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慕容玉玺(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好笑,推开他,“走了,爷爷还等着我们回府陪他吃饭呢!”话落,她嘟囔道:“怪不得一直嘱咐要小心别弄坏了,原来是让你弄坏了。我还要找他要宝贝的,不能拿这么一个东西打发了我?!?br />
        容景点点头,“你说得对!”

        二人下了山,玉雪飞龙见二人回来,亲昵地跑上前,二人上马,他嘶鸣一声,四蹄扬起,向回城的路而去。

        二人从后山离开,前山门这时来了一队乌衣骑,小沙弥刚打开山门,乌衣骑便冲进了灵台寺。不久后,灵台寺再度响起钟声。

        回到京城,玉雪飞龙驮着二人径直回了荣王府。

        在荣王府门口,玉雪飞龙驻足,容景和云浅月翻身下马。

        二人刚要往府内走,青影从暗处现身,凑近容景,耳语了一句。

        容景面色微微沉了一下,淡淡点头,“知道了!”

        青影退了下去。

        云浅月即便不懂唇语,离得容景这么近,她还是听到了那句“染小王爷的乌衣骑冲进了灵台寺,慈云方丈圆寂?!钡幕?,脸色也微微一沉,薄唇抿起。她和容景刚刚离开,夜轻染的乌衣骑便去了灵台寺,他是知道什么了吧?可是风声从哪里传出的?那个小沙弥是夜轻染的人?还是他从那个核桃猜测出来了消息?她看向容景,“你没有安排救慈云方丈?”

        容景淡而温凉地道:“灵台寺既前朝后又繁华了百年,拜夜氏所赐,慈云方丈自愿圆寂,以全夜氏江山?!?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容景要保慈云方丈自然可以保下,但他自愿求得一死,便没办法了。他一死,夜轻染不知道该下来会让乌衣骑如何?会让灵台寺所有人都陪葬?想到此,便问了出来。

        容景摇摇头,“他不会!灵台寺数千僧人,此时的天圣,不允许他大开杀戒?!?br />
        云浅月想着若是允许,夜轻染会吗?她直觉地摇摇头,夜轻染应该也是不会的。

        二人向府内走去,来到容老王爷的院子,刚到门口,便闻到屋内有阵阵饭菜香味飘出。

        进了房间,容老王爷正坐在桌前等着二人。见二人回来,抬起眼皮,看了二人一眼,“小丫头脸色不太好,受了惊了?”

        “你一个人吃了我四盏茶,就给了一个核桃,不算?!痹魄吃伦?,对容老王爷伸出手。她才不相信他没有宝贝。

        “你这个小丫头!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算了?!比堇贤跻踊忱锾统鲆桓龇夯频谋咀尤痈魄吃?,“这回我的老底可是掏给你了,小丫头,你要是还不满意……”

        云浅月拿着泛黄的本子看了一眼,顿时将本子揣进自己的怀里,连忙笑着道:“满意,满意,多谢爷爷!”

        容老王爷敲了她一笑,“算你识货!”

        云浅月得意地笑了笑,先祖荣王的东西,哪里有差的?行军布阵的阵法和谋略,她最喜欢了。这个比所有的宝贝都好,她能说不满意吗?自然是极其满意。

        “看你的脸色,染小子追去了灵台寺?慈云圆寂了?”容老王爷看向容景。

        容景瞥了容老王爷一眼,“嗯”了一声。

        “那个小子到是个聪明的,单从我给小丫头的核桃里就判断出了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他不是个有能耐的,当初也不可能被德亲王府那老东西赶出京城。这些年,京城这些小子里,除了你,属他最让人摸不着路数?!比堇贤跻?。

        容景不说话,云浅月也不说话。

        容老王爷又唠叨了两句,便也不再说这个事情,招呼二人吃饭。

        云浅月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也吃了不少。这个天下不是难受谁的逝去和悲悯谁的离开便能止步不前,总要有开篇作为彩头。慈云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饭后,容景和云浅月和容老王爷叙了会儿话,便回了紫竹院。

        青裳见二人回来,连忙上前,对容景悄声道:“世子,他们都醒了,如今正在屋中?!?br />
        云浅月见屋中拉着帘幕,她想着这几个人将她和容景的房间当成自己的家了,不知道又合计在一起捣鼓什么。

        容景点点头,拉着云浅月进了屋。

        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屋中的几人,除了容枫不再,那几人都在。正围在一起玩着什么,热热闹闹的,二人回来,那几个人连眼角都没瞟来一下。

        容景和云浅月走近,只见几个人正在赌博,每个人的身前都有一堆赌注。云浅月无语地看着这几个人,真是胆大包天了,将她和容景的房间当成赌场了。

        云浅月和容景站在几人身后看了片刻,几人玩得热火朝天,连理会一个眼神也不曾。

        云浅月恼了,这什么事儿,她上前一步,伸手照桌子上一拍,怒道:“都给我停!”

        这四个字她认为要气势有气势,有威势有威势,够震住他们了吧!

        可惜她错了!

        那几个人齐齐顿了一下,似乎这才看到二人进来,叶倩眼皮一翻,问道:“你们两个也要玩?”

        “不玩!”云浅月摇头。

        “不玩一边去!”叶倩闻言挥手赶开云浅月。

        “就是,不玩一边去,别打扰我们玩?!狈缃臀餮荧h一人伸出一只手,也扒拉开云浅月,口中齐齐道:“该谁下注了?”

        “我!”南凌睿将赌注推上前。

        几个人再度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

        云浅月被推到了后面,看着几个人,无语了片刻,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微敛,上前一步,温声道:“她是不玩,我又没说我不玩?!?br />
        吵闹的声音顿时一停。

        云浅月看着容景,他也……跟着玩?

        “呦,新鲜啊,小景也玩?”南凌?!昂恰钡匾恍?,像看怪物一般地看着容景。

        容景点点头,“你没听错?!?br />
        “那好啊,快过来,让我们几个试试景世子的伸手?!币顿晃叛砸怖至?,顿时招呼。

        风烬微微哼了一声,“你的钱都用来结婚使了吧?还有钱玩吗?”

        “风家主难道没听说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容景斜斜地挑了挑眉。

        “别连媳妇输没了?!蔽餮荧h扫了云浅月一眼,嘴毒地道。

        “将你西延那个新丞相迎过来还差不多?!比菥胺创较嗉?。

        西延玥脸一黑。

        云浅月顿时大乐,插进话道:“对,就要将他西延那个新丞相迎过来,我到要看看这布衣卿相有多细皮嫩肉,我见犹怜?!?br />
        “果然是一对黑心,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蔽餮荧h瞪了二人一眼。

        “要玩就玩,哪里那么多废话,快开始了!”南凌睿催促。

        “那就下注吧!”容景伸手解下腰间的玉佩放在桌子上,轻轻推上前,“就它了!”

        南凌睿啧啧了一声,“你也真舍得!”

        “这可下了大血本了?!币恢泵凰祷暗脑颇汉α艘幌?。

        叶倩眼睛一亮,“我今日就要赢了它?!?br />
        “那也要看夜女皇本事了?!比菥扒城骋恍?。

        玉子夕忽然伸手搂回自己的赌注,三两下便装回了怀里,道:“我不玩了!”

        众人都看向他。

        玉子夕眨眨眼睛,“你们玩,好好玩,一定要赢了姐夫??!我看姐姐孤单,陪她说话。顺便给你们助阵?!被奥?,他从人堆里退了出来,一把拉住云浅月,“姐姐,你穿的可真艳,像个牡丹?!?br />
        云浅月想着这可是个小滑头,见容景上了,立即就撤了,这个机灵劲以后怕是天都塌了也砸不到他,谁吃亏他也吃不了亏,顿时好笑,“新娘子自然是艳的,你见过哪个新娘子一身素?”

        “那倒是?!庇褡酉ν献旁魄吃峦黹缴献呷?,“姐姐,你今日奉茶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肩?!?br />
        云浅月想着有人侍候她自然乐意,点点头,“好!”

        二人转眼间便坐在了软榻上,玉子夕当真给云浅月捶肩。

        容景看了二人一眼,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挑眉,“开始?”

        “谁说这小子和我像我劈了他,朕可没有这么临阵脱逃的没出息样?!蹦狭桀2恍嫉仄沉擞褡酉σ谎?,嘟囔了一句,“开始?!?br />
        几个人玩了起来。

        玉子夕给人捶肩的本事极好,云浅月这两日身子是很僵,夸奖道:“不错啊,还有这个手艺?!?br />
        玉子夕得意地道:“那当然,我从小就用这一招来哄父皇,每次都将他哄得开心,我想要什么,他一高兴,就都赏了?!?br />
        云浅月轻笑,“原来是冲着赏练出来的?!?br />
        玉子夕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但同时自然也是关注着那几个人的动静。

        大约一盏茶后,容景慢悠悠的声音再度响起,“几位,还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