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商定婚期(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将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秀发,语气温柔凉寒,“他若敢夺,我必敢杀!”

        容景一句话,冰凉透骨。

        云浅月从他怀里抬起头,对上他罕有的冰眸,那里面的凉意丝丝渗透出来,杀意显见,但对上她的时候,冰封顷刻间退去,刹那变成了一汪温泉,丝丝入骨的温柔,她本来烦闷的心情在那一霎风消云散,扬起唇角,对他软软一笑,拉长音点点头肯定地道:“我们容公子是谁???他的女人谁敢来抢?谁敢来抢,他就杀他个片甲不留?!?br />
        容景失笑,点了点云浅月的鼻尖,宠溺地看着她柔声道:“你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就好。以后不要做让我不省心的事儿?!?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有那么不省心吗?需要他一次又一次地交代。

        容景伸手摸着云浅月的小腹,轻轻来回推拿,低下头,看着她的小腹柔声道:“你说这里是不是也有一个……”

        云浅月不等他话落,“啪”地打掉他的手,脸红地斜睨他,“哪里有那么快?”

        容景看着他,旧事重提,“夜天倾和秦玉凝,夜天煜和赵可菡……”

        云浅月伸手捂住他的嘴,看着他一双清澈的眸子粼粼波光,她好气又好笑地道:“一举就中这种事情你暂且还是不要想了,容公子,这个可是算计不得的?!?br />
        容景眨眨眼睛。

        云浅月将捂着他嘴的手改为蒙住他的眼睛,警告道:“你敢给我压力,我要你好看?!?br />
        容景不说话,薄薄的唇角甚是诱人。

        云浅月看着他的唇,脑中不受控制地想起红罗软帐里面的各种旖旎遐思,这张唇吻过她身体的触感销魂入骨,她脸腾地一下红如火烧,连忙打住,咳了一声,警告道:“你若是再敢与我提这个,我今日就住在云王府不回紫竹院去了?!?br />
        容景抿起嘴角,立即很乖觉地“嗯”了一声。

        云浅月蒙住他眼睛的手不撤回来,不想让他看到她因为想到某些不纯洁的思想而烧红的脸,凭这个人的聪明,只要撤回手,他看到她后,一眼就能知道她想到了什么。

        但即便她不再说话,不撤回手,但车中的味道也变了。

        温暖的车厢似乎刹那间就如一个大蒸笼,似乎要烤化她的身体。

        云浅月感觉容景长长的睫毛在她手心煽动了两下,那灼热的温度从他眼睛传递到她手心。她的手烫了一下,轻轻一颤,撤了回来。

        同一时间,容景的一双眸子定定地定在了她的脸上。

        同一时间,云浅月立即伸手捂住脸。

        同一时间,容景的唇落在了她捂着脸的手上。

        细密的触感,如火的温柔,隔着衣服,可以感觉到他身体灼热的温度。

        云浅月身子敏感地一颤,大脑轰地一声,想着这个男人,他如此热度,是比自己最早想到红罗暖帐里面细密纠缠的一幕幕的不纯洁的那个人。

        容景环抱着云浅月,细细的吻落在她手背、手指尖,葱白的手被他的吻落下一片片梅花印记。似乎大火将她包卷,之后再丝丝蔓延。

        云浅月从来不知道,他这样只吻着她的手,也可以如此的销魂入骨,风流缠绵。她身体似乎被点燃,大脑轰轰地如乍起一串串雷声,将她整个人似乎要燃烧爆响。

        手不由自主地从脸上滑落。

        容景的吻落在她眉心、脸颊、耳畔、最后吻住了她有些微带喘息的娇唇。

        唇齿间的气息如雪似莲,身体相拥,如繁花盛开,如火如荼。

        云浅月眼睛轻轻闭着,睫毛微颤,初成女人,初逢雨露不两日的身体如何经得起如此细密如火的包卷和柔情,她整个身体软成一匹锦缎,在他怀里,手里,吻里,被珍惜怜爱。

        不受控制的轻吟溢出唇瓣,容景的眸光刹那染上了一种疯狂。

        云浅月却是因了自己这一声软的绵的柔的娇的媚的声音,刹那惊醒过来,睁开眼睛,就见到容景被火燃烧的眸光,她立即再次捂住他的眼睛,声音低低喘息,“容景,这里是马车……”

        容景被火燃烧的眸光在云浅月的手心里霎时一凝。

        “我们是要去云王府纳喜下聘的路上……”云浅月再次低喘着提醒。

        容景的气息微微冻结。

        云浅月见他听进去,轻轻舒了一口气,放下手,软软地趴在了他的怀里。

        容景不说话,往日里轻浅的气息没有规律地轻轻外泄着,呼吸紊乱。

        外面闹市的喧嚣似乎远去,车中静得只听得见彼此在克制地平复心跳和呼吸声。

        过了许久,容景才恢复正常,低头看着怀里闭着眼睛的云浅月,如玉的手覆在她娇嫩的脸上,低声叹息地道:“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劫数?!?br />
        云浅月不由自主地嘟囔,“你才是我生命中的劫数呢?!?br />
        “那我们就是彼此的劫数?!比菥案目?。

        云浅月认可地点点头。若世界上只有一个让她不能镇定的人,那个人就是容景,若是世界上只有一件让她不能镇定的事情,那件事情就是与容景有关的事。

        “十年前,我以为这一生唯一一件能做的事情,大约就是等待寒毒发作死去,五年前,我以为以后生命里唯一一件能做的事情就是我在死的那一天,你是唯一一个看着我死去的那个人,大半年前,灵台寺下,你中催情引,我唯一想做的事情不是引渡你身体里功力帮你解除催情引,而是想在那里要了你,我用了全身上下所有的控制力,克制住了我自己。后来你的催情引解除,竟然出现奇迹医治好了我,我倾尽一切,也要抓住你,紧紧不放,谁也夺不去?!比菥翱醋旁魄吃?,平静的声音里,温柔渗透骨髓,“云浅月,我从来只为你?!?br />
        云浅月静静听着,心中塞满浓浓化不开的柔情。听着他短短几句话,竟然让她生出一种发自深渊深处的怜叹,那一声怜叹里,仅有一句话,就是她幸好爱上的人是容景。

        幸好爱的人是他!

        这样的一颗生命,他的出现本来就是奇迹,他的成长也是奇迹,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称之为奇迹。他的生命和他的人以及他做的一切,都让她有一种感觉,就是他生来就是为她而来,从来只为她。他的生命是用来燃烧她的,燃烧她冷情的心和那一刻历经前世风云的灵魂,她从小到大,在被他丝丝渗透,环环包卷,一寸寸地洗礼着。将她一张多彩的纸抹白,再由他来填充满属于他落笔的色彩。让她深刻地知道,云浅月完完整整地属于容景。

        心被密密麻麻的丝网包裹,密不透风,可是她却感觉甘之如饴,是她一直想要的港湾。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着容景,声音与他一样,平静中渗透的入骨温柔,“十年前,我见你受重创,恨自己太小,没能力阻止。五年前,见蓝氏一门被抄家灭族,我却想的是倾我所能,也不能让荣王府成为蓝氏的下场,不能让紫竹林毁于一旦,大半年前,灵台寺下,我中催情引,头脑昏沉,内心却清醒的很,只恨你怎么就不融我入骨,暗暗发誓,早晚有一日要将你得了,将那些金佛像做我吃你之后的付账之款?!?br />
        容景听到这里一怔,秀眉细细挑高,声音微扬,“你非要那些金佛像,那时候就是为了想着有朝一日吃了我?将那些金佛像做你吃我之后的付账之款?”

        云浅月点头,“可不是,你以为我真那么爱钱?”

        容景漂亮的薄唇轻轻一扯,微微勾成一弯月牙,盯着她看片刻,扶额道:“那时候你怎么就不说呢?你若说的话,我当时就可以满足了你?!?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