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龙火凤(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往年你都陪着爷爷过年?”云浅月看着玉青晴。

        玉青晴笑着点头,“那是自然,往年虽然不能见你,但是这些年大部分春年都是在天圣过的。你爷爷是我公公,我这个当儿媳的不能孝敬在身侧,这一点还是尽量能做到?!?br />
        “那快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玉青晴不再多说,转身走了出去,身影一闪,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紫竹院。

        她走后,云浅月才发现桌子上的青桂酒也被她带走了,她顿时瞪眼,“拿来的东西还拿走?”

        容景轻笑,“那坛青桂酒是青姨给云爷爷带的,你忘了吗?云爷爷也爱喝青桂酒?!?br />
        “果然孝顺儿媳!”云浅月愤了一句。

        “青桂酒性烈,不适合女子喝。你若想喝,让青裳从酒窖里给你搬出一坛女儿香吧!”

        云浅月立即眉开眼笑,“好!”

        容景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青裳立即应声走了下去。不多时,青裳搬来一坛女儿香,云浅月抱着酒坛惬意地坐在软榻上,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便继续处理手中的密函。

        屋中静静,雪莲香融合着酒香。

        一日一晃而过。

        午夜子时,天牢传出消息,发现四皇子从天牢里失踪。据说天牢们紧锁,天牢内外并未发现任何暗道或者有人闯入的痕迹,五千士兵坚守牢房,三班看守制,天牢始终未曾离开过人。四皇子不知所踪,甚是离奇。

        夜天逸和夜轻染得到消息匆匆赶去了刑部大牢,之后派人来荣王府请容景和云浅月。

        天圣京城里得到消息的文武百官都被从梦中惊醒。

        容景和云浅月未睡,等的自然就是玉青晴得手的消息,刚刚接到玉青晴得手的消息,便又得到夜天逸派人传来的消息。二人对看一眼,自然要做做样子,于是匆匆出了荣王府。

        来到刑部天牢,夜天逸和夜轻染、德亲王、孝亲王、甚至冷邵卓、云离等人都已经在。

        见二人来到,夜天逸沉沉地看了二人一眼,并没有说话。

        夜轻染当先问道:“弱美人,夜天煜失踪得离奇,你是否给我们解释一下原因?这天下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刑部大牢弄出一个人去?”

        “染小王爷当我是无所不能了?”容景眸光清淡,“刑部天牢一直是摄政王的人在看守,从四皇子关进来,我连一个边都没傍上。染小王爷这话似乎不该问我,应该问摄政王。天下间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刑部大牢弄出一个人去也许不是没有,但能从摄政王手里弄个人出去可不容易。尤其是五千士兵看守牢房,士兵一个没少,牢房内的人却没了,这事儿岂不是新鲜?”

        夜轻染皱眉,上下打量容景,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片刻后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一脸寒意,看向夜天逸,“你确定你不是监守自盗?”

        夜天逸冷冽地看了她一眼,嘲讽一笑,“月儿,你以为我监守自盗?我似乎没必要?!?br />
        “那可说不准!”云浅月走进牢房里查看,各处都好好的,夜天煜所在的这间牢房比她上次来时干净许多,点着火炉,牢房内暖融融的,已经是差别待遇了。她转了一圈后,收回视线,寒意退去,忽然一笑:“失踪了也好,免得我日日担心他在牢房里病死?!?br />
        夜天逸眯了眯眼睛,“月儿,若是天下间别人没有这个本事将人救出去,我相信,但是若那个人是你,就另当别论了。你那日来看他,就有将他救出去的心?!?br />
        云浅月扬眉,“是吗?谢谢你看得起我!你若是有本事查出是我干的,我愿意蹲在这牢房里坐牢。若是查不出来的话,我说我要保他一命,摄政王,我是不是应该找你反要人?”

        夜天逸深深看了云浅月一眼,对身后吩咐,“来人!吩咐下去,从今日起,封锁各个关卡,十日内,行人一律不准放行?!?br />
        “是!”一人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够狠,不吩咐彻查,只吩咐封锁城门,行人不准放行。那么她娘急着回东海就无法离开。不过她不管了,那个女人自然会自己想办法。将夜天煜救出去,她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

        一行人出了刑部大牢,容景和云浅月上了马车。

        弦歌刚要挥鞭离开,夜轻染忽然挑开车帘,看着云浅月道:“小丫头,我也觉得他刚刚的那句话没说错,别人没有本事,你就另当别论了?!?br />
        云浅月淡淡看着夜轻染,没说话。

        “你将他救出去很好?!币骨崛竞鋈灰恍?,说了一句意味幽深的话,话落,放下了帘幕,对弦歌摆摆手。之后扬声道:“小丫头,五日后科考,你来观场吧!”

        云浅月没说话,弦歌挥鞭离开。

        马车走离刑部大牢,转过街道拐角,云浅月寻思夜轻染那一笑和那句意味幽深的话,偏头看向容景询问,“他什么意思?”

        容景靠着车壁坐着,眼睛半开半合,“意思是他其实早就等着你出手救夜天煜了,可惜的是没抓个现行,还是低估了你的能耐?!?br />
        云浅月“嗤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第二日,百姓们醒来之后,都聚在城门口,方才知道昨日四皇子离奇失踪,京城戒严,只能纷纷回了驿站或者家里,打消了出城的打算。

        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自然进不来。

        云浅月午时收到了玉青晴的书信,她人已经在百里之外了。她想着到底是她娘,夜天逸全城戒严的情况下都能将夜天煜带了出去。

        接下来一连五日,京城都是如此,有些外来经商或者反家的人都急得跳了脚,但摄政王有命,城门口除了守城的士兵外,还有御林军以及皇室隐卫,百姓们也知道失踪了四皇子是大事儿,只能等待解禁之日。

        五日后,是天圣三年一度的科考之日。

        这一日早,夜轻染便派人来传话,让容景和云浅月一起去考场。

        云浅月来天圣这些年,都是趁每三年的科考老皇帝忙得不可开交没空理她的时候跑出去,等科考之后又赶回来,让人无知无觉。所以,这么些年下来竟然一次也没见过科考。

        既然如今夜轻染让她也去观看,她自然不会推辞。于是早早起来,与容景收拾妥当,便出了紫竹院。

        今日在凉亭没见到沈昭读书的身影,想来是早早就去了考场。

        来到荣王府大门口,容景和云浅月上了马车,向考场而去??汲∩柙诰┏遣颊?,距离荣王府隔了三条街。

        这个时代的科考虽然也称之为科考,但是和明清时代的科考不同,不是分为乡试和会试、殿试三种,而是途径颇多。沿袭了最早时候的“游说”,“上书”,还有“举荐”,以及“承袭”。

        游说就是以自荐的形式游说高门贵族中有声望或者有高官的人赏识,之后得到对方的推荐,获得科考的名额,比如有人找上德亲王、或者孝亲王,获得其赏识,就会被举荐。而上书就是与墨笔文书的形式展现才华,被各州县的官员们一级级地递交上来,得到当权者的赏识,准许参加科考,这个当权者如今自然是全权负责科举的夜轻染。举荐就简单一些,例如苍亭、沈昭,分别得到摄政王夜天逸和荣王府世子容景的举荐,获得科考资格,承袭则是京中或者各州县的子弟无需别人举荐,可以直接有优等的资格参加科考。

        这个时代的科考大体就是这四中形势,名门望族的子弟比平民百姓起点自然要高。

        马车来到布政司,科考还没开始,学子们都等在考场外等着领考牌进入考场。密密压压足足有千人之多??杉衲瓿卸匝“稳瞬诺闹厥雍土Χ?。

        容景和云浅月下了马车,便有人迎了上来,对二人恭敬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小王爷说了,您二人来了进去考议殿,科考就安排两场,第一场是笔墨,第二场是应变。应变的时候需要您二人出题?!?br />
        “呵,我说夜轻染怎么要我来呢,和着还给我安排了任务,他不怕我一个女人坏了规矩?”云浅月一笑,挑了挑眉。

        “染小王爷是这样吩咐的,摄政王已经在了?!蹦侨搜韵轮馍阏踝夹砹说?。

        “走吧!”容景牵了云浅月的手向里面走去。

        等待进入的学子们都纷纷对二人注目,京中的子弟自然都识得容景和云浅月,而各州县来的学子不识得二人,一个个眼睛睁得很大,一双双的眸子里分别闪着赞叹和惊艳,毕竟二人名扬天下,天下几乎无人不识得二人,老弱妇孺对二人也是人人皆知。

        许多人看向容景的目光是崇拜。景世子三岁能文,七岁时就胜过了当年文武状元,被先皇誉为天圣神童,十年蝉联天圣第一奇才的桂冠。受天下人仰望,当时的大家学儒都对其推崇不已。即便在他喜欢上名声不好纨绔不羁的云浅月,也没为他减色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