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龙凤再现(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玉子夕笑着挑眉,“七公主也知道夜小郡主那‘一缕春情错负人’的情事儿?”

        七公主闻言看了云浅月一眼,对玉子夕点点头。

        “嫂嫂怎么看出来的?”云浅月想着她竟然都没看出来,七公主是怎么看出来的。

        七公主叹了口气,对云浅月道:“妹妹,你是身在福中,景世子对你好,你便越发的懒得去想事情了,所以没察觉。你可还记得她回京头两日,北山赏梅诗会?”

        “自然是记得的?!痹魄吃碌阃?,这时候她大病初愈,北山赏梅诗会正和容景闹气呢。

        “她回京的第一件事情没回德亲王府,先去了荣王府转了一遭。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七公主道:“我前几日是想与你说这个的,但后来你一直住荣王府,你回来也见不到你一面,后来见你与景世子好,什么人都插不进去,便也觉得没了必要,说了反而让你知道增加你的烦心,于是就没再言语?!?br />
        “原来是这样?!痹魄吃滦α诵?,想着她剪桃花的本事的确是不及容景,竟然还真以为她喜欢的人是他那个不靠谱的哥哥。若不是昨日那一句话,结合她怀疑南凌睿的身份在太后发丧的那日在皇陵要拆穿他,若真喜欢,怎么可能让他置身于险境?所以她才多了心思。又看到她询问容景时流露出的神色,才想通了一些事情。

        “本来本皇子还对她有些意思,如今得知她看上的人是姐夫,原来也是个没眼光的?;故撬懔??!庇褡酉裂笱蟮氐?。

        “她看上容景怎么就没眼光了?这才是好眼光?!痹魄吃铝⒓捶床?。

        “果然你是中毒不轻?!庇褡酉Ρ獗庾?。

        七公主笑着看了玉子夕一眼,对云浅月道:“妹妹,这神灯为何没了动静?难道是我不够缘分得它问命数?”

        “也许吧!我也才拿回来,还没弄懂它?!痹魄吃碌?。

        “相信天命,不如相信自己?!庇褡酉σ桓彼忝笫Φ哪Q?,“世间的事情,从来就是有因有果,你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你心地纯善,种善因,日日祈福,怎么能差得了?日日忧思大可不必。累人累己,不如好好?;つ愀怪械暮⒆?,别将他给饿瘦了?!?br />
        七公主一怔。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道:“子夕说得对,嫂嫂,种善因,得善果。向来因果循环,这等算命卜卦的事情真的大可以不必理会。就算卜出来吉凶,你不也得照样过日子?”

        “你们说得也是,那就不必看了?!逼吖髅技涞挠艚嵘⒖诵?,笑着起身站起来,“你哥哥这些日子被我折腾得人瘦了一大圈,我去厨房知会一声,晚上他回来,给他炖些补品?!?br />
        “果然还是嫂嫂疼哥哥?!痹魄吃滦ψ虐诎谑?,对外面吩咐,“凌莲,送嫂嫂回去?!?br />
        “是,小姐!”凌莲在外面应声。

        七公主走到门口,忽然转回身,叮嘱云浅月,“妹妹,神灯是神物,这个可真拆不得。你万不可拆了?!?br />
        “知道了,嫂嫂放心吧!”云浅月诚恳地点头。

        “二皇子,这个可不是玩笑,你虽然好玩,但这个可不能拆?!逼吖饔侄杂褡酉Φ?。

        玉子夕也诚挚地点点头,“我就说着玩的?!?br />
        七公主也觉得二人不是小孩子了,这等神器不能毁坏的事情他们该是懂的,于是放心地走了出去。外面凌莲等在门口,见她出来,连忙扶着她向外走去。

        房门关上,屋中静了片刻。

        云浅月看着七公主由凌莲送出浅月阁,她收回视线看向玉子夕,玉子夕也收回视线看着她,二人眼中交汇了一下神色,忽然齐齐来到桌前,一人手里拿起一盏鸳鸯灯,开始捣鼓起来。

        拆了重组,多么大的诱惑,自然要试试的。管它神灯不神灯,就因为是神灯,才能劳动他们的贵手,一般的破灯,他们还懒得动呢。

        于是姐弟俩不说话,一人坐在一面桌子前,对着拆卸起来。

        鸳鸯灯虽然奇特,但也是灯而已,就是较一般的灯复杂些,精致些,神秘些。

        一个个零部件轻而易举地被二人拆开。

        容景回到浅月阁,往日他轻浅的脚步刚出现在门口,云浅月第一时间便迎出了出去,如今她只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捣鼓。玉子夕更是连头也不抬。

        容景推开门,挑开珠帘,对着姐弟二人和他们面前两盏被拆得即将零碎的灯挑了挑眉。须臾,他缓步来到桌前,静静看着二人拆卸。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手中那一盏灯拆开,里面掉出一片金叶,她好奇地打开,当看到上面的字,嘴角抽了抽。

        不出片刻,玉子夕也将另一盏灯拆开,里面同样掉出一片金叶,他也好奇地打开,当看到上面的字,同样嘴角抽了抽。

        只见两片金叶上面写着两个不同的笔迹却一样的内容:“什么神灯,一堆破铜烂铁!”

        果然是一堆破铜烂铁??!

        “什么人竟然是吾辈中人,早就拆了这神灯看了一番?”玉子夕对着两片金叶感叹。

        云浅月无语片刻,对容景询问,“你识得这笔迹吗?”

        “还能有谁?不过是那两个人而已,以着他们张扬狂妄的个性,神灯在他们手中,不过是玩物罢了?!比菥巴淞送渥旖?,笑了笑。

        玉子夕双掌一拍,惋惜道:“可惜啊,怎么就没托生在两千年前呢!”

        容景瞥了玉子夕一眼,“你哥哥来信了,如今在你房间?!?br />
        玉子夕闻言腾地站起身,转眼人就出了房门没了影。

        云浅月感叹玉子书在玉子夕心里的地位,那得多高高在上才能让他只听到他的信就有如此快的动作,她看向容景,问道:“子书来信了?有咱们的信没?”

        容景面不改色,“骗他的?!?br />
        云浅月盯着他看了片刻,有些无语地招招手,“过来,将这两盏破灯重组上?!?br />
        容景点点头,坐在了桌前,却不是重组神灯,而是拿起桌子上的笔墨,在一片金叶的字迹下方落笔。

        云浅月见他的动作,凑近去看,只见他重复对写了一句,“果然是破铜烂铁!”,容景独一无二的雍容雅致的笔迹。她欣赏了片刻,抢过他的笔,也从另一张金叶上写道:“的确是破铜烂铁!”她独有的嚣张狂草。

        二人写完,对着两片金叶欣赏了片刻,便很有默契对动手重组起来。

        房中静静,不出片刻,两盏鸳鸯灯被重组好,完完整整地摆放在桌案上,半丝拆卸过的痕迹也再看不出来。

        云浅月活动了一下手腕,对容景道,“刚刚嫂嫂来过,要卜一卦,这神灯半个动静都没有。那昨日它现出的命数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就是那两个灵识的原因?”

        容景微笑,没回答她,伸手对神灯轻轻敲了一下。神灯发出“咚”的一声细微声响,须臾,灯面上对准云浅月的方向出现了一个“凤”字。

        云浅月愣了愣。

        容景转过神灯,又轻轻敲了一下,对准他的方向现出一个“龙”字。

        云浅月再次愣了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容景轻笑,温声道:“这与破铜烂铁无关,这个神灯的确是神灯,与云族同寿。云族据说是天族的遗落之地,万千年前,云族第一任族主喜爱灯饰,且爱慕一位女子,于是造了两盏鸳鸯灯,与那女子经过数番磨难,共结连理,她和那女子同年同月同日死之前,怕这两盏灯被糟蹋,于是对这两盏灯下了个灵咒,同时将灵力传与了灯。于是,这两盏鸳鸯灯便成为了神灯。流传千万年下来?!?br />
        云浅月点点头,“原来是这个来历?!?br />
        容景笑着道:“云族灵力,可以开启天地万物灵识,它覆在神灯里,可看人前世今生,知人天命几何,也不奇怪?!?br />
        云浅月点点头,见容景的手离开,神灯的字迹便消失了,她问,“为何刚刚嫂嫂来看时它没有动静?”

        容景温声道:“因为如今两大灵识一在你体内,一在我体内,被我们吸收了。这个本来是鸳鸯灯,只有我们在一起,它才会显出命数,缺一不可。刚刚她在这里时,我却不在。所以,她自然什么动静也无的?!?br />
        云浅月恍然,“原来如此!其实这两盏灯不过是个媒介而已,看天命的还是云族的灵识?!?br />
        容景笑看了她一眼,“不错!”

        “我也有灵力啊,不过似乎没这么厉害?!痹魄吃碌?。

        “你这样就好了!有我在,你不需要那些灵力的东西?!比菥暗?。

        云浅月想着他爹只教给了她个幻容,看来云族灵力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海了去了??上矣醒戏?,被管制着,只能懂得皮毛。点点头,“有你在,我的确不需要那些。容公子一出手,还有谁人敢近了我的身?找死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