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大病三日(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那汉子眼睛一亮,“你还有个姐姐?”

        “嗯,我姐姐她长得太美,怕招麻烦,所以,喜欢易容,你们若是看见有单身走过的人截住就是了。让她报上姓名,她若是报姚落。就是她无疑了?!痹魄吃碌?。

        “你为什么愿意我们截住你姐姐?”那汉子此时也有了脑筋,疑惑地问,“你不知道我们是土匪?”

        “各位都是壮士,不谋财,不害命,哪里是土匪?我看是英雄?!痹魄吃鲁现康乜醋拍呛鹤?,低声道:“我是看那公子长得极好,我没福分侍候,自然就让给姐姐了,我们姐妹情深嘛!姐姐因为长得太美,还没嫁人,如今是担心我,追着我出来。若是能成全了你家大哥,回头我多了个俊俏的姐夫,岂不是好事一桩?”

        “是??!的确是好事一桩。好,我们听你的,就在这等着了?!蹦呛鹤硬恢朗潜辉魄吃乱痪溆⑿鄹涞?,还是被她说那姐姐比云王府的云浅月长得还美给吸引的。立即拍板。

        “我只能去投奔亲戚了!众位英雄再会了!”云浅月拱拱手。

        “这小娘子挺江湖!去吧!去吧!回头没准我们就是亲戚了?!蹦呛鹤右擦⒓幢?。

        众人纷纷应好,一个个一改被罗玉刚刚训斥的蔫头耷拉脑,兴奋起来。

        云浅月笑着调转马缰,骏马四蹄扬起,继续前行。她想着洛瑶是昨日上午离开的南梁京城,为了避免南凌睿追她,自然隐藏行踪,百般小心,虽然她晚了一夜出发,但是快马连夜赶路,她计算起来应该没有她快。所以,如今她定然被她落下在了后面。八荒山是南梁到天圣的必经之地。若是她前往天圣,那么与罗玉凑一窝正好。

        出了八荒山,云浅月连夜披星戴月赶路,第二日早上到了凤凰关,她在凤凰关稍作歇脚,便再次启程,第二日响午来到兰城,同样吃了两个包子,继续赶路,天黑十分来到云城。云城距离天圣京城仅一步之遥,她自然不想歇息,虽然人困马乏,眼冒金星,扔继续赶路。

        子夜十分,终于来到天圣城门口,今日不知为何,城门未关。她打马冲进了城门,径直向荣王府而去,转过了几条街道,来到荣王府门前。

        云浅月看着荣王府三个大字烫金牌匾,不由露出笑意,翻身下马,高头大马轰地倒地。她一愣,想着真是将这马累坏了,她看着紧紧关闭的大门,已经累得没力气再施展轻功越墙,上前去扣门环。她的手还没扣到门环,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人站在门口。她一喜,刚想上前,眼前一黑,向地上倒去。

        云浅月从南梁京城出来和顾少卿走了一夜山路,之后马不停蹄一直未歇,跑了两千多里回到京城,别说马受不了,就是武功再好的人也受不了,她撑着一口气回来,如今不止马累死,人也昏死了过去。

        感觉熟悉的温暖的怀抱接住她,她想睁开眼睛,很费力地去睁开,奈何试了几次都无用,她最终放弃,任由自己陷入了黑暗。

        陷入黑暗前脑中有一个安心的想法,见到他就好,是打是骂反正她在这里,都由了他。

        在黑暗中沉陷,再无知觉。自然也不知道接住她的那人在给她把脉后死死地瞪着她。

        再次醒转,浑身酸痛,大脑中有了意识,先听了一下四周的动静,觉得安静至极,连半丝风丝也不闻,须臾,她疑惑地睁开眼睛。

        四周漆黑一片,她勉强地适应了片刻,才在黑暗中看清屋中的事物,熟悉的环境,不是她想象的荣王府紫竹院容景的房间,而是她云王府浅月阁自己的房间。她自己躺在自己床上,屋中除了她外,再无别人,看起来是黑夜,她伸手揉揉额头,哑着嗓子喊了一声,“有谁在?凌莲?伊雪?”

        “小姐,您醒了?”外面立即传来声音。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凌莲和伊雪冲了进来。几步就来到床前,凌莲伸手挑开帘账,看着云浅月,舒了一口气,“小姐,您睡了三天,终于醒了?!?br />
        云浅月闻言心一灰,“怎么睡了这么久?”

        “您还说呢!你骑马回京累得虚脱了,昏倒在荣王府门口,将马给累死了,您人事不省。同时染了寒热,高烧不退,吓死我们了?!币裂┝⒓吹?。

        云浅月一怔,“这么严重?”

        “可不是吗?据说当时景世子的脸黑的啊,青裳说在景世子身边十多年,可从来没看到景世子的脸黑成那样过……”凌莲有些后怕地道:“幸好景世子医术高绝,开的药方极其管用,否则的话,您没准就跟那匹被累死的马一样,再也醒不来了?!?br />
        “呸呸,凌莲,你胡说什么?小姐如何能醒不来?”伊雪打了凌莲一下。

        凌莲也意识到说了不吉利的话,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皱眉,想着她从半个月前出了天圣京城跟着娘亲去南梁,后来转了道去南疆,之后又马不停蹄去了南梁,这一番奔波未曾好好休养身体,后来帮南凌睿演戏,借河水和顾少卿离开,走了一夜山路,那时候大约就染了寒气,却没好好注意,之后又一路打马不停,奔波而回,身体劳累,极度透支,弄得回来这副样子也说得过去。她不禁唏嘘了一下,小心地问道:“容景呢?如今在哪里?”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没出声。

        “嗯?”云浅月已经预算到最坏的结果,“说吧,没事儿,我还能挺得??!”

        凌莲立即开口,有些沉郁,“从那日您昏倒在荣王府,景世子给您把了脉,喂了药之后,就派人将您送回来了,至今再没出现?!?br />
        “是啊,那时候您刚喝了药,正烧着呢!”伊雪道。

        云浅月想着容景真是气坏了吧!她明明是想赶快回来负荆请罪,谁知道变成了昏倒在他面前,不但没挽回好感度,如今怕是将好感度降为了负数。她有些懊悔,知道睡这么三日,还不如慢慢走路呢!

        “要说景世子也真狠心,您当时都那样了,明明烧得人事不省,还拼命地抓着他的衣袖不松手,他竟然还忍心将您的手掰开,生生黑着脸让人将您送回来?!绷枇裨沟溃骸巴鞣研〗隳钭潘?,连马都累死了,您自己还累成这样,也太不值了?!?br />
        伊雪也接过话,“您回来后一直高热不退,我们吓得不行,去荣王府请了几回景世子,他都不见,说您死不了。我们只能回来了,幸好枫世子来看您,让我们不用担心,按照景世子开的那个药方给您喂药就行。我们才放心下来?!?br />
        “这么说他在那天我昏倒后给我把了脉,开了方子,就将昏迷的我给送回来了?至今再没理我?”云浅月总结二人的话。

        二人齐齐点头,都说景世子心真狠。

        云浅月叹了口气,心里灰蒙蒙的,想着这样的做法的确是容景能做得出来的!没什么奇怪的,那人要是真恼极了她,比风烬将她扔下山崖的举动还能做出更狠的事情来。

        凌莲和伊雪见她不说话,对看一眼,凌莲道:“小姐,我们现在给你端饭吧!您三日没进食了,就喝了些水?!?br />
        云浅月动了动身子,只觉得酸得厉害,胳膊腿都是疼的,屁股似乎骑马出了伤,两腿间都磨破了,被上了药,但如今也是有些疼,她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点点头,“端来吧!”

        凌莲立即走了下去。

        伊雪这才想起只说话了没掌灯,连忙掌了灯,过来扶云浅月起来。

        伊雪端来饭菜,云浅月虚软地坐在桌前,虽然三日没进食,但也觉得没什么胃口,吃什么东西往嘴里都是苦的。但她还是勉强吃了些,这副弱样子,连自己都不敢照镜子,不用想也知道脸色苍白得估计跟鬼差不多。

        实在吃不下,云浅月才放下筷子,身子软软地靠在软榻上坐着。

        “如今刚三更,小姐,您是再睡一会儿还是……”凌莲看着云浅月。

        “都睡了三天了,再睡都该成傻子了?!痹魄吃乱∫⊥?。

        “要不,我去荣王府告诉景世子一声,说您醒来了?”伊雪看着云浅月,试探地问,“还是您准备自己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低声嘟囔,“不知道他气消了没有?”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没说话。

        “估计是没消吧!等天亮了再说吧!”云浅月摇摇头,早先是一鼓作气,就想见到他,如今折腾成这幅样子,她还不想刚醒来就又昏倒在他面前,那么估计更糟。

        二人点点头,“那我们陪着您说会儿话吧!”

        云浅月笑着点头,“好,我正想问你们,我离开这些日子,京城都发生了什么事儿?”

        二人坐了下来,凌莲当先开口,“您那日离开后,景世子派人告诉了我们,我们才知道您和主子去了南梁。景世子对外宣称您由于那日在议事殿外染了寒,生了病,住进了荣王府紫竹院,摄政王也没过问此事。后来南疆传回楚夫人出现的消息,我们才知道您是转道去了南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