,拉着云浅月进了屋。

        二人跟着重新走进来。

        “你们来了?”容老王爷坐在太师椅上,见二人进来,笑呵呵地对云浅月招手,“小丫头过来,爷爷给你号号脉,看你肚子里有娃子了没有?”

        云浅月脸一红,今日去云王爷那里,那个糟老头子只顾着生气了没空问,如今这个又问起来了。她挪步走了过去,将手递给他。

        容老王爷给她号脉,片刻后摇摇头,“哎,这身体虽然弱了些,但也不至于太废,恢复得也不错,怎么就怀不上?你们是不是胡乱吃什么避孕的了?”话落,他看向容景。

        云浅月摇摇头,红着脸提醒他道:“没有。我们大婚才多长时间?!?br />
        容景笑了笑,“这个该靠缘分,急也急不来?!?br />
        “我知道你们大婚才不长时间,这个是也急了点儿?!比堇贤跻玖丝谄?,“你们若是怀上,就不至于被那个小子算计着做什么兵马大将军了。这回去南梁,路上的时候你们加点儿紧,争取怀上,只要怀上,就是个盾牌??梢阅盟苯杩诹??!?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爷爷,这还没如何呢,您就利用上了?”

        容老王爷呵呵一笑,“什么利用不利用的,我只想快点儿抱孙子,这一把老骨头,指不定活几日。总要睁着眼睛看看重孙子才好?!?br />
        云浅月觉得这头上顶着的担子实在是有些重,不再说话。

        容铃烟笑着道:“爷爷,明日嫂嫂就出征了,您别给她压力了。要急也该世子哥哥急才是,他都不急,您急什么??!”

        “你个小丫头,别说她,过些日子你及笄了,就和秦菁将婚事儿办了吧!你哥哥和嫂子不在这府里,爷爷给你们主婚?!比堇贤跻?。

        容铃烟脸一红,扭过身子,羞道:“我不嫁?!?br />
        “嗯?不嫁?”容老王爷看着她。

        秦菁本来脸也红了,此时闻言连忙伸手抓住容铃烟的胳膊,急声道:“我们早先说好的,你要嫁给我,怎么说不嫁呢?”

        “哎呀,你个呆子?!比萘逖绦叩煤薏坏谜腋龅胤熳杲?。

        秦菁果然一呆。

        云浅月看着二人,“噗嗤”笑了出来。

        容老王爷哈哈大笑,“五丫头,你羞什么?你们两情相悦,男婚女嫁,这是好事儿?!?br />
        容景似乎也觉得好笑,看着二人,温声笑道:“我们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记得五妹妹是五月生辰。到了生辰就及笄了?;褂幸桓龆嘣?,就由爷爷做主吧!”

        秦菁此时似乎才明白过来容铃烟是害羞的话,为自己闹了个笑话也红透了脸,转回身规规矩矩给容老王爷和容景作了个长揖,“谢谢老王爷,谢谢景世子成全?!?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