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商定婚期(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本来恢复了几分的颜色又是一红,微哼了一声,“那时候你弱得跟个蔫茄子似的,连个佛像都搬不动了,我不忍心下手?!?br />
        容景似乎认真地想了想,挑眉问,“我有那么弱过吗?”

        云浅月哼了一声。

        容景看着她,一字一句地道:“云浅月,你原来那么早就怀疑我的能耐了?!?br />
        云浅月觉得这句话听着有些不对味,连忙道:“那时候你的确看起来……”说到这里,对上容景深幽的眸光,立即打住,补救道:“我那不是怀疑你的能耐,而是不忍心,嗯,还有,那个破地方,尽是灰尘,哪里有你的房间好……”

        “错了,应该说是没有我房间的床好?!比菥熬勒?。

        云浅月脸又腾地染上火烧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再纠缠下去了,立即住了嘴,继续道:“后来我解除凤凰劫,恢复记忆之后,和你想的一样。容景,我也是从来就为你而来呢!”

        容景看着她,温柔一笑,如玉的手指在她的脸上轻轻描绘她的五官,带着无限柔情。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

        弦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似乎已经极力克制,但还是不免流露出激动以及欢喜,“世子,浅月小姐,云王府到了?!?br />
        容景“嗯”了一声,撤回手。

        云浅月坐起身,双手放在两颊,低声问容景,“我这副样子,怎么出去?都怪你?!?br />
        “艳若春花,貌若桃李。你如今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不是这个样子的话,云爷爷该不信他期盼了这么久,你终于让他达成心愿了?!比菥靶Φ?。

        云浅月明白容景的意思,那个糟老头子早就想她和容景怎么样了,如今这样子,他估计会乐疯了,她不自然地嘟囔,“这个疯老头,为老不尊?!?br />
        容景轻笑,柔声道:“下车吧!”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挑开帘幕。

        帘幕打开,这才看到云王府大门口站了黑压压一群人。以云老王爷为首,玉青晴扶着云老王爷站在他身边,南凌睿站在玉青晴的身边,云离和七公主站在云老王爷右手边,之后是云王府各房各院的分支和丫鬟仆从,足足有数百人之多。

        云浅月吓了一跳,立即对云老王爷问,“糟老头子,这么大的阵仗,这是做什么?”

        云老王爷瞪了云浅月一眼,对她哼道:“臭丫头,成人了也不礼貌,没规矩,连爷爷也不叫?!?br />
        云浅月撇撇嘴,改了称呼,黏声黏气地道:“爷爷,您老人家摆了这么大的阵仗,这是在做什么呀?迎接新皇?还是迎接我回府?”

        云老王爷受不了云浅月的黏声黏气,嫌恶地退了一步,骂道:“死丫头,说话一点儿也不中听,新皇是个豆芽子,还不配我老头子出来迎接,而你更是一边远着去,我是出来看看即将纳喜下聘迎娶我云王府女儿的新姑爷?!?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人家还没纳喜,你这新姑爷也叫的太早了吧?”

        “早什么?是谁死皮赖脸的非人家不嫁,还住进了人家的屋子里去,如今跟着人家回来纳喜下聘,多大的姑娘了,没羞没臊,还坐在车里说,半点儿也不脸红?!痹评贤跻畹?。

        云浅月想着她是脸红来着,可惜被他这么大的阵仗一下子吓没了,如今又被他当面说破,她哪里还有什么面子在?里子都没了,没了面子里子,还脸红什么?索性也没了羞涩,恼道:“我就不知道羞臊,怎么了?你再说我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打道回府回去孝敬容爷爷去,以后有了重孙子就给他一个人看,不给你看?!?br />
        云老王爷被戮中痛脚,顿时大怒,“臭丫头,别忘了谁才是你的爷爷,别忘了你是云王府的女儿,还没嫁人,胳膊肘子先往外面拐了?!?br />
        云浅月用鼻子哼了一声,“当了十几年云王府的女儿,我早就当够了!”

        云老王爷气得胡子翘起,拿起拐杖就要往云浅月身上招呼,“你这个臭丫头?!?br />
        拐杖还没落到云浅月的身上,就被容景伸手轻轻拦住,微笑地对吹胡子瞪眼的云王爷道:“云爷爷息怒,她是羞了,您若是再打她,她转头回了荣王府,我以妻为纲,总要听她的,这样一来的话,当心以后您真没重外孙可看?!?br />
        云浅月闻言瞪了容景一眼,又好气又好笑。以妻为纲吗?

        云老王爷立即息了怒,撤回拐杖,仔细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哼道:“害羞就对了!臭丫头,还不下车?等着我这把老骨头抱你下来?”

        云浅月顿时笑了,“你这把大骨头还有劲打我呢,怎么就没劲抱我了?”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转头对玉青晴道:“这就是你生的好女儿!”

        “公公息怒,月儿不懂事儿,今日我们就将她嫁出去,嫁出去之后就由小景管着她了。小景这孩子极好,慢慢的就能改了她的性子?!庇袂嗲缧ψ诺?。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容景极好吗?极黑才对!

        “青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管着她?!比菥拔氯笠恍?。

        玉青晴点点头,温婉地道:“下车吧!府里的一切已经准备好了,喜媒也在了。今日下聘纳喜正是好日子,我们将大婚的事宜顺便商定下来?!?br />
        云浅月乍然听到大婚事宜四个字,顿时惊了一下,看向容景,这么快?

        容景温柔地看了她一眼,对她笑道:“越快越好?!?br />
        云浅月想想也是,越快越好,于是没什么意见,不说话。

        容景缓缓下了马车,伸手将云浅月拉出车厢,站在玉青晴面前,对玉青晴微微一礼,温声道:“青姨说得极是,今日正是好日子,可以将婚期商定下来?!?br />
        “这样最好!将这个臭丫头早点儿嫁出去,我老头子也省得被她气死?!痹评贤跻哺胶?,显然很满意这个安排。

        云浅月也懒得再气这个老头,不接话。

        南凌睿上下打量了云浅月一眼,幽幽地低声道:“吾妹如花,可惜以后长在别人家?!?br />
        云浅月抬脚踹了南凌睿一脚,对他低声道:“不想你的洛瑶开在别人家,赶紧东海找她去?!?br />
        提到洛瑶,似乎更是勾起了南凌睿的忧伤,他不躲开,被云浅月着着实实地踹了一脚,无奈地道:“你以为去找她是那么容易的事儿?经过昨日之事,天圣的那几人怎么可能让我和娘这么快就离开去东海?”

        “娘的能耐还带着你走不了?”云浅月横了他一眼。

        “知道夜轻染昨日出去干嘛了吗?不是打猎,是带着他从不露面的乌衣骑出去查暗桩和暗道了。娘这些年布置的暗桩被他挑了好几个?!蹦狭桀S行┓吲氐溃骸耙骨崛菊飧黾一?,没看出来,竟然这么有本事?!?br />
        云浅月愣了一下,“原来他是去查暗桩?娘这些年的布置被他挑了好几个?”

        “可不是,你难道还不信?不信的话你问娘?!蹦狭桀A⒓吹?。

        云浅月抿唇,不是他不信,以他的能力和聪明,在得知她娘在大雪封山和皇室隐卫天龙暗凤的控制中突然出现,他不可能找不出严密控制之外哪里的薄弱和疏漏。找到这些地方,就能找到她娘布置的暗桩和暗道。五年前,他一人之力去南疆,从南疆王和叶倩严密看护的手里夺了胭脂赤练蛇肚子里的南疆万咒之王,她就知道他不可小视。这样的事情也不意外,只是她没想到而已。

        “染小王爷实在聪明,布置了三十年出入天圣的暗桩都被他挑了几处,且正是关键的关卡。我们一时半会儿离开不了?!庇袂嗲缣搅诵置枚说牡蜕惶?,插进话来,“不过你和小景的好日子将近,我们多逗留些日子也无妨。洛瑶心仪睿儿,眼里再看不见别人了。跑不了。不过就得多等几日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

        南凌睿不再说话,这时云离笑着开口,“恭喜妹妹了!终于如愿以偿?!?br />
        云浅月看向云离,见他是真在为她开心,眼中都是笑意,她扯开嘴角,对他放出一个大大的笑,“谢谢哥哥!”

        “瞧妹妹开心的,不枉景世子辛苦捂暖了一株桃花?!逼吖餍ψ诺?。

        云浅月看向七公主,她小腹微微隆起,月份尚浅,还不明显,就有那么小小的丰腴,却更显风韵,她笑着道:“容景是在紫竹院捂暖了一株桃花,而哥哥是将那株桃花种到了嫂嫂的心坎里,如今正发芽呢?!?br />
        七公主脸腾地一红,羞得嗔了云浅月一眼,“果然如爷爷所说,是个臭丫头。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不害臊?!?br />
        云离脸也一红,叹道:“果然如母妃所说,只有景世子能管得住你?!?br />
        云浅月得意地挑了挑眉。

        容景摸了摸云浅月的头,好笑地道:“你怎么不认为我的那株花其实已经从院子里移到了你的心坎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