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情天幻海(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哼唧一声,不说话。

        容景如玉的手爱怜地摩挲着她的脸,情潮过后,让她的容颜分外娇艳,他眸光凝了凝,移开眼睛,压抑下荡漾的柔情,轻声道:“下次不要再醋了,今日一次对你惩罚是轻的。下次你再醋,就不止一次了?!?br />
        云浅月瞪着他,声音还是脱离不了柔媚,“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我醋你也罚我,你醋你还罚我?有这样的事儿吗?”

        容景轻笑,“家里内外都尊妻纲,这床笫嘛,就尊夫纲?!?br />
        云浅月伸手拉过被子蒙住他的脸,恶狠狠地道:“在床笫,也要尊妻纲?!?br />
        “妻纲是什么?”容景掀开被子看着她,笑问。

        “妻纲是……”云浅月咳了一声,羞恼道:“不准白天累我?!?br />
        容景将她的脑袋按在她怀里,似乎无奈地叹息道:“你若是赢过我,我也就尊了,可惜你每次都败下阵来?!?br />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胸口,却反驳不出一个字来。

        容景愉悦地笑出声。

        云浅月听着他的笑声,在他怀里哼哼,“容景,你等着,我的本事还没用出来呢!用出来的时候要你好看?!?br />
        “哦?”容景看着她,笑着道:“现在用怎么样?”

        “想得美你?!痹魄吃绿鹜粪亮怂谎?。

        容景忽然翻身,将她再次压在身下,低声温柔地道:“我看你很有力气,我还意犹未尽,你说我们是不是再……”

        云浅月连忙抬起酸软的手臂捂住他的嘴。

        容景轻而易举地拿开她的手,慢悠悠地道:“你不是说要我好看吗?”

        云浅月心里暗骂一句,这个现世报。她伸出胳膊软软地抱住他,讨好地笑,“我说着玩呢,好容景了,乖容景,你还发着热呢,刚喝了药,我们休息吧啊,这个活动要适可而止,不能过度……”

        “我觉得我还欠佳?!比菥拔律?。

        云浅月一噎,看着他的脸,什么如诗似画,温润雅致,如今跟个恶魔没二样,她低低柔柔,软软喃喃地求软道:“我不欠佳了,我还病着呢,啊,我也发热了,我热着呢,都高烧了,高烧怎么也不退……”

        容景忽然低下头,埋在云浅月颈窝闷笑起来。

        云浅月睁着眼睛望着棚顶,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啊,如今真是毁于一旦了。

        容景抬起头,眸中尽是满满的笑意,低头轻吻了云浅月唇一下,笑着道:“云浅月,你真是……”

        “真是什么?”云浅月看着他。

        “我的妻子,你怎么这么……”容景笑意浓浓,从她身上翻身下来,躺在一侧,将她娇软的身子揽进怀里,叹道:“我积了多少福分,才将你积到了我身边?!?br />
        云浅月哼哼一声,“你知道就好?!?br />
        容景伸手温柔地拍拍她,“累了就睡吧!”

        云浅月闭上眼睛,片刻后,忽然想起刚刚文莱来的事情,问道:“一会儿若是再来,你进宫吗?”

        “你说呢?”容景问。

        云浅月想了一下,忽然乐了,“进啊,我和你一起去,看看那两个老东西怎么被干外公和普善大师弄死的。你难道不好奇吗?”

        容景笑了笑,“是有些好奇?!?br />
        “那我们先休息,休息够了就进宫去看看,得了成果,怎么能不去验收呢,也好看看死透了没有?!痹魄吃碌?。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闭上眼睛,想着不知道现在臭老道和普善大师哪里去了?如今还没回来,不会是顺道走了吧?酒方拿走了,也没什么他们惦记的了。

        她正想着,外面一道身影飘落,须臾,那道身影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一惊,抬眼看向容景,见他依然闭着眼睛,她连忙压低声音道:“娘来了?!?br />
        “嗯!”容景应了一声。

        “喂,她要进来了,我们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她见到,青天白日的……”云浅月有些急。

        “她只会高兴?!比菥安患膊恍?,眼睛依然不睁开。

        云浅月无语,连忙坐起身要披衣起来,他想丢人,她可不想。

        “她不会进来的。躺着吧!”容景拦住她的手。

        他话音刚落,青裳连忙跑到门口,拦住玉青晴,压低声音道:“王妃,世子和世子妃喝了药歇下了?!?br />
        玉青晴“嗯?”一声,看向窗子,只见帘幕遮掩得严实,什么也看不见,她看向青裳,青裳对她眨了眨眼睛,她了然,忽然呵呵笑了,“行,我知道了,那让他们歇着吧,最好多歇些日子,歇出个喜脉来,我就是过来告诉他们一声,那两个老东西死于他们自己的符咒反噬,查不到谁头上,让他们放心。义父和普善大师受了点儿轻伤,无大碍,已经离开了京城回去酿酒了?!?br />
        话落,她果然如容景所说,很高兴地离开了紫竹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