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嫁娶大喜(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玉子夕,有些好笑,到底还是个孩子。

        玉子夕娟帕盖在脸上片刻,嘟囔道:“我想哥哥了?!?br />
        云浅月放下祖训,“是有好几日没收到子书的书信了?!?br />
        玉子夕又没了声。

        云浅月看着他,想了一下,忽然笑道:“不过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br />
        玉子夕扯掉脸上的娟帕,直勾勾地看着云浅月,“我很快就能见到他?我还没打算回东海,难道哥哥要来天圣?”

        云浅月点头,语气有些罕见的深幽,轻声道:“嗯,我大婚,他总会来的?!?br />
        玉子夕闻言一拍大腿,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是啊,你大婚,哥哥总会来的。我怎么竟然忘了,哥哥可从来没对谁如此好过,就算是姑姑的关系,他对你也好得太过分了,连洛瑶、紫萝都没得她如此护着呢!”

        云浅月不说话。子书对她自然是极好的,前世今生,她何等何能。

        玉子夕见云浅月面色闪过一丝恍惚,他忽然“嗖”地一下子从软榻上坐到了床边,凑近她盯着她看,“我哥哥一定喜欢你?!?br />
        云浅月愣了一下,抿嘴笑道:“子书自然喜欢我?!?br />
        玉子夕看着她的眼睛,没看出任何波动情绪,这和她脸上刚刚闪过那一丝恍惚没有半丝相符,她说喜欢的时候也纯粹,他一时竟弄不明白了,解释道:“我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不……应该说是爱,我哥哥一定爱你?!?br />
        云浅月眸光轻轻地转了一下,看向窗外,没说话。

        “这些年我就觉得哥哥心里装了一个人,以前一直奇怪,东海有哪个女子能让哥哥在意,后来我将东海帝都城的所有的女子都观察审视了个遍,发现谁也不是。以为哥哥喜欢男人,便又将男人都观察了个遍,也不是。这么些年,终于让我发现了,原来哥哥在意的人是你?!庇褡酉醋旁魄吃虑嶙捻?,肯定对道。

        云浅月依然没说话,眸光静静地看着窗外。

        她的目光太过静,让玉子夕不由得掂量起自己的话是不是一时太冲动了不该说,毕竟她要大婚了。虽然这么多年,哥哥一直没提起过她,连她的名字也不说,但他离开东海时,他对他嘱咐前来助她,万一她需要相助,便不惜一切相助。他是有些惊异的,也好奇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在他耳边传言这么久到底什么样,后来见到真人,那一日,她和容景相携而来,出现在云老王爷的院子,他见到她那一刻,终于明白了,原来哥哥的心遗落在了这里。她的身上有着和哥哥一样东西太多,虽然都被她隐去了,但他自小是被哥哥教导长大的,谁也没有他熟悉哥哥,所以,一眼就能看个明白。那时候他是心有不甘的,觉得天下谁也没有哥哥好,她竟然不选哥哥,不想倾全力助她了,但是当她进屋后,对他一笑,轻快地说“她哥哥一大堆,就缺少个弟弟?!钡氖焙?,他竟然恼不起来。后来这些日子,他抓住时间就跑来浅月阁与她相处,那丝恼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玉子夕看着云浅月,也沉默下来。

        房中一室静寂,静得连根针落地怕是都能听得见。

        许久,玉子夕看着云浅月轻声道:“月姐姐,我知道你爱的人是容景,当我什么也没说,你别这副样子,你这副样子看得我难受,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喜欢你的人那么多,也不差哥哥一个,你可以像对待别人一样,无需介意的?!?br />
        云浅月闻言从窗外收回视线,对他一笑,轻声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在一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分离?!?br />
        玉子夕一愣,不明白地看着云浅月。

        “我和子书,前世今生,岂是一个爱字可说?他和别人都是不同的,和容景相比,也是不同的。你提到他,我半点儿也不难受,有的只是庆幸而已。庆幸我们都活着?!痹魄吃乱∫⊥?,轻声道:“我找到了我的幸福,也喜欢他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br />
        玉子夕依然不明白,但是他敏感地抓住了“前世今生”四个字。

        云浅月垂下头,看着被她放在床上的容氏家训弯着眼睛笑了起来,“希望他也能找到一个捧着你们玉氏的家训学的女人?!?br />
        玉子夕见她笑弯了眉眼,刚刚那种天地静止的神情不在,他松了一口气,“月姐姐,你真不怪我多嘴?”

        云浅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怪,童言无忌?!?br />
        玉子夕听到后面四个字顿时炸了毛,腾地站起来,瞪着她,“你这个女人,真是……真是……”他似乎在脑中找形容词,片刻恼道:“怎么有人会喜欢你这个女人,还不是一个两个,真是没天理?!?br />
        “喜欢你的女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也好没天理的?!痹魄吃碌?。

        玉子夕顿时一噎,没了声。

        云浅月看着他,笑着道:“有一种爱,叫做大爱,超越了时间、空间、生死轮回,都不能泯灭的。比爱不能说更深,它也许已经很浅,只不过是长在骨子里的,无论如何也拔出不去?!被奥?,她伸手拍拍玉子夕的俊美绝伦的脸,“你没经历过,不懂的,也不必探究,对我说这些也不必介意。我和他这一生,可以一生不见面,但一定会相念到老?!?br />
        玉子夕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云浅月转移话题,对他道:“今日蓝漪来找我,说罗玉在苍亭手中?!?br />
        她转移的话题太快,让玉子夕愣了一下,立即皱眉,“这个可信?”

        “应该是可信的!”云浅月点头。

        “苍亭有本事从哥哥手里抢走紫萝?”玉子夕怀疑地看着云浅月。

        “从你哥哥手里抢走罗玉,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但如今看管她应该是的?!痹魄吃路治龅溃骸暗背跞菥芭扇嘶に?,你哥哥的人接头,就在那空挡,罗玉失踪了。能在两大势力的空隙中将人悄无声息地弄走,这份能耐,没有几个人?!?br />
        “蓝家主为何跑来告诉你这个?”玉子夕皱眉寻思,“她可不是与你一路的人?!?br />
        “罗玉可不是个任谁都能拿住的小丫头,在苍亭手里,吃亏的不一定是她。就算是她,苍亭也讨不到好处。蓝漪这是在帮苍亭?!痹魄吃禄奥?,笑着道:“不过她今日来了我这里,熟悉蓝漪性情的人,一定能猜到她来做什么。所以,如今罗玉定然被转移了?!?br />
        玉子夕眉头拧起,一点就透,“她其实不是帮你,还是与你不一条路,否则就悄悄与你传信了,可是她如此光明正大地来找你,故意让某人得到消息,不过是借你让某人下命令,让苍亭不再看管紫萝,摆脱麻烦?!?br />
        “嗯,就是这个理。所以我说她在帮苍亭?!痹魄吃滦ψ诺?。

        “这个女人原来也是个不简单的主儿?!庇褡酉Ω赂伦?,“紫萝那死丫头,的确是个麻烦。姑姑将华叔叔将她带成了一个麻烦精,谁见了她谁头疼?!?br />
        云浅月想起罗玉,有些好笑。

        “死不了,爱在哪里在哪里吧!我才不想将她这么快就救出来祸害人?!庇褡酉芸炀头趴?,摆摆手道。

        云浅月想着罗玉能让她娘,让她哥哥们,让她父皇谁也不担心她,这个境界可不是一般人能混的。人才??!

        晚上,容景从宫中回来,云浅月与她说了蓝漪之事。容景挑了挑眉,笑着说了一句,“既然死不了,就待着吧!如今粮食如此紧张,能为我们省一些是一些?!?br />
        云浅月彻底无语。

        这一日,一晃而过。

        半夜时分,云浅月忽然醒来,身边不见容景的身影,她伸手摸了摸,身边的被褥冰凉,显然怕是她睡熟了之后,他就起身了。她缓缓坐起身,想着什么事情让他半夜去处理了?

        披衣起床,云浅月打开房门,对外面轻喊了一声,“青裳?!?br />
        “浅月小姐!”青裳的声音立即从隔壁房里出来。

        “你家世子呢?哪里去了?”云浅月问。

        青裳看了一眼云浅月,立即道:“世子在您睡熟了之后就回府了,府中……嗯,有些事情要事情处理?!?br />
        “很急的事情吗?”云浅月问。

        青裳重重地点点头。

        云浅月蹙眉,抬步向外走去,“我去荣王府看看?!?br />
        青裳立即伸手拦住她,“浅月小姐,世子说了,如果您半夜醒来,让您不必找他,好好休息。他能处理的来,您要相信他?!?br />
        云浅月停住脚步,打量了青裳一眼,青裳眼神诚挚地看着她。她点点头,“好吧,你去睡吧,我不去了?!被奥?,她转身回了房。

        青裳不放心地守在门口等了半响,见云浅月真的上了床继续睡了,她轻舒了一口气。

        云浅月虽然躺回了床上,脑中却没什么困意了,很精神。

        五更十分,云王府的人纷纷起来,前院后院左院右院都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