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谋定制动(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秦玉凝要在刑部动作的话,为保证一击成功,应该去找德亲王的那个副手。以那副手对德亲王的忠心,应该会禀告德亲王此事。云浅月觉得德亲王应该恨死她了,也恨死容景了,同时便恨屋及乌,恨死容景的同党沈昭了,所以秦玉凝要杀沈昭,别看夜轻染不理会,夜天逸不理会,不会相助他杀朝廷命官,但是德亲王却会,他应该会命令副手大开方面之门,相助秦玉凝一二。

        所以,刑部是最可能也最把牢的刺杀地点。

        几人分析后,将目标定在了刑部。

        玉子夕立即道:“我从明日早上起,让姑姑给我换容一番,送我进刑部守着去?!?br />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你的伤没个三五日好不了?!?br />
        玉子夕立即道:“那个女人今夜被打草惊蛇,三五日不见准有动作?!?br />
        “不一定?!比菥暗?。

        “你好好在府中养伤吧!这个事情不用你管了?!痹魄吃露杂褡酉Φ?。

        “怎么能不用我管?她今日诱我进来伤了我,我要亲手抓了她?!庇褡酉α⒓吹?。

        “你别添乱就不错了!”云浅月不看好他。秦玉凝大约会料想沈昭以为她不会再来,所以保不准很快就会有动作,也许就在明日。

        “小看我!”玉子夕嘟囔,“若不是你那个阵法太厉害,怎么能难住我?”

        云浅月不再理会他,对容景道:“明日我换容充当沈昭的那个替身侍卫,一直跟随着他。虽然觉得秦玉凝该在刑部动手,但保不准她为了报父仇,胆大妄为到不顾及夜轻染和夜天逸,敢在大街上动手的可能。你说如何?”

        容景看了沈昭一眼,没说话。

        沈昭连忙道:“不行,你受着伤呢!景世子给我的隐卫可以?;の?,再说还有你安排的两个人,那两个人武功也很高?!?br />
        “秦玉凝不可小视?!痹魄吃律焓峙隽伺鋈菥?,“你说话??!”

        “好吧!”容景似乎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云浅月见他应许,松了一口气,对沈昭道:“我刚刚将你府中的阵法撤了,如今再布置上,你府中的人都信得过吧?”

        沈昭点头,“都是建府的时候景世子给我的人,都信得过?!?br />
        “那就好!你吩咐他们,不可靠近东西南北四个角落和府中的中门以及你院中的那株海棠树?!痹魄吃碌?。

        沈昭点头,对那名贴身侍卫吩咐了下去,那名侍卫立即提醒了府中的人。

        云浅月出了房间,重新折了树枝,这回铺助院中的布景,以及碎石,将死阵重新变幻了一番布置好。又折回屋中,对玉子夕道:“你就在这里住着养伤吧!”

        意思是秦玉凝再来,这个阵法就够收拾她了,他可以等在这里坐镇守株待兔,不来就在这里养伤了。

        玉子夕点点头,懒洋洋地对沈昭风流无比地道:“沈大人,本皇子貌美如花,如今无奈住在你这里,你可不能见色起意??!”

        沈昭脸一红,声音有些僵硬,“二皇子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虽然你长得很好?!?br />
        玉子夕放心地点点头。

        云浅月好气又好笑地看了玉子夕一眼,拉着容景打了个哈欠道:“我们回府吧!”

        容景点头。

        二人出了门口,云浅月回头又问沈昭,“明日你什么时候出府?”

        沈昭道:“五更?!?br />
        “好,我五更来?!痹魄吃孪胱湃缃窀展邮?,她回府还能睡两个时辰。

        二人出了沈府,施展轻功,一路顺畅地回到荣王府。

        五更时,云浅月准时醒了,她醒来后,见容景也已经醒来,她眨眨眼睛,容景对她道:“南疆有一门死术,十分厉害。据说秦玉凝已经习成了。死术是让死的人死而复生,利用死人体内的心头血做术,沾着即死。今日你要小心一些?!?br />
        云浅月点头,“好,我记下了?!毙滩看罄握兴朗?,保不准叶倩在沈昭检查尸体时利用死术动手。

        容景不再说话,坐起身穿戴。

        云浅月也连忙穿衣。

        二人穿戴妥当后,云浅月走到镜前,按照沈昭那名贴身侍卫的模样给自己换容一番,又掩盖了她胳膊的伤穿戴衣服内,令人看不出来。随后又找出一双木屐踏在脚上,解决了身高的问题。

        她打扮妥当,回身问容景,“如何?”

        容景似乎不想看她的样子,连扫一眼也不,语气有些嫌恶,“我会让青影跟着你,抓了秦玉凝后让沈昭封印了她的咒术,不要留余地,对她进行死封,永生不能用的咒术那种。然后交给青影,他会彻底废去她的武功,将她派人送去给顾少卿?!?br />
        “青影不是跟着你吗?”云浅月蹙眉。

        “将苍澜和花落喊回来跟着我?!比菥暗?。

        “也好!”云浅月同意。二人出了房门,云浅月就要施展轻功去沈府。容景伸手拽住她,“沈昭今早来府中等我一起进宫上朝,如今等在前厅,你随我去前厅就行?!?br />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二人出了紫竹院,来到前厅,沈昭和那名贴身侍卫果然在。

        那名贴身侍卫见来人和他一模一样,他惊得长大了嘴巴,但显然是经过训练的,只惊骇片刻,看了容景一眼,便闭上了嘴。

        “你暂时留在我府中,她替了你,等事情妥当后,再将你替换回去?!比菥暗?。

        “是,世子!”那人点头。

        云浅月此时传音入密对外面的苍澜和花落吩咐让他们跟在容景身边。

        苍澜和花落知道昨日沈府之事,但是在暗中没现身,如今自然也跟着沈昭来了荣王府。得到云浅月的命令,齐齐应了一声,只是语气有些抑郁。显然对云浅月不让他们参与将他们调到容景身边不太满意。

        “走吧!”容景对沈昭和云浅月道。

        二人点点头,云浅月离开容景身边,跟在了沈昭身后。

        出了大厅,沈昭总有些别扭,走两步回头看一眼后面跟着的云浅月。

        “不要总是看她?!比菥拔律?。

        云浅月也好笑,板着脸提醒沈昭,“你总是回头看我,明显是告诉人我有问题。你就当我是你的贴身侍卫就可以。别想是我?!?br />
        沈昭有些拘谨,低声道:“我若不知道就好了,如今知道,总觉得你跟在我后面别扭?!?br />
        “别扭什么?”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我们又不是不相熟?!?br />
        沈昭摇摇头道:“不像侍卫。总觉得我该跟在你身后?!?br />
        云浅月有些无语,明明很紧张凝重等着抓人的事儿,可是他身边一个个的人连个应景的紧张劲都没有。她警告道:“昨日被玉子夕坏了事儿,今日你若是再给我坏了事儿的话,我就将你绑了送去魔麓山大营给顾少卿?!?br />
        沈昭连忙立正身子,不敢看她了。

        容景此时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眸中隐藏了一丝笑意。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看着沈昭挺直的背影,也有些好笑。

        来到荣王府门口,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上了马车,帘幕缓缓落下。

        云浅月自然不能再跟容景一辆马车,而是代替那名侍卫充当沈昭的车夫。惹得弦歌也眼神怪异地多看了她两眼。

        云浅月皱眉,回头问车里的沈昭,“我很不像你的侍卫吗?”

        沈昭此刻似乎才调整好状态放松下来,摇摇头,低声道:“不是,很像,就因为太像了,所以难以想象是你,让我们知道的人,只要想象破除外表,里面是你,就觉得很怪异?!?br />
        “那就别想好了?!痹魄吃碌?。

        沈昭点点头,“嗯”了一声。

        云浅月不再多言,板正脸,木着脸色,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向皇宫而去。

        她想着以前每次出京,风烬和她一起,都是她骑马载着他,或者是她赶车,风烬在车里睡觉,从风烬回了风家后,她好久没赶车了,到还有些怀念那样的日子。

        容景的马车在前,沈昭的马车在后,两匹马车中间隔了一个车距的距离。

        一路太平来到皇宫,宫门口已经停了数十辆马车和马匹,文武百官都前来早朝。虽然皇上卧病在床养伤,但是安王代替监国理事,也是需要早朝的。

        容景下了马车后,有的官员过来见礼,他淡淡颔首,须臾,等沈昭下了马车后,看也不看云浅月一眼,和沈昭向宫里走去。

        沈昭也如往常一般,并没有什么异常地与同僚一边叙话,一边随容景入宫。

        云浅月便和弦歌以及这里的几十辆马车的车夫一样坐在车前等候他们下朝出来。

        容景沈昭进入宫里后,夜天逸的马车来到,他下了车,四下看了一眼,目光从云浅月脸上扫过,没停顿,也入了宫。

        不多时,夜轻暖的马车来到,云浅月不动声色地用灵术掩藏了自己的所有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