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怒闯金殿(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岿然不动。

        夜天逸也不再出声。

        容枫、苍亭、沈昭、云离、冷邵卓等,无一人说话和阻拦。

        整个大殿,百人如无一人。

        “朕主宰天圣子民,从朕以下,文武百官,到贩夫走卒,都是朕之黎民。文王也是朕之子民。先皇有命,赐他毒酒。朕就算杀他,也无不可?!币骨崛舅淙磺靶氐肿沤?,但神色未改,“他的命没有朕的命值钱,朕就算杀了他,报仇也不对等?!?br />
        “在我的面前,你的命还不如他的命?!痹魄吃路泶痰氐?。

        “是吗?”夜轻染突兀地一笑,看着云浅月,眸光深邃。

        云浅月冷冷地看着他。

        “众位爱卿,你们说,平王的命值钱,还是朕的命值钱?”夜轻染问向文武百官。

        “吾皇万岁!自然是皇上的!”文武百官瞬间跪满了一地。

        “小丫头,你今日要杀我,民心不归一??!”夜轻染看着云浅月,笑意深深,“今日你若真杀我,朕也便让你杀,只是你觉得如此杀我,你可公平?”

        话落,他看了一眼那只受伤的手臂抱着的死孩子,意思不言而喻。这孩子不是他杀的,不过是她栽赃陷害,他明知道,却承认了下来。

        云浅月眸光瞬间一黑,碎雪不由自主地递进了一寸,夜轻染心口的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皇上!”群臣痛呼。

        “景世子妃手下留情??!”孝亲王大喊。

        一时间文武百官有的喊皇上,有的喊景世子妃,声音乱作一片。

        “再往前递进两寸,别手下留情?!币骨崛拘醋潘?,似乎被捅了剑的人不是自己。

        云浅月闻言抽出宝剑,群臣见宝剑抽出,齐齐松了一口气,但这一口气还没松到底,只见云浅月的宝剑再度对着夜轻染的心口刺下。

        只听“叱”地一声,剑身没入夜轻染胸口。

        “皇上!”群臣再度大呼一声,有的人面露痛色,有的人瞳仁放大,有的人干脆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谁也没想到,云浅月真的会杀了皇上。

        毕竟昨日危急关头,她是真救了他,不惜自己受伤。

        夜天逸大约也没想到云浅月真下手,顷刻间便来到了云浅月面前,死死地看着她,“你真杀了他?”

        “是??!杀了他!”云浅月面无表情地随手抽出剑,剑身从上往下滴着血,染红了地面的金砖玉阶。

        “好……小丫头……你,你够狠……”夜轻染依然面色带笑,嘴角有鲜血流出,一句话之后,手中的孩子掉在了地上,他眼睛闭上,身子滑下了龙椅。

        “皇上!”夜天逸面色一白,伸手扶住了夜轻染的身子。

        “皇上!”群臣痛呼,依然能跪着的人齐齐俯首爬在了地上,哀恸不已。

        容枫面色微白,苍亭有些不敢置信,沈昭微抿着唇,冷邵卓指尖微颤,云离神色怔怔。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所有人,千百种神态。

        云浅月看也不看夜天逸和夜轻染,伸手轻轻弹了弹剑身,剑身上的血珠都滚落,冰雪洁净,似乎从来未曾刺伤过人,似乎从未染过血。她弯身抱起地上的孩子,头也不回地向金殿外走去。

        谁也无人拦阻她。

        殿外的御林军更无人拦阻她,任她出了金殿后,走向宫门。

        夜天逸对夜轻染喊了两声,他已经无声无息,他低头看向他胸口,定了定神,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玉瓶,将玉瓶里仅有的三颗药丸倒出,一下子全部塞进了夜轻染嘴里。

        夜轻染紧闭的嘴,夜天逸用力地塞了进去。

        大殿内,哭声震天,文武百官就差喊一句,“皇上崩天了!”

        “都闭嘴!皇上还有救!”夜天逸沉沉地喊了一声。

        群臣的痛苦哭声霎时止住,都看向夜天逸,只见他怀里的夜轻染胸口血流如注,那正是心口的位置,如何能有救?人人都不怎么相信。

        孝亲王颤微着身子问,“安王,皇上……他真还有救?”

        “有救!”夜天逸点头,目光落在容景身上,沉沉地道:“就看景世子愿不愿意救了!”

        群臣一惊,都看向容景。想起景世子才华灌满,医术冠绝天下。据说只要他出手,能活死人,肉白骨。若他肯救的话,那么不怎么相信也会变成十成相信了。

        可是皇上是景世子妃杀的,景世子会出手相救吗?

        “剑稍偏毫厘,只要景世子出手,皇上一定有救?!币固煲萁艚舻囟⒆湃菥?。

        “景世子,那快救皇上吧!”孝亲王连忙道。除却君臣,他一直忠于夜氏,除了忠于夜氏外,他这些年一直和德亲王交好,如今德亲王不在这里,他实在不想眼看着他唯一的儿子救不活,更何况,孝亲王府的命运一早就与皇室紧紧相连了。

        又有几名没昏过去的老臣一起出生恳请,“景世子快施援手吧!”

        容景静静而站,无论何人对他说,他一直没出声,也没表态,甚至脸上神色都未变。

        群臣渐渐止了声息,都知道皇上和景世子之间已经是死结,暗箭已经变成了明枪??峙陆袢站笆雷邮遣痪热肆?,都垂下了头。

        只有夜天逸,死死地看着容景,凌厉地道:“景世子,她的剑法精准,只要杀人,从来都会万无一失,她今日剑下留了一息,便是没想要他的命?!?br />
        “那又如何?她留那一息,可是除了我外,谁也救不了,我若不救,等于没留?!比菥暗?。

        夜天逸眯起眼睛,“你真想要他死了?就让他这样死?”

        容景忽然一笑,轻轻弹了弹袍袖,漫不经心地道:“自然不会!皇上还等着选秀大婚呢,怎么能死?”话落,他笑着道:“劳烦安王抱着皇上移驾帝寝殿吧!”

        见容景答应救夜轻染,群臣齐齐松了一口气。只要景世子出手,皇上就有救!

        夜天逸连忙抱起夜轻染,冲出金殿疾步向帝寝殿而去,内侍一行人急匆匆地跟在他身后。容景缓缓踱步,他的步履不疾不徐。

        群臣对看一眼,连忙爬起身,也追了出去。

        金殿内不过片刻便空无一人,只留下浓郁的血腥味。

        整个皇宫处于紧张肃穆中,人人都知道皇上危在旦夕,景世子出手相救,无一人敢大声喧哗。云浅月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宫门,宫门口等候的青裳、凌莲、伊雪三人迎了上来,见她的脸色清白,都齐齐心里一紧,青裳当先紧张小心地询问,“世子妃,您没事儿吧?”

        云浅月停住脚步,有些木然地道,“没事儿!”

        青裳觉得云浅月不对,仔仔细细看了她一遍,见她伤口用绢布绑着,没往外溢出血迹,但怀中的孩子身上有一片血迹,显然不是她的,她知道世子妃不会轻易地进宫走一遭出来,自然是做了什么事情,忍住不再询问,轻声道:“咱们是回府?还是等世子下朝后一起回府?”

        云浅月摇摇头,“不等他,我们先回府!”

        青裳点点头,连忙接过她手里的孩子,凌莲和伊雪挑开帘幕。

        云浅月上了马车,马车离开了皇宫门口,向云王府走去。

        宫墙上,陈绍看着云浅月的马车离开,想着入宫杀皇上能畅通无阻平安出来不染半丝血迹的人亘古以来恐怕只有这个景世子妃了。他不明白皇上为何心甘情愿让她杀,也不明白景世子妃为何真能下得去手。

        马车中,云浅月靠着车壁,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凌莲和伊雪心疼云浅月,一左一右坐在她身边,扶着她的身子。

        马车走了大约两盏茶时间,迎面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多时就来到近前,拦住了马车,车夫被迫勒住马缰。

        青裳挑开帘子,只见拦住去路的人正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夜轻暖,她对云浅月轻声道:“世子妃,是夜小郡主?!?br />
        云浅月“嗯”了一声,闭着的眼睛没睁开。

        夜轻暖拦住去路后,紧紧盯着云浅月的马车,白色的斗篷被风掀起,她脸色发白,额头有细密的汗,显然是得到某个消息后急速从府中出来,拦住马车的去路后,也没有说话。

        一时间,车上,马上,两相坐着的人谁也没出声。

        这一处街道有行人走过,都感觉浓重的气息,纷纷避了开去。

        许久,夜轻暖沙哑出声,“云姐姐,我哥哥那么爱你,你也真下得去手?”

        云浅月没有说话。

        “我记得我刚记事的时候,那时候大约四岁,哥哥在花藤下对我说,他喜欢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叫云浅月,说我见了她,一定会喜欢的,他准备将来娶她做我的嫂子?!币骨崤粲行┻煅?,“后来不久后,我就在皇后宫里见到了那个女孩子,她不过比我大一些而已,和丞相府的小姐坐在一起,比起规规矩矩的秦小姐,她的确灵动些,我想着哥哥眼光不错的,既然她是我将来的嫂子,那么我就要跟她交好。所以,后来我才那么爱追着你,只是可惜身体不争气,总是昏倒?!?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