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归心似箭(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依我看姗姗一曲不及怜怜一琴?!贝湮⒗旁魄吃碌氖中朔艿馗谒竺?。

        “嗯,男人看女人,女人自然要看的是男人?!蹦狭桀H贤氐溃骸敖袢樟阶巢⑴朋细?,想必除了南梁第一名妓姗姗外,还有南梁第一青倌怜怜,你们有眼福耳福了?!?br />
        “人家哥哥都不让妹妹们污染耳目,生怕被名妓青倌带坏了。你这个哥哥倒是主张我和楚姐姐了。太不合格!”翠微嗔了南凌睿一眼,对云浅月道:“楚姐姐,你是怎么认识太子哥哥的?”

        云浅月对她一笑,刚要说话,画舫上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太子王兄终于来了!”话落,“咦”了一声,“楚妹妹和七妹妹也来了!”

        “六哥哥,听你的语气是不是不欢迎我们?”翠微嘟起唇。

        “哪里!你们能来,兄弟们估计不定多高兴呢!尤其是楚妹妹,今日白日匆匆一见,都未与楚妹妹叙话就被太子王兄拉着走了。刚刚十弟这个寿星还在猜测太子王兄会不会将她带来?!蹦悄凶右恍?。

        云浅月看去,只见是一个与南凌睿小哥两岁的年轻男子?;屎笏哪狭桀E判械谒?,南陵澈排行第六,南陵卓排行第十。如今这个翠微喊六哥哥,自然是六皇子了。今日在皇宫得见一群皇子,倒是显得兄友弟恭,看不出南梁的兄弟们有分毫的刀光剑影,估计都用在背后了。

        “六哥哥,你喊楚妹妹喊得真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与楚姐姐多熟悉呢!”翠微对六皇子俏皮地眨眨眼睛,“楚姐姐可是有夫之妇哦!她是楚家主的夫人,你可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br />
        “太子王兄的义妹,自然也是我等兄弟们的义姐义妹?!绷首涌戳嗽魄吃乱谎?,见她淡淡笑着,他眸光闪了闪,“翠微,皇宫里人人都说顾将军对楚妹妹一见钟情,都说你该哭鼻子,如今这副模样怎么看也不像哭过的,何时这么大度了?”

        翠微脸一红,立即愤了一口,“六哥哥,你存心看我笑话。顾少卿那个木头,从今以后我不喜了?!被奥?,她又道:“太子王兄将楚姐姐看得跟宝一样,连东海国的洛瑶姐姐都气得跑了呢!别说她是楚夫人,就是没嫁与人,我也不敢不大度??!我若不喜她,太子王兄该不喜我了?!?br />
        “你个小丫头,平时话可没这么多?!绷首有α艘簧?,敲了翠微头一下,对她道:“可不要说大话啊,少卿如今就在船上,你声音这么大,他能听得清楚的?!?br />
        翠微睁大眼睛,“他也在?”

        “不止是他,十弟过生辰,包了两个画舫,该来的都来了,不过都是男子,女子就你和楚妹妹?!绷首涌戳嗽魄吃乱谎?,见她面色淡淡,他对翠微笑得不怀好意,“翠微,你刚还说不喜她,看看你如今的表情。你说不喜都没人信?!?br />
        “我就是不喜他了,六哥哥你少拆我的台?!贝湮⒌闪肆首右谎?。

        “别一会儿进去后就凑人家身边去了!”六皇子哈哈笑了一声。

        翠微哼了一声,眼睛却瞟向画舫。

        说话间,南凌睿打头,一行人已经上了画舫。

        云浅月看着画舫内陆续走出人,前面的是一众皇子,或长或幼,后面一群清一色男子,都是锦绣袍带,显然除了皇子外,今日还有各大臣名门府邸的贵公子,其中顾少卿立在人群中,十分醒目。醒目的不止是他身上磨砺的沙场才有卓然气息,还有他姣好的容貌以及额头那块淤青??蠢凑嫒缒狭桀K?,将他打得挺狠。这副阵仗,她估计今日京中年轻一代的权贵都齐全了,她看了南凌睿一眼,皱了皱眉,这人明知道今日的情况,还带了她来,心里打什么鬼主意。

        “小丫头,你既然来了南梁,哥哥怎么也要对你物尽其用,不能让你白来一趟??!”南凌睿凑近云浅月,贴在她耳边道:“我知道你归心似箭了,陪哥哥演一场戏,我今日就放你走?!?br />
        云浅月挑眉,“今日?”

        “怎么?难道你不是今日想偷偷离开?”南凌??醋潘?。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果然瞒不住他。她得不到容景的信,如今外面又乱七八糟的传言,不知道那人在家里气成什么样,她既然已经看见了舅舅,自然再待不住了,归心似箭。当然要回去。哪怕她的手带着个牙印,也顾不上了,回家养去吧!

        “没出息,你就被他一辈子拴住了吧!小心回去连人家个冷脸都见不到?!蹦狭桀E洳徽母芯跤稚侠戳?。

        “见不到踏着天圣京城的土离他近我也踏实?!痹魄吃潞吡艘簧?,“演什么戏?舅舅那天算计我一场,如今你又来算计我,你们可真是我的好舅舅,好哥哥?!?br />
        “哎,身份使然,深受其害??!”南凌睿装作伤感地道。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跟南梁王装的时候一个德行。做了他十年儿子,越来越像他了。如果谁说南凌睿不是南梁王的儿子,估计没几个人相信。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南凌睿递给她一个秘密的眼神,对画舫上的人一笑,“今日来得真齐全??!”

        “参见太子殿下!”画舫内众人见他和云浅月神色亲密,都不由看了一眼顾少卿,见他抿着唇,没什么表情,心里猜测纠葛,纷纷给南凌睿见礼。

        “今日在外,十弟是寿星,没那么多礼数,大家随意!”南凌睿摆摆手,虽然不像太子,但这副做派却是无人可比,他一到来,卓然于一众皇子中,都给比了下去。

        云浅月总算明白他那句话了,这些皇子还真是没一个及得上他的,有一个可以及得上的,还去了南疆做了驸马。

        “楚妹妹和七妹妹也来了,今日我的荣幸!”一个和顾少卿差不多年纪的皇子笑得见鼻子不见眼,“太子王兄,大家里面坐吧!今日弟弟我请来了姗姗和怜怜?!?br />
        云浅月看过去,想着他就是十皇子了,有些秀气。

        “好!我就是冲着姗姗而来。这两位妹妹冲着怜怜而来?!蹦狭桀9恍?,当先向里面走去,走了两步之后,忽然想起什么,看向顾少卿,“顾大将军,能下得了床了?”

        “托太子殿下的福!”顾少卿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对我家妹妹一见钟情,可没那么容易,若有下次,还是揍得你满地找牙?!蹦狭桀:吡艘簧?,走了进去。

        顾少卿微沉着脸,没说话。

        后面的人对看一眼,各具心思,六皇子走过来,拍拍顾少卿肩膀,对他笑道:“顾将军,楚妹妹虽好,也是个有夫之妇,不论十大世家的楚家,还是红阁,这些都不算什么,但太子王兄对她护着,从他手里抢人可不容易,你就收起心思吧??!天涯何处无芳草。翠微可是念了你许多年了?!?br />
        “六皇子多虑了!我对楚夫人没想法?!惫松偾淠玫袅首拥氖?,硬邦邦地回了一句,抬步走了进去。

        六皇子也不介意他不买账,跟着走了进去。翠微看了顾少卿的背影一眼,抿了抿唇,也走了进去。后面的人陆续进入。

        这画舫极大,里面宽阔,布置华丽,摆了十几桌酒席。

        南凌睿自然上座,云浅月坐在了他旁边,翠微走过来,坐在了云浅月旁边,其余人纷纷落座。顾少卿身份非同一般,掌管三十万兵马,席位仅此于南凌睿之下。虽然说是在外,一切不讲究礼数,但是身份地位还是显而易见。

        众人坐好,先是给寿星祝寿,寒暄了一番,南凌睿便大喊着叫来姗姗。

        六皇子建议,“姗姗的曲好,怜怜的琴好,何不让他们二人一起上来!我们也听听姗姗的曲配上怜怜的琴,何等有趣?!?br />
        众人对这个提议自然纷纷叫好。

        皇子王孙们本来就会享受,更何况这里还是本就水土风情连一土一木都风流的南梁。哪怕云浅月和翠微两个女子在,众人开始拘束,也很快就没了顾忌。

        不多时,姗姗和怜怜纷纷上场。

        一个轻纱如烟,如同仙子,翩翩姗然;一个步履堪怜,一身眉骨,我自犹怜。到真是应了这两个名字。前一个是女子姗姗,后一个男子怜怜。两人刚一出来,就分外夺目。

        云浅月不是没见过美人,但还是被这两个美人晃了晃眼。

        “怎么样?美吧?”南凌睿偏头问云浅月,笑得好不惬意。

        云浅月执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放在唇瓣去喝,诚恳地点点头,酒还没喝到,就被一只手拦住,她收回视线,顺着手看向手的主人,正是顾少卿,她挑了挑眉。

        “你的伤不宜喝酒!否则伤口好得慢?!惫松偾涞?。

        “一杯没什么事儿!”云浅月躲开他的手。

        顾少卿盯着她,唇瓣动了动,无声吐出两个字,“容景!”

        云浅月手一顿,泄了气,瞪了他一眼,乖乖地将酒放在了桌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