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弹指心折(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而那两名女子华舒和凌燕有理有据,有年轻官员敬酒便脸色微红,显然还是没磨练出来,心思虽然也深,但不难猜,和当初她见的蓝漪相差无几。

        而最令她注意的则是伊鸿。这位将冰冷诠释得淋漓尽致的年轻男子,他无论对着谁,都是冰着一张脸,面前的酒无论是对德亲王,还是对孝亲王,还是对清流官员,都是不多不少半杯。这样的人似乎就一心性情,让她觉得和苍澜有些像,但又不全像,苍澜至少有表情,而他是全无表情。这样的人应该于剑术甚为精通,应该是个悟剑极深的人。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打量,伊鸿抬头向云浅月直直看来。

        云浅月没有被抓住的尴尬,清淡自然地收回了视线。

        “伊少主似乎也对景世子妃感兴趣?”夜轻染挑了挑眉,放下酒杯,笑着问道。

        “是,我对她有兴趣?!币梁枰膊谎诓?,直接不避讳地道。

        群臣齐齐一惊,这伊家少主竟然当着景世子的面直接说对景世子妃有兴趣,这话除了当初的七皇子,后来的摄政王,如今的安王,以及当今皇上外,再无人这么直接过,齐齐心里都提了一口气去看容景。

        容景面容浅淡,一如既往,没有丝毫恼怒。

        “哦?”夜轻染看着伊鸿,又看了一眼云浅月,笑道:“当初苍少主进京时,为洗风尘就先去了浅月阁见还身在闺阁的景世子妃,如今伊少主对她有兴趣也不奇怪,她就是这样一个可人儿,谁见了都心中喜欢?!?br />
        云浅月手杯的茶水忽然对着夜轻染泼了过去。

        夜轻染轻轻挥手一挡,茶水洒到了两个桌子中间的空地上,片丝没沾到他的身,他笑着道:“朕又没说错,小丫头,你干嘛说恼就恼?”

        这一声小丫头,不止云浅月想起了以往的夜轻染,群臣也都想起了曾经的染小王爷和浅月小姐的交情,一时间神色各异,纷纷感叹往事不堪回首。

        云浅月脑中的想法不过一瞬,腰间的碎雪顷刻间飞了出来,直直向夜轻染飞去。

        德亲王腾地站了起来,大怒道:“景世子妃,在一不可再二?!?br />
        云浅月不理会德亲王,刚恢复几分的内力催动着她的剑刺向夜轻染,而她却坐在桌前,人、桌、席面,均纹丝不动。

        夜轻染挑了挑眉,刚要伸手接,忽然碎雪转了弯,刺向了他旁边的明太后。

        明太后一惊,腾地站了起来想躲避,奈何剑的速度忽然快了一倍,她躲避不及,“叱”地穿透了她的衣袍。

        夜轻染在听到响声后才伸出手,将剑握住。

        明太后身子歪了歪,脸色发白地看着剑。

        夜轻染将宝剑撤出,剑尖处有一滴鲜红的血落下,他笑道:“小丫头,看来你的武功还没恢复,这要刺朕的剑怎么就偏向太后了?”

        明太后由身后两名婆婆上前扶住身子,她心中清楚明白,云浅月根本就没想刺夜轻染,这是故意要刺她,报早先她说那些话的仇。但是她又指责不出来什么,只能生生受了。她看着剑尖滴下的血,想着怕是她胸前的伤口有一寸深,若是夜轻染不抓住宝剑,她此时就躺在地上了。

        “是没恢复!不小心手抖了?!痹魄吃碌氐?。

        “幸好太后只受了轻伤,这若是重伤还要麻烦景世子了?!币骨崛镜?。

        “容景的手不是什么人都救的。太后虽然尊贵,但还是没有容景这双手值钱,毕竟明太后曾经是先皇的小妾?;噬弦恢本?,如今糊涂了?”云浅月挑眉。

        这一举先皇的小妾咬得极重,一下子戮中了明太后的痛脚,她的脸霎时一白到底。

        群臣心里暗想,天底下也只有景世子妃将皇上的妃子比作小妾,不过除了皇后外,皇上的其余女子有位份也是小妾,她说得的确没错。

        “这话让太后听见可伤心了!”夜轻染笑了一声,偏头对太后轻描淡写地道:“这个小丫头在与我闹脾气,连累太后了。幸好太后受的是轻伤,否则朕该愧疚了?!被奥?,他道:“太后看来受了惊吓,伤口也需要包扎,便先回宫吧!朕命两名御医跟着你去看伤?!?br />
        明太后白着脸点点头。

        “送太后回宫!王太医、郑太医,你二人是太医院的肱骨之臣,前去好好给太后看伤?!币骨崛径韵旅媪矫椒愿?。

        “臣遵旨!”两个老太医站起身。

        两名嬷嬷立即扶着明太后向外走去,走了两步,明太后回头道:“皇上,让六儿和七儿也跟着哀家去吧!”

        “哦,朕想起来了,太后这些日子甚是想念七公主,说云世子繁忙,七公主月份越来越大了,难以照料过来,以防有个什么损伤,便要将七公主留在宫中照看,顺便也陪她解闷?!币骨崛舅坪醺障肫鹄?,对云离道:“云世子,你以为如何?”

        云离还没说话,七公主腾地站了起来,“皇上,我陪母后去看伤,看完伤后再回来。我是嫁入云王府的媳妇,怎么能舍了夫家日日留在娘家?这于理不合?!?br />
        “虽然于理不合,但是也合乎情理,毕竟太后与你是亲母女,思女心切?!币骨崛镜?。

        “俗话说嫁夫随夫,云王府有爷爷在,我如今怀孕不便,虽不能日日请安,晨昏定省,但这做孙媳妇的本分还是要做。否则我开了个先例在娘家久住,以后宫中的姐妹们纷纷效仿都不在夫家孝敬而回宫久住如何是好?再说皇室的女儿,要有皇室女儿的凤仪,是天下闺中女子出嫁从夫的表率,给天下嫁出去的女儿孝敬公婆,侍奉爷爷做榜样,怎么能因丈夫劳累繁忙就作废?”七公主清声道:“我天圣是礼仪之邦,孝义为先,我出嫁那一日就开始姓云,太后和皇上莫要忘了?!?br />
        明太后身子哆嗦起来。

        夜轻染哈哈笑了一声,“这才是皇室的好公主?!被奥?,他对云离道:“云世子,七公主可是一众公主的翘楚,你娶了她,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听到她的话吗?太后想留她几日照顾,她一番大义凛然,让朕都不好念太后的情分了?!?br />
        云离看了一眼七公主,眼中有些隐隐的情绪闪过,平静地道:“是臣有福气?!?br />
        夜轻染对七公主摆摆手,“好,你去看望太后吧!太后无恙后你就回来,届时与云世子一同回府?!?br />
        七公主点点头,向明太后走去。

        “太后的伤不重,六公主就不必去了,你日日在宫中陪太后,如今就让七公主陪一时吧!朕记得你和冷小王爷好久没相处了,你们本来有婚约,如今坐到冷小王爷身边去,与他多叙叙话?!币骨崛径粤鞯溃骸氨纠措薮蛩愕腔蟾忝乔鬃灾骰?,奈何受了伤,帝师飞升,一直不得闲,待帝师过了百日,便与你们成就好事儿?!?br />
        六公主本来要离开,闻言脚步顿住,看向冷邵卓。

        冷邵卓闻言也向六公主看来,见她抿着唇看着他,似乎在犹豫,他淡淡一笑,对她招收,“过来?;噬纤档枚?,我们的确许久没叙话了?!?br />
        六公主缓步走了过去,那一场事情之后,她明显沉静沉稳如换了一个人一般,也不再多话了,整个人都静静,几乎让人忽视她的存在。再不复曾经张扬嚣张的公主做派了。

        内侍在冷邵卓的身边搬了一把椅子,六公主坐了下来。

        明太后和七公主由人簇拥着离开。

        夜轻染把玩着手中的宝剑,片刻后道:“对了,刚刚说到哪里了?哦,想起来了,是说伊少主对景世子妃有兴趣?!被奥?,他含笑对伊鸿询问,“伊少主不妨说说这兴趣,是哪一方面?”

        伊鸿忽然站起身,对云浅月清冷地道:“在下听说景世子妃剑术出神入化,今日想讨教一番?!?br />
        “原来是这个。朕刚刚介绍忘了说了,伊少主剑术高深,颇有悟性?!币骨崛疽恍?,看向云浅月,“这宴席看久了歌舞便没趣,景世子妃是否应承了伊少主的请求,为我等舞剑助兴?”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看着伊鸿没说话。

        伊鸿离开席位,走到夜轻染面前恭敬一礼,伸出双手。

        夜轻染笑着将手中云浅月那把碎雪递到了他手里,他捧着碎雪,走到云浅月面前,恭敬地将碎雪递给她,“请景世子妃赏脸!”

        群臣都看着,觉得这个伊少主分外特别,不像入了官场的人,到像是江湖中人。

        “刚刚七公主也说了出嫁从夫。伊少主请别人家的夫人论剑,该问过她的丈夫才是?!痹魄吃驴醋诺莸矫媲暗慕?,淡淡道。

        伊鸿闻言,瞬间直起身,转向容景,恭敬地一礼,“景世子海涵,在下听闻景世子妃曾经和东海国的洛瑶公主当街论剑,剑术绝伦,在下甚为仰慕。请景世子赏光,令景世子妃赐教?!?br />
        容景微微一笑,“内子前不久受了伤,相比伊少主有所耳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