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岌岌可危(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赵穆连忙问,“像是什么?”

        “照实说来!”沈昭也道。

        “像是皇室隐卫的刻印?!蹦侨说?。

        “不错,就是皇室隐卫的刻印?!绷硗庖蝗艘驳?。

        赵穆大惊,“这怎么可能?难道是皇室的隐卫要刺杀皇上?”话落,他看向沈昭。

        沈昭似乎也很是惊异,吩咐道:“将这六个人的刻印都画下来,稍后我进宫呈给皇上看。此事非同小可?!?br />
        那二人齐齐点头。

        “继续查,看看还有什么?”沈昭再度吩咐。

        那二人又检查起来。

        片刻后一人又道:“这几人均是行刺前服了剧毒,牙齿都是黑的,显然是当时将毒含在了嘴里,即便留下活口,也是一死?!?br />
        另一人又道:“但是这六个人口中的剧毒看起来各不相同,其中两个人的剧毒一样,另外一人和另外的三人分别也是两种剧毒。因为他们口中剧毒令牙齿演变的颜色不同?!?br />
        “是否说明这六个人不是受一人指派?要杀皇上的人其实是三拨人?”赵穆问沈昭。

        沈昭微微点头,“也可以这么猜测!”

        “继续查!看看还有什么?”赵穆这回发话。

        那二人继续查起来。

        不多时,又一人摸着一具尸体道:“有两个人的骨骼奇特,和其他人不同,似乎是修炼了锁骨的功夫……”

        这时,云浅月忽然感觉心口有些灼热,她立即伸手捂住心口。

        沈昭时刻注意着云浅月,此时连忙看向她。

        云浅月在衣领前抓了一把,隔着衣物抓住了她佩戴在脖颈上的那块玉佩,灼热的感觉正是玉佩上传来,这块玉佩是容景给他的那块玉佩,她面色一变,对沈昭传音入密道:“一定是容景出事了?!?br />
        沈昭闻言也是面色一变,低声问,“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只觉得心慌,这玉佩从来未曾这般热过,这玉佩是容景的,牵引了他的心血,一定是他出事了,我才能感应到?!痹魄吃铝成?,抿唇道:“不行,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去找他?!?br />
        沈昭立即点头。

        云浅月再不多说,伸手拽住她,飘身冲出了停尸房。

        她的动作太快,如离弦之箭,转眼间就从一众官员的头顶上飞过。

        赵穆本来见沈昭和他这个侍卫低声耳语,心下疑惑,不动声色地看着,此时见二人竟然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了,而且转眼就没了影,他一怔,喊了一声,“沈大人!”

        众官员只觉眼前一花,再看没了沈昭和他那侍卫的身影,齐齐一愣。

        赵穆连忙向外走去,须臾就冲出了门口,只见哪里还有沈昭的影子,他连忙喊了一声:“来人!”

        一人现身,一身黑色锦衣,显然是隐卫。

        “刚刚那二人呢?”赵穆问。

        “似乎是出了刑部向皇宫的方向去了?!蹦侨肆⒓椿鼗?。

        赵穆皱眉,不明所以,须臾,他压低声音吩咐,“速速去德亲王禀告老王爷,就说沈昭和他的侍卫进了停尸房不到一盏茶时间,便急匆匆离开去皇宫了,一切未曾来得及出手?!?br />
        “是!”那人身影一闪,离开了刑部。

        赵穆见那隐卫离开,回身看了一眼众人,摆摆手,“今日就先这样!”

        众人也是不明所以,点点头。

        云浅月拉着沈昭冲出了刑部之后,凭借感觉,直接向皇宫施展轻功而去。

        重重屋脊从她身下闪过,她感觉心口的玉佩越来越烫,似乎要将她灼烧,容景和她娘为了抵抗那日两位帝师做法破除那个孩子代替夜天赐的定术,受了伤,若是有人对他不利的话,她忽然不敢想象。

        一直被他?;ぴ诨忱?,遮风挡雨,几乎让她忘了也会有人对他不利。

        他不是神,不会强大到没人奈何得了!

        袖中的拳头攥紧,脑中一团乱麻,只凭感觉他就在皇宫方向,恨不得插翅飞过去。

        青影似乎也察觉出容景出了事,紧紧跟随在云浅月身后,声音罕见地焦急,“世子妃,世子在皇宫方向的承乾街?!?br />
        云浅月点头,强自让自己镇定,对沈昭道:“快,用你的咒术探知,看看他是如何情形?”

        沈昭连忙点头,闭上眼睛,须臾,他脸色一白到底,骇然道:“不好,有人在对景世子用死术,他……他……”

        “他如何?”云浅月脸色已经白无血色。

        “他……岌岌可危?!鄙蛘训?。

        云浅月看着前方,眸光似乎碎成了冰,声音从牙缝里挤出,“秦玉凝!”

        “是,就是她,她……她不是要杀我?为何会去杀景世子?”沈昭骇得语不成句,“如今在承乾街距离宫门五百米处。她……她似乎要和景世子同归于尽……”

        云浅月忽然伸手将沈昭甩给身后的青影,清声道:“你?;に??!被奥?,她身形突然快了一倍,如一阵疾风向承乾街距离宫门五百米处而去。

        青影白着脸接住沈昭,带着他拼力往前赶。

        “我试试看能不能用血术阻止她?!鄙蛘押鋈唤种竿芬?,在手心画了个圈,念了一句口诀,一丝血光尾随云浅月身后而去,须臾之间和云浅月并齐赶往承乾街。

        “那么点血不够!”青影忽然抽出刀剑,在手臂上一划,顿时鲜血横流,他对沈昭道:“用我的血!我的血曾经和世子的血定下了终身契魂?!?br />
        沈昭点头,就着他的手臂画了一道奇怪的符号,须臾,一长道刻着画符的血光向承乾街而去,他口中同时念念有词,这道血符自然快过了他先前的血符,带着一道破天红光而去。

        沈昭不敢放松,青影紧紧盯着那道血符。

        须臾,远处也同样来了一道血符,瞬间与那道血符相撞,“砰”地一声,齐齐破碎。

        青影顿时喷了一口鲜血,沈昭身子晃了晃,二人齐齐从半空中栽下。

        在即将栽落地上之际,青影抽出腰间的宝剑扎在了地上,宝剑轻轻一弹,他和沈昭身子弹了一丈高,借着这个缓冲之际,青影带着沈昭安全地落在了地面上。

        沈昭还稍好,青影倒退了数步,握着剑单膝跪在了地上。

        “你怎么样?”沈昭看向青影。

        “我无碍,继续用我的血做血咒?!鼻嘤袄溆驳孛?。

        沈昭看了他一眼,点头,将他手臂的血沾到了自己的手上,迅速地画了一个符号,须臾,双手一推,口中念念有词,那道血符再次向着承乾街而去。

        与刚刚那道血符同样的位置时,远处又同样来了一道血符,瞬间再次相撞,齐齐破碎。

        青影再度吐了一口鲜血,沈昭眼前一黑,一阵眩晕。

        “不行,走,我们过去!”青影支撑着拖起沈昭。

        沈昭摇头,制止他,勉强克制住眩晕感,急迫地道:“这样不行,我们去了也是无用,她的死咒太厉害???,带我找有水的地方,我要用水咒?!?br />
        青影闻言点头,带着沈昭飞身进入了就近的一家院落。

        这一家院落正是孝亲王府的院落,但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青影和沈昭翻墙而入,孝亲王府的隐卫顿时齐齐冲了上来。

        “我是沈昭,都住手!”沈昭先报出名字。

        孝亲王府的隐卫闻言仔细一看,果然是沈昭,二人身上都是血,数十隐卫一时间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们是否该出手拦住这二人。

        青影身法不停,越过一众隐卫向孝亲王府的碧湖而去。

        众人一惊,连忙飞身跟了过去。

        “借府中湖水一用?!鄙蛘训烂骼匆?,不想因此和孝亲王府的隐卫在这里冲突,他和青影受伤不打紧,重要的是耽搁救容景。

        孝亲王府的隐卫依然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二人闯进来借湖水做什么。

        须臾之间,青影已经带着沈昭来到了孝亲王府的碧湖处,碧湖处有几名女眷在亭中坐着,见两个浑身是血的人从突然闯进来,惊得数声尖叫。

        青影放下沈昭,沈昭不理会尖叫躲闪的女眷,立即就着这一片碧湖施咒。

        他从南疆之事后,咒术大涨,即便入了朝,朝事繁忙,但他每日也不懈怠地练习咒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杀了夜霄,他的女儿叶灵歌,也就是秦玉凝一定会找他报仇,必须习好咒术,另外他没有武功,但有咒术精湛,也可以帮助容景。所以,在他的勤加练习下,咒术如今比在南疆的时候强了数倍不止。

        这一片碧湖清可见底,沈昭点了自己的血和青影的血滴入碧湖中,血色在碧湖中渲染开,迅速被他沿着滴入的血线画出一个个符咒,转眼间,符咒被蒙上了一层金黄的光圈,如佛家的福印,被他挑起,从碧湖中弹出,他用力一推,数十道金黄的佛印圈瞬间离开了碧湖,向孝亲王府墙外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