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非我不可(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她知道顾少卿十岁封将军,但哪里想到就是她救的那个小少年?

        “没话说了?”顾少卿看着她。

        “谁说我扔下你了?你穿着南梁士兵的衣服,我不是将你送回了南梁军营了吗?”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我当时若不救你,你现在哪里还能站在这里咬我?真是狼心狗肺!”

        顾少卿板起脸,“你给我的那本是什么破书?让我练了之后每当月圆之夜狂性大发?!?br />
        云浅月气势一矮,随即又瞪眼道:“当时你阴毒入体,没几日可活,我医术救得了你的表救不了你的本,那本书的武功正好可以让你抵抗阴毒,以毒克毒,保住你的命,至于它有什么后果,我哪里知道?我又没研究过?再说狂性大发总比你死了强吧?”

        顾少卿闻言没了声。

        云浅月气不打一处来,举举自己的血淋淋被咬伤冒血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看看,我是为了救你,却被咬成了这样,早知道我才不手贱将你救活,如今当了大将军了,反而对救命恩人恩将仇报了?!?br />
        顾少卿身子一僵,有些不自然地撇开脸。

        云浅月哼了一声,看着自己的手,想着这是什么事儿??!都说好人有好报,她怎么就没好报?当年从死人堆里扒拉出风烬,如今那家伙对她一个不如意或者看不顺眼就横眉怒目,如今面前这个也差不多算是从死人堆被她救活的,见了面就咬她,她招谁惹谁?见顾少卿木桩子一样地站在她面前撇着脸不看她,她也懒得再计较,绕过他向前走去。

        顾少卿忽然伸手抓住她。

        “怎么着?你还没咬够???”云浅月竖着眉头看着他。

        顾少卿有些窘迫和尴尬,躲闪她的眼神,垂下眼睫,声音有些低,“我给你上药?!?br />
        “谢谢顾将军哦,小女子可不敢用,万一你又想起我将你害了,再咬一口我这手可就废了?!痹魄吃掠昧Φ厮氖?,转身就走。

        顾少卿面色一白,看着她,片刻后,抬步跟在她身后。

        “你最好别跟着我,否则我会忍不住将你扔湖里去?!痹魄吃戮嫠?。

        “是我不对,你若是能解气,就扔吧!”顾少卿声音低低的,“我也知道你救了我,当年没有你,我铁定死了,但不知道怎么的,当听到皇上醒来时说‘哪个是云浅月?’,我知道你就是云浅月后,就忍不住恼怒……”

        原来是南梁王暴露了她的身份!

        当时她为了唤醒南梁王,听她娘亲那日说舅舅一直想见见她,用各种方法催眠唤不醒后,她就打算试试攻心之策,没想到管用了,但没想到他舅舅会喊出她的名字来,忘了旁边还有顾少卿。顾少卿身为大将军,掌管三十万兵马,自然心思精细非比常人,当时内殿没有别人,她即便幻了容,能被他猜出来,也不奇怪。

        云浅月回头看顾少卿,见他低垂着头,哪里还有早先见到和南凌?;ハ嗬涑叭确硎钡挠⒆瞬⒚?,全然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她一肚子气被堵在了一堆棉花里,摆摆手,“算了,你知错能改就行了,我也不计较了,以后别再咬我就行了?!?br />
        还有一句话云浅月没说,想着估计你也咬不到了,过两日我就回天圣了。

        想起回天圣,不可避免地想到容景,又不可避免地想到手背上的牙印,这么深,短时间内怕是难好,这可怎么和容景交代??!她顿时头疼起来。暗恼刚刚怎么就傻了懵了愣了,被他一句话忘了躲了。

        她伸手揉着额头,想着南梁应该有上好的抚平伤口的药吧?

        “以后不会了?!惫松偾渖粢廊坏偷偷?。

        “行了,你也别跟着我了,我看见你就头疼?!痹魄吃略俅伟诎谑?,鲜血滴滴答答。

        顾少卿脚步一顿,低声道:“我给你包扎伤口,我身上有上好的创伤药?!?br />
        “将药给我就行了,我自己包扎?!痹魄吃露陨砗笊斐鍪?。

        顾少卿摇摇头,“我给你包扎?!?br />
        “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儿?脑子有毛病是不是?我说我自己包扎,你离我远点儿?!痹魄吃禄赝范怨松偾涞裳?。

        顾少卿抿着唇看着他,有些倔强。

        “将药给我,快点儿,别让我跟你急!”云浅月刻意伸着血淋淋的手。

        顾少卿看着云浅月的手,眸光有些缩紧,片刻后从怀里拿出药来,递给她,她刚要接过,他又撤回,看着她,认真地道:“我送你去灵秀宫,你找不到路?!?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找得到!”

        “我刻意将你引到了这里,你再看看,这里殿宇都一样,你确定你能找到灵秀宫?”顾少卿轻声道。

        云浅月看了一眼四下,脸有些黑,磨了磨牙,“引路!”

        顾少卿似乎笑了一下,转身往回走。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感觉头疼得厉害。

        二人不再说话,顾少卿领着云浅月七拐八拐,两柱香后来到了一座宫殿。

        门口有一名小宫女正焦急地等候在那里,见顾少卿来了,连忙过来见礼,“奴婢见过顾将军!刚刚皇上身边的人来传话,说顾将军会送一位姑娘来灵秀宫住,奴婢左等右等,正打算去找,您终于过来了?!?br />
        顾少卿点点头,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往里面走去。

        云浅月也没心情打量这座宫殿,跟着他往里面走去。

        那小宫女打量了云浅月一眼,连忙道:“奴婢已经命人收拾了好了,将军您不必进去了,这里奴婢们侍候着就行,皇上派人传的话,奴婢一定好好照顾这位姑娘,不敢怠慢?!?br />
        “她的手……受了伤,你去打一盆水来,我给她上了药就走?!惫松偾浞愿?。

        那宫女这次发现云浅月的手受了伤,她一惊,了然地看了顾少卿一眼,连忙应声,“奴婢这就去?!?br />
        云浅月想着看来这小宫女以为顾少卿狂性大发了。

        “拜见顾将军!”门口站了十几个人,齐齐给顾少卿见礼。

        顾少卿摆摆手,抬步向屋里走去,云浅月也懒得再赶人,看他这个样子,估计赶也赶不走,跟着他后面走了进去。

        房间极为精致典雅,珠帘翠幕,有些熟悉的气息。

        云浅月仔细看了一眼,摆设也都有些熟悉,她想着看来这个房间是她娘的。

        二人进来,那小宫女也将水打来了,外面的人都跟着涌进来要侍候,顾少卿摆摆手,外面的人止步,他挽起袖子,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你的药到底有多好?能保证我几天后没有疤痕?”

        顾少卿手一顿,“大约十天半个月吧!”

        “没有更好的药了?”云浅月问。

        顾少卿摇摇头,“这是最好的药了,你的伤口……有些深,没那么容易……”

        “行了,给我处理吧!”云浅月打断他的话,身子歪在软榻上,将手伸进水盆里,想着他咬伤的,让他负责包扎也应该。

        顾少卿连忙蹲下身子。

        早先迎二人进来的小宫女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显然从来没有见过顾将军如此侍候过谁,更是没见到过这个模样的顾将军,泄去了一身凌厉,不过是个姣好的少年而已。

        灵秀宫内侍候的人都互相看着,人人脸色的模样都很是新奇。

        云浅月也懒得看别人什么神情,懒洋洋的窝在软榻上闭上眼睛,感觉手被洗净,用酒消了毒,抹上清凉的药膏,被裹上了绢布包扎好,她想着反正也这样了,头疼也没用,若不是当年为了给容景找能抵抗寒毒的火红穿山甲,她才不会去南梁和北崎的边境断崖岭,自然也碰不到顾少卿,更不会救了他,如今被他咬了,所以,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实在耐不住困意,睡了去。

        顾少卿蹲着的身子才站起,见云浅月已经睡着,他愣了一下,片刻后,对她轻喊,“喂,你……你去床上睡……”

        云浅月呼吸均匀,听不到他的话。

        顾少卿伸手似乎想去拍醒她,但手还没碰到她,便放下,皱了皱眉,回头对那名宫女吩咐,“你们将她扶到床上去?!?br />
        那宫女连忙带着两个人走过来,费力地将云浅月从软榻上挪起来,向床上抬去。

        “小心一些,别碰到她的手?!惫松偾浞愿?。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将云浅月搬上了床躺好,那名宫女见要帮云浅月脱外衣,见顾少卿没有要走的打算,便住了手,回身看着他。

        顾少卿似乎也意识到再待在这里不合适,便又嘱咐,“你们看好她,别让她碰了手?!?br />
        “是!”那公主立即应声。

        顾少卿抬步走出了殿门。

        顾少卿刚离开灵秀宫,灵秀宫内的宫女、嬷嬷、小太监们便聚在了一起,纷纷猜测着云浅月的身份,又说顾将军对这女子真好,从来没见过顾将军如此轻声慢语与谁说过话,一时间也不睡觉了,聚在角落里,悄悄说话,你一言,我一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