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赐名燕归(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本太子不受利益诱惑?!庇褡邮橐⊥?。

        “两万两银子?!痹魄吃录蛹?。

        玉子书眨眨眼睛,“一个月两万两银子?”

        “你的胃口可真大!不行?!痹魄吃铝⒓捶炊?。什么叫做不受利益诱惑,他这是谈价,她立即道:“半年两万两银子?!?br />
        “这买卖不划算,不做!”玉子书摇头。

        “那我要娘亲带着他?!痹魄吃碌?。

        玉子书慢悠悠地道:“紫萝就是跟在青姨身边被他带着的,如今你看看她怎么样?你难道想他将来变成第二个紫萝?”

        云浅月摇头,他自然不想,那多头疼,但还是道:“一个月两万两银子也太贵了?!?br />
        “本太子亲自带在身边教导。你说值不值这个价?”玉子书问。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忽然轻笑,温声道:“既然是玉太子亲自教导,那就这么定了?!?br />
        玉子书闻言嘴角微勾,看着容景道:“还是景世子大方,这女人啊,就是小气?!?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抬脚踹了玉子书一脚,恶狠狠地道:“不准给我教育出一株烂桃花来。子夕是被你带在身边教导的吧?沾花惹草!”

        玉子书着实受了云浅月一脚,笑着道:“那些都是假的而已,不信你看不出来?!?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她自然看得出来,那孩子看起来风流放荡,但其实是有轻微的洁癖,和南凌睿一般,谈妥这件事情,她问道:“将夜天赐送走的话,那么接下来如何?难道让这个孩子顶上?他有天疾,活不了几日了吧?”

        “让娘对他施个定术吧!好药喂着,能多活些日子?!比菥暗?。

        玉子书伸手去把那孩子的脉搏,片刻后,轻轻一叹,“原来是个天疾,怪不得云儿愿意拿他来换夜天赐,她心肠看起来硬,其实软得很?!?br />
        容景挑了挑眉,“你竟是了解她?!?br />
        “我自然了解他的?!庇褡邮樗菩Ψ切Φ乜戳巳菥耙谎?,“比你了解的深?!?br />
        “那又如何?他如今嫁给本世子了?!比菥奥Ч魄吃碌难?。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这两个人,幼稚起来还是个孩子。提醒道:“饭来了!”

        玉子书立即站起身,走到桌前坐下。

        青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一碟一碟地摆在玉子书面前。

        玉子书不再理会刚刚和容景短暂的斗嘴,忙着吃了起来。

        容景第一次见识到了玉太子优雅背后的狼吞虎咽??醋潘溃骸罢娓没吕?,这副吃相一旦传出,玉太子名誉扫地了?!?br />
        “你的世子妃饿得狠了之后,本太子十个也不及她。最好一起画下来?!庇褡邮榈?。

        容景听到“你的世子妃”那几个字唇瓣绽开一抹笑意,打消了念头,“那算了!”

        云浅月不再理会二人,转身走到床上,盘膝坐下,拿起她娘给容景的那个本子,开始练了起来。

        容景看了她一眼,没有阻止。

        半个时辰后,玉子书酒足饭饱,又恢复优雅温和的玉太子形象,仿佛刚刚风卷残云的人不是他一般。青裳佩服地看了玉子书一眼,将剩菜残羹收拾了出去。

        云浅月将所为的云族定术学会了几分,但若定长时间还不够火候,需要多练几日,她对玉子书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明日!”玉子书道。

        “这么快?”云浅月皱眉,每次他一来,他最怕听到的就是他走。

        玉子书看出云浅月的不舍,也露出一丝不舍,无奈地道:“父皇这些年操劳政事,身体晚年便不好了,容易劳累。我是太子,理应为他分忧?;迨?、姑姑、如今都不回去,子夕来了也不想走了,我若再留在这里,东海的政事都堆积在父皇的身上,他受不住?!?br />
        云浅月想着也是,点点头,“那好吧!”

        “明日你要离开?带上我?!蹦狭桀5纳艉鋈淮用磐庀炱?。

        云浅月抬头,就见南凌睿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想着如今来天圣的那几个人背后不知道都在干什么,一日一日的见不着影子。

        “你确定要跟我去?”玉子书看着南凌睿进来挑眉。

        “废话,否则朕对你开什么口?”南凌睿叱了一声。

        “不留在这里看热闹了?”玉子书又问。

        “哪里有我的洛瑶美人重要,不看了?!蹦狭桀R⊥?,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若路上你替我照看孩子的话,我可以考虑应你?!庇褡邮榈?。

        南凌睿蹙眉,“什么孩子?夜天赐那个小东西?”

        玉子书不置可否,“如何?”

        “带着他做什么?不过是一个小祸害而已,怎么没被毒酒毒死!”南凌睿一屁股坐在了早先玉子书坐的地方,嘴毒地道。

        云浅月抬脚踹了他一脚,反驳道:“不行,你滚回南梁去,扣押着爹为你做牛做马,你跑去东海找女儿,算什么意思?”

        南凌睿哼了一声,“你还扣押着娘呢!”

        “她那是为了照顾糟老头子尽孝道?!痹魄吃铝⒓吹?。

        “我娶了媳妇回来给他抱孙子,他更乐意,这是大孝?!蹦狭桀:崃嗽魄吃乱谎?。

        云浅月一噎,没得反驳了,拆台道:“人家洛瑶还等着你吗?东海青年才俊多的是?!?br />
        南凌睿一把拽起玉子书,“现在就走?!?br />
        玉子书摇头,“累,走不动?!?br />
        南凌??醋潘溃骸耙煌蛄揭??!?br />
        玉子书摇头,“两万两银子也不行?!?br />
        “去东海这一路,食宿我管之外,十万两银子,怎么样?”

        玉子书眨眨眼睛,“二十万两银子?!?br />
        “玉太子,你可真会做生意?!蹦狭桀A沽沟乜醋庞褡邮?。

        玉子书无奈地道:“没办法啊,谁叫本太子爱民如子呢,要不遗余力为东海造福??!”

        “好,那就二十万两银子,现在就走?!蹦狭桀R灰а?。

        玉子书立即站了起来,人瞬间就精神了,哪里有半丝风尘仆仆的劳累疲惫?痛快地点点头,“好,那现在就启程吧!”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玉子书,“玉太子,您得多爱银子??!”这转眼间就敲诈了多少?

        “云儿,你该说我多爱我的子民??!”玉子书纠正。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你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东海国富硕,还少得了银子?”

        “建学堂,做公益,兴水利,整农业,用处大着了?!庇褡邮槔砹死斫跖?,“钱自然越多越好?!?br />
        “容景,你说东海安平一百年错了,它会安平一千年?!痹魄吃伦范匀菥暗?。

        容景微微一笑,“以后咱们也会让这天下安平的?!?br />
        玉子书眸光微闪,南凌睿斜斜地看了容景一眼。

        “青影,将夜天赐抱来给玉太子?!比菥胺路鹈豢吹蕉松裆?,吩咐了一声。

        青影飘身而落,抱着夜天赐进了房间。

        云浅月站起身,快一步地接过夜天赐,不舍地看着他的小脸道:“你先去东海,要听这个哥哥的话?!彼噶酥赣褡邮?,“他是姐姐最信任的人,等安定了,姐姐去接你?!?br />
        夜天赐“哇”地一声哭了。

        “这个小东西,真能听得懂话?!蹦狭桀:吡艘簧?。

        “乖,不准哭,你可是男子汉。以后你再不叫夜天赐,你叫……嗯……”云浅月想了一下,没想出个名字,问向容景,“给他改个名字,他叫什么呢?”

        容景笑着道:“东海二皇子风流天成,红颜无数。他有一个私生子,不奇怪吧?”

        云浅月愣了一下,“子夕还小?!?br />
        “???”容景挑眉,提醒道:“云浅月,他比你小那么一点儿而已,他做那些事情,弄出的那些名声,任谁也看不出他小来?!?br />
        “可是这影响他名声,他还要大婚的啊?!痹魄吃碌溃骸巴蛞徽庥跋焖腋龊门?,怎么办?”

        “那就不是咱们管的事情了?!比菥翱聪蛴褡邮?,慢悠悠地问,“玉太子带在身边个孩子教导,最容易疑心,总不能说是玉太子的孩子,是不是?”

        玉子书笑了一下,“也好!他自己做了恶果,这里等着他了。是该让他有个教训?!?br />
        “那叫什么?”云浅月看这两个男人一来一往给玉子夕弄个孩子出来,她觉得真是一个比一个心黑。

        “玉太子起吧!”容景道。

        “燕归吧!”玉子书想了想道。

        “玉燕归……”云浅月品味了一下,觉得不错,笑着点点头对哭着的夜天赐道:“就叫玉燕归吧!忘记你姓夜,你从今以后姓玉。别哭了,生子果本来是来自东海,你与东海也算有缘。这是福分?!?br />
        夜天赐小手扔了簪子,抓住云浅月的衣襟,不舍地大哭。

        云浅月眼圈红了一下,许诺道:“你好好在东海待着,等我没准哪日就去看你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