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死不足惜(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老槐树下,正一站一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陌生的老者,一个是苍亭。

        二人均看着顷刻间被阻住的河水,不敢置信,面上不约而同露出震惊之色。

        “沈昭,用你所能,杀!”云浅月沉声对沈昭吩咐。

        沈昭闻言顿时惊醒,认出这个人就是真正的叶霄,他手心的水术顷刻间指向叶霄,大声念道:“水载仙魂,尊吾先师,射杀国贼,平息余恨。杀!”

        他话落,他身后的粉水河中忽然冲出一道水线,如利剑一般越过他直直刺向坐在老槐树下的叶霄。

        叶霄此时也惊醒,在桌面上画了一个水圈,也一道水线冲向沈昭。

        云浅月忽然默默对叶霄点着指尖念了一声,“停!”

        叶霄的水顷刻间骤停,他一惊,面上还没退去的惊异再次席上眼睛,顷刻间惊异变为惊骇,须臾变成惊恐,之后他似乎要说什么,沈昭的水已经冲破了他的防护,将他包裹,只听“嗤嗤嗤”数声类似于刀剑刺破的声响。

        苍亭此时也惊醒,面色一变,就要出手去救叶霄。

        “苍少主,别来无恙!”云浅月此时出声,目光清冷沉静地看着苍亭。

        苍亭瞬间止步,看向云浅月,一时间没说话。

        “苍少主想要救人可要想好了,别为了帮一个反贼而赔了性命?!痹魄吃略俅蔚?。

        苍亭眼睛忽然眯了眯,盯着云浅月,眸光凌厉,“原来是楚夫人!在深山里催动那些毒物咬伤我的人是楚夫人?”

        “苍少主只看想到我催动毒物咬伤了你,怎么就不想到是我放了你一马?”云浅月挑眉,冷清地道:“若是我不停手,苍少主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后果?!?br />
        苍亭面色一沉,“这样说来本少主该谢谢楚夫人手下留情了?”

        “苍少主是该谢谢我!若不是本夫人念在我夫君是十大世家楚家之人,我也算是楚家之人,而又因红阁和七大世家的渊源,对于苍少主,本夫人不会手下留情?!痹魄吃碌?。

        “楚夫人好生厉害,竟然有如此本事!”苍亭面色沉静下来。

        云浅月不置可否。

        二人说话间,“嗤嗤”的响声一直打在叶霄的身上不断,被水柱围住的他像是蚕蛹一般,沈昭的手一直指着叶霄,脸色苍白,但神色坚毅。

        云浅月丝毫不怀疑,此时叶霄正在被无数把刀剑凌迟,被她阻挡,如今对于没武功只有水术的沈昭,他也没有半分还手之力。

        苍亭不再说话,薄唇抿成一线,并未再有救叶霄的打算?;蛐硭?,此时即便他出手也是无用。

        片刻后,云浅月清声道:“沈昭,撤手吧!”

        沈昭闻言立即撤回手,围裹着叶霄的水顷刻间撤离,带起一片血气,返回河里,将河水染红了一片。

        叶霄本来坐着的身子此时已经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浑身是血,身上无数道口,连他的脸上也是,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血人,已经看不出模样。

        沈昭身子晃了晃,就要向地上倒去。

        云浅月伸手在他后背扶了一把,手心的灵力顺着他穴道传送了些微,沈昭站稳身子,本来要闭上的眼睛睁开,白着脸转头看向云浅月,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云浅月声音温和。

        沈昭摇摇头,见云浅月看着他,片刻后,有些哑地出声道:“刚刚是有一些,不过如今好多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放下手,看向苍亭,眉眼清冷,“苍少主如今还留在这里不离开?”

        苍亭不答反道:“楚夫人倒是与我认识的一个人有个共同点,无论在哪里,都不缺少男人?!被奥?,他看了沈昭一眼,笑道:“楚家主如此放心楚夫人,真让本少主佩服楚家主的胸襟?!?br />
        “夫君是君子,自然不会有小人之心!”云浅月冷冷地看着苍亭,提醒道:“苍少主若是再不去救蓝家主的话,今日的南疆土地会多埋一条芳魂?!?br />
        “本少主是否该谢楚夫人今日又放了我一马?”苍亭挑眉。

        “难道苍少主也想要今日埋骨南疆?本夫人可以成全你?!痹魄吃乱蔡裘?。

        苍亭忽然笑了,伸手弹了弹衣服上被打伤的水渍,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楚夫人,后会有期!”话落,他足尖轻点,向对岸的那一处方阵飘去。

        云浅月转回头,就见苍亭身影踏着水走在水面上,衣袂飘飞,轻功俊逸。

        “楚姑娘,你……你就这样放了他?不是放虎归山?他是与这个卖国贼是一路的人?!鄙蛘芽醋挪酝だ肟?,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收回视线,淡淡道:“十年前,总归是因为我的介入他的爷爷死了。算是欠了他一命,这回就当还了吧!”话落,她补充道:“况且十大世家还没到你死我活血流成河的地步,今日死的人够多了,就算了?!?br />
        沈昭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站在原地不动,目光沉静地看着苍亭飞过了河对岸进入阵中。而另一边叶倩正用剑抵住了假叶霄,似乎发现了此叶霄非彼叶霄,怒喝问:“真正的叶霄呢?在哪里?”

        那人一句话也答不出来。

        “叶倩,真正的叶霄在这里,已经被沈昭为师报仇杀了!”云浅月清冷的声音喊了一声。她的声音凝聚了内力,穿透过了河对岸,不止传到了叶倩耳中,也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叶倩似乎这才发现云浅月在河对岸,她扬声问,“果真?”

        “果真!”云浅月答复。

        叶倩手腕一抖,假叶霄顷刻间被砍掉了脑袋,她端坐在马上,扬声高喊,“叶霄反贼已死,尔等此时投降,本公主赦免尔等无罪!若是不投降者,一律当诛!”

        叶倩的声音也是凝聚了内力,整个战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叶霄带领的四万人马本来已经去了一小半,此时见叶霄已死,都没了战意,互相对看一眼,齐齐扔了兵器,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紧接着,战场内各处战斗的人接连跪倒在地。

        局势顷刻间逆转向叶倩。

        此时那处布置的方阵也瓦解,苍亭抱着蓝漪出了方阵,看了一眼河对岸的云浅月,飞身离开。须臾,南疆国舅和风烬出了方阵,二人并没有追苍亭,而是向河对岸而来。

        两人都轻功极好,踩着河面的水草和浮木,十多个起落来到了对岸。

        二人先后飘身而落,站稳脚跟,南疆国舅走向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叶霄,看了一眼道:“不错,这是真的叶霄?!被奥?,他抬起头看向沈昭,赞道:“小子,你杀了叶霄,从今以后,这个天下有你一席之地。你扬名天下了!”

        叶霄扯了扯嘴角,却没扯出一个笑来,看了云浅月一眼,摇摇头,低声道:“是楚姑娘帮我,否则我杀不了叶霄。楚姑娘比我厉害多了?!?br />
        “人是你杀的,我不过是将你送来河对岸给你护法而已?!痹魄吃轮涝缦人昧槭蹩刂谱×怂抑说?,让沈昭惊到了,但是这件事情只能终止于她和沈昭心里,这个功劳必须是他的,当时苍亭在河对岸,堤坝崩塌和恢复上那些变化不过顷刻之间,他不见得就确定是她动的手。

        沈昭本就聪明,立即就明白了云浅月的意思,低声道:“幸好不负那位奇人所托!”

        南疆国舅走过来拍拍沈昭的肩膀,“前途无量??!”

        沈昭微低着头,不再说话。

        风烬看了云浅月一眼,眸光有些沉,但也没说话。

        “秦玉凝呢?死了?”云浅月对南疆国舅询问。

        南疆国舅的脸沉了一沉,摇摇头,“那个秦玉凝也是假的,根本就不是真的?!?br />
        云浅月眯起眼睛,“秦玉凝也是假的?”

        “嗯!”南疆国舅点点头,“我也被她给迷惑了,杀了她才发现是假的。用术追踪,却追踪不到,大约是不在汾水城了?!被奥?,他对沈昭道:“你追踪试试?!?br />
        沈昭点头,手心牵引手术化为符咒,片刻后,他放下手,摇摇头,“是不在汾水城?!?br />
        “没想到这父女二人都有这般本事,偷梁换柱找了替身?!痹魄吃碌故且饬现饬?。

        “应该是早就培养的替身,否则不会如此精通南疆咒术,以假乱真到这种地步?!蹦辖丝醋诺厣纤廊サ囊断龅溃骸安还断鏊懒艘菜闶浅闪艘淮蠊?,这四万兵马死了万人,其余都被倩儿收服,叶灵歌一个小丫头,翻不出大天来?!?br />
        “她会不会去了南疆京城?毕竟叶公主在这里,万一她去了南疆京城,恐怕不好……”沈昭道。

        南疆国舅闻言想着南疆京城的方向看了一眼,点点头道:“也说不准。一会儿倩儿打扫完战场,清点兵力后,立即回京。叶霄已死,四万兵马死一万三万都被收服,京城有丞相、将军带领的十万兵马,她一个小丫头,短时间内还祸乱不到什么?!?br />
        沈昭不再说话。

        “走,我们去对岸!将这个老东西的尸体给倩儿送去,拿回去南疆祖嗣祭奠亡灵?!蹦辖嘶邮峙艘豢攀?,将叶霄的尸体放在了树木上,挥手将木头用内力托着,向河对岸施展轻功回去。

        云浅月伸手去拉沈昭的手,却被风烬先一步将他拽到他身边,对他冷声道:“别忘了你是有夫之妇,与人牵扯成什么样子?”话落,他拽着沈昭足尖轻点,跟随国舅身后施展轻功也向对岸。

        云浅月想着风烬又怒了,但当时情况危急才使用了灵术,她不能让汾水河水淹数万兵马造成如此大的杀生,这样的话,她辛苦来南疆的意义何在?她看着风烬拽着身影僵硬的沈昭,有些头疼,她什么时候成了有夫之妇了?别人不知道,他风烬应该最清楚不过。足尖轻点,跟在二人身后。

        片刻后,三人都过了河,南疆国舅扔了叶霄的尸体,风烬嫌恶地甩开了沈昭。

        沈昭身子不稳,向地上栽去,云浅月随后来到挥手用真气扶住沈昭,对风烬瞪了一眼,风烬冷哼一声,沈昭的脸红了又白,回转头,低声道:“谢谢楚姑娘……”

        “别理他的话!”云浅月宽慰了沈昭一句。

        沈昭看了风烬一眼,沉默地点点头。

        叶倩此时已经和云暮寒站在一起,吩咐人清点兵马人数,收拾战场,见几人从河对岸回来,二人连忙走了过来。

        “倩儿,这是叶霄!”南疆国舅指了指地上的叶霄尸体道:“被沈昭杀的!虽然他的女儿跑了,但这个老东西死了也算一大功?!?br />
        叶倩看了叶霄的尸体一眼,点点头,“的确是他,死不足惜!”话落,她眸光冷厉地向南疆京城方向看了一眼,冷声道:“秦玉凝早晚也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