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弹指心折(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在下可以不用内力,只与景世子妃论剑招?!币梁璧?。

        容景笑了笑,“当初他与洛瑶公主论剑,两人都是女子,体力相当,如今和伊少主论剑,男子天生比女子力气站优势,这剑输赢轮出来,似乎也不准确?!比菥暗?。

        伊鸿一愣,似乎被难住了。

        “伊少主既然想讨教剑招,不如我与伊少主论剑?”容景笑得温和,“你我都是男子,不用内力,只论剑招,可以论出输赢来?!?br />
        伊鸿又是一怔,显然没料到容景竟然要与他论剑。

        群臣也是一怔,自然也料不到景世子将论剑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揽到了他的身上。

        “人人都知道景世子天纵才华,如今这般举动,是否欺负人?”夜轻染闻言挑眉。

        “夫妻一心,伊少主请内子论剑,为夫出手,代替内子,理所当然。这是欺负人?在说伊少主请别人的夫人论剑,本来就不合礼数。内子与伊少主并无交情,为何要应承他的论剑?”容景扬眉,看向夜轻染,“皇上是否日夜操劳国师而致使思敏不灵了?还是皇上是否需要立后纳妃了?皇上身边没个解语花,这般下去当真令人忧心?!?br />
        云浅月闻言险些笑出生,容景对夜轻染说思敏不灵,在她听来就是脑痴。论嘴毒拐着弯的骂人,且骂人不吐脏字,她想谁也不是容景的对手。一时间嘴角不由地弯起。

        夜轻染面色一沉,“话虽然如此说,但是景世子盛名之下,未免胜之不武?!?br />
        “盛名不过是虚,不论武功,只论剑术。丝毫占不到伊少主的便宜。既然皇上不准,那么臣自然也不准伊少主的不合礼数请求?!比菥盎奥?,淡淡道:“伊少主请回吧!”

        伊鸿忽然大声道:“在下愿意与景世子论剑?!?br />
        夜轻染闻言再不说话。

        “哦?伊少主确定要与我论剑?”容景挑眉,如画的眉眼分外雅致闲缓。

        “是!”伊鸿肯定地道:“能得景世子赐教,在下求之不得。不过是不敢唐突景世子,才请景世子妃?!?br />
        “原来是这样!”容景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接过伊鸿手里捧的碎雪,温声道:“好,今日景就与伊少主论剑,就用这把内子的碎雪吧!”

        “景世子请!”伊鸿持剑后退了三步,画了个剑招,乃武者的最高礼。

        容景偏头对云浅月柔声道:“给我观阵?!?br />
        “好!”云浅月笑着点头。

        荣景缓步离开席面,站在伊鸿对面,笑道:“伊少主请?!?br />
        群臣和内眷们都睁大眼睛,虽然在这天圣京城住着,虽然知道容景武功出神,但能看到他出手的机会微乎其微。如今既然有了个这个机会,生怕错过一丝一毫。二人各自执了礼,便也不再多说,齐齐出手。

        虽然不用内力,但是伊鸿的剑锋还是锋利无比,直直刺向容景面门,带着一股寒气。令在座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的剑气。

        而容景的剑平平常常的递出,半丝锋利和寒气都不见,甚至连风丝都没掀起,气息也不闻。众人肉眼能看得见的速度,可以看出,相较于伊少主的快招,他的极慢。

        一推一进,一退一避,须臾两招已过。

        第三招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容景的碎雪已经抵在了伊鸿的眉心。而伊鸿的第三招显然刚递出,连容景的衣袖都没碰到。

        在座的文武百官虽然不明白怎么赢的,却激动得爆发出一片欢呼声。

        伊鸿脸色有一瞬的灰败,松了手中的剑,宝?!斑鄣薄币簧粼诹说厣?。他冰冷的声音陈述自己已输的事实,“景世子剑术高超,在下不过跳梁小丑。在下输了?!?br />
        容景随意地撤回剑,淡淡一笑,“内子与景论剑,不用内力,能论半日。伊少主输得可心服?”

        “在下心服?!币梁璐故?。

        容景弯身捡起地上的宝剑,语气闲缓地道:“剑之一道,不是潜心闭门钻研便可悟道。而是包载万物通灵之术。贵在一目通,百目灵。灵中取巧,巧中明目。明目可观六路,听八方。真正的剑术,是无剑之术?!被奥?,他将宝剑递给伊鸿,笑道:“伊少主可明白了?你输的不是剑,而是剑心。再好的剑术,没有剑心,?;?,也不是剑术?!?br />
        伊鸿面色忽青忽白,久久不语,也不接剑。

        容景静静看着他,虽然二人年岁相仿,或许容景比伊鸿还要年轻一些,但这一刻,他的高远不是伊鸿可以比拟。所有人这一刻才真正体会了传遍天下的那句,“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钡幕?,更深刻地体会了何为“云端高阳”。

        容景的倾天下,倾的不是容貌,而是这份尊华和雍容。

        片刻后,伊鸿忽然似想通了什么,眸光惨然明亮地盯着容景,容景对他微笑,他忽然单膝跪地,“多谢景世子赐教,伊鸿永生永世铭记于心?!?br />
        容景笑着点点头,也不避开,理所当然地受了伊鸿一礼,“伊少主请起?!?br />
        伊鸿站起身,接过容景手中的剑,忽然转向夜轻染,声音冰冷地道:“皇上,在下三招之内败给景世子,实是不堪一用。在下向皇上请辞离去?!?br />
        群臣瞬间哗然,惊异地看着伊鸿。

        虽然他们有的人不懂剑术,有的人只懂微薄剑术,有的人虽然懂剑术,但不精通,但人人都能感觉得出,这伊家少主是今日包括蓝家主在内这四人中武功最好的,能在容景的手中过了三招,便是能者,这十年来,新科状元被先皇打发去荣王府和景世子伦武,每次据说都不敌景世子一招半式。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伊少主请辞?”

        “是!”伊鸿言简意赅。

        夜轻染笑了一声,也不挽留,闲闲散散地笑道:“伊少主一心钻研剑术,如今得景世子赐教,看来是悟了道。人各有志,朕自然不能阻拦?!被奥?,他道:“好,离去吧!”

        伊鸿闻言抱着剑转身就走。

        群臣暗道了一声可惜,这等人才不能为朝中所用。

        德亲王心中暗恨,没想到四人中最厉害的人就这样被容景折服离开了。夜轻染调来四人顷刻间就少了一个有力臂膀。留下的却是三个女人。他本来难看的脸色变得更为难看。

        “等等!”云浅月忽然喊住伊鸿。

        伊鸿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云浅月,似乎不解她为何喊住他。

        众人也不解地看着云浅月。

        “容景,这把碎雪送给伊少主好不好?”云浅月仰着脸问已经落座的容景,说出理由,“将来他找的夫人定然也是个爱剑之人,算是我送给他夫人的见面礼?!?br />
        夜轻染闻言忽然笑了,“小丫头好大度??!这可是皇伯伯在世时赐给你的?!?br />
        “伊少主从十里桃花林来了天圣千里奔波,怎么能白跑一趟,先皇爱才,泉下有知,想来应该不会介意?!痹魄吃鹿诿崽没实氐?。

        “可是你将碎雪给了,我的冰魄便没有伴了?!比菥靶醋潘?。

        “你再给我打一把?!痹魄吃乱部醋潘?,“我要你亲手打的?!?br />
        “好!”容景含笑点头,眸光温柔地应下,将手中的碎雪扔给伊鸿,温声道:“既然内子有心,伊少主别嫌弃。收下吧!”

        伊鸿接过碎雪,恭敬地道:“多谢景世子妃!”

        云浅月笑着点头,伊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来时如宝剑出销,走时剑锋内敛。弹指之间容景便改变了一个人。天下间,也只有他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