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托孤帝姐(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呢?”云浅月又问。

        “世子也在宫里,摄政王照看孩子,世子处理太后的后事?!鼻嗌训?。

        “云王府得到消息了吧?”云浅月闭了闭眼睛,开始披衣下床。

        “得到了,云老王爷有心里准备,没事儿的,您放心吧!”青裳见云浅月穿衣,轻声问,“浅月小姐,您要进宫吗?”

        “嗯,进宫?!痹魄吃碌阃?。

        “那奴婢去吩咐人给您备车?!鼻嗌鸭魄吃碌阃?,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穿戴妥当,抬步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出来,立即迎上来,担忧地看着他。云浅月对二人摇头,“我没事儿,你们留在府中吧!”

        二人点点头。

        出了紫竹院,来到云王府门口,青裳已经吩咐人备好了车,云浅月坐上车,马车向皇宫内走去。

        昨日,也是这个时候,文莱和关嬷嬷前来接她进宫,她陪姑姑在荣华宫里坐了半日,听她说了她从小到大的事情,她最后让她答应她照看孩子,又想见她爷爷,她就知道她在处理最后的念想了,却没有想到她提前催生,大约是知道若是自己再挺着的话,腹中的孩子也活不了吧?短短一日的时间,却是阴阳永隔。

        午时的大街很是热闹,人潮熙熙攘攘。隐隐能听到有人在说新帝降生的喜事儿。

        云浅月挑开车帘,向外看去,京城还是一如既往,不像是老皇帝离开的时候,全天下为其戴孝披麻,京城死寂一片,甚至还隐隐有些喜悦的感觉。新帝降生是大事儿,是喜事儿,太后即便贵为国母,驾崩了,为之国之大丧,但也掩盖不住这件新帝临世的大喜事儿。

        云浅月放下帘子,想着这样也好,天圣人人欢喜她的孩子出生,应该是姑姑乐见的。

        马车来到宫门口,云浅月下了车,便见到宫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车辆。都挂着各府家眷的牌子,太后崩逝,朝中凡是有品级的命妇都要进宫为太后守孝。

        朝中各府的命妇们都聚集在宫门口,以德亲王妃为首,等待人来齐了一同进宫。

        众人见云浅月来到,都连忙上前,云浅月的身份如今再不是云王府纨绔嚣张跋扈不懂礼数的嫡女,而是才华名扬天下,一篇《谏君书》连当世大儒都称颂的惊才女子,天下学子对她推崇备至,百姓们这些日子提到她,都再也不觉得她配不上景世子。而是纷纷换了一种说法,恍然景世子慧眼,怪不得万千女子独独喜欢云浅月,原来是有道理的。

        德亲王妃拉着云浅月的手,眼眶微微泛红,劝慰道:“浅月小姐节哀顺变,太后是找先皇去了!生是夫妻,死也是夫妻,有先皇在,她……”

        “德亲王妃说错了,姑姑早就后悔嫁入皇室了,这一辈子是夫妻她都做够了,活着已经形同陌路,死了也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愿他们两不相见吧!黄泉路上两不相见,投胎之后永不相见?!痹魄吃陆刈〉虑淄蹂幕?。

        德亲王妃一僵,后半句话没说完吞了回去。

        众命妇大气也不敢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也就浅月小姐敢说。

        “人还没到齐吧!王妃在这里等着吧,我先进去了?!痹魄吃鲁坊厥?,走向宫门。

        德亲王妃不由得松开了手,她自然知道因为老皇帝给太后吃了生子果,她才一直不能怀孕,后来又吃了一颗,让她有了身孕。那个孩子无非是老皇帝作为给七皇子夜天逸执掌皇权的踏板而已。帝后生前就形同陌路,她也没说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她走进宫门。

        夜轻暖站在德亲王妃身边,见云浅月走向宫门,她快走几步,跟上云浅月,轻声道:“云姐姐,我与你一起进去!”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二人进了宫门后,众命妇们一时间无人说话。片刻后,一位命妇道:“浅月小姐哪样都好,就是说话不给人留情面?!?br />
        德亲王妃看了那位命妇一眼,叹道:“她和太后姑侄情深,如今太后死了,她心里难受。浅月小姐是真性情?!被奥?,见又来了两辆马车,最后的两位命妇到了,便对众人道:“走吧,我们进去?!?br />
        众人应了一声,齐齐走进宫门。

        皇宫里已经挂上了白帆,刚一入宫,便听到了从荣华宫传来隐隐哭声。肝肠寸断,宫中虽然妃嫔美人后宫三千粉黛都被夜天逸清走没有了,但还有公主和宫女以及太监。如今显然是那些人在哭。

        云浅月来到荣华宫,荣华宫的守卫已经撤了,宫内已经搭建了灵堂。

        以六公主为首的一众皇子公主已经跪在灵堂前。

        文莱守在宫门口,显然是在等云浅月,见她来到,连忙上前,“浅月小姐,太后的灵堂刚刚搭建了,太后的衣装如今还未穿,景世子吩咐,说等着您来穿,之后再入棺?!?br />
        云浅月点头,四下看了一眼,没看到容景,问道:“容景呢?”

        “景世子去了国库,为太后选陪葬之物?!蔽睦车?。

        云浅月不再说话,向内殿走去。

        夜轻暖跟在云浅月身后。

        二人进了内殿,关嬷嬷红着眼眶迎上前见礼,低声道:“浅月小姐,太后遗言,让奴婢转告您,她将您当亲女儿,这个孩子不过是圆了她一个当母亲的梦而已。您能照顾他便照顾,若是照顾不到的话,不要强求。在她心里,您是第一位的?!?br />
        云浅月抿着唇点头,姑姑还是爱她的。

        关嬷嬷不再说话,挑开内殿的帘幕。

        云浅月想着昨日她就站在这里害怕往前走一步,害怕姑姑同赵可菡一样,转眼就死在她怀里,可是如今姑姑还是死了,这一步总要走进去,即便她不想,也要为她亲手穿衣,要为她装棺。她蜷了蜷手心,走了进去。

        殿内无人,太后躺在床上,显然已经被人清洗过,身上穿着崭新的代表后服颜色的红绸里衣,一套大红的后服叠得整齐地放在床头,在等着她来穿。

        她走到近前,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泪水即便模糊了视线,也能清晰地看到她姑姑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大约他知道孩子活着吧,她牺牲了这么大,甚至生命,换得的孩子,只剩下一口气活着,也是她最大的欣慰。

        “云姐姐,你若是难受,就哭出声来吧!”夜轻暖伸手接住云浅月的眼泪,不让它滴到太后的脸上。

        云浅月闭上眼睛,伸手捂住脸。想到比起姑姑对她的好来,她对姑姑真的不算太好。她甚至一度怀疑她为了孩子和夜天逸达成了某种协议。其实就算达成某种协议,她身在这个太后的位置,腹中怀着天子,有着比寻常人更大的苦衷,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她却因为不想被夜天逸威胁而没陪在她身边陪她走最后一程。

        殿内静静,人人无声,空气中凝结着莫大的伤痛。殿外传来很大的哭声,却听不出来多少伤心。

        许久,云浅月放开手,掏出娟帕,抹了泪,动手给太后穿衣。

        夜轻暖站在一旁,默默地帮忙。

        半个时辰后,太后的衣装穿好,有宫里的嬷嬷来为她上妆。之后又有人进来,抬着太后装棺,云浅月跟着走出内殿。

        荣华宫灵堂外,朝中文武大臣,朝中各府家眷命妇,皇室的皇子公主,黑压压一片。

        先皇皇后,天子生母,太后生前日日困守荣华宫,如今荣华宫繁华不再,草木凋零,但是她的丧事看起来竟然比当初老皇帝大丧还要辉煌一些。

        云浅月在众人的目光中为太后盖了棺,回身,见夜天逸走来,她对他清声道:“姑姑盖棺,不定论了!关于她的生与死,留给千古之后的人去评说吧!”

        夜天逸点点头,“好!”

        云浅月又问,“孩子呢?”

        “染小王爷在看顾?!币固煲萆硎秩牖?,拿出一卷明黄的卷轴,对云浅月道:“这是母后死前留的懿旨?!?br />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并没有伸手去接。

        “是母后亲手写上去的?!币固煲莶钩涞溃骸熬笆雷拥笔币苍??!?br />
        云浅月接过圣旨,缓缓打开,看了一眼,之后递给夜天逸,淡淡道:“你宣读吧!我接旨?!?br />
        夜天逸接过圣旨,展开,声音低沉地开口,“哀家出生云王府,蒙祖训入宫为后。自嫁给先皇之日起,谨遵礼仪,秉持后德。上天厚我,留下一子。承天运祥照,恩宠吾儿,愿佑百年。云王府侄女云浅月,自幼欢笑膝下,哀家早已经将她当做女儿。哀家大限,不能见吾儿成长,但愿侄女能为我看其长大,特此托孤,尊帝姐。不求天子贵,只求是寻常。摄政王景世子见证。钦此!”

        夜天逸念罢,荣华宫外数百人鸦雀无声。尤其是那一句“不求天子贵,只求是寻常?!绷钪谌松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