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南梁之行(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嗯!”云浅月点点头。

        “这灵术真是匪夷所思,属下觉得您在这山里,似乎气息自动地围绕着您转?!鼻嘤耙彩怯行┢嬉斓氐溃骸傲粝露颊垂饬?,走了这么久,也不觉得疲惫,反而神清气爽?!?br />
        “等到了南疆问问我娘,我对这灵术一知半解?!痹魄吃碌?。

        “世子一直不喜您会这个,而您在汾水城的事情我和墨菊自然半丝也不会隐瞒世子。您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与世子解释?!鼻嘤暗?。

        云浅月“嗯”了一声,有些头疼。

        “世子说灵术有害,但是属下怎么看也不像是对身体有害呢!反而看起来您不但武功也高了,这灵术也似乎越来越神秘。尤其是您一入了山,身体便自动地吸收天地灵气,而这山间的草木虫兽不见萎靡,反而也神采奕奕。真是不明白?!鼻嘤耙苫蟮氐?。

        云浅月笑了笑,“我也不明白,看起来是无害处。不过爹也说因果循环,让我少用。但我不是用来害人,而是用来救人,心地存有仁慈,大约万物也能感应我的仁慈,正因为如此,我才得以厚待,灵力不失,反而增高吧!”

        青影认同地点点头,唏嘘道:“大约是的,您这回筑堤救了数万人?!?br />
        云浅月想起筑堤,心底也唏嘘一声,这还是昨日在山里的时候墨菊的问话提醒了她,他说她既然能催动控制山间的毒物,大约也能控制别的事物吧?她模棱两可地回答也许,后来看到秦丞相施水术摧毁堤坝,她情急之下动用灵术止水,果然管用,不止沈昭惊骇了,她当时心底也是惊骇。

        “实在有些可怕!”青影道。

        云浅月叹道:“是啊,太惊异匪夷所思了!当初我找爹学习的时候,没想到这样?!?br />
        “不过南疆咒术也是匪夷所思,咒术一直被人们认可。如此想来,您这个灵术也不是那么可怕。据世子说,灵术是神之术,咒术是巫之术。只不过是因为两千年前云族隐世了,再不被红尘所踪,帝王着卷宗销毁了关于云族的一切记载,这才没有了云族和灵术之说。您如今会这个有历史可考究,也不是天外奇谭?!鼻嘤暗?。

        云浅月笑着点头,“说得也是,那我不必怕有朝一日飞登成仙了?!?br />
        青影脸色一变,“世子是不是怕的是这个?”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哪里有那么神?这大千世界,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云族既然曾经成长于红尘后来又隐没于红尘,便都有它既定的道理。在我看来,不过多了一项?;さ募寄芏?,无非比武功更厉害一些?!?br />
        青影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您这回去南疆,一定要问问云王妃关于灵术和云族的事情,免得世子担心?!?br />
        “嗯!”云浅月点头,是该问问。

        青影不再说话。

        二人继续向前走去。

        本来艰险难走的山路,在云浅月走来却是分外获益,愈发气息绵浅,脚步轻盈。而青影跟在她身后,也是获益匪浅。

        竖日走了一日,夜半时分,二人来到了南梁。

        南梁虽然与南疆离得近,但是却是两种风貌。南疆多山地丛林多毒虫,而南疆而是气候绵暖,风景宜人。刚踏入南疆京城的地界,便觉得连空气都是一变。

        若说南疆是阴湿多雾气,那么南梁便如江南女儿多润泽。

        虽然是夜间,但是南梁城外的玉女河星火璀璨,歌舫画舫立于河上,虽然不像是三年前云浅月来时一般分外热闹,但也有一丝笙歌曼舞的气氛。

        云浅月想着大约与南梁王突然昏迷卧病在床不醒有关。否则这样的星火这样晴朗的夜,玉女河自然该是热闹一片了,才子佳人,吟诗作对,风花雪月,南梁最是浪漫。

        青影隐了身形,云浅月向城门走去。

        她刚走了不远,身后走来一辆车碾,她往边上走走,给让路。不料那辆车碾在她身后却停了下来,车帘掀开,一个人探出头来,对她问道:“姑娘是否要进城?”

        云浅月转身看向马车,只见是一辆华丽的马车,车中男人极为年轻,大约不能称之为男人,看起来像是与她差不多大的一个少年,按照这个时代男子十八岁及冠来算,他定然未及弱冠。但眉眼英气十足,掩盖了他姣好的容貌,让他看起来虽然年少,但少年老成,一双眸光清亮,隐隐有一丝千锤百炼的筋骨。她未曾见过他,不认识,但可判定此人身份应该是不简单,不动声色地道:“是!”

        “如今深夜,城门早已经关了,没有特殊身份,不能进城。我看姑娘孤身一人,身上隐约带有风尘之气,是才从外地赶来南梁吧?若是姑娘不介意的话,给我看一眼你的文书,你若是身份不可疑,我可以带你进城?!鄙倌甑?。

        “这位公子往常都是这般好心吗?”云浅月看着少年。

        “你这女子,到底进不进城?我家将军往常哪里理会这等闲事儿?今日是因为深夜回城,路上就见到你一个女子,怕你落宿城外,如今京城内外都不太平,以防你出了什么事情,才想好心带你进城。你若进就进,不进就少废话?!背登耙桓龈铣敌⊥偈倍栽魄吃碌裳?。

        “凌墨!”少年沉声止住书童。

        书童连忙噤了声。

        云浅月忽然笑了,看着少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你要看我文书可以,但也要先让我知道你是谁,我才能决定跟不跟你进城?!?br />
        “看来我多此一举了,姑娘既然如此胆大,自然不怕露宿城外?!鄙倌攴畔铝蹦?,吩咐道:“赶车!”

        凌墨小童狠狠挖了云浅月一眼,马车缓缓走起。

        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伸手一拉车扶手,轻轻一纵,挑开帘幕,跳上了车。

        “大胆,谁叫你……”小童立即喝了一声。

        “赶你的车?!鄙倌曜柚棺⌒⊥?,对云浅月伸出手,“文书?!?br />
        云浅月伸手入怀,将一张纸扔给他,便开始打量车厢,车厢内不如车外面看起来华丽,而是十分简单整洁,除了被褥外,没有别的零碎之物,她收回视线,靠在车壁上,打了个哈欠。几日没睡觉,出了深山便开始犯困了。

        “姑娘前来京城访亲?”少年看着文书挑眉。

        “嗯!”云浅月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尊亲住在何处?”少年又问。

        云浅月懒洋洋困意浓浓地道:“太子府!”

        少年一怔,看着她,眯起眼睛,“姑娘可当真?这开不得玩笑,太子府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br />
        云浅月忽然乐了,睁开眼睛看着少年,“怎么?我认识太子殿下很奇怪?”

        少年重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没未说话,而是将文书递还给了她。

        云浅月拿过文书,随意地揣进怀里,对他道:“公子若是没话再问,我就睡了啊,太子府您认识路吧?既然做好人,就做到底,劳烦送我到太子府门口?!?br />
        少年看着他,默不作声。

        云浅月当他默认了,便真的睡去。

        马车来到城门口,城门的士兵见到来人,都不用说话,连忙打开了门,让其进城。

        马车进了城之后,少年对外吩咐道:“凌墨,去太子府?!?br />
        “将军,您还真信她的话???如今可是深夜?!毙⊥嵝焉倌?。

        “去就是了!”少年沉声道。

        小童似乎不敢再反驳,马车向太子府而去。

        大约走了三炷香时间,马车在一处府邸门前停下,小童讶异地看着府门大敞而开,靠着门框懒洋洋站着的人,惊异地道:“太子殿下?”

        深夜不睡觉,站在大门口,实在令人惊异。

        “哦?什么风将我们的大将军给吹回来了?还是来了我这太子府?”南凌睿的声音响起,还是一如既往,风流张扬。

        少年挑开车帘,看了南凌睿一眼,面无表情,“我车中有个女子说是太子殿下的亲戚,太子殿下不妨过来认认亲?!?br />
        南凌睿挑了挑眉,踱着步子慢悠悠来到车前,就着少年挑开的帘幕看了一眼,伸手去拧云浅月的耳朵,“死丫头,什么人的车你就敢上?还敢睡觉?给我赶紧滚起来!”

        云浅月耳朵一痛,“唔”了一声,睁开眼睛,就看到南凌睿恶狠狠的眼神,她皱了皱眉,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软软地喊了一声,“哥!”

        南凌睿手顿时一松,面色也是一软,但很快就冷硬起来,没好气地道:“怎么这时候才来?而且还在人家的车上睡觉?你可真不怕死?!?br />
        “我连夜翻山越岭,已经是最快的进度了。这位公子怕我进不来城门,好心载了我一程?!痹魄吃侣ё∷弊硬凰墒?,撒娇道:“困死了,赶紧抱我找个睡觉的地方?!?br />
        南凌睿闻言将云浅月从车里抱了出来,但没立即进府,而是斜睨着少年,“大将军什么时候这么有好心了?莫不是看上了我这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