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托孤帝姐(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接太后懿旨!”云浅月跪下,第一次心甘情愿地接过圣旨。

        夜天逸盯着云浅月看了一眼,缓缓将手中的圣旨递给她。

        云浅月拿到圣旨,在手里紧紧攥了一下。之后缓缓站起身。

        夜天逸看向众人,沉声道:“太后千岁!”

        众人惊醒过来,齐齐出声,“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帝姐千岁!”夜天逸又沉声道。

        众人连忙齐声喊道:“帝姐千岁!”

        云浅月看了夜天逸和众人一眼,对夜天逸问道:“夜轻染在何处?”

        “在帝寝殿?!币固煲莸?。

        云浅月拿着圣旨向帝寝殿走去,夜轻暖看向夜天逸,见他点头,立即跟上了她。

        来到帝寝殿,便听到里面隐隐传来孩子的哭声,声音极小,几乎不闻,但是听起来令人揪心,似乎下一刻就会断气,再哭不出来。

        云浅月心下一紧,快步向里面走去。守在帝寝殿外的人见云浅月来到,都齐齐见礼,并没有拦她,显然已经被夜轻染交代过了。

        进了内殿,云浅月一眼便看到宫女嬷嬷一大堆跪在地上,夜轻染正抱着一个被子裹成的圆筒焦急地走着,嘴里哄着什么,哭声是从被子里传来。

        “小丫头,你总算来了,真慢!”夜轻染见云浅月来到,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见他额头有细微的薄汗,没说话,伸手去接她怀里的孩子。

        “你会抱吗?”夜轻染怀疑地看着她。

        “会!”云浅月点头。

        夜轻染将孩子递给她,皱眉道:“从救过来会哭了之后,他一直在哭,有一个多时辰了,这样下去的话可不行,你……”他话音未落,孩子已经不哭了,他“咦”了一声,惊讶地睁大眼睛,“他到你怀里就不哭了!你给他施了什么魔法?”

        云浅月不说话,看向怀里的孩子,他也正睁开小眼睛好奇地看着她,虽然身量极小,大约也就四五斤重,小小的五官已经分明,酷似她的姑姑,大约是哭得太久,太厉害,即便如今不哭了,还带着丝抽抽搭搭的喘息声,她想着幸好像她姑姑,否则若是像老皇帝的话,她怕是会厌恶得将他扔出去。

        “哥,云姐姐没有施什么魔法,肯定是你不会抱孩子?!币骨崤采锨翱醋旁魄吃禄忱锏暮⒆?,对夜轻染道。

        “怎么是我不会抱孩子?她们这些人挨个抱了个遍,都不行,他一直哭个不停。早先还吃灵芝的汁,后来也不吃了,水也不喝,一直哭?!币骨崛久纪妨⒓词鹄?,“你们不信问问这里的这些人?”

        “回浅月小姐,回小郡主,小王爷说得正是?!钡厣系娜肆⒓雌肷?。似乎也跟着夜轻染一样松了一口气。

        “他这么小,就能看出来像太后了?!币骨崤嵘溃骸耙灿行┫裨平憬?!”

        “太后和小丫头本来是姑侄,就有几分相似。他有些像小丫头不奇怪?!币骨崛究戳嗽魄吃乱谎?,见她只盯着孩子看不言语,他问道:“小丫头,太后装棺了吧?”

        “嗯,装了!”云浅月应了一声。

        夜轻染不再说话。

        云浅月盯着孩子看了片刻,见他不再抽搭了,反而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头一歪,在她怀里睡去,她从帝寝殿带来的伤痛和阴霾因为他这个小小的表情和举动被冲散了几分,忽然笑了。老皇帝虽然令他厌恶,即便他死去多时,他也厌恶他,但孩子无辜,而且他还是她姑姑的骨肉,能保他一辈子的话,那么这一刻起,他愿意保他一辈子。

        “真神奇了!”夜轻染啧啧了一声,不满地道:“我和夜天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救回来,可是他在我们怀里一直哭,被弱美人接过去就不哭了,弱美人走了之后他还哭,如今在你怀里又不哭了。竟然还睡着了?这个小东西刚从娘肚子里爬出来就不认夜家的人?”

        云浅月心思一动,没说话。

        “哥,这是天子,你竟然骂天子是小东西。治你的罪!”夜轻暖笑着道。

        夜轻染哼了一声,嘟囔道:“他本来就是个小东西,这么小,我一只手指头就能提起他来,若没有那株五百年的灵芝和弱美人的提神丹,他如今还哪里活着?”

        “再小也是天子?!币骨崤嵝阉?。

        夜轻染又哼了一声,没反驳。

        “他有名字了没有?”云浅月问。

        “太后生前给起了名字?!币骨崛究戳嗽魄吃乱谎?,道:“叫夜天赐?!?br />
        “太后说他叫云天赐吧?”云浅月扬眉。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正色地道:“小丫头,他姓夜,是天圣新帝。太后一生端严,母仪天下,这等事情不是随意更改的。他姓不了云,只能姓夜?!?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无论是夜,还是云,只是一个姓罢了。她抱着孩子向外走去,“我带她回荣王府?!?br />
        夜轻染一把拽住她,“不行?!?br />
        云浅月停住脚步挑眉。

        夜轻染皱眉道:“小丫头,天子怎么能出宫?你怀里面抱着的不是小孩子,而是天圣的天子。是新皇?!?br />
        “我不带他出宫也行,你看得了他吗?”云浅月询问。

        “太后懿旨你是帝姐,对你托孤,从今日起你就住进帝寝殿或者荣华宫吧!”夜轻染看着她道:“自古以来,没有天子生长在臣子之家,更何况你带他去的地方又不是云王府,而是荣王府?!?br />
        “我不住在宫里?!痹魄吃露先坏溃骸叭羰悄悴煌?,那就从今以后你看着他,我虽然答应姑姑帮她照顾孩子,但可没答应住进帝寝殿。他姓夜,又不姓云。我只是帮忙照看而已,他又不是我的职责?!?br />
        夜轻染眉头皱紧,问道:“你知道帝姐代表着什么吗?太后的懿旨赐封了你,会昭告天下的。你从今以后,就是天子帝姐,对天子行照看监护之责,你怎么能说他不是你的职责?你已经接了旨了吧!”

        “我对他行照看监护之责是不错!我带他去荣王府养着,也没违抗旨意?!痹魄吃碌?。

        “总之不行!你不能带他去荣王府?!币骨崛疽捕先坏?。

        云浅月将怀中的孩子塞进他怀里,“那他就交给你照顾吧!我不管了?!被奥?,她抬步向外走去。

        夜轻染连忙接住孩子,抬眼,见云浅月毫不犹豫地向外走去,他立即喊,“小丫头,你怎么就这么倔?天子本来就不该带出宫放在臣子之家!”

        云浅月仿若未闻,转眼间出了帝寝殿。

        夜轻染又“喂”了两声,见云浅月真走了,他瞪眼看着晃动的帘幕,想追出去,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又作罢。

        “哥,怎么办?云姐姐走了?”夜轻暖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皱眉,有些恼恨地道:“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她如今一心认准云王府了,太后托孤和姑侄情意都抵不过一个荣王府对她的吸引力,容景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迷魂汤?帝寝殿和荣华宫是天下间最尊贵的地方,荣王府岂能比得过?”

        夜轻暖轻声道:“景哥哥本来就很好??!荣王府的紫竹林很漂亮?!?br />
        夜轻染闻言瞪了夜轻暖一眼,恶声恶气地道:“你去问问夜天逸怎么办?本小王才不看顾这个小东西,哭得人心烦?!?br />
        “他如今都不哭了?!币骨崤?。

        “这是睡着了,醒来没准还会哭?!币骨崛镜?。

        他话音刚落,怀中的孩子忽然醒了,睁开眼睛,见是夜轻染,当真“啊”地哭了起来。

        “看吧!他又哭了?!币骨崛局迕嫉?。

        夜轻暖立即道:“他真的又哭了,哥,要不我去将云姐姐找回来?让她抱走孩子吧?”

        “不可能!天子养在荣王府,当皇宫不存在了吗?”夜轻染挥手,烦闷地道:“你去找夜天逸,问问他该怎么办?!?br />
        夜轻暖点点头,看了一眼夜轻染怀里的孩子,转身出了帝寝殿。

        云浅月出了帝寝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虽然答应了姑姑照看孩子,但姑姑也是让关嬷嬷嘱咐了遗言,说这个孩子不过是圆了她一个当母亲的梦而已。在她心里,她是第一位的。意思自然是不想她因为这个孩子被控制。

        夜天逸和夜轻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救活了孩子,自然不排除打着用这个孩子困住她的主意,这个孩子如今出生了,就是实至名归的天圣新帝,若是他死了,夜天逸正好借机继位,他略微动些手脚,这个孩子一准活不成,但是他没有,如今这个孩子好好活着。

        她自然不能受他们制肘,虽然是姑姑的骨肉,但是一个夜氏的孩子还制肘不了她。

        静站片刻,她面无表情地向宫门口走去。不多时,来到宫门口,容景的马车已经等在那里,弦歌挑开车帘,云浅月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