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伉俪情深(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伊鸿离开后,御花园有片刻静寂。

        夜轻染把玩着酒杯,面上神情看不出喜怒,白玉杯内酒水因他手腕的晃动轻轻震荡,在杯中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分外有规律,不溢出分毫。

        容景微微偏着头含笑凝视云浅月,眸中是任何一个人见了都会沉醉其中的温柔。云浅月也回看容景,一扫早先的阴霾,笑容明艳。

        二人旁若无人,空气中流动的气息似乎有一种沉闷的温柔。

        许久,夜轻染放下酒杯,对容景笑道:“景世子弹指之间就让朕折损了一个臂助,朕本来打算出兵南疆对他予以重用,如今人走了,你是不是需要还我一个人?”

        容景偏转头,眸中的温柔悉数化为清淡,“如今朝中招募了十万兵马,皇上如何还会缺人?”

        “十万兵马里面未必有一人能敌得过伊家少主?!币骨崛镜?。

        “皇上也说了伊少主一心钻研剑术,已经悟道。他虽然是一把好的宝剑,但好剑未必有好的用处。他无心官事,虽然有一身好武功,但留下的话,未必有大用场?!比菥吧焓帜闷鹱雷由系木坪?,温声道:“就像这个酒壶,看起来精致,价值不菲,却只能装一杯酒,若是好酒之人来喝,它也只能够润润喉,不若几文钱的一个酒坛来得实惠。伊少主就好比这精致且价值不菲的酒壶,它的价值在于赏心悦目,不在于装酒?;噬狭羲诨噬仙肀?,一旦皇上委以重任,他却不能做到,岂不是耽误大事?如今他离开,皇上当该感谢我?!?br />
        夜轻染闻言大笑。

        群臣听得这笑容张扬,似乎又回到以前染小王爷时的笑容,更加猜不出皇上心中所想。

        夜轻染笑罢后,看着容景怒道:“好你个容景,你转眼间就欺走了朕准备重用之人,如今到摆出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br />
        容景似乎无奈一叹,“自古忠君贤臣总是招皇帝不喜,景为皇上分忧,皇上反而责怪。都说伴君如伴虎,果然如是。以后我泱泱大国,还有何人敢向皇上进言?”

        夜轻染冷哼一声,“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容景?”

        容景伸手扶额,露出疲惫之色,“景的身体一直未曾养好,今日来宫里这一趟与伊少主论剑又劳累了一番,被伊少主的剑气所伤,如今支撑不住。景先回府了?!被奥?,他拉着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堂堂景世子,数日还没养好伤?”

        “伤势太重,皇上又不是不知?;噬虾椭谖淮笕思绦?,我先告辞了?!比菥安辉倏匆骨崛?,拉着云浅月离了席,向外走去。

        “朕若是不准景世子离开呢?”夜轻染凉凉地道。

        “皇上是明君,明君自古体恤臣下?!比菥敖挪讲煌?。

        “好个明君,好个臣下?!币骨崛敬笮?,笑罢,清声道:“蓝家主、凌少主、华少主,景世子本来该在府中养伤,可是今日为了你等接风洗尘才来赴宴,如今你等三人就送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回府吧!也好熟悉一下荣王府所在。与景世子多多亲近,毕竟景世子是我天圣的半壁江山,以后你们同朝为臣,多多向景世子讨教?!?br />
        “是!”蓝漪、华舒、凌燕三人站起身。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

        容景淡淡一笑,并没有反对,拉着云浅月头也不回地出了御花园。那三人跟在身后。

        今日宴席的主角一走,群臣面面相耽,都不明白皇上什么想法。

        “去问问云王妃怎么还没来?”夜轻染似乎不觉得走了五个人有什么影响,偏头对内侍吩咐。

        内侍连忙走了下去。

        “蓝家主、凌少主、华少主以后与众卿同朝为官,相处机会多得是,也不差今日。稍后云王妃会来,要去南梁迎接回云王。南梁距离这里不下千里,云王妃路途定然劳苦奔波,接下来朕和众卿就为云王妃送行吧!今日定然尽兴而归?!币骨崛卷馍酥谌诵⌒慕魃鞯拿嫔谎?,笑着道。

        群臣闻言恍然,终于明白皇上今日设宴的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为了给蓝漪等人接风洗尘,另一个目的就是借此请云王妃进宫赴宴,让其去南梁接云王的打算。连忙齐齐应和。

        不多时,内侍回来,禀告道:“皇上,云王妃已经进宫了,如今正碰到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在一处叙话,应该很快就会来?!?br />
        夜轻染点点头。

        众人都想着不知道云王妃是否应承去南梁,不过当年云王妃和云王阴差阳错大婚,先皇要将云王下狱,夫妻二人伉俪情深,后来先皇拂袖而去,后来云王妃早逝,云王自此萎靡不振许久,这些年每当有人提起云王妃,他都黯然神伤,如今云王妃没死回来了天圣,云王和她还是夫妻,她没有道理弃夫不管,任其在南梁受苦,推脱不去南梁。

        群臣都正猜想着,果然玉青晴走进了御花园。

        远远走来,她容貌依然如二三十岁女子,倾城容貌似乎多年不改,令和她同一辈的德亲王和孝亲王等人齐齐恍惚了一下。似乎这些年只有他们在老,而她还是一如当年。

        德亲王妃和孝亲王妃却觉得那缓步走来的女人分外刺眼,当年云王妃惊艳了多少京城男儿,先皇、德亲王、孝亲王、包括已逝的荣王,哪一个不是当年的惊艳才华的人物。她出到京城那时,汇聚了多少京中公子的眼光,可惜不久后她却忽然消失,又过了几个月,她忽然以云王妃的身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云王一直以来都孱弱无能,京中有才名的公子里面他连个尾巴都排不上??墒悄茄呐?,偏偏成了他的妻子。那时候不止先皇大怒,当年碎了多少京中男儿的心,荣王府的荣王那么冷静自制的人,一夜大醉,之后如容氏历代先祖一般,娶了一位贫民女子。她们当年也是有名的才女,论容貌也不差,可是在她面前,从来都是自惭形秽。

        “染小子当了皇上,我还不习惯呢!”玉青晴走到面前,如长辈见到小辈,对夜轻染笑了笑,“我还用行礼吗?”

        “难得将青姨请进宫,在朕面前,青姨自是不必行礼?!币骨崛狙锎揭恍?,“来人,给青姨看座?!?br />
        有内侍立即搬了座位在夜轻染下首。

        玉青晴笑着走过去坐下,她谱一坐下,便拿起桌子上的酒壶闻了闻,刚刚的端庄不见,如少女一般欢快惊喜地道:“呀,这是玉来香。好些年没喝了呢!”

        “这是酒库里尘封了十几年的玉来香,难得青姨闻到酒香就知道是它?!币骨崛拘Φ溃骸熬瓶饫镏挥姓庖惶沉?,从青姨离开后,云王叔就再没酿过这玉来香?!?br />
        玉青晴拿着酒壶回味地道:“当年他知道我喜欢玉兰花,又爱酒,因我身体原因,不能饮太烈的酒,可惜天下都没有不烈不辣的酒,他就整整用了一年,又是找酿酒的人学,又是自己关在屋子里实验,给我酿了这玉来香?!?br />
        “云王叔对青姨实在有心?!币骨崛靖刑镜溃骸暗蹦耆巳硕季醯们嘁碳薮砹巳?,稀里糊涂地成了云王妃,可是后来人人都只能叹服云王宠妻,无所不宠。青姨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br />
        玉青晴似乎想起往事儿,笑得温暖,“是啊,他对我真的很好。不止为了我费尽心机酿了玉来香,凡事我喜欢的,她都弄进云王府。尤其是有一件事情,我当时开玩笑说想酸梅吃。当时那个季节京城没有酸梅,只有西南有,他便利用了职权,让兵部八百里加急给我弄了一罐酸梅,遭了皇上痛骂一顿,后来又罚了他一年俸禄,将他从兵部掉到了刑部。进入刑部后不久,他陪我去灵台寺上香,一位刑部官员也陪妻子去上香,多看了我两眼,他就命人将其打了个半残,皇上再次大怒,将他罢了官,他却更得意,说可以日日陪着我了,于是冬天陪我去打猎,夏天陪我去赏花。先皇恼怒,说他身为云王府后人,不思进取,将他派去了西山军机大营历练。他到那刚一日,就和人打架,原因是那人取笑他,说怎么没带着你那个捡来的美人来军营。他就将人揍掉了好几颗牙,那人是当时皇上最宠爱的一位如嫔的哥哥。当时那人是军中副将,在军中有了些根基,又是他的上级,那人大怒,命人要对他实行军棍,他夺过马就跑出了军机大营,那人以为他畏罪潜逃了,刚要找先皇哭诉,他却纠结了一帮子京中富家官宦子弟,带去了军机大营,将那人打死了,将军机大营闹翻了半边天。先皇大怒,要杀了他,可是他说侮辱他妻子就是侮辱他,皇上宠一个小妾,冷落皇后,宠妾灭妻,致使那个人嚣张跋扈,不将他这个国舅看在眼里,这都是皇上纵容的结果,他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维护妻子,根本没有错,皇上若是杀他,就是告诉天下人,他宠妾灭妻,皇上无奈放了他,将他从军机大营又调回来,到了礼部。让他好好学学礼仪,后来我身体不堪,早先去了,没想到他在礼部一待就十几年,再没变动过?!?br />
        群臣都静静听着,老一辈的朝臣人人恍惚,似乎都记起了当年之事。那时的云王啊,似乎从云王妃死了之后,就再没见过。明明儒弱看起来在京中所有公子中最无能,可是偏偏他骨头硬气的时候皇上都无可奈何,那时候的荣王看着可欺,可是没人敢碰他的软肋,他的软肋就是云王妃。

        新一辈的朝臣都不敢置信,当年那个听起来嚣张纨绔到宠妻到如此地步连先皇都拿他没办法的人是那个儒弱得连先皇打个喷嚏都吓得抖三抖的云王吗?

        一时间,大殿上分外的静寂。

        玉青晴似乎也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不可自拔,嘴角挂着幸福的笑意。

        “是啊,当年朕虽还小,但也是记事了。云王叔宠妻,将朝野上下都弄得必须跟着她一块儿宠一般。谁敢对青姨不敬,他就让谁吃不了兜着走。连皇伯伯都无可奈何?!币骨崛靖刑玖艘簧?,话音一转,“可惜那样的云王叔在青姨离开后就再没见到,青姨离开后,云王叔就如行尸走肉一般,皇伯伯曾经下了一番狠力让他变回以前的云王叔,可惜一年两年都没办法,后来让皇伯伯也泄气了。这些年里,云王叔是个好臣子,可惜,却少了活力?!?br />
        玉青晴似乎回过神来,给自己斟了一壶酒,放在嘴边,却舍不得饮一般,“我这些年在东海,也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后来恢复了记忆,原来才知道一梦十几年啊?!?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