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乐于清闲(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恐怕抓不过来,京中的百姓们数以万计,天下的百姓们数以百万计?!比菥拔律?。

        夜轻染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的木椅上,看着容景道:“有些人忙得睡不上两个时辰,有的人日日闲庭看花,惬意至此,弱美人,你也好意思!”

        容景扬眉,慢悠悠地道:“朝中如今大事除了粮草之事便是科考之事,有摄政王和染小王爷能者多劳,我自然乐于清闲?!?br />
        “你这个丞相当得也未免太清闲?!币骨崛竞崃巳菥耙谎?。

        “这也是没办法之事,这两件大事摄政王不放心交给我来做,染小王爷心里清楚得很,又何必跑来这里诉苦?”容景声音慵懒,“若是染小王爷不抓我们进大牢,就赶紧去忙吧!否则摄政王该说你偷懒了?!?br />
        夜轻染心中自然清楚这两件大事不能交给他,被堵了个无言,哼了一声,转头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身体好些了吧?”

        “嗯,还好?!痹魄吃碌阃?。

        “你去德亲王府一趟吧!劝劝我妹妹,她日日在房中哭,我怕她眼睛哭瞎了?!币骨崛咎崞鹨骨崤行┓趁撇灰?,“谁说什么话她如今也听不进去,一心认准南凌睿了,非要去南梁不可。你最会劝人,也许能将她劝住?!?br />
        云浅月忽然“嗤”地一声笑了,挑眉,“和着在你眼里我成了最会劝人了?我怎么自己不知道?”

        “你的优点多了,自己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币骨崛酒鹕碚玖似鹄?,“我妹妹就喜欢你,你说的话她都听。比如那日你们在送四皇子妃入皇陵回来之后说的话,我如今与她说不行,她便用你的话反过来说我?!?br />
        云浅月想起那日她与夜轻暖说了一番话,没想到如今惹了麻烦了。

        “那日还说了什么,你记得清楚吧?小丫头,我对你的好你可不能忘了,别告诉我你不帮忙??!”夜轻染丢下一句话,转身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回头又对容景道:“别以为你真没有什么事情,科考的时候你是要在场的?!?br />
        容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夜轻染出了紫竹院。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清瘦的背影走了个没影,回头对容景询问,“你说我要不要去德亲王府一趟?”话落,她见容景不语,又道:“那日我看到了我送给哥哥的那一对木剑有一把拿在夜轻暖的手中,而她喜欢了哥哥五年,说不想放弃,为了哥哥回来了京城,我便动了心软,想着哥哥若是喜欢她的话,也没准是一场姻缘。你知道的,我本来对外界的那些因素都不在意,什么国仇,什么家恨,或者谁与谁隔着跨跃不去的沟壑,在我的心里都抵不过两个人的喜欢。所以,便宽慰了她。如今看到不一样的洛瑶,和她的决然,而且也不知道哥哥喜欢谁,我到没了主意。不知道再该不该去一趟?!?br />
        “你那不是宽慰,是鼓励吧?”容景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抿唇,有些后悔,“我本来不想插手哥哥的事情了,但是没想到又找上了我。心软真是最要不得?!?br />
        “夜轻暖也姓夜,身体里流着夜氏的血液,看似天真无邪,其实对于自己想要什么最是清楚。即便你不心软鼓励,她既然下定决心从暖城回来,就不会轻易放弃?!比菥暗?。

        “七公主也姓夜,她喜欢了容枫十年,不是也放弃了?”云浅月蹙眉。

        “七公主不同,她见证了文伯侯府那一场灭门血案,清楚地知道与她身上的迷香有关,更清楚地知道给她放迷香的人是她的母妃,她若是不伪装痴傻,明妃怕是连亲生女儿都可以舍了,但她毕竟是明妃的女儿,毕竟是害死文伯侯府满门的人,容枫不牵连她,已经是最好,她知道自己再不能求更多,所以,才放弃,选了云离?!比菥拔律溃骸俺沟追牌莘?,发现了云离的好,如今便与他一心一意。这与夜轻暖不一样,她虽然多年离开京城,身在暖城,但是毕竟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德亲王和王妃的爱女,在暖城衣食无忧,不曾真正受过苦,自然不会轻易放弃?!?br />
        “这样说我即便去德亲王府一趟,也没用了?”云浅月问。

        容景“嗯”了一声。

        “那算了,还是不去了!反正我也不想去?!痹魄吃轮匦驴拷菥暗幕忱?,“我以前没发现洛瑶的好,如今发现了,便也和爹娘一样,想要哥哥娶的人是她。万一夜轻暖若是去了南梁,而哥哥真正喜欢的人是她的话,那么比起来洛瑶,两个人还真是麻烦得多了??銮?,夜轻暖虽然天真,但我总感觉这天真是蒙着一层纱的,万一对哥哥不利,我岂不后悔?说来也可笑,我以前一直自负觉得没有什么人是我看不透的,因为我心理学修了满分??墒侨缃褚桓鲆骨崛救梦铱床煌?,他这个妹妹竟然也是让我看不透的主。难道说德亲王府的人都是让人看不透的?有这样的说法吗?”

        容景眸光微闪,笑了一下,“可以去一趟德亲王府?!?br />
        “嗯?”云浅月仰脸看着他。

        “我陪你去!”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按照夜轻染所说,去劝说夜轻暖放弃去南梁?”

        容景笑着摇头,“有时候距离面纱最近,才最容易揭开面纱。你不是觉得她的天真是蒙了一层面纱吗?那就去揭开试试?!?br />
        “感觉而已!我那日也试验过了,实在找不出伪装的痕迹?!痹魄吃碌?。

        “那就是与生俱来的!与生俱来的面纱才更要去揭开?!比菥罢酒鹕?,伸手拉起她。

        云浅月也跟着站起身,觉得他说得有理,于是二人出了紫竹院。

        荣王府门口,弦歌已经备好马车,二人上了马车,马车向德亲王府行去。

        车上,云浅月忽然想起刚刚提到的明妃,问道:“明妃查到下落了吗?”

        容景摇摇头,“没有!”

        “什么人隐藏了她,竟然让你连她的身份也查不到?”云浅月疑惑。

        容景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无奈地叹道:“云浅月,我受人推崇是好事儿,但你对我推崇就不见得是好事儿了,何时在你的心里,我竟然成了那无所不能之人了?”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扑哧”一声笑了,“那也是你给我的错觉。你将我控制在手心里,密不透风,我的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你说你在我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无所不能?”

        容景好笑地道:“那是因为那个人是你,关于你的事情,我恐防知道得少了抓不住你。谁叫你太不让人省心了!但是对于别人,我却没有手眼通天那么大的本事能掌控所有的事情。明白吗?”

        云浅月心里顿时如酿了蜜一般的甜,因为是她,这个虽然被掌控,但半丝也不觉得难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她自己研究了一下,觉得大约被这样爱着是个女人都会觉得幸福的吧!点点头,笑道:“明白了!”

        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见她眉眼弯弯,他的眸光也跟着暖了下来,如滋润了春水。

        马车来到德亲王府门口停下,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

        德亲王府的大管家已经等在那里,见二人来到连忙迎上前,恭敬地道:“刚刚小王爷传回来话,说浅月小姐会来王府看小郡主,老奴特意等在这里,没想到景世子也来了?!?br />
        “我左右无事,便也过来看看小郡主?!比菥暗恍?。

        “小郡主不吃不喝已经几日了,王爷和王妃轮流的劝也不管用。小郡主最是喜欢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希望您二人能劝说住小郡主?!贝蠊芗姨玖丝谄?,头前引路,“景世子请,浅月小姐请!”

        容景和云浅月跟在德亲王府大管家身后向府内走去。

        穿过前院,来到后院一处雅致的院落,院门前的牌匾上写着“烟水阁”三个大字。

        德亲王妃带着两个婢女站在门口,见二人来到,连忙上前,低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辛苦你们跑一趟,轻暖这孩子啊,这些年没在我们身边管着,如今性子上来,没想到这么烈性,我可真怕她出什么事情。你们两个来了劝劝她,她回来这些日子,言语间都是对你们的喜欢,你们劝说她的话,也许比我们管用?!?br />
        容景微微一笑,“我们进去看看!希望能管用?!?br />
        云浅月看了德亲王妃一眼,她虽然生在京城,长在京城,但是对朝中各府这些命妇夫人接触得极少,一是她名声一直纨绔不化,不得这些夫人们的喜欢,二是她本人也不往京中夫人小姐们的圈子里挤,所以这些年与德亲王妃也不曾说上几句话,便点点头道:“我也很喜欢轻暖,尽量劝说,若是劝说不来,还请王妃不要怪我们?!?br />
        德亲王妃自然连连点头,感谢地道:“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能来一趟我就高兴了!劝不妥也不敢怪?!?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