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夜赏牡丹(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撤回手,微薄的真气还是令她显得有些损耗,身子顿时脾虚不已。容景弯身将她抱起,看了一眼青裳,“将茶水泼了,都休息吧!”

        “是!”青裳端来的茶水立即倒在了地上。

        容景抱着云浅月进了房中,关上房门,将她放在床上,自己也躺了下来。

        云浅月恨声道:“好个夜轻染,他如今真是本事了,今日一株牡丹给他出了气了?!?br />
        “他是帝王,自小就是帝王,生来就是帝王,从他出生那一刻起,这个天圣就是他的?!比菥芭牧伺乃纳碜?,淡淡道:“这样的他才不至于辱没那把金椅。睡吧!”

        云浅月哼了一声,“也不辱没你是他的对手?!?br />
        容景笑了笑,挥手熄了灯,帘幕落下。

        云浅月虽然损耗了些刚养回的灵力,但是却无困意,想着夜轻染如今回来,她和容景刚安静消停两日,明日起怕是又不安宁了。

        想着想着,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第二日,夜轻染玉辇去了金殿早朝,这是他登基之后的第二个早朝。

        他高坐在金銮殿最上首,目光散散地向下一看,群臣便有一种高山压顶之势。

        文武百官人人低眉敛目,不少人都听说了昨日皇上夜闯荣王府之事,天圣京城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卷起一阵风,更何况还是皇上和荣王府那两位的事情,他不开口,群臣也不敢随意出声说话。

        “众卿有何本奏?”夜轻染目光扫了一圈,似乎在冷邵卓的身上顿了顿,淡淡问。

        冷邵卓顿时感觉通体一凉,似乎有什么想法,但又来得太快,抓不住。

        群臣人人屏息,没有人出列。

        “没有人有本奏吗?”夜轻染过了片刻询问。

        众人的头都稍微抬了抬,无本启奏,有本的人在这种气氛下,也不敢拿出来当第一个出头之鸟。以前先皇在位时,群臣都摸到了先皇的脾性,知道他如何表情便有何种的应对之策,后来摄政王监国,他虽然一直木着一张脸,但从来不会轻易批示和发怒,可是这位新皇不同,他曾经是染小王爷时就无人敢触他眉头,如今他是新皇,更是心思莫测,谁也猜不透他此时想什么,下一步会做什么。

        “冷小王爷,你可有本奏?”夜轻染目光落在冷邵卓的身上。

        冷邵卓心神一凛,想起他接受的案件来,缓缓走出队列,“回皇上,无本?!?br />
        “哦?你也无本吗?”夜轻染挑眉,眸中看不出神色,“朕记得几日前沈昭沈大人受伤,刑部的案子移交给了你的手中?!?br />
        “回皇上,臣目前没查出眉目?!崩渖圩康?。

        夜轻染手轻轻敲了一下金椅扶手,细微的响声在偌大的宫殿极为清晰,群臣的心都不由得跟着提了提,他语调听不出情绪,“朕听说那日沈大人在刑部查出那刺杀之人是皇室隐卫,身上有皇室隐卫的刻???”

        “是!”冷邵卓不抬头,目光看着自己脚前方一步处。

        “有了这个线索,还是没查出什么?”夜轻染扬眉。

        “回皇上,这是大案,恕臣无能?!崩渖圩看故浊胱?。

        夜轻染忽然笑了,“不是你无能,而是背后凶手本事太大?!被奥?,他目光看向群臣后方一人,“赵大人,据说此案你查出来了?站出来说说?!?br />
        那人连忙出列,正是德亲王的副手副中郎将赵穆。

        “赵大人有了新线索,彻查出事情来,却隐瞒不让我知,这是越权?!崩渖圩靠醋耪阅?,脸色一沉,不等他开口,先声夺人。

        赵穆看了冷邵卓一眼,连忙恭敬地道:“回皇上,德亲王爷养病期间,刑部交由微臣掌管。微臣先协助沈大人,奈何沈大人为救景世子受伤,如今卧病在床,此案交由了冷小王爷。微臣本该协助冷小王爷,奈何冷小王爷和微臣旧日结怨,于是……”

        “哦,本小王记起来了,曾经你的小姨子在孝亲王府住过,是我府中的美人?!崩渖圩课叛砸桓被腥淮笪虻纳裆?,话落,话音一转,“不过后来我将你小姨子送回去了啊,你也不该再怨我了。不过是些陈年旧事而已,我早已经忘了。赵大人在朝为官,却公私不分。实属失职。本小王哪里做得不对,有御史弹劾,像赵大人这种不经上级官员许允,便直接越权上达天听,以后这文武百官里,还何人敢接收官事?”话落,他对夜轻染道:“皇上,臣请求严处赵大人?!?br />
        赵穆脸色一白,这冷邵卓从大彻大悟痛改前非后,在朝中一直是个无关痛痒的人,从来不怎么发表意见,也不和群臣红脸争辩,今日第一次他见识到了这位孝亲王府曾经放浪形骸的小王爷的犀利,连忙跪在地上,“皇上,实在是臣查出此事太大,不敢走漏风声,才直达天听,禀告皇上知晓,臣虽然越权,但是有情可原?!?br />
        “有情可原也是越权?!崩渖圩坷渖?。

        “准冷小王爷所奏?!币骨崛就堑乜戳死渖圩恳谎?,“有情可原也是越权。罚赵大人俸禄半年,下不为例?!?br />
        赵穆连忙叩谢,“臣谢皇上宽容体恤?!?br />
        “冷小王爷,朕如此处置,你可满意?”夜轻染挑眉。

        冷邵卓不卑不亢地道:“皇上英明,这是宏正朝纲之事,臣满意不不满意不重要,重要的是令文武百官以儆效尤,再不出现此类事情。如此也安百官之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否则人人都如赵大人一般,越级上秉,百官威严扫地,何人心安在朝为政?”

        夜轻染点点头,“冷小王爷说得是?!被奥?,对赵穆道:“赵大人,让朕和百官听听你的情有可原?昨日朕彻夜奔波刚进宫,你就冲到了朕面前,朕相信你在朝多年,得德亲王保荐,定然也知晓朝纲规正,如今做出不合宜之事,也是实属兹事体大?!?br />
        “是!实在这事情太大,臣是不得已为之?!闭阅铝τι?,郑重地道:“皇上登基遇刺,到如今已经数日,如今天暖,刑部大牢的尸体也快保不住了,可是彻查之事还没有眉目,臣深恐耽搁,便查不到害我皇的歹人。因在荣王府景世子妃对帝师验尸一事,臣得到启发。昨日思索之后,便对刑部那几名死尸进行了开膛破肚?!?br />
        群臣乍然一听又是开膛破肚,顿时齐齐面色一白。那日在荣王府,云浅月对帝师开膛破肚之事依然记忆犹新。

        夜轻染和群臣都不说话,等着他继续。

        赵穆继续道:“开膛破肚后,臣看见在那几名死尸的身上,都有咒虫存活。而且是南疆的独门秘术离魂咒。这种咒术,只南疆王室会用。于是臣觉得,这是南疆女皇背后刺杀皇上。实属大事?!?br />
        群臣齐齐一惊,顿时嗡嗡声一片。

        “此不足以定论是南疆祸我?!币骨崛就系氐?,“南疆曾经分流一支,还有前秦丞相一支南疆王室血脉,也会离魂咒?!?br />
        “回皇上,秦丞相夜霄已被杀于南疆,而秦小姐叶灵歌虽然下落不明,但是当初二皇子和四皇子逼宫谋反时她忠心护主。由此可见,不可能是她祸害。而且据臣所知,那秦小姐在父死后,不堪被南疆女皇追杀,藏身于南梁魔麓山军机大营,被南梁大将军顾少卿发现,顾少卿和南疆同气连枝也发出了追杀令,在数日前将其抓住,扔入了南梁的红营帐?!闭阅鹿Ы鞯氐溃骸扒刎┫嗪颓匦〗阍谔焓テ诩?,吾皇隆恩,不可能害皇上。所以,臣断言,皇上登基刺杀案,景世子遇刺案,都是南疆女皇在暗中作乱。目的是想我天圣失去皇上,再失去景世子,其狼子野心,想我天圣天崩地陷。此两大刺杀案,非叶女皇莫属?!?br />
        群臣听赵穆所言,又是哗声一片。

        夜轻染看着群臣,眸光扫了一圈,沉声询问,“众卿以为赵大人所言是否有理?”

        德亲王顿时出列,沉声道:“臣觉得赵大人所言有理,南疆小国,一直不安生,暗中恼恨皇上当初得了胭脂赤练蛇,后来送给景世子妃,景世子用胭脂赤练蛇破出了南疆的万咒之王,但据说一直没还给南疆,所以,叶女皇一直怀恨在心。如今就是要害皇上和景世子。若皇上和景世子出事,便是倾覆了我天圣半壁江山。其的确是狼子野心,想我天圣天崩地陷。臣请求皇上发兵南疆,此仇不报,我天圣雄风不振?!?br />
        德亲王的声音铿锵有力,轰然响彻在金殿上,有拔山倒海之势。

        他话落,孝亲王等老一辈的朝臣哗啦啦跪倒一片,高呼道:“求皇上发兵南疆,威震我天圣雄风。让南疆小国再不敢嚣张妄为?!?br />
        顿时大殿中跪倒了尽数一半人。

        剩下的一半人以夜天逸、云离、冷邵卓等年轻一辈为首,大多数世家子弟和布衣清流,都无人言声。

        夜轻染轻哼一声,挑了挑眉梢,“众位爱卿主张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