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上元花灯(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那摞成山一样的请帖,听着容景的话,再度无语。

        什么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放在玉子夕和容景身上,此时便见了分晓。

        玉子夕本来在喝茶,险些一口茶喷出去,他压了压,才稳住喷出的茶水,看着那摞成和山一样高的请帖,对容景道:“外面人山人海,姐夫一个人也许照应不到姐姐,我在你二人后面,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帮衬不是?”

        “那这些芳心呢?何处安放?”容景看着那些请帖,微微挑眉。

        “该何处安放便何处安放呗!这些芳心怎比得姐姐的安危重要?!庇褡酉α⒓吹?。

        “既然你这么爱护姐姐,自然要成全你一番心意?!比菥白旖俏⒐?,慢慢地道:“你姐姐平时逛街最爱购买一些小零碎的东西,你便负责给她挎篮子吧?!?br />
        玉子夕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在心里翻白眼,她什么时候逛街爱购买东西了?对上容景含笑的目光,她只能对玉子夕点头,“嗯,我比较喜欢用泥巴捏的泥人,到时候买回来一大堆,你负责给我拿着?!?br />
        玉子夕眸光闪了闪,欣然应允,“好!”

        三人就此说定,于是将一摞山的请帖扔在了一边,不予理会。

        天色将晚十分,凌莲在外面禀告,“小姐,夜小郡主来了,请二皇子一道去观月赏灯?!?br />
        云浅月想着夜轻暖难道还不死心?还认为玉子夕是南凌睿易容的?消停了几日,又跑来再度验证了?

        容景似乎早有预料,闻言玉容没什么情绪。

        玉子夕倒是“呵”地一声笑了,“这夜小郡主到是个有意思的主儿?!?br />
        云浅月看向玉子夕。

        “姐姐,既然睿哥哥不喜她,你说我若是收了她,当该如何?”玉子夕问云浅月。

        云浅月微微蹙眉,若是夜轻暖是个真纯碎的小女儿,他不介意玉子夕对她动收了的心思,但这夜轻暖可是夜氏自小就培养的暗凤,收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收服的话也就不罢了,若收不复的话,没准就是穿肠毒药,她一时不答话。

        “姐夫,您说呢?”玉子夕问容景。

        “夜小郡主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主儿,天下这样的女子也不多?!比菥暗?。

        “这么说你同意了?”玉子夕问容景。

        容景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你还如此年轻,这么早就想春闺关门,万户落锁,将群芳隐匿,大好的春天不过,一辈子过冬?”

        玉子夕咳了一声,看着容景,又看看云浅月道:“你也如此年轻,怎么这么早就春闺关门,万户落锁,将群芳隐匿,大好的春天不过,一辈子过冬?娶月姐姐一人了?”

        “我七八岁的时候就一眼看中了她,无可奈何之举?!比菥暗?。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应该无可奈何的是她吧?那么小的时候在老皇帝四十五岁大寿的皇宫第一次,他对她黑心黑肺,初吻被他强抢了去,让她恨不得扒了他的皮,谁承想后来一步一步地落入了他的圈套。哎……一言难尽??!

        玉子夕闻言摸着下巴,有些惆怅,“姐夫这无可奈何我看得可是甘之如饴??!”

        “嗯,十年无可奈何,换一世甘之如饴,还是划算的?!比菥暗?。

        玉子夕眨眨眼睛,“这夜小郡主我也只是觉得有些意思而已,忍不住想跟她较量一番??墒侨羲党晌业奈蘅赡魏温?,还差得远一些,不知道调教一下的话,是否可行?!?br />
        “那就要看怎么调教了,夜氏的暗凤可不是容易调教的?!比菥暗?。

        “那小丫头险些连我也骗过了,你可别将自己掉进去!”云浅月提醒玉子夕。

        玉子夕“唔”了一声,点点头,三分玩味,三分感兴趣,三分带有挑战性地道:“不妨试一试。成了我的迫不得已,便剪断她的手脚让她入我的笼子,不成我的迫不得已,就弃了她?!?br />
        “倒也可行!”容景可有可无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想着放眼天下,能让她刮目相看两分的女人寥寥无几,这夜轻暖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人。于是她也不发表意见。小七调教出的弟弟自然不会弱了去,他有心思想玩的话,玩玩也好。

        “让小郡主稍等片刻,二皇子这就出去?!比菥岸酝饷娣愿懒艘痪?。

        凌莲闻言应了一声,出了浅月阁去大门口回话去了。

        容景和云浅月收拾妥当,玉子夕跟在二人身后,三人出了房门。

        三人刚出浅月阁,便见云离匆匆走来,迎上三人,对容景和玉子夕见了一礼之后,对云浅月道:“你嫂嫂喜欢一个老婆婆做的鸳鸯灯,据说每年她就做两盏出来卖。你嫂嫂怀孕不能出府去,外面人太多,怕挤了她,就托我过来拜托妹妹去找那老婆婆弄来一盏灯给她?!?br />
        “是那个孟婆婆?”云浅月挑眉。

        “嗯!”云离点头,“你嫂嫂一直的心愿就是得她一盏灯?!?br />
        云浅月笑了笑,“嫂嫂原来竟然如此迷信,要听她卜算一卦吗?那个孟婆婆我到知道,她的灯可不好拿,不次于找天下一高僧灵隐那个秃和尚算一卦?!?br />
        “有景世子在,妹妹也聪颖,你嫂嫂才求了你?!痹评肟戳巳菥耙谎?,笑着道。

        “你有把握从那个婆婆手里拿一盏灯吗?”云浅月偏头问容景。

        “可以一试?!比菥暗?。

        “那好吧!哥哥,你回去告诉嫂嫂,那孟婆婆若是好对付的话,我们就帮她弄一盏灯来,若是不好对付的话,弄不到可不怪我啊?!痹魄吃滦ψ诺?。

        云离点点头,“其实我是不信这个卜算的,只是最近你嫂嫂睡觉不得安稳,总是梦不断,有几次都将她吓醒,她又喜欢鸳鸯灯,所以想趁机卜一卦,看看是不是多梦不是个好兆头,我就依了她?!?br />
        云浅月蹙眉,“嫂嫂状态很不好吗?”

        “大夫说女子怀孕大抵都是这样折磨人,前几个月份害喜,自然是睡不好的。等到月份大一些,就好了?!痹评胗行┪弈蔚氐溃骸罢婷幌氲?,得个孩子,如此不易?!?br />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云离,发现他瘦了很多,想必七公主折腾,他也休息不好,笑着道:“得孩子自然不容易,你当和面吗?和个面团便完事儿了?总要有个过程。我看嫂嫂这还是轻的,有些女人怀孕都要日日药品不断,直到孩子生下来才能好?!?br />
        “还有这么严重的?那她的确算轻的了?!痹评胙纫炝艘幌?。

        容景一直不说话,静静听着,眸光若有所思。

        “姐夫,你可不要让姐姐如此早怀孕,累人累己,到时候她可就被小人儿分去一部分,对着你的时间也被分摊了去,你想想,与她只是你一个人的人相比,是不是那感觉不太是滋味?”玉子夕凑近容景,悄声道。

        容景静了片刻,轻轻“嗯”了一声。

        云浅月自然听到了玉子夕的话,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想着子书真是什么都教了这个弟弟,哪个事情放在他那里,也能讲个条条是道来。

        “你们快去吧!如今天色已经晚了?!痹评肴每?,不再耽搁三人。

        三人也不再说话,向云王府大门口走去。

        来到云浅月大门口,只见夜轻暖已经等在那里?;鸷斓呐?,如一团火焰,将她娇俏的身子包裹在火红中,有着女儿家的明媚和艳丽,煞是夺目。

        玉子夕看到夜轻暖,嘴角弯了弯,桃花目绽放出一抹潋滟,甚是风流,当先开口道:“几日不见,小郡主越发春葱水嫩了,我苦苦等了一日,没见到小郡主,还以为小郡主不来了,让本皇子忧伤了一日,如今一见小郡主,心神都醒了三分?!?br />
        云浅月想着这张哄女人的嘴也是子书教他的?这孩子的嘴甜的时候哄死人不偿命。

        夜轻暖脸一红,但不见不自然,对玉子夕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嘟起嘴道:“我可记得二皇子是不待见我的,几日不见,二皇子这话是从何说起呢?我怕来得频繁了,招了你的厌,便不敢来了。今日十五,街上的花灯甚好,尤其是孟嬷嬷的花灯,我怎么也要得一盏的,想到二皇子对天圣不熟,这样的热闹一年才一次,遂想邀请你前往。不想原来你与景哥哥和月姐姐一道出府?!?br />
        “怎么会不待见呢?凡是美人,本皇子都觉得是艳福。只不过小郡主的身份不低,实在让本皇子望花却步??!”玉子夕风流一笑,玉质的容颜有几分魅惑,话音一转,问道:“小郡主也想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

        “我可不算二皇子的艳福,只不过二皇子远道来天圣,逸哥哥和哥哥事情多,难以分心照顾二皇子,便将命令下达在了我这里。我才要好好地招待二皇子?!币骨崤奥?,吐吐舌头,笑着道:“我是想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br />
        “呵,原来我这襄王有意,夜小郡主神女无心啊,本皇子看来注定要心殇一场了?!庇褡酉πθ菘赊涞乜聪蛞骨崤?,勾了勾唇,“这可巧了,刚刚我们出来时,七公主也拜托月姐姐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br />
        夜轻暖闻言看向云浅月,讶异地道:“云姐姐,七姐姐也想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

        “嗯!”云浅月点头。

        “孟婆婆的花灯每年都很抢手,但她实在刁钻,尽出些难题。这些年破了她的题得到花灯的人少之又少。云姐姐,你除了给七姐姐取花灯外,自然也要取一盏吗?”夜轻暖问。

        “我自己不要?!痹魄吃乱⊥?。

        夜轻暖似乎松了一口气,顿时欢喜地道:“那就好了,我还担心云姐姐一下子取了两盏,你一盏,七姐姐一盏,便没我什么事儿了。如今你不要,正巧我和七姐姐一人要一盏?!?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