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灵敏嗅觉(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逸和夜轻染走向云老王爷的马车。

        云浅月心下一紧,看向容景。

        容景对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她顿时踏实下来,也走了过去。

        来到云老王爷的马车,只见夜轻暖一手扣住马车的车辕,一手扣住孟叔的手,期待地看着他,“南凌睿,是你对不对?五年前在暖城那三个月,你没有忘是不是?”

        “小郡主,您认错人了,老奴是云王府的云孟?!痹泼狭馐?。

        “不可能,你虽然易了容,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你的气息?!币骨崤贸瞿且槐窘?,放在云孟面前,“你看,你给我的木剑我一直好好留着的?!?br />
        “小郡主,老奴真是云孟,怎么可能是南梁帝?您是真的认错人了。老奴是云王府的家奴,一直侍候在老王爷身边。从未离开过。老奴也是认识南梁帝没错,但老奴这副老样子,从哪里看也不是南梁帝啊?!痹泼峡嘧帕晨醋乓骨崤?。

        夜轻暖怀疑地看着他,不松手,“我不可能出错,你的气息我最是记得深。你易容术再精妙,身上也有气息?!?br />
        “哎,老奴真不是?!痹泼衔弈?,对云老王爷求救,“老王爷,您看……”

        “夜小郡主,他是我老头子的家奴,什么狗屁南梁帝?他怎么可能在我老头子的马车里?”云老王爷出声,对一旁看着的夜天逸和夜轻染道:“你们两个小子过来,一个好好的小丫头,拉着我老头子的家奴做什么?成何体统!认错人也不该认错了他?!?br />
        夜天逸盯着云孟,没说话。

        夜轻染也看着云孟,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对夜轻暖问,“你确定?这是云王府的孟叔。一直是云老王爷的家奴,以前是云王府的大管家,如今在云爷爷身边侍候云爷爷?!?br />
        夜轻暖怀疑地看着云孟,“可是这气息,我不可能认错的……”

        “来人,带着孟叔去我的马车里验身?!币固煲莩辽?。

        一人瞬间飘身而落,正是皇室隐卫之主。

        夜轻暖松开孟叔。隐卫之主代替夜轻暖,扣住孟叔手腕,将他拉下了车。

        孟叔没反抗,跟着皇室隐卫之主进了夜天逸的马车。

        云老王爷气哼哼地看着夜天逸,“小子,你到底想做什么?怀疑我老头子窝藏了南梁帝不成?南梁帝在南梁做皇帝,跑这里来扮我的家奴?”

        “老王爷息怒,既然轻暖妹妹指出来,为了打消她的怀疑,验证一下也无妨?!币固煲莩辽?。

        “若不是呢?”云老王爷胡子一翘一翘的。

        “若不是的话,让轻暖给您赔罪?!币固煲菘戳艘骨崤谎?。

        夜轻暖有些怔怔地看向夜天逸的马车。

        云老王爷看向德亲王,“德亲王,可以好好管管你的女儿,我老头子看她怕是想南梁帝想得疯魔了?!?br />
        德亲王老脸不太好,看着夜轻暖,“暖儿,怎么回事儿!那明明就是云孟。你怎么当他是南梁皇帝?”

        夜轻暖抿着唇,没接话。

        云老王爷不再说话,一时间众人也都无人再言语。

        云浅月抱着夜天赐静静地站着,想着夜轻暖当真是敏锐,如今她几乎可以不用再怀疑她不是暗凤了。没有一定的武功和一定的敏锐嗅觉根本不可能发现南凌睿。而夜天逸和夜轻暖不拦阻她的行为,显然是对她的能力有所肯定。

        众人都看着夜天逸那辆马车。

        不多时,皇室隐卫之主当先出来,云孟随后穿戴着衣物跟下了车?;适乙乐鞴矶砸固煲葙鞲?,“摄政王,他的确是云王府的云孟?!?br />
        “不是南凌睿?”夜轻暖问。

        “回小郡主,不是?!币乐饕⊥?。

        夜轻暖回身看向云老王爷的马车,眸光犹疑,似乎有什么谜团解不开。

        “小丫头,喜欢一个人是好事儿,但也要喜欢对了人,那南梁的皇帝可是个风流种子?;故遣灰不端暮??!痹评贤跻砸骨崤吡艘簧?。

        “轻暖,给云老王爷赔罪!”德亲王脸色挂不住了。

        夜轻暖点点头,屈膝对云老王爷一礼,轻声道:“是我少不更事,云爷爷见谅?!?br />
        “算了,我老头子不跟你一个小丫头计较,否则显得我老头子倚老卖老?!痹评贤跻栽泼线汉?,“孟子,上车。你这副德行还有人认错你,我老头子真觉得新鲜了?!?br />
        云孟规规矩矩地上了车,帘幕落下,遮住了二人的身影。

        云老王爷对车夫吩咐了一声,马车走了起来。

        夜天逸和夜轻染看着云老王爷的马车离开,都再没说话。

        容景握住云浅月的手,温声道:“我们也上车吧!今日在外的时间不短,别冻坏了新帝,毕竟只是才出生不久的孩子?!?br />
        云浅月点头,由容景扶着上了马车。

        帘幕落下,弦歌一挥马鞭,马车跟在云老王爷的马车之后走了起来。

        夜轻染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上前一步,拦住容景的马车,一把挑开车帘,看向里面。里面只有容景和云浅月以及她怀里抱着的夜天赐,他眸光露出疑惑。

        容景挑眉,“染小王爷在怀疑什么?难道也怀疑景的马车藏匿了南梁帝不成?”

        夜轻染没说话,放下了帘子。

        马车继续走了起来。

        众人都面面相耽,不知道这是闹得哪一出。南梁皇帝来了天圣?如今都还没几日就过春年了,大多数人都觉得不可能!而且南梁帝才登基不久,需要稳定朝局,怎么可能离开南梁来天圣?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强,尽管夜天逸和夜轻染封锁了夜轻暖那日大闹金殿要将自己当做礼物送去南梁的事儿,但是过去这么些日子,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尤其是她在德亲王府绝食等等的激烈行为,众人都觉得这小郡主应该是为爱所困,思之如狂,产生幻觉了。

        “七哥哥,哥哥,我的感觉不会出差的,南凌睿刚刚一定在这里?!币骨崤蜕?。

        “我知道!”夜轻染拍拍夜轻暖的肩膀。

        德亲王看向他一对儿女,没说话。

        “怎么办?”夜轻染问向夜天逸。

        夜天逸眯了眯眼睛,沉声吩咐道:“从今日起,春年戒严,封锁各个关卡城门?;适乙廊砍龆?,各个城池严密排查?!?br />
        “这样会不会造成许多人回不了家?百姓们怨声载道?”夜轻染犹豫。

        “总比放走了人好得多!”夜天逸道。

        夜轻染缓缓点头。

        回城的马车中,云浅月低声对容景询问,“哥哥呢?你什么时候将孟叔也带了来给调换了回来?”

        “昨日忽视了夜轻暖。今日早上你给他幻容的时候,我觉得有必要再防范一招,便传信给云爷爷让孟叔也坐进了马车?!比菥拔律?。

        “夜轻暖好敏锐的嗅觉?!痹魄吃碌蜕?。

        容景微笑,“这回可以确定她的身份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小时候那个三步就昏迷的小丫头,去暖城六年,回来后依然天真无邪,阳光灿烂。若不是看到了夜氏大长公主的手记,她还是不能知道在寒池中修炼火凤吟有多困苦,那么一个小丫头,真难以想象,她有何等的毅力忍了过来。如今即便是她连她的气息都摸不到,显然是火凤吟练成了吧?否则的话,德亲王也不会将她叫回京城来相助夜天逸和夜轻染了。

        “今年这个春年,恐怕他要在天圣过了?!比菥暗?。

        “哥哥如今在哪里?没走吗?”云浅月询问。

        “走不了了。夜天逸和夜轻染封锁各个城门,且出动所有皇室隐卫?!比菥拔律溃骸叭舨幌氡蛔サ幕?,只能不走了?!?br />
        云浅月皱眉,“让墨阁和红阁联手送他,送不走吗?”

        容景似乎衡量了一下,笑道:“也许能送走,但是代价未免太大,不划算?!?br />
        云浅月想着夜氏有暗龙和暗凤,她和容景有红阁和墨阁。若是较量起来,这个年不用过了。点点头,“可是他留在天圣的话,南梁怎么办?没皇帝能过年?”

        “缘叔叔不是在吗?你别忘了他是南梁的国师,在南梁待了十五年?;萌菀环愠闪诵碌?。南梁的事情不用担心?!比菥暗?。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爹在南梁,那就相当于回到他的地盘了。随便找一个人顶替云王爷,他转个身便能变成南梁帝。问道:“如今他先一步回府了?”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马车向城门走去。

        来到城门,果然见城门已经戒严。夜天逸下了命令之后,皇室隐卫和守城的人动作甚是迅速。连云老王爷和容景的马车也不放过,都排查了一番,才被放进了城。

        二人回到荣王府紫竹院,进了房间,就见南凌睿正四仰八叉地躺在软榻上嗑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