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代接帅印(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扫了一眼他手中的帅印和虎符,皱眉道:“替我接了旨,你喜欢?”

        “南梁疆土广阔,小睿哥哥不怎么着调,不如我们夺过来吧?!比菥靶Φ?。

        云浅月眨眨眼睛,“你不怕他突然就着调了,找我们拼命?”

        容景也眨眨眼睛,“不怎么怕?!?br />
        “顶着天圣兵马大将军的头衔,夺过来也是天圣的,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云浅月微哼,“夜轻染是不想我们再插手西南捣乱,如今给我们找些事儿赶去南梁吗?他怎么就那么有把握觉得放了我们出去,我们不联合南梁反了他?”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心有利也有弊?!比菥扒崆嵋惶?,“以我的名声,天圣百姓上下拥护,但也还未拥护到我反了夜氏的高度。你说,他是否放心?”

        云浅月皱眉,斜睨了他一眼,“名声所累。就是你这种人?!?br />
        容景轻笑,将帅印和虎符交给她,“未必没有好处。明日去点兵,今日回云王府和爷爷告个别吧!”

        云浅月点点头,“是有些日子没回云王府了?!?br />
        二人意见达成一致,便令人备车,出了紫竹院,向云王府走去。

        来到云王府,云离正在门口等候,见二人来到,缓步上前,低声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来和爷爷告别,特意等着你们?!被奥?,他用更低的声音道:“景世子,皇上到底是什么打算?我至今还是不太明白。妹妹和你前去青山城,真要和南梁兵戈相见?”

        “皇上在下一局大棋,我陪着下而已。我离京后,哥哥依然暂代丞相之职,做好分内之事就好,不必担心我们?!比菥靶ψ诺?。

        云离隐隐有些明白,点点头。

        三人向府内走去。

        进了院子,云浅月松开容景的手,抱住云离的胳膊,软声软语地问,“哥哥,嫂嫂呢?她这几日身体如何?”

        “还好?!痹评肟醋潘?,宠溺地一笑,真是比亲哥哥看起来还像亲哥哥,“都大婚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粘人?景世子笑话你?!?br />
        云浅月对他吐吐舌头,松开他。

        容景不着痕迹地将她拽到了自己另一边,温声提醒,“仔细爷爷见了你没骨头的样子又骂你。以前她骂你,也就罢了,如今她再骂我,你头上顶着我的名字,岂不是让我没面子?”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拉长音道:“是,容公子如此风华俊秀的人物,我的确不该给你丢面子,否则传出去难看?!?br />
        容景笑着点头,“你知道就好?!?br />
        云浅月打算不理他。

        云离看着二人好笑,左侧胳膊重了,又轻了,就如他的心,忽然重了,也忽然轻了。

        三人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便听到云老王爷在屋内骂人,他一个人似乎骂得欢,没发现有人来到一般。

        玉镯小心翼翼地迎了出来,给三人见礼,压低声音道:“老王爷在骂二皇子?!?br />
        云浅月挑眉,“子夕怎么着他了?”

        玉镯压低声音道:“从二皇子住进来后,后院里的庶出小姐们便开始不安分了。昨日四小姐竟然……竟然扮成歌女,去引诱二皇子,被二皇子给扔了出来,摔了个鼻青脸肿,破了相。五姨娘心疼女儿,找到了世子妃那里闹,世子妃被他闹得犯了肚子痛,被老王爷知道了,如今正在骂二皇子呢?!?br />
        云浅月蹙眉,“世子妃怎么由得五姨娘反塌了天?”

        “世子妃身子一直不好,府中的事情不敢让她多费心,都是奴婢和绿枝打点着,可惜绿枝春年的时候染了寒病了,从此就缠绵病榻,一病不起。只能是奴婢打点,但老王爷离不开奴婢的侍候,奴婢也进不上多少心力,就选了您在浅月阁时的听雪和听雨做了府中的知事,但是到底是年岁小,镇不住场子,由得五姨娘闹了起来?!庇耧硖玖丝谄?。

        云浅月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臭丫头,来了还不进来,在那磨叽什么?”云老王爷总算止住了骂,知道来了人。

        云浅月快走一步,挑开帘子就冲了进去,见玉子夕可怜兮兮地坐在椅子上听训,见她来到,更是委屈地转过头来看着他。她瞪了玉子夕一人,愤了一句,“招蜂引蝶?!敝笞吖?,一把揪住了云老王爷的胡子,怒道:“是那些女人犯贱,你怪他做什么?我不在了,娘也走了,你没得骂了,就欺负子书的弟弟是不是?”

        “臭丫头,你给我松手?!痹评贤跻逗?,但是被云浅月攥得紧,他动不了,气得瞪眼。

        “我就不松手,要给你一根一根地拔下来?!痹魄吃露窈莺莸乜醋潘?。

        “景小子,这就是你调教的好媳妇?连爷爷的胡子也敢动?”云老王爷看向容景。

        容景走过来,伸手拿开云浅月的手,温声笑道:“爷爷看他不顺眼,在府中惹祸,我们明日将他带走就是?!?br />
        “好!”玉子夕立即眉开眼笑。他自然知道他们明日要出兵。

        “不行!”云老王爷立即瞪眼。

        “为什么不行?他走了没人给你骂了吗?”云浅月瞪着他。

        云老王爷胡子一翘一翘地,显然默认了。

        “我们离开后,荣王府里也就剩下爷爷了,我们今日回去告诉他,让他陪你过来住。你们日日下棋,总有趣味。省得你骂了这个又骂那个?!痹魄吃碌?。

        云老王爷眼睛一亮,“你能说动那个老东西住来云王府?”

        云浅月哼了一声,警告道:“你别欺负他?!?br />
        “你个臭丫头,谁才是你爷爷?我能欺负到那个老头子?他不欺负我就不错了?!痹评贤跻叛韵招┍钠鹄?,怒道:“赶紧滚,现在就滚出去,我看到你就生气?!?br />
        云浅月见他精神比谁都好,也懒得跟他在这瞪眼,这老头上辈子估计是个火豹子,这辈子托生承认一开口就喷火,“我才懒得在你这里待着?!被奥?,她转身拉上容景就走。

        “你滚,景小子留下?!痹评贤跻?。

        “凭什么?”云浅月回头瞪着他。

        “就凭他是我孙女婿?!痹评贤跻碇逼?。

        云浅月失语,容景轻笑,对她温声道:“你去看看嫂嫂,我陪爷爷待一会儿?!?br />
        云浅月知道他这个爷爷和容景这个孙女婿亲得很,见到他就眉开眼笑,见到她就黑脸包公,她撇撇嘴,转身自己离开。

        玉子夕一阵风地追了出去,跟着云浅月身后笑嘻嘻地问,“姐姐,你明日真带我去出征?”

        “你要是不想去也行?!痹魄吃碌?。

        “自然想去,我这就去和我那些美人辞行?!庇褡酉θ酉乱痪浠?,转身没了影。

        云浅月揉揉额头,自然不能将玉子夕留在京中,以免夜轻染打他的主意。他就算自小被玉子书代父教导,但这里是天圣,是夜轻染眼皮子底下,东海的势力虽然有,但也不太深,他和容景离开,他若是算计他,还是容易,既然他不想回东海,不如她就将他带在身边,也放心。

        来到西枫苑,有婢女等候在门口,迎了云浅月进去。

        七公主见她来到,从床上下来,气色不是太好,但眼中是真真切切地欢喜,“妹妹来了?”话落,欢喜褪去了些,有些忧心地道:“我听说皇上下旨,要你挂帅兵马大将军出征南梁。你……”

        “嫂嫂不必忧心,我应付得来?!痹魄吃滦α诵?。

        七公主点点头,自失地一笑,有些黯然地道:“是我多虑了。你本来就有本事,更何况这次出兵景世子是军师,你们在一起,到不必忧心?!?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对她道:“怎么又动了胎气?我给你号号脉?!?br />
        “我这副身子不争气,都过了最初的月份了,还是不禁折腾?!逼吖鞯愕阃?,将手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给她把脉。

        “母妃在府中的时候,三两日便给我号脉,一直吃着她开的药?!逼吖鞯溃骸澳稿绽肟溉?,我就又让人担心了?!?br />
        云浅月把脉了片刻,放下手,对她道:“娘亲开的药方呢?给我看看?!?br />
        “茶儿,将母妃开的药方拿来?!逼吖鞣愿酪痪?。

        刚刚那名迎云浅月进来的婢女连忙清脆地应了一声走了下去,不多时,拿来一叠药方,对云浅月道:“王妃开的药方奴婢一直好好保存着,每三日一换,换那日歇上一日,药都是我亲手煎的?!?br />
        药方大约有二十多张,显然从玉青晴来了之后就一直给她着了。

        “妹妹,我是否有什么大???我问娘亲,娘亲说没有,只是我体弱,宫体寒,这是常年在宫里不见阳光所致。所以怀孕要比常人苦,难以负荷?!逼吖鞫⒆旁魄吃?,紧张地问。

        云浅月将药方还给那个婢女,笑道:“娘亲说得正是。你以前住在宫里那个地方在阴面,寒气重,十几年下来,侵了身体,没怀孕不觉得,也不是什么病,就是畏些寒而已,可是如今怀了孕,便承受不住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