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身份识破(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见她进来,微微一笑,“孩子呢?”

        “在帝寝殿夜轻染看顾着呢!”云浅月将身子靠在他身上,有些疲惫地道。

        容景笑看着她,语气温柔,“我就猜想你不会带他出来?!?br />
        “我想带来着,夜轻染不让我带,让我住在帝寝殿或者荣华宫?!痹魄吃挛⒑吡艘簧?,冷笑道:“一个孩子就想制肘住我,不可能!”

        容景俯下身,低头在她唇瓣印上一吻,柔声道:“是不是说明我比他重要?”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我很荣幸!”容景声音隐隐含着笑意,如玉的手给她轻轻揉按额头。

        云浅月这一日紧绷难受的神色放松下来,“我听夜轻染说夜天逸救活那个孩子后,他一直在哭,你抱着他就不哭了,后来你走了,他还是哭,谁哄也不管用,见到了我之后又不哭了,在我的怀里睡着了。如今我离开,不知道她是否醒来再哭。夜轻染说这个小东西刚从娘肚子里爬出来就不认夜家的人?!?br />
        容景眸光微闪,温声道:“你刚出了帝寝殿,他又哭了。夜轻染让夜轻暖去找夜天逸了?!?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仰头看着容景,“我不信一个小孩子生下来就不认夜家人这样的说法,他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总不能跟我一样,生出来就带着记忆记事,我看着不像。那个孩子比别人灵透一些倒是真的?!被奥?,她怀疑地问,“是不是你对那个孩子做了什么手脚?”

        容景扬眉,“你认为是这样!”

        云浅月点头,盯着他问,“是不是?”

        容景轻笑,伸手点点云浅月眉心,柔声道:“这么聪明!看来我真不能小看你所学的那个什么心理学的满分说法了。竟然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不是我做的。是缘叔叔和青姨动了些手脚?!?br />
        云浅月挑眉,“爹和娘?”

        容景点头,“服用生子果将养的孩子,不止吸收母亲精血,也吸收事物的精气。直到他出生后,才是正常人,但是比一般正常人要有灵性。他在母体里,可以能被灵术灌输一些东西?!被奥?,他笑道:“你可以想象,每日晚上缘叔叔和青姨两个人跑去荣华宫的房顶上看星星时,顺便对他灌输了一些什么,才导致了他如今只见到你我不哭?!?br />
        “原来是这样!那两个人……我就说呢!看星星,他们也真有闲情逸致?!痹魄吃潞眯?,话落,见容景看着她,她眼皮翻了翻,“星星有什么好看的!”

        容景抱住她,笑道:“不是星星好看,而是陪在身边看星星的人好看?!?br />
        云浅月想着她的浪漫细胞还是不够格,问道:“他们在荣华宫房顶看了多长时间星星?你既然知道,夜天逸也知道吗?”

        “从我们及冠及笄的时候开始的吧!青姨和缘叔叔武功高绝,又都有灵术。夜天逸不会灵术,应该是不知这件事情,也发现不了?!比菥吧焓秩牖?,拿出一个竹筒,递给云浅月,“这是青姨给我的,据说这个竹筒是用产生子果的那颗树的木头做的。我这些日子佩戴在身上,你日日于我近身,也沾染了这个木质的味道,那个孩子有些灵性,嗅觉比寻常孩子敏锐,闻到你我身上的气味,觉得熟悉,自然就不哭闹了?!?br />
        云浅月恍然,接过竹筒看了一眼,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木质,她叹道:“这个世间有些东西就是令人觉得惊奇。比如这生子果?!?br />
        “以后这种东西没有了!被缘叔叔和青姨给砍了,连根也拔了?!比菥暗?。

        云浅月将竹筒递回给容景,闭上眼睛,“他们总算做了一件好事儿,希望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生子果害人了。孩子靠吸食母亲的精血才能活,他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何等的残忍?!?br />
        容景点点头,“东海据说只有那一株生子树。他们连根拔起后就留了这么一个竹筒,之后将木质沉入了东海,以后再没有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轻轻给她揉按着额头,也不再说话。

        车厢静静,自成一片天地,隔绝外面的喧尘烦扰。

        马车回到荣王府,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容昔等在门口,见二人回来,连忙上前道:“世子,云姐姐,沈昭又来了,如今在前厅。似乎是有急事,我问他也不说,只说等你们回来?!?br />
        “嗯,知道了,我进去看看?!比菥暗阃?,拉着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想着沈昭有急事儿,难道还是关于上次他说的秦玉凝之事?

        二人来到前厅,透过珠帘,果然见沈昭焦急地坐在屋中。听到脚步声,沈昭立即站起身,不等二人进屋,便快步迎了出来,“景世子,浅月小姐?!?br />
        “别急,有事进去说?!比菥拔律?。

        沈昭本来焦急,看见他,立即镇定下来,点点头,跟着他走进屋。

        云浅月想着容景就是有这份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本事,他一句淡淡的话,也能让人觉得心里踏实且信服。这是天生来的,谁也比不了的。

        三人坐下后,沈昭焦急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我爹娘失踪了!”

        云浅月眯起眼睛,“他们什么时候失踪的?你怎么知道?”

        “我本来想接爹娘进京到身边照顾,但考虑到如今京城不甚太平,他们出身乡野,我也怕不适应京城这等繁华,他们自己也不想来,于是也就作罢。今日刚收到山花的信,说我爹娘不见了两天了,家里没什么异常,她开始以为去拾柴了,但后来一日还不见人,于是她带着人将漫山遍野都找遍了,还是没人,后来又将附近的县城也找了,也都没人,觉得怕是会出了事儿,就找了镖局用快马命人将信给我送来了?!鄙蛘鸭鄙?。

        “镖局快马加鞭来京也要两日到京城,这么说如今他们失踪四日了?!痹魄吃碌?。

        沈昭点头,脸色发白,后悔地道:“当初景世子询问了我的意见,问我是否将爹娘安置一下,我不想麻烦景世子,所以,就推辞了,如今……”他说不下去了,显然是后悔极了。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温声道:“这件事情我早有预料,你杀了叶霄,一战名扬天下,叶灵歌失踪,下落不明,这笔账她会算在你身上,早晚是个祸害??銮夷闳缃裆砭映?,朝中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因为我和摄政王之事,你如今在我身边议事,身份已经再不比以前。你的爹娘即便在山野,但也再不是山野之人?!?br />
        沈昭看着容景,“景世子,我如今怎么办?我请旨去寻爹娘?可是茫茫人海,我毫无根基踪迹,去哪里找爹娘?是否被叶灵歌将我爹娘抓去了?她如今在南梁,我若是去南梁的话,是否能找到?”

        “我既然早有预料,自然早已经吩咐了人暗中照看你爹娘,如今还并未接到他们出事的消息。你无需焦急,稍等片刻,我询问一下吧!他们应该无事?!比菥暗?。

        沈昭一喜,立即点头。

        容景对外轻声开口,“弦歌,给墨菊传信,问一下沈昭的父母如今在哪里?”

        “是!”弦歌立即应声。

        云浅月见沈昭期盼地看着窗外,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你压压惊,他既然派了人暗中看着,又没收到来信,你爹娘应该是无事。即便是有事,也是对你构成威胁之事。抓了你爹娘的人若是让他们出事儿的话,就威胁不到你了,所以,他们不管如何,暂时还是安全的?!?br />
        沈昭点点头,接过水,诚挚地道:“谢谢浅月小姐?!?br />
        云浅月看向容景,问道:“能最快联系上墨菊吗?”

        “嗯,墨阁有一门武功,可以同门之间千里传音,就是费些功力而已?!比菥暗?。

        云浅月不再说话。

        沈昭也不再说话,虽然因容景的话镇定下来,但还是看出坐立难安。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弦歌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世子,沈昭的父母安然无恙?!?br />
        “如今在哪里?”沈昭一喜,腾地站了起来。

        弦歌犹豫了一下,没答话。

        云浅月似乎想到了什么,容景微微挑眉,温声道:“沈昭不是外人,但说无妨?!?br />
        弦歌压低声音道:“沈昭的父母原来是百年前慕容氏骠骑将军的旧部,杜国舅早就联络上了沈昭的父母,如今知道世子之事,便询问了他们的意见,他们应允了,便被墨菊接应离开了山野,都前往墨阁了。墨菊说她这两日因为负责接应杜国舅,这件事情便没来得及向世子禀告?!?br />
        云浅月想着果然,在容景安排人暗中看顾下,应该是无人能带走沈昭的父母,而且走得无声无息,除非是自愿。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真小,原来沈昭的父母竟然是前朝骠骑将军的旧部。她看向沈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