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怒闯金殿(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抱着怀里的夜天赐,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立即跟上她。

        出了紫竹院,来到荣王府门口,青裳早已经吩咐容昔备好了车,等在那里。见云浅月来到,连忙挑开帘幕,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上了车。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对看一眼,也齐齐地跳上了马车。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门口,向皇宫而去。

        新帝登基,虽然过了一日,但大街上依然分外热闹,人们三五一帮,三两一伙,纷纷聚在一起,谈论新帝如何如何,云浅月的名字夹杂其中。

        云浅月脸色漠然。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看着她的脸色,都不说话。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皇宫。宫门口,车夫停住马车。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当先跳下了车,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也缓缓下了车。

        新帝登基,宫门口的御林军换洗了一批新人,以前的赵统领被调离了皇宫。此时宫门关着,御林军在宫墙上银枪铠甲,肃穆凛然。

        云浅月淡淡向上看了一眼,清声道:“开宫门!”

        御林军上面的人看清是云浅月,对看一眼,其中一人跑下了宫墙,不多时,一名身穿内廷统领服饰的人走上了宫墙,向下看了一眼,居高行了一礼,“景世子妃,您这是……”

        “我找夜轻染?!痹魄吃驴醋拍侨?,这人她并不面生,是西山军机大营里的一名副将。叫做陈昭。他将一名副将调来看守宫门,可见此人是夜轻染的亲信。

        陈昭一愣,如今皇上的名讳无人敢再说,能有胆子再说的,恐怕只有这一位景世子妃了。但想想她的事迹,也不奇怪,恭敬地道:“皇上下令,从即日起,除了文武百官,宫门进出人员一律经他批准,否则不得放入?!?br />
        “那你就去告诉他,我要见他?!痹魄吃碌?。

        陈昭又连忙道:“皇上下此命令说您除外,您要进宫,随时可开宫门?!彼奥?,对身后一摆手,命令道:“开宫门!”

        有人立即打开了宫门。

        “你们三人等在这里!”云浅月对青裳等三人交代了一句,抬步进了宫门。

        皇宫还是那个皇宫,楼台殿宇还是一如既往,但是到底是气氛不一样了。

        老皇帝驾崩后,皇宫一直处于压抑的气氛之中。如今新帝登基,万象更新,再加上早春到来,风拂枝叶,宫女太监脱了冬袍换了春服,入目所见,皇宫内除了庄严肃穆外,还颇有些欣欣向荣之感。

        云浅月进了宫门内,陈绍从宫墙上下来,走到她面前,恭敬地一礼,“属下带您去暖阁等候,今日皇上还没下朝?!?br />
        “不必,我去金殿上找他?!痹魄吃孪蚯白呷?。

        陈绍一怔,他知道上次这景世子妃还没嫁给景世子的时候大闹金殿,摧毁了龙椅,而这一次再上金殿,看她脸色,恐怕来者不善。他连忙紧追两步,拦在她面前道:“皇上大约快下朝了,您去暖阁稍等片刻,应该用不了太久?!?br />
        云浅月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这一眼极淡,陈绍心神一凛,不禁后退了一步。

        云浅月绕过他,继续向前走去。

        陈绍暗暗觉得不妙,知道拦不住云浅月,但是得赶紧去报信,他连忙快走两步,又对云浅月道:“皇上还不知道您进宫,属下提前去禀报?!?br />
        云浅月没言声。

        陈绍连忙先云浅月一步向金殿跑去。

        云浅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小身子已冷,她紧紧抿了唇,脚步不由重了几分。

        从皇宫门口通向金殿,一路上来玉石专铺就的地面被她踩出了浅浅的一层印。

        “报!”

        陈绍来到金殿外,也顾不得打扰皇上早朝,直觉认为景世子妃抱着孩子进宫,要出大事儿。他扬声高喊了一声。

        金殿内,夜轻染高坐金椅,正在和文武百官议事。这是他登基后的第一个早朝,要安排商议的事情自然颇多,所以,今日的早朝延长了。

        如今听得外面一声高喊,百官的言论声戛然而止。

        夜轻染微微抬头,看向金殿门口。

        文武百官也齐齐回过头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外面这声高喊,听起来甚是急迫,众人心想,看起来有大事情发生。

        “报!”陈绍没听到里面回话,回头看了一眼,见云浅月快来了,又高喊了一声。

        “宣!”夜轻染自然听出是陈绍的声音。

        “宣!”内侍高喊一声。

        “宣!”一路高喊声传到了大殿外。

        陈绍腾腾腾跑进了金殿,来到金殿正中,单膝跪在地上,行的是军礼,“秉皇上,景世子妃抱了一个孩子进了宫,说要见皇上。如今正来到金殿了?!被奥?,他看了一眼夜轻染,又补充道:“属下让景世子妃去暖阁等候,景世子妃不去,似乎是……要闯金殿?!?br />
        群臣闻言齐齐一惊,他们对上次云浅月怒闯金殿毁龙椅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几位老臣如德亲王孝亲王之辈和朝中新贵之流如容枫沈昭苍亭,齐齐都看向容景。

        容景听到云浅月要上金殿见夜轻染,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想到抱着一个孩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站在殿中,面对众人看来的视线,他神色如初。

        夜轻染“哦”了一声,问道:“什么样的孩子?”

        “锦绣被褥包卷,属下没看到样貌,便急急来禀告了?!背律艿?。

        “平王夜天赐?”夜轻染虽然是问话,却是带着几分肯定。

        “应该是,属下不敢望断?!背律艿?。

        夜轻染扬了扬眉,看向夜天逸,夜天逸对他摇摇头,意思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移开视线看向和夜天逸并排站着一起的容景,“景世子,你可知道她来做什么?”

        容景摇摇头。

        “你竟不知?”夜轻染眯了眯眼睛。

        容景淡淡一笑,“内子在荣王府不受半丝限制,她想做什么,完全有自由。景不知她今日何以有此一举也不奇怪?!?br />
        “她应该在府中养伤吧?”夜轻染道。

        “应该是!”容景点头。

        夜轻染微微前倾的身子向后一靠,靠在了金椅上,不再说话,面色有几分沉思。

        这时,殿外传来御林军齐齐拔出刀剑拦阻的声音,“景世子妃请留步!”

        没听到云浅月的声音,顷刻间,却传来噼里啪啦刀剑落地的声音。

        殿内的文武百官面色齐齐一变,想着景世子妃二闹金殿,一句话不说动手就打了守门的御林军,她当真是无法无天,天不怕地不怕了,齐齐看向夜轻染。见到上面的皇上懒散地靠在金椅上,忽地想起昨日登基大典的事情,依照二人的纠葛,景世子妃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恐怕他也不会怪罪,都齐齐不言声。

        夜轻染仿佛没听见,并未说话。

        刀剑兵器一阵响声之后,便传来一片痛呼倒地声。

        显然外面的人不敢对景世子妃出手,只能阻拦挨打的份,昨日观凤楼祭天,皇上问景世子妃要他死还是要他活,景世子妃说了一句死,皇上便放弃抵抗任箭雨伤了他,若非景世子妃后来相救,皇上必死无疑。虽然对外封锁了这件事情,但是皇宫内廷的御林军都是清楚,如今景世子妃闯金殿,他们那里敢伤她?更何况她受着伤,怀里还抱了一个孩子。

        殿外的御林军没得到夜轻染的旨意,也不敢放行,毕竟这里是金殿,重兵守护文武百官早朝,御林军数千人之多,他们只能倒下一批又拥上前一匹。

        虽然御林军数目众多,但倒下的人纯碎挨打,自然是抵挡得苦不堪言。

        云浅月不打死人,但也不会轻下手,不出片刻,金殿外的御林军百来人都挂了彩。她也不急于闯进去,似乎拿定主意都要将这些人添了红。

        殿内夜轻染依然没动静,容景也不做表态,群臣默不作声。

        又过了片刻,血腥味已经传进了大殿内。

        德亲王终于受不住了,重重地喊了一声,“皇上!”

        夜轻染抬眼看了一眼下面站着的他的父王,“嗯”了一声,还是没表态。

        德亲王心中恼怒,云浅月敢闯金殿,胆大包天,这虽然已经不新鲜,但是夜氏子孙里面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出去制住她,即便如今坐在金椅上的夜轻染和站在群臣首位的安王。都默认着她在金殿门口打伤御林军的行为,这是对皇权半丝也不放在眼里。他气怒不已,但也无可奈何,他自己若是出去,云浅月没大没小地伤了自己,他也是自讨苦吃,弄个没脸。于是只面色难看,心下震怒。

        陈绍跪在大殿当中,以为他提前来禀告,皇上总会有应对之策,没想到就这样片语不表态,只任外面御林军被打伤。他垂着头,不敢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