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朝野震荡(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他若是知道南凌睿和云暮寒互换之事的话,大约就不会派爹去南梁了!”云浅月道。

        容景不置可否,“缘叔叔就此卸去云王这个身份也是好事儿!无论是南梁国师,还是东?;?,他以后都不再受牵制?!?br />
        云浅月点点头,“反正他这个云王当得也窝囊,废了也好?!?br />
        “云离也大婚几个月了,又有了子嗣,正好接班?!比菥拔律?。

        云浅月想着云离哪样都好,就是没有武功。

        “青姨处理了夜天逸派去楚家的人之后,就让她回来天圣一趟吧!你不是要救夜天煜吗?如今天圣朝中一片乱象,夜天逸无暇再理会狱中的夜天煜,正好可以偷梁换柱救出他?!比菥暗?。

        云浅月“嗯”了一声,“我也是这样想的,娘的幻容术精妙,想要从刑部大牢救出一个人轻而易举。他不能再在牢里待着了,否则会待废了?!?br />
        “至于西延,自立也甚好!三国牵制天圣,朝中那些大臣们想要出兵的心恐怕再不敢提了,天圣抽兵应付南梁和南疆就已经困难,若是再加个西延,那么最少又是二十万兵马。天圣应付不来,出兵的念头只能打消,大肆准备兵力以防被三国联手出兵,夜天逸再不会分心对付我,我也该好好休息等着紫竹院的桃花开了?!比菥暗?。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容景起身站起来,拿了三封书信走到桌前回信,片刻后,吩咐人传了出去。

        第二日,南梁给天圣传来文书。文书言他甚为感谢云王不远千里带着贺礼恭贺其登基,为表对天圣对云王的谢意,朕留云王极其随扈在南梁多住些时日。

        文书传到天圣,朝野再度掀起一片喧哗声。

        文武百官纷纷指责南梁果然狼子野心,扣留云王,这是出兵的征兆。言筹备军饷迫在眉睫,一定不能让南梁再嚣张张狂下去。

        众人还在喧嚣激愤议论,西延传来昭告天下的文书。西延玥重新登基,西延自即日起自立为国,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不再受天圣制肘,国号沿承西延历代国制,得天子金冠,百官万民齐齐拥护,自立为西延帝。西延帝和南梁睿太子交好,愿意与南梁达成盟约,三国自此兄弟姊妹一家,共同进退。

        这一道诏书传来,朝野震荡。

        群臣一改早先的激愤昂扬,如容景所料,鸦雀无声。

        夜天逸脸色难看,一言不发。德亲王、孝亲王满面愁容,脸上再无光泽。

        夜轻染为德亲老王爷守了三日墓穴,今日方才上朝。他三日未曾休息,脸色苍白,本来要说什么,但身子一软,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文武百官大惊,齐齐看向倒地的夜轻染。

        德亲王疾奔到夜轻染身边,将他抱起,脸色发白地大声呼叫,声音都是颤抖的。

        夜天逸站起身,几步来到夜轻染面前,伸手扣住了他的脉搏,之后脸色稍好,对六神无主的德亲王安慰,“德王叔不必担心,他是因为德老王爷病故伤心过度,淤血不畅,又劳累过度所致的昏迷,休息数日就好?!?br />
        德亲王一颗提着的心终于落下,那一瞬间,他以为夜轻染也和德亲老王爷一样。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承受不住,连忙吩咐人将夜轻染送回府修养,并且吩咐人看好他。

        群臣跟德亲王一般想法的也颇多,见夜轻染没事儿,也是松了一口气。如今天圣老一辈的将军都已经指望不上,凤老将军数月前死了,陈老将军是四皇子祖父,陈氏一族都不能再重用,而文大将军以前是夜天倾派系,如今也早已经没有实权,不能重用,朝中新一辈的武将也就只有夜轻染和容枫二人了,其余人都兵法谋略不及二人。夜轻染若有事儿,这朝中的武将便又少了一员。

        夜轻染离开后,大殿内再度陷入沉寂。夜轻染如今病倒,出兵也再无可能了。即便他不病倒,三国的兵力加起来,也不是如今的千疮百孔的天圣能够抗衡的。

        许久,夜天逸看向容景,“景世子对三国联盟又何看法?”

        容景面色清淡,“先皇在世时怕是也没有想到三国会联手建立盟约!为今之计,只能稳住朝局,不可与三国硬碰?!?br />
        “本王记得染小王爷曾经有一条胭脂赤练蛇被月儿拿走去了荣王府,景世子出手救了当时本来身中紫草之毒的孝亲王府三公子,也就是如今的西延帝西延玥。照这样来说,浅月小姐和景世子对西延帝有救命之恩吧?”夜天逸看着容景,眸光青黑,“论起交情来,西延玥与南凌睿的交情怎么也不及与景世子与月儿的交情,本王不明白了,为何西延玥与南凌睿结盟,一起对付天圣?而不顾念如今身为丞相的景世子,扣押云王,而不顾及月儿。就我所知,睿太子与月儿的关系也是极好,是否这中间有什么本王和众位大人所知道的事情?”

        众人闻言都看向容景,南凌睿住在云王府与云浅月交好的事情这京中人人皆知,但是西延玥的事情却是不知,或者有人知道也是知之甚少。如今听夜天逸如此说,都心下微惊。

        “自古私交向来抵不过国之大义。想必摄政王应该明白。夜轻染和云浅月私交以前是好,但是涉及到皇权的时候,他还不是毫不犹豫地维护皇权?他帮了摄政王无数次,摄政王最是清楚吧?所以,以此推来,我和云浅月与西延玥和南凌睿的交情又怎么抵得过家国的利益?”容景声音温凉,“再说天圣怏怏大国,南梁、南疆、西延三国没自立之前,便都是天圣国土之下的臣王,同僚之间交好,也无可厚非,那些都是以前之事,摄政王曾经三年前不是也与叶公主有交情吗?而是交情甚深,可是如今她不是也自立为帝了?摄政王质疑我,为何不曾想过自己?”

        众人心思瞬间被扭转,觉得景世子之言有道理。

        夜天逸眼睛眯了眯,“月儿心思通透,才华堪比男儿,不如将她叫上金殿来,看看她有何想法。云王叔之事事关云王府,他身为子女,定也是忧心云王叔安危?!?br />
        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让浅月小姐一个女人上金殿议事?他们可没忘记数日前她毁龙椅之事。都看向容景。

        容景淡淡道:“她病了!在府中养病,况且她虽然出入过议事殿,也出入过金殿,但都不曾议过事。摄政王要喊她来也不是不可,但没有一官半职,她站在这里恐怕不妥?!?br />
        众人再次惊了,景世子的意思是在给浅月小姐讨官?

        夜天逸忽然笑了,“自古以来便不曾有女子封官授爵,更不曾有女子站在这朝堂之上。景世子的意思是先开这个先例?”

        “景倒是没有想法,若是摄政王有,也无不可?!比菥暗恍?,“议政她虽然不喜,但大约是乐意时刻见到我?!?br />
        夜天逸脸色蓦然一沉,“景世子,你别忘了先皇的遗诏和我手中的婚约。本王和月儿自小定有婚约,你难道真要行抢夺之举?做那拆散人姻缘的不义之人?”

        “摄政王此言差异,先皇的遗诏只有一份,两份空白,算是一纸空谈。而婚约之事当初也是建立在皇室和云王府历代婚约的祖训基础之上而设立,如今祖训早已经被废除,这婚约之事也便没了根据?!比菥暗?。

        “没了根据?本王手里有云王妃的信物。难道月儿要置先母遗愿而不顾?”夜天逸冷笑,“景世子,两方交换信物之时,先皇言明,若是一方不悔婚,另一方便不得悔婚。如今先皇驾崩,云王妃早已故多年。这婚约已成定论,再无人可更改?!?br />
        “无人可更改?不见得!”容景笑了一下,“摄政王,这里是朝堂,婚姻之事总归是私事,拿在这里来说不甚妥当,还是继续议政吧!”

        夜天逸沉下脸,对群臣挥手,“此事待染小王爷醒来再议。退朝!”

        众人齐齐对着最上首本来放龙椅的位置拜了拜,之后走出金殿。喊云浅月上金殿议事之事便不了了之。

        云浅月在荣王府得到朝堂上让她上殿议事的消息时笑了笑,并没在意。因为三国自立,夜天逸颁布圣旨向富户自愿征粮,不止朝野动荡,一时间天圣的百姓们也人心惶惶,征粮意味着兵战要起,不少人纷纷前往京城避难。

        第二日,夜轻染依然昏迷不醒,并未上朝。

        夜天逸颁布了一纸诏书,封锁各个城门,严密控制过往人量,无疾病求医得官府文牒者,不得私自迁移。圣旨一下,打断避难的人纷纷被压住了念头。

        虽然人流是空置住了,但是更造成人心恐慌。

        第三日,夜轻染醒来,撑着病上了朝。赞同容景所言,忍一时之气而已,大丈夫能缩能伸,大国也当能缩能伸。不止不出兵,相反还要送一份贺礼去给自立的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