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子驾临(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沈昭的确难得?!比菥翱醋旁魄吃?,眸光微转,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你又打我什么主意?”云浅月警惕地看着他,她清楚地知道,每此这个人露出这种神色,一准在打她的主意。莫离、风烬、西延玥的离开,都跟他这种眼神脱不开关系。

        容景轻笑,爱怜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这天下知我者,莫若你了?!?br />
        云浅月微哼了一声。

        “红阁的花落和苍澜武功最好吧?让他们二人从今以后跟在沈昭身后?;に?!”容景说出主意,“他们如今在京城待得怕是都要发霉了,落在你手里,实在是糟蹋?!?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怎么没听说他们发霉?”

        “我听说了!”容景笑道。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想着她的红阁一直在她手中的确没派上什么大用场,最多的只用探听消息传信了,沈昭她见着喜欢,的确不能出事。容景手中武功高的人都分配了出去,应该是再无人可分配了?;浜筒岳降奈涔α帜延械惺?,沈昭如此人才,尤其他会南疆咒术,得南疆先太皇亲传绝传,比叶倩要高。一些禁术他都会,水术如今更是高了些,这实在难得,世间也难再找一个这样的人。自然要?;ず盟?。让她红阁的两大长老一起?;に菜闶侵档谜飧黾?。于是也不与他争辩,点点头,“好吧!就让他们?;ど蛘寻?!不过到了不用的时候,得还给我。沈昭毕竟是你的人,可不算是我的人?!?br />
        容景无奈一叹,“云浅月,你是不是还意识不到你的身份?我是你的人??!我的人不也是你的人吗?”

        云浅月“噗哧”一笑,伸手捶了他一眼,对外面喊,“凌莲!”

        “小姐!”凌莲立即出声。

        “给华笙传信,从今日起,花落和苍澜暗中?;ず蒙蛘?,不要让他有丝毫闪失?!痹魄吃路愿?。

        “是!”凌莲应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回头看向容景,问道:“这回满意了吧?”

        容景含笑点头,拦腰抱起她,“为了表示谢意,就让在下送浅月小姐回去就寝吧!”

        云浅月自然不反对,且理所当然地让他抱着回紫竹院。

        回到紫竹院,容景和云浅月并没有就寝,而是燃着灯火不约而同地为太后守孝。

        云浅月身为侄女,本该留在宫中守孝,但是她讨厌听到那些皇子公主们以及朝中命妇们虚假的哭声,不如眼不见心宁静。

        夜半时分,文莱来到荣王府请云浅月进宫,言,“新帝哭得上次不接下气,随时有断气之危,摄政王命他前来请浅月小姐进宫照看新帝?!?br />
        云浅月冷声回复,“告诉他,我不会进宫的,将孩子送来荣王府,否则断气就断气吧!姑姑不见得不希望黄泉路上有个陪着的人?!?br />
        青裳将云浅月的原话传给了文莱。

        文莱快马加鞭跑进宫,将云浅月的原话传给了夜天逸。

        之后,宫中再未传出消息,也无人前来荣王府,当然,孩子也并未送来。

        天明十分,容景站起身,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摆摆手,“我今日不进宫。钦天监什么时候择好了良辰吉时,送姑姑下葬,我再去给她送行?!?br />
        容景点点头,独自进了宫。

        容景走后,云浅月虽然一夜未睡,但依然无困意。便独自摆了那日和云老王爷一起下的棋,自己与自己下了起来。

        响午十分,青裳进来低声禀告,“浅月小姐,听说昨日新帝哭了一夜,哭得累了,睡了。后来睡了没两个时辰又醒了,便接着哭,连灵芝的汁也不喝了,往外吐。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将后宫里为太后守灵的朝中命妇都叫了去,却是谁抱也没用。今日世子进宫,也没去抱孩子,而是直接去了议事殿?!?br />
        云浅月点头,她如今和夜天逸、夜轻染在进行拉锯战,不能因为姑姑而去心疼孩子。若她忍不住进宫的话,那么他们就赢了,那么她爹和娘在荣华宫房顶白看了两个月的星星了。若是孩子哭死了,那么也只能算是他没那个命吧!若是他能挺过来,她就好好照看他。

        晚上,容景从宫中回来,见云浅月一个人在下棋,对她挑眉,“下了一日棋?”

        “嗯,下棋能让人心静?!痹魄吃碌?。

        容景将她往怀里抱了抱,轻声道:“忍得很辛苦吧?那毕竟是姑姑的孩子?!?br />
        云浅月轻轻“嗯”了一声,将头靠在他的怀里,“我从现在开始,一步也不会退。天下黎民百姓无以统计,饿死冻死的人不计其数,老弱妇孺在这个冬天挺不过来的多了,刚出生的婴儿就没了命的不知凡几。他是姑姑的孩子没错,但也不能制肘我什么,若是夜天逸和夜轻染不退步,我不介意用他的鲜血铺路?!?br />
        容景抱着云浅月的身子紧了紧,温声道:“你一日夜没睡,今夜不必守孝了。睡吧!姑姑后日出葬?!?br />
        云浅月点头,靠在他怀里,任她将他抱在了床上。

        这一夜,夜半时分,文莱再次来到荣王府,言,“浅月小姐再不进宫看孩子,孩子真会不行了,摄政王请浅月小姐马上进宫,浅月小姐别忘了他是太后的孩子,别辜负太后的嘱托?!?br />
        青裳禀告后,云浅月冷声道:“让他将孩子送来荣王府!否则我辜负了姑姑的嘱托的话愿意百年之后去阴曹地府赔罪?!?br />
        文莱得了云浅月的话,再次快马加鞭回宫禀告夜天逸。

        一个时辰后,宫中传来消息,摄政王车碾前来荣王府,天子驾临,请浅月小姐必须到荣王府门口迎接。

        云浅月得到消息,冷笑一声,“夜天逸还是退步了!我竟然不明白了,他不是最该希望这个孩子死的人吗?怎么如今到比我还在意这个孩子?!?br />
        容景微微沉思,笑道:“不管如何,总之孩子是送来了,出去迎接吧!”

        云浅月点头,披衣下床。

        二人穿戴妥当,出了紫竹院,天子驾临,荣王府各府各院都得到消息,燃起了灯火,纷纷起床出门接驾。

        容景和云浅月到荣王府门口的时候,宫中的车碾还未到,荣王府大门口已经跪了黑压压一片人。

        这是云浅月第一次看全了荣王府的人,她眸光扫了一眼,便转回身,看向宫中的方向,冷笑道:“夜天逸这是让我们等上多久?”

        “他被折腾了两日夜,如今妥协,自然有郁气,我们等一等也无碍?!比菥拔律?。

        云浅月不再说话。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云浅月和容景是穿戴妥当出了房门的,而且有内功,不惧深夜寒气??墒强煽嗔巳偻醺诘闹谌?,他们都是得到消息匆匆出来接驾的,有的人只穿了单衣,冻得哆嗦不止,嘴唇都已经发紫了。

        一个时辰后,夜天逸的马车姗姗来迟。

        文莱扬声高喊,“天子驾临,荣王府接驾?!?br />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跪在荣王府门口的众人哆嗦着喊出声,在深夜里,声势甚是浩大。

        容景和云浅月站在门口,并没有出声。

        车帘挑开,车中不止坐了夜天逸,还有夜轻染。夜天逸怀里抱着孩子,孩子似乎依然在哭,一抽一搭的,声音极低,嗓子哑得几乎没了声。每抽搭一下,令人揪紧。似乎下一刻他就再也抽搭不上来的迹象。

        夜轻染当先下了车,第一句就是,“小丫头,你够狠!”

        云浅月挑了挑眉,目光沉静地看着夜轻染,声音不高不低,没有起伏,“我以为他死了你们该喜欢才是。所以想帮帮你们?!?br />
        夜轻染的脸色不好,大约这两日都没睡上觉,一脸阴郁,“这是天子,如何能死?”

        “天子只不定能做几日,死了也没什么稀奇?!痹魄吃碌?。

        “小丫头,我知道你心狠,但没想到你的心如今竟然狠到了这个地步,他可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你连一个出生的孩子都没有怜悯爱惜之心了吗?”夜轻染闻言脸色更是难看。

        “我怜悯别人,谁来怜悯我?我将怜悯之心抢了,你们做什么?自然要给你们一个机会?!痹魄吃驴醋乓骨崛?,忽然一笑,“一个是摄政王,一个是染小王爷,你们都算是他的哥哥,一个是至亲的哥哥,一个算是堂哥。而我比起你们,总归是个外姓。我姓云,他姓夜。就算轮也轮不到我这个外姓先生怜悯爱惜之心不是?”

        “说不过你这一张嘴!”夜轻染哼了一声,看向容景,眸光凌厉,“弱美人,我一直都好奇,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她对你死心塌地的?难道你敢说你当初招惹她不是因为她是云王府的女儿?”

        “当初的事情和缘由谁还能记得那么清楚?我已经不记得了?!比菥暗恍?,“我们的事情染小王爷你该是最清楚不过,或许你说得很对,但是那又如何?我对她的心思,无论好坏,从来不曾瞒过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