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解除婚约(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洛瑶撇开脸,挥手打开镜子,“看我笑话你开心是不是?父皇如何教导的我们?让我们互敬互爱。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br />
        罗玉将镜子收回怀里,眼皮翻了翻,“从小到大你不是就看我不顺眼?”

        “谁叫你不好好受教了?日日往外面跑,跟个疯小子似的?!甭逖闪怂谎?。

        “你想变成模子雕刻的木头,我可不想,外面的大千世界,好玩的多了,比你那些诗文兵法什么治国之策强多了。你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呢!”罗玉越过洛瑶向前走去。

        “你要去哪里?”洛瑶面色稍霁。

        “你刚刚想去哪里,我就想去哪里?!甭抻裢芬膊换氐氐?。

        洛瑶瞪了她一眼,不说话,抬步跟上她。姐妹二人离开了荣王府。

        荣王府大门内,云浅月并没有离开,将二人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见二人离开,她笑了一下,摇摇头,向府内走去。

        荣王府的人见了她都恭敬地见礼,她如走在自家的院子。

        回到紫竹院,进了房间,懒洋洋地躺回床上,今日在刑部天牢看到夜天煜不过一个月就变成了那副样子,让她心中的震骇不亚于赵可菡死在她怀里。她想着人真是不能失败,一步错,满盘皆输。如今这一局棋,和未来,她和容景的,都不能出一步差错。

        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身边躺了一个人,房中并没有掌灯,但熟悉的气息和怀抱让她很快就知道这个人是谁,当然,这间他的房间,除了他谁又能进来?她动了动身子,偏过头看着容景。

        窗外有隐隐的月光射进来,他一双清泉般的眸子温润地看着她,见她睁开眼睛,温柔地询问,“醒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久?!比菥暗?。

        云浅月伸了个懒腰,问道:“知道洛瑶来了吗?”

        容景笑着点头,“知道!”

        “这个女人,不知道她是聪明还是傻,明明已经喜欢了哥哥,偏偏拿着婚约出现在这里。自视甚高,尽做蠢事?!痹魄吃伦鹕?。

        “她出身在东?;适?,见惯宫中阴谋诡计,心机手段,又熟读兵法谋略。怎么会是愚蠢之人?”容景笑着摇摇头,“不明不白地待在南梁,南梁宫中有皇后,南梁的皇后可不是一般的皇后,而她在太子府无名无分,却还要受宫中的管制和规制??上攵馄渲械脑涤?。太子府以前有三千美色,凡是在太子身边的美人,都会被另眼相待。她得知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他,她虽然是东海公主,但是南凌睿在南梁至今并未正经地公开过她的身份,她如何能不负气出走?”

        “到也是这个道理!”云浅月点头,随即烦闷地道:“若不是我故意提了哥哥和夜轻暖有可能的婚事儿,看到她眼中的情绪,知道她对哥哥在意了,否则我当时就想将她扔出去,拿着婚约上门来抢人,当我是好欺负的吗?”

        容景轻笑,“怪不得连睡觉也脸色不好,感情是醋了?!?br />
        云浅月冷哼一声,怒道:“荣王为了救贞婧皇后跑去了东海,回来人救活了,也不能在一起,只看着她在夜家的皇宫里,到头来还累及子孙。以后我嫁给你,不去祠堂给他上香叩头?!?br />
        容景本来勾着的嘴角笑开,笑声愉悦,摸了摸她孩子气的脸,笑道:“好!不给他去上香叩头?!被奥?,吻了她脸颊一下,低低地笑道:“但是也得你先嫁给我,才能去我们荣王府祠堂,到时候你在牌位前面对他们说‘看,谁说荣王府的男人娶不到云王府的女人?’,之后对他们贬低一番再走出来,多威风?!痹魄吃隆班圻辍币恍?,瞪着容景无语。这人……

        容景将她拉着怀里,低头温柔地吻她。片刻后,对她询问,“葵水来了?”

        云浅月一怔,摇头,“现在没有,大约就这两日吧!”

        “我算计着也是这两日?!比菥班洁煲痪?。

        云浅月看着他,“你计算我的葵水做什么?”

        “不想再被你弄一身,所以,你葵水来的时候,多穿一些?!比菥暗?。

        云浅月咳了一声,想起第一次她来葵水,弄了他一身的事情,有些好笑,又有些无语,还有些脸红,但幸好她天黑,看不到她脸红,恼道:“明日我回府不就得了!”

        “不行!我会睡不着觉的?!比菥氨ё潘⊥?,柔声道:“这两日总算又长了些肉?!?br />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伸手摸了摸他,嘟囔一句,“你还是没肉?!被奥?,问道:“楚夫人的事情今日早朝商议得如何了?”

        “群臣谏言,楚夫人干涉天圣三个附属国的内政,总要对天圣有个交代。于是摄政王命人去楚家传了旨意,请楚家主和楚夫人来京?!比菥暗?。

        云浅月皱眉,“然后呢?”

        “去的人今日已经启程了!”容景道。

        “再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云浅月挑眉。

        “没有然后,也不打算怎么办!十大世家虽然入世,但也不曾受朝廷管制?!比菥暗溃骸八倬透媒??如今的天圣已经不是以前的天圣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

        “明日你等在府中,洛瑶再来的话,你就让她进府吧!”容景温声笑道:“你拿了她的剑,总要还给她。我与她的婚约,也要解除?!?br />
        “凭什么不是你等在府里?”云浅月不满地瞪着他。

        容景“唔”了一声,“我与玉太子书信相交数月,总不好对他的妹妹下手!”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难道我就好下手?”

        “不想我和她琴瑟和鸣,你自然要好好下一番手,让她再不拿婚约说事儿?!比菥疤上?,环抱住云浅月的身子,拍拍她的后背,柔声道:“睡吧!明日好有精神论剑?!?br />
        云浅月用鼻孔哼了一声,重新闭上眼睛。

        第二日,容景醒来,云浅月也跟着醒来,容景穿戴妥当,见云浅月躺在床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走过来,俯下脸在她唇瓣落下一吻,柔声道:“今日只能赢,不能输?!?br />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我会将你买个好价钱的!”

        容景轻笑,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在床上又躺了片刻,才起身,梳洗妥当,用过早膳,外面青裳的声音响起,轻声道,“浅月小姐,洛瑶公主又来了荣王府,说早先在您手里寄存的剑,该物归原主了!”

        云浅月忽然一笑,问道:“昨日容景吩咐你了吧?将那把剑从云王府取来了吗?”

        “取来了!如今就在奴婢手里!”青裳道。

        “拿进来!”云浅月对外面道。

        青裳捧着一把宝剑走了进来,放在云浅月面前。

        云浅月抽出宝剑,一道华光闪过,宝剑出销,剑身凉如水,她看了一眼,合上剑,笑着道:“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在云王府悄悄解决呢?怎么也要天下皆知?!被奥?,她站起身,对青裳道:“走,去京城最繁华的主街上?!?br />
        青裳笑着跟在云浅月身后。

        二人来到荣王府大门口,洛瑶和罗玉已经等在那里。洛瑶依然如昨日一般打扮,只不过摘了面纱,罗玉做少年模样。

        云浅月来到近前,洛瑶莞尔一笑,“浅月小姐将剑保存得完好,不错!”

        云浅月将手中的剑扔给她,也不废话,对她道:“去京城最繁华的主街上。敢不敢?”

        “有何不敢?”洛瑶挑眉。

        “那就走吧!”云浅月当先离开荣王府。

        “云浅月,你没看见我吗?”罗玉等着云浅月对她说话,可是见她对洛瑶说了一句话就走,顿时不敢了,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她的袖子。

        “大当家的,你那些兄弟呢?”云浅月偏头甩出一句。

        罗玉一愣。

        “听说你要来天圣跟容景抢我?”云浅月笑看着他,“既然如此的话,你不该现在拉着我,应该去皇宫找容景才对,他刚上早朝去了?!?br />
        罗玉呆了呆,“你怎么知道?”

        “八荒山的山匪名声太大了,将你要抢我的事情传播得十里八村的,如今传来天圣,也不奇怪?!痹魄吃滤此男渥?,继续向前走去。

        罗玉哼了一声,忽然又拉回她的袖子,对她恶狠狠地低声道:“我见到姑姑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

        “姐!”罗玉忽然喊了一声。

        云浅月身子一颤。

        “果然你是姑姑的女儿!”罗玉恨恨地道:“东海国有四个公主,但是偏偏谁也没见过华王府被封赐的二公主。上次我来天圣就觉得你和公公长得有几分相像,这回总算被我发现了?!?br />
        云浅月拍拍她的头,像哄孩子一般,“乖,既然发现了就别捣乱?!被奥?,扔给她一块糖,还是上次云王爷给她的,“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