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紫貂云霞(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枫收回视线,看向云浅月的手,伸手扯开她手背的绢布,看了看伤口,温声道:“疤痕已经脱落了,但要恢复如初还得等些时日再脱落一层疤?!?br />
        云浅月这才想起自己的手,低头看了一眼,只见疤痕已经没有了,留下一个有些深的粉色印痕,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个牙印,她点点头。

        容枫拿出一个玉瓶,倒出白色的药液,又给她手臂轻轻涂抹了一层。

        云浅月看着容枫的动作,轻缓仔细,仿佛是在对待多大的伤口,她想着容枫既然看了她的手,关于她和顾少卿的传言,估计联想到了她的身份,不过他是容枫,知道也没关系。即便多少人知道又有什么关系?有的人不怕被知道,如容枫,有的人即便知道,拿不到她把柄也无事,如夜天逸。她心中被容景积聚的怒气和郁气散了些,笑道:“容枫,我病这几日,你很辛苦吧?”

        容枫抬起头笑了一下,摇摇头,“没有景世子辛苦!”

        “能不能不说他?他来也不来,辛苦什么?”云浅月瞪眼。

        “荣王府的书房一夜一夜地亮着灯,你说他能不辛苦?”容枫笑看着她,面色温暖,“月儿,你和景世子……”

        “他那是为了朝政。容枫,你再跟我说他,你就别在我这里待着了?!痹魄吃卤疗鹆?。

        “好,我不说!”容枫止住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皱眉道:“瘦了这么多,想要补回来也不是一朝一夕,你就是让人不省心?!?br />
        云浅月伸手摸摸脸,下巴是有些尖,她叹了口气,“用力往回补吧!”

        容枫笑了笑,同意道:“嗯,用力补回来吧!”

        房门推开,伊雪端着药走了进来,看了容枫一眼,对云浅月道:“小姐,喝药了!”

        “我来喂她吧!”容枫伸手接过药。

        伊雪递给容枫,退了下去。

        容枫用勺子搅拌着汤药,云浅月还没喝,就觉得满嘴的苦味,她皱了皱眉。片刻后,容枫将药碗递给她,“一口气喝了吧,你嘴里本来就苦,喝了这汤药也觉不出多苦?!?br />
        云浅月接过汤药,一仰脖,咕咚咕咚一起下了肚。的确如容枫所说,她满嘴苦,如今这汤药的苦也真不觉得了,将空碗递给容枫,他递给她一杯水。她漱了口,将杯子又给他,对他问,“容枫,你请假了,是不是就没什么事情缠身了?”

        “嗯,有些事情可以不做?!比莘愕?。

        “那你就多待一会儿吧!陪我说说话,我们有好久没说话了?!痹魄吃碌?。

        容枫点头,“好!”

        “雪山老头回了天雪山没?小黑不知道怎么样了?!痹魄吃驴醋糯巴?。

        “师傅还在东海没回来,小黑是不知道怎么样了?!比莘阌锲行┮肽?,“小黑一直陪着我,我如今来了天圣,这半年也再未去天雪山,不知道它怎样了,幸好它自己会抓食物吃,不至于饿死?!?br />
        “要不将它接来吧!你以后又不回去了,那雪山老头看起来估计是想开了,也不守着雪山派了,将小黑自己仍在那里,怪可怜的?!痹魄吃陆ㄒ榈?。

        容枫摇摇头,“不行,它在山里自由自在,若是接来之后就得关在府里,它就没了自在,跑出府的话,上了大街百姓们更慌乱,难免不出事?!比莘阋∫⊥?。

        云浅月叹了口气,“也是!”

        容枫笑了笑,见云浅月没精神,又无困意,心中清楚她的郁结,便转了话题说些小黑这些年闹出的有趣的趣事儿,云浅月听得嘴角扯开,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虽然许久没谈天,倒也没有生疏之感,似乎又回到了以前,每次云浅月去天雪山看他的时候,住那几日都有说不完的话。

        响午的时候,容枫在浅月阁用的午膳。

        下午,容枫陪云浅月下了两局棋,太阳偏西,他见云浅月累了,才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容枫离开,太阳一点点落下山去,外面的冷风冷了起来,屋中的火炉正旺。而那个人离开后再没来,她挥手落下帘幕,闭上眼睛睡去。

        晚上云王爷和玉青晴回来,见云浅月睡下,在院外和凌莲了解了一番情况,没进屋,便离开了。云离在天黑的时候回来,听说云浅月睡下,也没进屋,回了西枫苑。

        这一夜,云浅月辗转难眠,睡得不踏实。

        第二日,依然是天气晴朗。

        一大早晨,浅月阁往来的人便没有断,云王爷、玉青晴、云离、七公主、容枫。前面几人看过她之后见她气色稍好一些,便或者上朝,或者打点府中琐事去了,容枫则是说军机大营昨日晚上出了些事情,他得去军机大营,不能陪她了,让她好好吃药休息。云浅月点点头,看着容枫离去。

        用过早饭后,她又躺回床上。想着昨日就是这个时候容景来的,她到看他今日来不来。

        大约等了一个时辰,也没见到容景的身影,她心中又怒起来。

        浅月阁的人大约也了解云浅月的心情,凌莲、伊雪打头,一个个小心翼翼,不弄出动静,愈发显得浅月阁静得连根针落在地上怕是都能听得见。

        又过了一个时辰,浅月阁外传来脚步声,在静寂中尤为清晰,步履熟悉,但不是轻缓,而是沉稳。

        “冷小王爷!”凌莲应了上去给冷邵卓见礼。

        云浅月看向窗外,只见冷邵卓走进来,一身轻裘,他本来长得就不错,因为以前放浪形骸,让他的容貌大打折扣,如今数月将养,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气色极好,让他看起来就如一个清贵公子,从内到外染着浓郁的贵气。大约是经历事情多,看过的事情多,玩过的事情多,他的身上比别人都多了一次看透世事的顿悟,很是特别,也很养眼。

        “你家小姐病了许多时日,一直不好,我有些担心,过来看看?!崩渖圩慷粤枇?。

        “奴婢给您去禀告小姐!”凌莲向门口走来。

        “不用禀告了,邵卓进来吧!”云浅月脸色好转,语气说不出的轻松。她刚刚几乎觉得若是浅月阁再没点儿动静,她怕是会憋疯了,如今冷邵卓来得正是时候。抓住他,今日就不会无聊了。

        凌莲闻言让开门口,冷邵卓抬步走了进来。见云浅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他上下看了她一眼,开口道:“怎么病得这么严重?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br />
        “差点丢了半条命?!痹魄吃屡呐拇舶?,对他道:“坐??!我正无聊,幸好你来了?!?br />
        冷邵卓也不客气,坐了下来,看着她道:“前几日我就想来,但户部的事情多,听说容枫每日来给你诊脉,我便没过来,今日他派人对我说要去军机大营,怕你闷,要我没事就过来,我也想着是该来看看你,就过来了。没想到这么严重?!?br />
        云浅月咧了咧嘴,“还是容枫好!”

        冷邵卓忽然笑了,“是啊,京中不少媒婆都踏破了文伯侯府的门槛,京中各府小姐的生辰八字都堆满了文伯侯府的院子,可惜他就是无动于衷,就对你好,你一生病,他就急急来了?;固匾庀蛏阏醺媪思?,摄政王也准了?!?br />
        “我们有生死之交的情分,他自然对我好?!痹魄吃滦表爬渖圩?,笑问:“京中的媒婆难道没踏破孝亲王府的门槛?京中各府小姐的生辰八字难道没堆满了孝亲王府的院子?”

        冷邵卓笑着摇摇头,“没有!”

        “你这副样子,鬼才信!知道男人最可贵的是什么吗?”云浅月看着冷邵卓,见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她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br />
        冷邵卓失笑,“看来你心情还不错?!?br />
        云浅月嗯哼了一声,想着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那是你没看见。对他道:“你今日若没事儿,就别走了,给我将段子吧!”

        “我的段子都被你掏空了?!崩渖圩康?。

        “那就再讲一遍,想听了!”云浅月道。

        冷邵卓闻言点点头,给她讲了起来。云浅月认真地听着,虽然听过了一遍,但听到好笑的地方,依然笑出声。

        午时,冷邵卓同样在浅月阁用了膳,日落西山时,才离开了浅月阁。离开的时候,云浅月眼巴巴地看着他,冷邵卓笑着说明日还来,云浅月满意地放了他离开。

        太阳落山,气温骤低,清冷的风吹起,打在浣纱格子窗上,有些冷峭。

        云浅月看着外面微暗的天幕,她想着这是醒来后的第二天了。

        这一夜,同样辗转难眠。

        第三日,天气依旧阳光晴好,云浅月醒来之后便站在院中看了一会儿梅花,之后用过饭后便等冷邵卓。过了昨日的时间,冷邵卓依然没来,等来了他的贴身小童。

        那小童来了之后说,“小王爷今日被安排了事情,不能来陪浅月小姐了!让小的来知会一声,浅月小姐别等他了?!被奥?,他补充道:“不过小王爷给小的传话的时候染小王爷听见了,让小的帮传一声,说他有些事情,过一会儿来看您?!?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