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再现遗诏(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铃兰摇摇头,“不见了!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不过那时候同仇敌忾而已?!?br />
        “既然如此,我屏风后有软榻,二小姐进去歇一下吧!”云浅月道。

        容铃兰点点头,站起身,走进了屏风后。

        云浅月将容铃兰的茶水撤了下去,对凌莲道:“你去请冷小郡主进来?!?br />
        凌莲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云浅月又给自己添满了茶,等了片刻,凌莲领着冷疏离进了院子?;故谴耗暌寡缒侨账死涫枥胍幻?,她与那日没什么不同,夜天倾的死去,对她的打击很大,当时容铃兰已经领悟了,不再喜欢夜天倾,可是她依然执着着,可惜到头来落得夜天倾个横剑自刎的下场。

        凌莲挑开帘子,冷疏离走了进来。

        云浅月依然坐在椅子上,对冷疏离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

        冷疏离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似乎有些不认识,恍惚了片刻,才道:“云浅月,我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你竟然能这个模样?!?br />
        云浅月挑眉,“冷小郡主有事?”

        冷疏离回过神,点点头,开门见山地道:“我来是请你求求景世子,让容铃兰留下?!?br />
        云浅月听到屏风后空气凝了一瞬,她笑着道:“冷小郡主原来是为了这事儿来找我,恐怕不行。荣王府之事,容景是给了皇室、孝亲王府、六公主一个交代。法不言情。若他单单留下一个人,便是褒了私。冷小郡主求错人了,应该去求摄政王,或者染小王爷,再或者德亲王、还有你父亲孝亲王,他们也许比我管用。尤其是摄政王,一句话的事儿?!?br />
        冷疏离闻言抿了抿唇,对云浅月道:“你真的不能帮?”

        “不能!”云浅月拒绝的干脆。

        “好,我这就去求摄政王?!崩涫枥胱硐蛲庾呷?。

        这时,屏风忽然掀开,容铃兰从里面走了出来,冷疏离喊了一声,“慢着!”

        冷疏离听到熟悉的声音脚步一顿,回头,见到容铃兰,似乎惊了一下,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怎么在这里?”

        容铃兰不答话,对云浅月道:“我是该称呼你一声嫂嫂的,你和世子哥哥多保重?!?br />
        云浅月点点头,“好!”

        “冷小郡主,我正巧要出府,你既然也要出府,我们就一路吧!”容铃兰对冷疏离说了一句话,当先走了出去。

        冷疏离看看从房中走出去的容铃兰,又看看坐在椅子上品茶的云浅月,她也转身跟了出去。二人的身影一前一后,很快就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二人身影消失在浅月阁门口,目光落在窗外,看了片刻,笑了笑。这京中女子的结局有几个是好的?当初熟悉的人,不是死,就是离开了。

        午时,凌莲传回消息,说荣王府旁支车碾出了荣王府,准备离京。

        云浅月站起身,向外走去。

        凌莲疑惑地问,“小姐,您要出去送行吗?”

        “去看看!”云浅月话落,足尖轻点,飘身出了浅月阁。

        凌莲和伊雪立即跟在了她身后。

        出了云王府,云浅月向北城门而去,来到北城城墙上,飘身而落。荣王府旁支发配的队伍果然正准备出城,车辆马匹,仆从下人,队伍拉成了长长一线。

        京中百姓们都立在车道两旁,看着队伍离去,一改数日来的热闹,百姓们反而没有了谈论的声音,队伍静静地走过,也没有人哭喊。

        一改昨日一夜的吵闹,今日离开极为沉静。

        身后有丝熟悉的气息传来,云浅月回头,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云浅月没说话,容景也没说话,半个时辰后,队伍全部出了城,向北走去。最后一辆车的帘幕挑开,容铃兰探出半个身子,向城墙上看来。

        远远的,容景和云浅月立在城墙上,无论距离多远,那二人的身影都极为醒目。

        容铃兰似乎说了一句话,云浅月对她笑了笑,她落下帘幕,马车离开。

        云浅月回身看着容景询问,“这一路到北地寒湿之地,你派人?;ち寺??”

        “没有!”容景摇头。

        云浅月看着他,“真任这些人自生自灭了?”

        容景目光看向远方,队伍已经成一线,他淡淡的声音清凉,“若这一路他们都不能活着和应对,在北地寒湿之地又怎么能活下去?荣王府的子孙这些年还是太安逸了。他们就该这样的洗礼,应该要他们知道,摆在他们面前就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死,很轻而易举。一条路是活,万分艰难?!?br />
        云浅月想着自断筋脉,毕竟都姓容,容景心里比谁怕是都不好受。她伸手捶了他一下,故作轻松地道:“大婚那日你还说让别人躲着点儿别惹我发脾气,这么转眼间你就将人都赶没了?这回我想发脾气,也没个气筒子让我出气了?!?br />
        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我不是在吗?”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我们回府吧?去看看爷爷,他心里恐怕不好受?!?br />
        容景淡淡一笑,“我做了他做不到的,他该高兴,有什么不好受的?”话虽然如此说,但还是牵着云浅月的手下了城墙。

        城墙下听着马车,容景和云浅月上了马车,向荣王府而去。

        马车刚走不远,前方来了一匹马,马车坐着容枫,他似乎有些急,迎头拦住容景的马车,声音急促,“景世子,月儿!”

        云浅月从来没见到容枫这般急迫,想着能让他急迫的事情定然不简单,她看了容景一眼,伸手挑开帘幕,看向外面,“容枫,有话慢慢说,何事?”

        帘幕挑开,露出容景和云浅月的脸。

        “当初先皇大限,云王府和德亲王府不是遗留了两道空白圣旨吗?如今……”容枫看着二人,抿唇道:“明太妃拿着先皇的圣旨出现在了皇宫?!?br />
        云浅月眯起眼睛,“明太妃?”

        “就是当初的明妃!清婉公主、六公主、七公主的母妃?!比莘愕?。

        云浅月想着从老皇帝大限殡天,明妃就失了踪,如今竟然拿着圣旨出现在了皇宫?她偏头去看容景。

        容景同时眯了眯眼睛,不过一瞬,他淡淡地道:“她拿了一道什么圣旨?”

        “还不知,荣王府的旁支队伍离开后,我去了皇宫,还没进宫门,你埋藏在宫中的暗影用荣王的隐音术与我传了消息,说明太妃携带着圣旨出现在了宫中。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封锁了宫内的消息。不止如此,还在宫中布置了隔音阵,不让消息外泄。隐卫和暗桩传不出消息,那人只能使用了隐音术,但隐音术只能传五十米一内,再不能传远,幸好我在宫墙外,便隔着宫墙突破了隔音阵传给了我?!比莘愕?。

        容景闻言微低着头思索片刻,点点头,不做表态,“知道了!”

        容枫没想到就得了容景这么一句话,愣了一下,问道:“你现在不进宫?”

        “现在进宫也扭转不了什么,明太妃从先皇驾崩之日失踪到至今,一直寻不到她的下落,如今出来了,不管是什么,必定事已成定局。急于进宫也无益?!比菥暗?。

        容枫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看着容景,又看了一眼云浅月,忧虑地道:“但是,万一是关于月儿……她……”

        “只要是关于她,没有万一?!比菥吧舨桓?,但隐含一丝清厉。

        容枫点点头,又问,“那如今你们……”

        “回府!”容景落下了帘幕,对容枫道:“你当做不知就可?!?br />
        容枫点点头,侧身让开了车前,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继续向荣王府而去。

        云浅月想着明妃失踪这么久,如今突然出现,还带着先皇的圣旨,连容景的隐卫如此大费周章转接容枫才能传出消息,不知道这一回是怎样的筹谋,又下了多大的血本。她抬头看容景,见他玉颜在帘幕昏暗的光线下有些莫测,她轻声问,“你知道不知道圣旨什么内容?筹谋的什么事儿?”

        容景如玉的手挽起她一缕青丝,淡淡道:“或许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