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早有预谋(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点头,“我一会儿回云王府告诉爷爷?!?br />
        太后笑了一下,又紧紧握了她的手一下,轻声道:“月儿,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一个人的,无关夜氏,你答应过姑姑,要替我照顾他,还算不算数?”

        云浅月抿起唇,不说话。

        太后的手攥紧,看着云浅月的眼睛,“月儿,姑姑能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这一个孩子了。我没出过皇城,没看过天下,想要他的眼睛代替我看看。姑姑求你了,能不能替我照顾他?”

        云浅月闭了闭眼,须臾,看着太后道:“只要你生下孩子后,他能活着,我便会照顾他?!被奥?,她见皇后眼睛一亮,补充道:“但是,我不能保证能让他活多久。也许一日,也许一年,也许三年五年,也许十年八年,甚至是几十年百年,这都要看他的造化?!?br />
        太后嘴角露出笑意,“我知道,就看他有没有命了,但你答应姑姑照看他就好,姑姑就满足了,也不敢要求太多?!被奥?,她声音极低地道:“因为我知道,摄政王和景世子已经水火不容,三国自立,用不了多久就会兴兵,到时候情形如何谁也预料不到?!?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

        太后对她摆摆手,“天已经黑了,景世子大约该等着你了,你出宫吧!”

        云浅月看着她闭上眼睛,站起身,给她掖了掖被子,静站了片刻,出了荣华宫。

        云浅月出了内殿,就见夜天逸站在荣华宫门口。

        夜天逸背着身子,负手而立,虽然已经身居摄政王高位,但他依然是一身雪青长袍,织锦绸缎,按说他如今手握大权,王爵高位,应该可以穿摄政王的明黄色,他并没有。

        听到云浅月脚步走出来,夜天逸缓缓转回身,眸光清淡,喊了一声,“月儿!”

        云浅月看着他,半年前回京时的七皇子何等的意气风华,如今的摄政王威严中透着沉暗凌厉,她停住脚步,点点头,淡淡道:“摄政王过来给太后请安吗?太后累了,睡下了?!?br />
        夜天逸看着她,盯着她的眉眼,片刻后转过身,看向远处的亭台碧湖,淡声道:“月儿,曾几何时我们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你以前可曾想到过这般情形?我们相见却如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不如?!?br />
        云浅月沉默不语。

        “我一直以来,从未想过我们会到现在这个地步?!币固煲萆焓忠恢副毯硪幻娴募偕胶?,目光飘远,“我们曾经一起从母后的宫中拿了桂花糕,跑去那后面便吃边聊天。为了不让人发现你与我好,你在那片假山处放了好几只蛇,后来宫女太监们好几年无人敢去那处走动,皇子们也无人敢去玩耍。后来我另立府邸,搬出宫后,便不用躲着了,因为七皇子府和荣王府比邻,我们可以躺在墙头上随便聊天?!?br />
        云浅月不出声,听他静静说着。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若是当年你我在暗道里听到父皇让母妃选择的时候,我冲出去的话,让父王将我和母妃一起杀了,那么是否我们也就不用到如今的这个地步了??墒堑蹦晡揖褪窍胍又?,因为要了太子之位,就可以娶你了,所以,我没有冲出去?!币固煲菟灯鸬蹦?,如今情绪已经不那么激烈,而是平静得如喝水一般,“我那时候还小,想不到太远太深的东西,只一心想着可以娶你,却未曾想到父皇喜欢你的表面下,是对你的不喜和眼见云王府外戚坐大,要除之而后快的心。一步错,以至于后来步步错?!?br />
        云浅月沉默着,当年的事情已经那么久远。若说那件事情对她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就因为那件事情,她才更深刻地提醒自己,他不是小七,他是夜天逸,老皇帝选中的七皇子夜天逸。那个时候,她对他仅有的一点儿心思,便被抛除九霄云外去了。

        “我志得意满地回京,准备继承皇位,你却在帮助了我五年后功成身退,投进了容景的怀里。是否我死了,或者过得不好,你才会念着我?而不是现在,无论我做什么,也挽不回你的心?”夜天逸回身看向云浅月,眸光色泽幽暗。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他,不让自己丝毫情绪外露,“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总之是走到这一步了,人生没有如果,没有或者,没有重来?!?br />
        夜天逸盯着她的眼睛。

        “夜天逸,将我从你的心里移除吧!你可以做到的。夜氏的男人都有狠戾魔鬼的一面,你也是有的。将我对你的好抛开,想想我其实对你并不好,你之所以走到今天,也有我的关系。将我从你的心里移除对你更好?!痹魄吃碌?。

        “你以为我没有移除过吗?移除不了,又待如何?”夜天逸看着她,轻声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遗忘不了的,只有想不想忘而已?!痹魄吃碌?。

        “你说对了,我不想移除,不想忘,我的生命本来就是灰色,这二十来年的生命里,只要一缕阳光,就是你。即便你不喜我,喜欢容景,对他情比金坚,但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币固煲萸嵘?。

        云浅月看着他,话说到这里,已经再没说下去的必要,她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沉声道:“你好自为之吧!以后对我不用手软,因为我对你也不会手软的?!被奥?,她转身离开。

        夜天逸看着云浅月离开,她的后背从来就挺得笔直,下定决心的时候,更不会犹豫。她看着心软,其实心硬如铁,言出必行。这么多年,他自诩了解她,但还是不够了解她。她从来让他看到的是她愿意让他看到的一面,而背后的那一面,她从来没展现过他面前,他也看不见。他紧紧抿着唇,并未阻止她离开。

        不多时,云浅月的身影走远不见。

        夜天逸站在荣华宫门口,即不进去,也不离开。

        天幕黑下来,一黑影从暗中现身,单膝跪地,“属下无能,跟丢了人,主子责罚!”

        夜天逸眸光眯了眯,“在哪里跟丢的?”

        “兰城?!?br />
        “天下没有几人能让你跟丢,你退下吧!”夜天逸摆摆手。

        那人站起身,看了夜天逸一眼,退了下去。

        夜天逸目光看向荣王府方向,脸色昏暗,片刻后,转身进了荣华宫。

        云浅月出了宫门,果然见容景的马车停在宫门口,她走近,挑开帘子上了车,帘幕落下,容景看着她,温声道:“气色不太好,见到姑姑后难受了?”

        云浅月点头。

        “摄政王去了荣华宫,见到了?”容景柔声又问。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见了!”

        “姑姑的决定就注定了她今日的情况,别难受了?!比菥吧焓置耐?,问道:“是回府还是去云王府见云爷爷?”

        “去云王府,姑姑想见爷爷一面?!痹魄吃碌?。

        容景对外吩咐了一句,弦歌应声,马车向云王府走去。

        一路无话,马车来到云王府。

        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便见云王府内人人神色紧张,云浅月问向一人,“府中出了什么事情?”

        “回浅月小姐,七公主滑了一跤,刚刚请了太医?!蹦侨肆⒓吹?。

        “怎么如此不小心?严重吗?”云浅月立即问。

        “奴才也不知道,据说是见了血?!蹦侨说?。

        “走,我们快去看看!”云浅月拉着容景疾步向西枫苑走去。

        二人来到西枫苑,便闻到一股隐隐的血腥,西枫苑内的人见二人来到,齐齐见礼,面色都露出喜色,云浅月也顾不得再问,拉着容景进了屋。

        屋中,云离正抱着七公主,脸色发白,七公主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一个五十多岁的太医正在给七公主号脉,他的手有些颤。

        听到有人进来,云离抬起头,见到容景和云浅月一喜,喊了一声,“景世子,妹妹!”

        “景世子,浅月小姐!”那名太医立即住了手,垂头站在一侧。

        “容景,你快给嫂嫂看看!”云浅月看了那名太医一眼,放开容景的手。

        容景缓步上前,给七公主把脉。须臾,他眸光微微一沉,从七公主小腹处拿出一根针,举起那根针看向那位太医,缓缓道:“郑太医,这根针是你的吧?”

        那位太医大约五十多岁,看着容景手里的针面色一变,“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景世子饶命!”

        云浅月眸光一寒,并没有说话。

        云离看着容景竟然从七公主小腹拿出了针,面色也是一变,但同样没说话。

        “你让我饶命,到底是怎么个饶命法?你得先说出来,你做了什么,我才能酌情考量是否对你饶命?!比菥暗乜醋殴蛟诘厣系闹L?。

        郑太医一边磕头,一边哆嗦地道:“微臣是迫于无奈……微臣不想害七公主的……但是六公主抓了微臣的孙子……威胁微臣……若是微臣不动手……孙子就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