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子驾临(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孩子喝完米汤,高兴地咿呀咿呀玩了一会儿,便打着哈欠睡了。

        云浅月对青裳等三人交代了每两个时辰喂一次米汤,喂一次水,等等需要注意的事情,那三人连连点头,谨记下来,之后,她便回了房间。

        晚上,容景回来,特意让青裳将孩子抱过来看,孩子似乎很喜欢容景,伸着瘦巴巴的小手要够他的衣袖。他笑笑,将衣袖递给他,孩子高兴地抓着往嘴里吃。

        “他饿了?”容景问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从孩子手里扯出容景的袖子,对他警告道:“夜天赐,看清楚了!这个不是吃的。你若变成吃货,见什么都吃,就给我滚回宫里去?!?br />
        孩子砸吧砸吧嘴,放下手,委屈地看着云浅月,但没哭,模样看起来甚是听话。

        容景轻笑,对云浅月温声道:“这么厉害的姐姐,第一次见到?!?br />
        云浅月翻个白眼,“你不是爱洁成癖吗?竟然让他抓你的袖子?”

        容景摸了摸衣袖,不甚在意地道:“唔,我想着,为了以后……总要锻炼着适应的?!?br />
        云浅月脸一红,对偷笑的青裳挥挥手,青裳立即抱着孩子下去了。他恶狠狠地对容景道:“若是他将你的袖子扯烂了,我不会再给你做新的?!?br />
        容景笑着将她抱进怀里,柔声问,“还记得普善大师曾经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云浅月问。

        “他说你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比菥疤嵝言魄吃?,眸光温柔似水地看着她。

        云浅月想起那个老和尚在香泉山那日烤鱼的时候是这样说过,她当仁不让地点头,“本姑娘本来就是全才?!?br />
        “对,你是全才?!比菥翱醋潘?,慢慢俯下头。

        “哎呀,长针眼!来得真不是时候?!贝巴獯匆簧煜さ墓纸?。

        容景一顿,云浅月一怔,推开容景看向窗外,就见到一个熟悉的黑影,她不敢置信地问,“南凌睿?你怎么来了?”

        “死丫头,喊哥哥!”南凌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真的是你!”云浅月看向容景,想着南凌睿怎么突然来了。

        容景含笑道:“姑姑殡天,我给小睿哥哥传了消息?!?br />
        “小景,你再喊我一声小睿哥哥,我就将你的那株烂桃花给砸吧了?!蹦狭桀R醪獠獾纳舸油饷娲?,须臾,推开门走了进来。珠帘被他打得啪啦直响。

        容景慢悠悠地道:“据说东海今秋的新科状元甚是有才华,仰慕洛瑶公主?!?br />
        南凌睿被掐住要害,狠狠地挖了容景一眼,走过来一把将云浅月拽进怀里,骂道:“死丫头,你就由着他欺负你哥哥?”

        “你皮糙肉厚,他瘦巴巴的,欺负一下不碍事?!痹魄吃陆庀蜈故偷昧芾炀≈?。

        南凌睿刚要大怒,云浅月已经被容景拽进了怀里。他瞪了容景一眼,似乎知道这是人家的地盘,他识时务地罢了手,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朕要吃十全大补席。小景,统统给朕上来?!?br />
        “你三天没吃饭?”云浅月看着南凌睿,借着灯光,见他一身风尘,显然是兼程而来。

        “两天两夜,跑死了两匹马?!蹦狭桀5?。

        “姑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你这时候回来,就不怕夜天逸和夜轻染将你扣在京城?”云浅月看着南凌睿。

        “总归是姑姑,糟老头子就这一个女儿,爹就这一个妹妹,你我就这一个姑姑。我十年没在她身边,这最后一程总要送一下才心里宽慰一些?!蹦狭桀A成话?。

        “南梁朝中被你这样扔下没事儿?”云浅月看着他,“秦玉凝在南梁呢,我给你传的信看到了没?”

        “看到了,一个女人还能翻出什么大天来?爹和顾少卿在呢?!蹦狭桀0诎谑?,冷笑道:“秦玉凝自负聪明,跑去了顾少卿的大营里藏着,以为谁不知道她,这个女人白长了一张好样貌,不堪大用?!?br />
        “原来她在顾少卿的大营?!痹魄吃禄腥?。

        南凌睿哼哼了一声,看向容景。

        容景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青裳应声,立即去厨房了。

        南凌睿满意地抱着水壶喝了一通,问道:“姑姑生下来的那个小东西呢?抱来我看看。若是长得不像云王府的人,就掐死他?!?br />
        “放心吧!长得像姑姑?!痹魄吃潞眯?,对外面喊了一声。

        凌莲应声,抱着夜天赐走了进来,小东西刚吃饱睡着了,模样干净,像皇后。南凌睿盯着他看了片刻,点点头,“还真像姑姑,他叫什么?”

        “天赐?!痹魄吃碌?。

        “夜天赐?”南凌睿挑眉。

        “姓不了云?!痹魄吃碌?。

        南凌睿哼了一声,没说话,对凌莲摆摆手,凌莲抱着夜天赐走了下去。

        云浅月刚要说话,紫竹林外传来文莱高高的声音,“摄政王驾到!染小王爷到!”

        云浅月一怔,眼睛眯了眯,问向南凌睿,“你刚进来,他们便来了荣王府,你没隐藏行踪被他们知道了?”

        “隐藏了!”南凌睿无所谓地道,“但也保不住被他们嗅到了味,鼻子够灵?!?br />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不以为意,对外面吩咐:“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大约来看新帝,凌莲,你将他抱出去给他们看一眼?!?br />
        “是,景世子!”凌莲立即应了一声,抱着孩子向紫竹林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