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三跪谢罪(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夜轻暖和两位帝师,“如今叨扰了亡灵,文武百官见证,安王见证。夜小郡主,两位帝师,三跪以谢叼扰之罪吧!”

        夜轻暖面色一白。

        这一处,连风丝都静止不动了。

        “怎么?夜小郡主想言而无信?”云浅月看着她。只需你夜氏筹谋算计,只当别人不会筹谋算计吗?她今日就是算计了夜轻染,算计了她夜轻暖,那又如何?各凭本事!

        夜轻暖摇摇头,白着脸看向两位帝师。

        那两位帝师自诩德高望重,天子帝师,一生跪过何人?脸色也有些不好。但他们之所以跟来,也是相信自己的徒弟不会无凭无据言之凿凿,他们自己调教的徒弟,他们清楚她的本事,尤其是嗅觉。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也感觉棺木里有什么不对劲,但打开之后,施展他们的平生所学,却探究不到是何门道,只得了个天疾。

        “轻暖,两位帝师,跪礼吧!稍后送平王出城前往皇陵,不要耽搁了下一个时辰?!币固煲莸乜醋湃?。

        夜轻暖袖中的拳头攥了攥,又松开,后退一步,对着棺木“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口中清声道:“夜轻暖迫不得已,叨扰平王亡灵,请平王万勿怪罪,一路走好!”话落,她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

        两位帝师对看一眼,也跪在了棺木前,同样叩了三个响头。

        三个响头叩罢,夜轻暖和两位帝师都站起了身。

        云浅月不看三人,清声道:“荣王府可请不到帝师这样的大佛!夜小郡主和两位帝师好走,不送!”

        夜轻暖抿了抿唇,知道今日的事情彻底和云浅月撕裂了,也不再多说,对两位帝师恭敬地道:“两位师傅,请随我进宫看哥哥吧!”

        那两位帝师点点头。

        夜轻暖转身,带着两位帝师离去,两位帝师刚走两步,忽然又停下来,看着云浅月道:“这位景世子妃的身上有云族的灵术?”

        云浅月不动声色地冷声道:“上元节神灯问命,京城百姓有目共睹。神灯据说是曾经两千年前云族的至宝,里面有云族的一成灵力,神灯在孟婆婆死后,被我收服,它里面的微薄灵气给了我,两位帝师,可还有疑问?只要你问出来,云浅月知无不言?!?br />
        “原来如此!”两位帝师点点头,看着云浅月道:“但是我二人观景世子妃体内可不是微薄的灵术,而是十分博大?!?br />
        云浅月笑了一声,“我自己也不知道,两位帝师可能说出这博大是多少?不如给我丈量丈量,让我心里也能知道它的价值?!?br />
        两位帝师对看一眼,齐齐打了个欠,“叨扰景世子妃了,我等二人告辞了?!被奥?,也不再纠缠,向府门走去。

        夜轻暖眸光闪过一抹沉思,也再未说话,转过身去领着那二人离开。

        一行三人很快就出了荣王府,翻身上马,马蹄声向皇宫而去。

        夜天逸并没有随三人离开。

        云浅月收回视线,对侍卫道:“重新钉棺木,起灵,送平王去皇陵安葬!”

        “是!”有人连忙钉棺木。

        砰砰一阵响声后,棺木重新用金钉子钉好。侍卫推开一旁,抬灵的人过来准备好。

        文武百官重新过来最后凭吊。

        “既然安王在,就劳烦安王送平王入葬皇陵吧!我就不去了?!痹魄吃掠行┢1沟氐?。

        夜天逸点点头,“景世子妃需要养伤,不必去了。本王一定将平王安全葬入皇陵?!?br />
        云浅月点点头,转身回了紫竹院。

        她刚走到紫竹林,只听前面有人喊了一声“起灵”,她回身,只见棺木被抬了起来,送葬队伍浩浩汤汤出了荣王府。

        目送送葬队伍出了荣王府大门,她才回过身。

        这时,青裳已经来到她身边,低声道:“云王妃和世子如今都回了紫竹院,似乎都受了伤,世子妃,您快进去看看吧!”

        云浅月心里一紧,连忙冲进了紫竹林。

        回到紫竹院,她脚步不停,衣袂如飞,不出片刻便进了房间,只见玉青晴坐在软榻上,容景半躺在床上,二人脸色都有些罕见的白,她急声道:“你们怎么样?”

        “瞧瞧,刚刚的镇定劲哪里去了?我们死不了?!庇袂嗲玎亮嗽魄吃乱谎?。

        云浅月见玉青晴说话声音还有底气,知道没事儿,连忙走向容景,站在床前看着他,“怎么样?伤了哪里?”

        容景对她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摇摇头,声音比玉青晴的声音显得虚一些,“伤了内腹,养两日就好,无大碍?!?br />
        云浅月反手把他的脉。

        “真的无事,不要担心!”容景宽慰地看着她。

        云浅月不说话,给她把了片刻脉,探知伤得是有些重,但的确无大碍,他说养两日是说轻了,这样的伤怎么也要七八日,她撤回手,问道:“你们怎么拦住了那两个老东西的?”

        玉青晴闻言碎了一声,“那两个老东西着实厉害,小景今晨得到消息,说他们进了京,便猜出了是冲着那孩子的棺木而来,立即跑去找了我,我二人商议之下,我一人抵抗不住那两个老东西,便由他助我施了云族的禁术。他用的力气大了些,护住了我,所以伤的比我重?!?br />
        云浅月点点头。

        玉青晴又道:“幸好有定魂珠和辟邪珠在。否则即便我们两个人合力也不是那两个老东西的对手。果然不愧是夜氏帝师?!?br />
        云浅月皱眉,“你们两个人合力都险些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如今来了京城,恐怕对我们不利。刚刚他们离开时,看出了我体内的灵术,还询问了一番,被我用神灯给搪塞过去了,但他们着实眼毒,恐怕不怎么相信?!?br />
        “眼睛不毒,武功不好的话,也不是夜氏的帝师了?!庇袂嗲绲?,“夜氏帝师一直传承夜氏,据说他们都是留有夜氏血脉的人。几百年前,夜氏的先祖是一对双胞兄弟,偶然机缘下,得了两本天书。一本就是天龙吟,一本就是火凤吟。于是一个习得天龙吟,一个习得火凤吟。后来传承下来,有了谋位天下之心,便转为一明一暗,建立隐卫,暗中筹谋。一代代都以筹谋天下为己任。几百年来,势力渐渐坐大,且都是有心计的主,于是在百年前亡了慕容氏。天龙吟和火凤吟不传夜氏意外的人,帝师二人自然是夜氏的血脉,忠于夜氏。几百年分流下来,兄弟二人分为两脉,一脉执掌天下,做了帝王,一脉掌管帝王传承,做了帝师。潜心修学武术,且奇门幻术也是精通,如今这二人自然不可小视?!?br />
        云浅月眉头皱紧,问道:“如何能杀了这两个老东西?”

        玉青晴闻言笑了,看着云浅月道:“傻孩子,十个你也杀不了?!?br />
        “就没有人能杀了他们吗?”云浅月看着玉蜻蜓,忽然想起摩天崖看守藏书阁秘辛阁的四位老者,问道:“摩天崖的四位老者呢?”

        玉青晴摇摇头,“他们武功虽然高绝,但不会奇门幻术,杀不了。只能给他们当下酒菜?!?br />
        “刚刚我见他们也受伤了!”云浅月道。

        “当然,我和小景虽然伤了,也没让那两个老东西讨得了好处去!”玉青晴得意地道。

        “若是趁机杀了他们的话,夜轻染和夜轻暖就少了助力。这二人既然如今出来,恐怕不会轻易离开?!痹魄吃碌?。

        “杀他们可不容易??!”玉青晴似乎也开始认真思索,“夜氏的这帝师一脉,我说了,他们百年来一直致力于潜心修武,不仅将天龙吟和火凤吟习得炉火纯青,且还将天下武学包罗在身,并且精通奇门幻术,连云族的灵术都有研究。并且观星问像,占卜八卦,无一不精,否则夜氏也不可能夺得天下,让当年的荣王退一万步。百年来无人撼动帝王?!?br />
        “怪不得老皇帝没死这些年一直致力消弱四大王府的势力,更想将荣王府和云王府除去,原来是不怕天下大乱,有恃无恐?!痹魄吃碌?。

        玉青晴“嗯”了一声,“若说夜氏江山有两道屏障的话,那么德亲王府是一道,另外一道就是夜氏帝师。只要德亲王府不倒,夜氏帝师一直在暗中不出,夜氏江山遍布皇室隐卫,就谁也掀翻不了?!?br />
        云浅月眉头皱紧。

        “一般只有夜氏江山受到威胁,帝师才出现,否则会一直隐秘不出。百年来,这是帝师第一次现身?!庇袂嗲缬值溃骸叭舴悄阕蛉沾躺肆艘剐∽?,仅仅给他留了一息,帝王受难,江山倾危,帝师才现身,否则你当那夜小丫头为何如此轻易地能请动了帝师进京?他们如今既然出现,就一定会护在夜小子身侧,再让你伤不得他分毫了?!?br />
        云浅月抿唇。

        “你当老皇帝为何将皇位传给了夜小子?这个夜小子是这百年来夜氏一个天纵英才的人,只不过和你以前一样,一直伪装着,武功这些年一直隐着,从未显露真正的实力,他对你啊……”玉青晴说到这里,看了容景一眼,呵呵一笑,“到是真的在乎你,否则凭着不次于小景的本事不用,偏偏不挡不避让你伤了。臭丫头,如今你该后悔没一剑将他真杀了吧?以后昨日的机会可没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