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深海藏龙(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回身看向容景,“你过来给他把脉,他不会无缘无故哭成这样?!?br />
        容景点头,过来看了夜天赐一眼,伸手按在了他的小手上。

        云浅月静静等着,青裳也等着,夜天赐依然哭着,抽抽搭搭,眉眼鼻子都红红肿肿的。

        片刻后,容景放下手,看着夜天赐,若有所思。

        云浅月见容景不说话,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他得了什么???哪里不舒服?或者是被谁下了术或者如何?”

        “都不是!”容景摇头。

        云浅月皱眉,“那怎么哭成了这个样子?”

        “他因为生子果的原因,生来带着些灵性,能感应到一些东西。生子果其实不是天生的神树,只不过是数千年前因缘际会下吸收了一些云族的灵力而已。所以他连带着也较一般孩子易于通透,有感知万物的能力?!比菥翱醋乓固齑偷溃骸按笤季褪钦飧鲈??!?br />
        “他感应了什么东西?”云浅月看着夜天赐,小小的人儿,本来粉嫩嫩的一小团,如今短短半日,哭得不成样子了。既然是因为云族的灵力,他能听得懂一些语言,有着先天的天赋,能感应东西,就不奇怪了,但她好奇,他感应到了什么,竟然哭成这样。

        “危险?!比菥暗?。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忽然想起了那道圣旨,“你是说……”

        容景不答,如玉的手拍拍夜天赐的脸蛋,温声道:“别哭了,既然你落在我们手里,我们不会轻易让人欺负了你去?!?br />
        夜天赐顿时止住了哭声,可能这半日哭得狠了,依然一抽一搭的。

        青裳松了一口气,用袖子抹抹脸上的汗,“原来是这样,害奴婢这半日什么也没有做,急死了。想去找世子,但又不敢离开,怕他出个什么事儿?!?br />
        云浅月脸色阴晴不定了片刻,也拍拍夜天赐的脸蛋,低声道:“姐姐既然答应了姑姑护你,自然会好好地护你,不会让你有危险。别人欺负你不怕,有我在呢?!被奥?,他见夜天赐睁着红肿的眼睛瞅着他,又委屈有信任,她又道:“我顶不住还有你姐夫呢,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以后少哭鼻子,没出息死了?!?br />
        夜天赐似乎听懂了,伸手一把拽住了云浅月垂落在他脸上的一根玉簪子。

        容景倒是笑了,将云浅月的玉簪子直接撤下来给了夜天赐,含笑附和道:“不错,你姐姐顶不住了,姐夫顶着?!?br />
        云浅月想着这人,他还因为这一句话得意上了,她将夜天赐递给青裳,吩咐道:“给他洗洗,稍后抱我房间来?!?br />
        青裳点头。

        云浅月拉着容景出了西厢房。

        回到二人所在的东暖阁主屋,早先有的某种兴致消失得无影无踪,云浅月抿着嘴道:“这都几日了,子书救回罗玉了吗?”

        容景摇头,“应该快了吧!这么一件小事情,若是办不好,他就不是东海玉太子了?!?br />
        “他救出罗玉之后,应该回东海吧?如今爹在南梁,娘在这里,子夕也在这里,他们不在东海,多在外面逗留些日子到没事儿,但子书是东海太子,离开朝中太久,总归是不妥当吧?”云浅月问。

        容景提醒道:“南梁皇帝,南疆女皇和皇夫,西延皇帝如今都在这里?!?br />
        “但他们终究都在这一片陆地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可以及时知道,有什么事情,快马三几日就到了,但是东海不同,最快行船和最快的马,也要半个月,一般行程都是一个月的?!痹魄吃路治?,“他不能逗留太久,和哥哥、叶倩、西延玥不一样?!?br />
        “到也是?!比菥暗阃?。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低低低喃地道:“不知道子书愿意不愿意要我给找的这个累赘?!?br />
        容景笑看了她一眼,“你想将夜天赐让玉太子带走?”

        “是有这个想法?!痹魄吃旅虼?,“我们的事情这么多,我怕护不了他,辜负姑姑。虽然当初姑姑说要我尽力就好,别让他成为我的负担,但那时候我是没见到他的模样,没有那么大的感情,也心里有些恼恨因为这个孩子才让姑姑没了命??墒侨缃窦父鲈孪吕?,我日日看着他,竟对他舍不得了,这么一个小人儿,长大定然和姑姑一样的眉眼,是姑姑血脉的延续。怎么能不好好精心地护着?”

        “他是天圣的皇帝,让玉太子带走的话,这个身份便是个制肘?!比菥扒崆崆米抛烂?,发出细微的响声,他音色淡淡,“更何况有人未必允许?!?br />
        “凭借子书的本事,我们相助,想要带走一个人不难?!痹魄吃碌溃骸爸劣谏矸?,他不要这个身份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姑姑其实也不喜欢他做这个皇帝。只需要做平常人就好?!?br />
        “这也不是不可行?!比菥熬簿菜剂?,“你没有忘吧,东?;褂懈鲆固祆??!?br />
        云浅月自然没忘,她打的也是这个主意。对容景道:“也给夜天煜找些事情做,毕竟是他哥哥,若将他送去东海,夜天煜定会好好照拂他的?!?br />
        容景点点头,“那就这么定了吧!”

        “等子书回来还得问问他的意思!”云浅月道。

        “你想要他做的事情,他定会不遗余力?!比菥坝挠牡乜戳怂谎?。

        云浅月看着他,被他那幽幽的一眼灼了一下,有些好笑。

        这时,窗外一抹黑影飘身而落,紧接着,青影的声音响起,“世子!”

        容景“嗯”了一声,云浅月看向窗外。

        “如今京城各处都张贴了一道先皇的遗诏?!鼻嘤百鞲?。

        “什么遗诏?”容景挑眉。

        云浅月想着明太妃进宫后,半丝风丝也不传出,目的原来就是为了将遗诏公诸天下吗?这倒是个好办法,怪不得容景对容枫说不管圣旨是什么内容,都会已成定局,急于进宫也无益。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了,遗诏公布天下所知之后,自然再无法更改了。

        “遗诏被印制了数份张贴,属下扯下了一份?!鼻嘤敖痪砻骰频闹酱哟巴馊恿私?。

        容景伸手接过,慢慢铺开。

        云浅月低头看去,只见这纸遗诏盖了传国玉玺。传国玉玺不可仿制,说明这纸诏书的确是真的,而且是老皇帝的亲笔手书。

        只见遗诏上言:“天运祥照,谱我天圣。朕早先立三道圣旨,隔日后深觉不妥。但金口玉言,断难更改。遂再立一道圣旨。此圣旨交由明妃保存,明妃陪朕二十栽,敦厚贤淑,有仁爱子民之心。朕将圣旨交由她手甚是放心。朕之子嗣,繁茂者甚多,但有才者甚少。朕一生戎禄,不过是寻求一子庇护我天圣河山。新皇年幼无知,实不能托付社稷,摄政王得朕属意,精心培养,但奈何被女子私情所困,不得大爱于民。朕思之想之,辗转反侧之后,深觉这二人不能为尊,朕一生以天下子民安平为己任。自不能因传位疏忽,导致我万里河山受损。否则朕愧对列祖,愧对天下子民。遂,朕放眼夜氏,唯一人可堪大任。即德亲王府小王爷夜轻染。夜轻染自幼得朕喜爱,七年历练心智非凡,安民安兵亦可安国,也是我夜氏子孙,学成先祖的天龙吟,实乃天命,朕愿将天圣江山交予他,护我天圣,扬我天威。见圣旨之日起,明太妃追封为太后,夜天赐本是得生子果所生,生子果乃妖果,未免祸乱,赐毒酒一杯,再不可活。夜天逸和夜轻染数年来情同同胞手足,见到此圣旨,定愿辅佐,兄友弟恭。封摄政王夜天逸为安王,辅佐夜轻染为帝,景世子依然可为丞相,其余一切照旧,上天诸神见证,朕再无憾也!钦此!”

        洋洋洒洒,一大番话,不过眨眼之间,便可看完。

        云浅月看罢之后,不知道作何感想,未曾料到老皇帝还有这么一招,直接将前三道圣旨作废,最后下达了这样一道圣旨。她未曾将明妃看在眼里,不想竟然最后决定这江山帝业的人在这里。这样的圣旨如今已经昭告天下,百姓皆知,那么此时就已经生效了?;嗜ㄑ股?,帝王金口玉言,这个时代还无人站起来说这道圣旨不能用。

        明太妃为太后,夜天赐赐毒酒,夜天逸封安王辅佐夜轻染,容景为相,夜轻染为帝。这一道圣旨,顷刻间将天圣的朝局换了个乾坤。

        她终于明白夜天赐为何哭了,原来是赐死。

        她也终于明白夜轻染为何有如此改变了。

        她记得曾经夜轻染对她说过,只要他不威胁这江山基业,他愿意助他嫁给容景。后来她被夜氏和老皇帝的连番作为彻底寒了心,威胁了天圣的江山基业,所以,他锋利的刀剑才对准了他们。

        她想起夜轻染曾经恼怒容景毁了西山军机大营两个粮囤的粮食,增加赋税,民不聊生。

        她想起夜轻染那日夜里站在她浅月阁的床前与他割袍断义,那时候他应该就明白总有一日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