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举旗造反(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若是子书的大雕能载人呢?”云浅月问。

        玉青晴笑道:“子书那大雕可宝贝着呢!”话落,她道:“要是能载人的话,从东海启程也要十日。出了海毕竟还有一段路程的?!?br />
        “那又提前几日,最少半个月能到了?!痹魄吃碌?。

        “嗯,这样缩减时间的话,可以算计到半个月?!庇袂嗲绲阃?。

        “那时候你的伤该好了,我的伤也养个差不多了?!痹魄吃露匀菥暗?。

        容景颔首,温声道:“到也不急这几日功夫,就计算二十日吧!”

        云浅月想想也是,点点头。

        “今日我和小景虽然都伤了,但有定魂珠和辟邪珠?;?,那两个老东西只会比小景伤得重,不会比他轻了。怎么养好伤也要十多日去了?!庇袂嗲绲?。

        “那我们按照二十日后的部署来,看看如何布置能杀了他们?!痹魄吃碌?。

        玉青晴点点头,打了个哈欠道:“一大早就被小景吵醒了,如今困得紧,我先回去了。你们两个也别急,先养好伤要紧?!?br />
        “嗯!”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送玉青晴出去,“你告诉爷爷,我没事儿,过几日再回府去看他?!?br />
        “那天老头子气得跳了脚,说你个混账东西,救人还救出伤来了,没出息,他气得要死,口口声声说没你这样的孙女。你啊,回去也是找骂,还是暂且养伤吧!伤好了你再回去听骂?!庇袂嗲绨诎谑?,扔下一句话出了房门。

        云浅月骂了一声,“糟老头子!”

        容景轻笑,对云浅月招手,声音温柔,“过来!”

        云浅月关上房门,回身走到床前。

        容景轻轻一拽,将她拽上了床,低头吻着她,低声询问,“我们几日没行房了?”

        云浅月脸一红,“你还受伤呢!”

        “内腹而已,不影响做某些事情?!比菥澳抗庾谱频乜醋潘?。

        “我的胳膊还伤着呢!”云浅月脸色在他灼灼的目光下有些发烧。

        “就因为你伤着,我这两日都没有闹你?!比菥暗蜕溃骸拔倚⌒谋芸愕纳丝?,如何?”

        “如今是白天?!痹魄吃驴戳艘谎厶焐?。

        容景挥手落下了床前的帘幕,屋中霎时暗了下来,他低声道:“白天也无事,知道你我在房中,没有人不识相敢闯进来?!?br />
        云浅月被反驳得没了言语,轻轻地点了点头。

        容景俯下身,如玉的手扯开她腰间的丝带,帷幔落下,遮挡了一帐春色。

        香汗淋漓,云困雨歇,云浅月疲惫不堪,睡了过去。

        容景却无睡意,轻轻掬了她一抹青丝,放在指尖缠绕把玩,如画的眉目若有所思。

        夜小郡主带着两位帝师出入荣王府之事,当日便引起了京城百姓的震动。夜氏帝师一直以来是神话一样的存在,百姓们向来不以为真,如今两位帝师现身,轰动可想而知,百姓们纷纷奔走相告。

        一时间,天圣京城因为帝师的出现,热闹起来。

        百姓们有的觉得帝师出现是好事儿,?;ぬ焓?,有的人觉得帝师出现不是好事儿,传言江山岌岌可危之时,帝师才现身,那岂不是说夜氏也许是气数已???

        各种言论争流不息。

        安王夜天逸带着文武百官送平王棺木入皇陵,一切顺利。

        送葬的仪仗队出了皇陵之后,关于夜天赐这个孩子的出生和死亡,璀璨的一笔,彻底地划上了句号。后记史官曾言,“平王夜天赐,承载天圣江山两代帝王转折,他的生和他的死,在历史长河里都不可泯灭?!?br />
        夜轻暖从荣王府出来,带着两位帝师进了皇宫,径直去了帝寝殿。

        帝寝殿内,夜轻染躺在龙床上,正听内侍念奏折。

        砚墨在殿外禀告,“夜小郡主带着两位帝师回来了?!?br />
        夜轻染闻言说了一个字,“请!”

        夜轻暖带着两位帝师进了帝寝殿。她刚进入,便挥退了帝寝殿内侍候的人,命人关上殿门,传近亲之人在门口看守,做好一切后,将今日去荣王府给夜天赐开棺验身之事详尽地禀告了一遍。

        夜轻染听罢,并没有说话。

        夜轻暖看着夜轻染,看了半响,只见哥哥除了脸上失血过多,受伤太重依然惨白虚弱外,并不见一丝情绪,她等了片刻,忍不住喊了一声,“哥哥?”

        夜轻染淡淡道:“意料之中?!?br />
        “云姐姐早就知道我们去了做了布置?还是说夜天赐本来就是这个死法?”夜轻暖犹不相信地道:“我相信我的感觉,绝对没有错,那个孩子的气息明明不是夜天赐的,他出生的时候,我特意用了脐带血记住了他的气息?!被奥?,她看向两位帝师,疑惑不解地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两位师傅竟然验证不出来?!?br />
        夜轻染若有所思。

        “今日有高人在荣王府,暗中相助景世子妃,否则我等二人,也不会受伤?!蹦橇轿坏凼Τ辽?。

        “什么高人?两位师傅,当时你们怎么没说?我们查出暗中相助的人来?!币骨崤纫斓乜醋帕轿坏凼?。

        “丫头,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明白这中间的事情。我们二人都奈何不了的人,自然不能轻易下手?!币晃坏凼Φ?。

        “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您二人也感应不出来?”夜轻暖也觉得自己有些浮躁了,定了定神。

        两位帝师摇摇头,“查不出是何人,但当时那人就在紫竹林中。而且有神物和邪物一起相辅,干扰了我们二人的气息。暗中之人十分厉害,且心机聪明。隐藏了本体气息,令人查无所查?!?br />
        夜轻染抿唇,孤疑地问,“我今日没见到景哥哥,会不会是他?”

        “这很难说!”一位帝师道:“景世子才华冠盖,武功高绝,曾经在清泉山灵台寺一人之力分开了一僧一道,可见非同一般。但若是他一人,虽然厉害,也不足以应付我二人。若是他的话,还应该另有其人相助?!?br />
        “那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帮助景哥哥呢?当时云姐姐是在棺木前的,她不可能出手,也没办法出手。而和云姐姐交好的人都在那里,另外叶女皇和皇夫都离开了,西延皇也离开了京城。难道是……南凌睿?但是若是他的话,我不可能感应不到他的气息啊?!币骨崤虏?。

        夜轻染并没有言语,静静听着。

        “难道是东海二皇子?这些日子也没见到他了?!币骨崤值?。

        “那东海二皇子真有那么厉害?”两位帝师看着夜轻暖询问。

        “他和传言不一样,不是风流皇子,和他相处数日,看不出他的深浅,若是他相助景哥哥也有可能?!币骨崤溃骸氨暇顾嵌L忧鬃源附痰嫉牡艿??!?br />
        “不可能是玉子夕!他和容景联手,也奈何不了两位帝师?!币骨崛敬耸钡?。

        “那是谁呢?难道是东海国的太子?”夜轻暖抿唇,“云姐姐和景哥哥大婚那日,我上了玉龙山巅,都没看清楚人就被中了招昏迷了,后来醒来在德亲王府,你说出手的人应该是东海的玉太子,可惜我后来多方查看,也没发现玉太子的行踪。若是他的话,帮助景哥哥,那么二人联手,可以和帝师抗衡吧?”

        “嗯!”夜轻染点头,“但也不是他,他已经回东海了!不可能在天圣久待?!?br />
        “那这就奇怪了。到底那个人是谁呢!”夜轻暖眉头皱紧,将所有人都想了个遍,也想不出来是谁。

        “这些日子青姨都在云王府做什么?”夜轻染忽然道。

        夜轻暖一愣,看着夜轻染,“哥哥说帮助景哥哥的那个人是青姨?云王妃?”话落,见夜轻染不语,她想了一下道:“云王妃一直陪着云老王爷在府中帮助他调理身体,从来了京城之后,只我那日邀请东海二皇子去赛马她跟着去了,回来直说老了,到底不比年轻人,下次别喊她了,她不如在府中陪老王爷,便再未出府?!?br />
        “青姨十几年前死而复生,不同寻常?!币骨崛镜?。

        夜轻暖面色一变,“这么说难道是她?”

        “极有可能!当年皇伯伯倾尽所有隐卫,也没有查到她的下落?!币骨崛镜?。

        “据说云王妃在东海嫁给了东海的华王,这岂不是一女侍二夫?如今她回天圣来侍候云老王爷,而东?;跄训谰妥剂??云王叔如今在南梁被南凌??垩?,如今不知道得到了云王妃活回来的消息没有?”夜轻暖道。

        夜轻染不说话,似乎又陷入了思索中。

        夜轻暖也不打扰她,和两位帝师静静坐在殿中。

        过了片刻,夜轻染道:“曾经云王府旁支有一个叫做云武的人,说了云王府双生子的事情?!被奥?,他忽然一笑,“空穴来风未必没有因?!?br />
        夜轻暖疑惑不解。

        夜轻染似乎累了,不欲再说,对夜轻暖摆摆手,“两位帝师受伤了,你送他们去真武殿安置。未来两位帝师只管闭关疗伤就好,其余事情不急一时半刻?!?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