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铁血手腕(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薄唇抿起,“这件事情不查了?”

        “不查了,他们侮辱公主,错了就是错了?!比菥暗溃骸叭偻醺敢庖涣Τ械?,他们二人的确其罪当诛?!?br />
        夜轻染不再说话。

        夜天逸沉着眸光和容景对看了片刻,询问德亲王和孝亲王等人,“德王叔、冷王叔,几位大人,你们以为景世子的处断如何?”

        德亲王和孝亲王也和容翼、容喆想法一样,以为容景会大力保这两个人,最好的下场容翼、容喆无罪,荣王府逃脱干系,如今虽然不利于荣王府,但这个人是景世子,他就有翻云覆雨的本事。但是也不曾想事情竟然这样,容景首当其冲罚得这样重,可想而知荣王府这些年嫡系虽然子息单薄,但旁支子息博大,且都有很多在各地任职,根系盘根错节,甚深。他此举等于一下子自己自断了荣王府的根系。一时间对看一眼,都拿不清容景的想法。侮辱一个公主,换得荣王府这样的重罚,比诛灭九族不轻。若他们还说不行的话,那么就太得寸进尺了。

        片刻后,德亲王当先点头,“景世子大义灭亲,这个处断虽重,但是以儆效尤。老臣无异议?!?br />
        “老臣也无异议?!毙⑶淄跻脖硖?。

        容枫和冷邵卓、苍亭等几位大人齐齐点头,均无意义。

        “既然景世子大义灭亲,德王叔、冷王叔和众卿无异议,那此事就这样定了!”夜天逸作为最后的决断者,沉声吩咐,“来人,将这二人拖出去砍了,荣王府旁支一众族亲发配北地苦寒之地,昭告天下,以儆效尤?!?br />
        “是!”有几个人上前,拖起容翼和容喆,那二人哭喊着求饶,被捂住嘴,拖了下去。

        容景看也不看那二人一眼,伸手握住云浅月的手,“走,我们回府!”

        云浅月想着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荣王府给出交代了,后面的事情夜天逸和夜轻染,哪怕是德亲王和孝亲王也不会死命地揪着了。再揪着就是欺人太甚了。她点点头,不看众人一眼,跟着容景离开。

        二人刚走几步,夜天逸道:“景世子,劳烦解开六妹妹的穴道?!?br />
        容景不回头,轻轻挥袖,六公主的穴道瞬间解开。她张了张嘴,想再骂云浅月,却发现骂不出来了。

        容景和云浅月离去,直到身影走出了这座别院,再无一人阻拦,包括夜轻染。

        夜天逸看着六公主,沉声问,“六妹妹,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六公主脸色一灰,身子不停地颤了起来,眼泪再次滚了出来。

        “你如今已经成了这样,皇室和孝亲王府的婚事儿算是作罢了?!币固煲萦值?。

        六公主猛地看向一直站在那里的冷邵卓,怒道:“冷邵卓,我虽然骂云浅月,但我心里清楚,她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是不是你?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别院,否则我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还被……被那两个给……”她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

        “若是以前,娶了你也就娶了,大不了我放在家里晾着你,照样选一些如花似玉的侍妾美婢侍候在府中我,可是如今,我冷邵卓还不至于为了不娶你就弄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我改邪归正四个字不是说着好听的?!崩渖圩坷渖溃骸拔业娜肥窍±锖康厥淞吮鹪焊巳菀?,那天你到底怎么和他们混在一块儿造成这种恶果的,本小王哪里知道?”

        六公主显然也不是真的没脑子,闻言不再指控冷邵卓,对夜天逸心灰意冷道:“七哥哥,我也活不成了,我死。你现在就给我一颗毒药吧,我知道你有这种东西?!?br />
        夜天逸看着她,“你可要想清楚?;钭潘淙焕?,但时间久了,多大的伤痛也能磨平了,你总归还是年轻的。你是夜氏的公主,金枝玉叶,哪怕今日是个污秽事情,但你是被害的。有朝一日会有一个不在乎你今日之事的人娶你的?!?br />
        六公主嘲讽一笑,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是嚣张跋扈人性狂妄的公主,而是被磨没了菱角,摇头,凄苦地道:“我好的时候都没人看得上我,如今还有谁会娶我?生不如死,不如死了。死了一了百了?!被奥?,她认真地对夜天逸道:“七哥哥,你不让我选择的话,我也不想活了,你给我毒药吧!我再无颜面从这里走出去,不如死了?!?br />
        “好!”夜天逸颔首,答应下来,伸手入怀,扔出一颗药丸给六公主。

        六公主接过药丸,闭上眼睛,往嘴里放去,没有一丝犹豫。

        这时,冷邵卓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打开了她的手,药丸瞬间飞了出去,六公主睁开眼睛,见是冷邵卓,冷着脸道:“你做什么?”

        “我没说取消婚约,我娶你?!崩渖圩康?。

        六公主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冷邵卓。

        德亲王、孝亲王等人也都愣了。没想到这等情形下,冷邵卓竟然要娶六公主了。无论是夜天逸赐婚圣旨下达前还是下达后,冷邵卓对此事都是反抗的,如今在这等情形下,六公主被人污秽了之后竟然同意要娶他,众人都看着他,同样不敢置信。

        尤其是孝亲王,当先站了出来,“邵卓,你……你要娶六公主?”

        “是,我娶她?!崩渖圩坷渚驳氐?,“你不是一直喜欢六公主,想要我娶她吗?如今我娶他,你该是最满意的人?!?br />
        孝亲王老脸发白,“可是……可是如今的六公主不比以前,她……她……”

        “那又如何?你儿子我以前干的那些事情不比她现在干净?!崩渖圩康?。

        孝亲王顿时没了反驳的声音。

        “摄政王、染小王爷,婚事儿不取消,我还娶六公主,择日成婚?!崩渖圩靠聪蛞固煲莺鸵骨崛镜?。

        “冷小王爷愿意就好,恭喜六妹妹了?!币固煲莸阃?,应承了下来。

        夜轻染看了六公主一眼,又看了冷邵卓一眼,忽然一笑,“看不出来啊,冷邵卓,你还算有种,你这别院输给了容翼,才酿成了这件事情,理应娶六公主。本小王爷也恭喜六公主了?!?br />
        冷邵卓点点头,伸手去拉六公主,问道:“能自己起来吗?”

        六公主依然不敢置信地看着冷邵卓,“你……你真娶我?”

        “娶!”冷邵卓肯定地点头。

        “我不需要同情!”六公主忽然打开冷邵卓的手。

        “我没有同情你,当初圣旨赐婚没经过我同意,如今说毁了婚约就毁了婚约,我如今偏不同意。若是想嫁给我,不想死,现在就起来,若你还想死,我不再拦着?!崩渖圩坷涞氐?。

        六公主看着冷邵卓伸到她面前的手,死死地咬着唇瓣。

        冷邵卓也不催促她,沉静地站在那里等着她。

        片刻后,六公主一咬牙,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冷邵卓的手里,“我嫁给你?!?br />
        冷邵卓拉起她,对夜天逸道:“我送她回宫!”

        夜天逸点点头。冷邵卓拉着六公主向别院门口走去,他的马车停在那里,不多时,二人上了车,车夫离开了别院门口,向城门行去。

        不多时,有人跪在地上对夜天逸禀告,“禀摄政王,容翼和容喆已经砍头?!?br />
        夜天逸“嗯”了一声,那人退了下去,他对夜轻染道:“这里交给你处理了?!被奥?,出了别院。

        德亲王、孝亲王等人也跟随着他出了别院。

        早先一群人,只剩下夜轻染一人。他站在原地待了片刻,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日头,伸手弹了弹衣襟,忽然笑了笑,对手下的人吩咐了一句,也出了别院。

        夜轻染离开后,别院围困的五千士兵随他一起退了下去。

        容景和云浅月坐上马车,二人谁也没说话。

        走了一段路后,外面弦歌忽然出声,“世子,刚刚得到消息,六公主想死,找摄政王讨了毒药,被冷小王爷拦下了,冷小王爷说娶六公主,如今马车就在我们的马车后面。他送六公主回宫?!?br />
        容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云浅月想着这一出戏,容翼、容喆送了命,荣王府旁支被牵连,斩断根基全部发配北地寒湿之地,对荣王府很有重创。但是六公主赔了女子最贞洁的东西,即便她再嚣张跋扈,性格有些扭曲,但也不是淫荡之人,此事对她来说,犹如天崩地裂,有想死的心,也是可以理解。受益的人无论是谁,都不是当事人。冷邵卓本来不想娶六公主,如今却是伸了援手要娶她,救她一命。令人意外,也不意外。

        若是以前的冷邵卓,六公主死了,她怕是眼皮都不眨一下,还没准会拍手乐。但如今的冷邵卓到底是不同了,他有了人性和仁善。这里面的阴谋,他即便不参与,不知道,也深有体会。他从来就不是不聪明的人。

        马车一路进了城门。

        城内依然如早先出城时一般,熙熙攘攘,热热闹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