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夜起兵戈(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一夜缠绵,注定晚起。

        大婚第二日,云浅月醒来时已经响午。

        她睁开眼睛,手刚动了一下,身边便传来容景温柔的声音,“醒了?”

        云浅月偏头,见容景环抱着她躺着,眸光温柔似水,唇边挂了一丝笑意。她也不禁对他一笑,“什么时辰了?”

        “还差两刻午时就要过了?!比菥暗?。

        云浅月顿时坐了起来,看向外面,果然日上中天,她看着容景,“你怎么不喊我?”

        容景眨眨眼睛。

        “过了午时就不能奉茶了吧?”云浅月又问。

        容景点点头,“似乎是这样?!?br />
        云浅月抬脚踹了他一脚,恼道:“我昨日告诉你喊我的,你怎么就不喊我?非要让我闹个大笑话你才好看?都响午了,我再去奉茶怎么来得及?”

        “那就明日再去?!比菥白抛攀凳蛋ち嗽魄吃乱唤?,漫不经心地道。

        “等到明日还不要被人家笑死?!痹魄吃潞崃怂谎?,动手穿衣服。

        “昨日不是说了吗?他想抱孙子,自然会体谅的?!比菥吧焓直ё≡魄吃?,声音低柔,“他恨不得我们三日不起床才好?!?br />
        云浅月甩开他,“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容景轻咳了一声,“反正也晚了,便不起了吧!”

        云浅月瞪着他,阴阴地道:“如果你想我们大婚第二日就分居,我没意见?!?br />
        容景立即放开手,伸手扶额,无奈地道:“可是如今来不及了呢!”

        “你不是本事大吗?你让时间停住?!痹魄吃铝沽沟氐?。

        容景顿时沉默。

        云浅月不再看他,动作利索地穿衣服,心中恨恨地想着,他还算有良心,知道折腾一夜之后给她洗得一身清爽又给她疏松了筋骨后让她睡。

        衣服穿到一半,云浅月才发现不对,她怎么一气之下又拿起昨日的嫁衣穿上了。连忙将嫁衣脱了,伸手指挥静默的男人,“给我拿一套衣服来?!?br />
        容景起身,走到衣柜,给云浅月拿出一套新衣递给她。

        云浅月伸手接过,动作麻利地往身上套。

        容景在一旁看着她,没有动手帮忙的打算。

        房中悉悉索索传出云浅月穿衣服的声音。

        过了片刻,云浅月穿戴妥当,看向容景,见他依然一身单衣,对他瞪眼,“奉茶是我一个人的事吗?你不去?”

        “去!”容景摇了一下头,又点头。

        “那还不快换衣?!痹魄吃麓叽偎?。

        容景看着她,慢悠悠地道:“可是我在一个时辰前见你不醒来,已经给爷爷和府中的人传了信过去,说你今日不奉茶了?!?br />
        云浅月瞪眼。

        “即便你现在赶去,大厅里面也没有一个人的?!比菥翱醋潘?,“除非将爷爷和府中的人再召集起来。那样的话……嗯,也不是不行,只是……你不觉得,笑话闹得更大?”

        云浅月脸一黑。

        容景伸手抱住她,笑着道:“第一日不奉茶怕什么?起晚了而已,爷爷盼着抱孙子,你昨日说了好几个生,我怎么能不努力让你生?谁敢笑话你?以后这荣王府以你为天。你让别人往东,别人不敢往西,你说一,别人不敢说二。乖,不去了吧!”

        云浅月黑着脸看着他。

        容景笑着揉揉她的头,又拍拍她的后背,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你给爷爷一个孙子,比给他喝十杯茶他都高兴。至于别人嘛,几位叔伯婶婶们,他们还没有资格喝你的茶。你如今可是太后托孤,天子之姐?!?br />
        云浅月看着耽搁半响,沙漏已经指向了午时整,她只能黑着脸作罢,恼道:“我昨日告诉你好几次,让你喊醒我,你耳朵进风了吗?”

        容景笑着道:“耳朵没进风,但是见你睡得熟,舍不得?!?br />
        云浅月听到后面三个字,天大的火气也散了去,这个人,宠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奉茶这种事情,是大婚之礼第二日最大的一件事情,他都可以这样马虎应付,说不去就不去,还能改了日子的?服了他了。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饿了?!?br />
        “青裳,世子妃饿了?!比菥傲⒓炊酝饷嫖律愿?。

        “是,世子,早就准备好午膳了,就等世子妃醒了?!鼻嗌严匀灰恢笔卦诿磐?,怕是两个人的话她都听了去,声音带着一丝隐隐笑意传来。

        云浅月脸色有些红,伸手扯开容景的手,“拿了你的狗爪子?!?br />
        容景无语地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果然是家有悍妻!这才大婚第二日,云浅月,你就从内到外嫌弃我了吗?”

        云浅月也被弄笑了,哼了一声,“给爷爷奉了茶,见了荣王府的人,我才是正正经经荣王府的人了,我昨日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觉得很重要,谁叫你不喊醒我,自作主张了?如今人人都会觉得我们不知节制,为所欲为,嚣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br />
        容景闻言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笑着道:“今日不奉茶也没什么,谁规定第二日奉茶就不重要了?你本来就为所欲为,嚣张得无法无天。这又有什么不好?你在云王府的时候是云浅月,嫁来荣王府也还是云浅月。只要我不束缚,谁敢束缚住了你的性情?我定不饶了他?!?br />
        云浅月有些火气顿时因为这一番话烟消云散,心里暖了暖,软了口气,“说得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