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死不足惜(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想起那日墨菊找来的关于南疆国舅的资料,记载着二十年前南疆国舅携带两个妹妹在天女山与南疆王以及南梁王相遇,之后经过一番纠葛,两个妹妹一个嫁给了南疆王,一个嫁给了南梁王。但不知他们身份来历,至今也是谜团。若他们是前朝慕容氏遗孤的话,那么……

        两圈黑雾撞到一起,“砰”地一声,发出“嗤嗤嗤”数声爆响。

        云浅月的思绪被打断,见叶霄倒退了一步,叶倩倒退了两步。

        叶倩倒退两步后,再次出手,这一次比刚刚气势更为凌厉,同样是黑雾,黑雾中不再是黑色的颗粒,而是褐色的颗粒。

        叶霄也再次出手,气势同样比刚刚更厉,黑雾中不再是黑色的颗粒,而是红色的颗粒。

        两图黑雾在半空中交汇,同样发出“嗤嗤嗤”数声爆响,但这回并未一碰即爆开,而是拉锯战一般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片刻后,黑雾中间升起火焰,一时间这一处火光冲天,照得极亮。

        云浅月静静地观看二人对打,与此同时观望着战局,这么半天依然未见秦玉凝出来,两方士兵打得激烈,血腥味不停地转浓。

        这时汾水城方向传来一声高喊,“拥护公主,打败反贼,护南疆国土!”

        “拥护公主,打败反贼,护南疆国土!”

        “拥护公主,打败反贼,护南疆国土!”

        一声高过一声,似一波波海浪打来,顿时战鼓大响,喊声震天,似乎有上万兵马向汾水弯杀来,马蹄声踏得大地都震了震。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隐隐看到汾水城城门大开,黑压压一片人马向这方围剿而来。显然与叶倩带来的两万兵马形成夹击之势。

        叶倩见云暮寒从汾水城出兵,紧抿的唇露出一丝笑意,随即,笑意化为凌厉,似乎全身顷刻间暴涨了一倍能量,一下子将叶霄打得后退了数步。

        叶霄虽然面色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化为狠戾,忽然从袖中甩出两个火红的东西扔向叶倩。

        叶倩也不甘示弱,从袖中同样甩出两条火红的东西扔下叶霄。

        云浅月清楚地看到是两个巨大的红蝎子和两条红蜈蚣。

        红蝎子和红蜈蚣对上,发出两声爆响,同归于尽。

        叶霄口中忽然念了一句什么,地上断裂的尸体残身似乎活了一般,齐齐飞向叶倩。

        叶倩面色不变,口中同样念了一句什么,地上的扔着的刀剑兵器顷刻间也如被活物一般,飞向叶霄。

        断裂的尸体残身和刀剑樱枪相遇,一时间在二人中间噼里啪啦打成一团,响声不断。

        云浅月蒙着面纱,鲜血的味道依然冲入口鼻,她冷静地看着。

        只见汾水城的队伍刚要冲入营地,忽然前排的人发出数声惨叫,马和人齐齐栽倒。第二波上前的人,也发生同样的事情,还没靠近,就再次惨叫栽倒。

        云浅月眯起眼睛,看着那处,那处有些浓雾,看不甚清。

        “楚夫人,你过去迎接暮寒!”叶倩听见了来夹击的兵马发出的惨叫,对云浅月喊道。

        云浅月端坐在马上不动,淡淡道:“你不用担心,不过是小小的阵而已,云驸马应付得来?!?br />
        叶倩似乎想想也对,不再说话。

        云浅月目光看向那处,只听惨叫声不断,并没有过去。就冲早先在南疆皇宫喝酒时叶倩说的一番话,尤其是那句“我如今对其他人再无念想,清楚地知道自己该要的是什么。我和我的驸马,会是细水长流,日久生情。否则没有爱情的两个人过一辈子的话,就太凄惨了。我用尽全力,也得爱上他?!?,就冲这一句话,她也要为了云暮寒?;ず靡顿?,给她在这里护法,不能让秦丞相得逞。

        “都退后!”云暮寒传来一声高喊。

        士兵们齐齐退后,片刻后,那一处再无惨叫声传来。

        云浅月挥手驱散了眼前缭绕的黑雾看去,只见前方清晰了一些,隐隐看到云暮寒冷峻的面容看着前方士兵们刚刚衰落马惨叫的地方,那一处地方坐着个朦胧的蓝影,她眯了眯眼睛。

        “蓝家主,本家主刚来就看见你坐在阵里,是念佛吗?”风烬邪魅的声音传来,须臾,从后面打马走上前,来到云暮寒身边,挑眉道:“不想贪念红尘了想出家了?可是你想出家也不该坐在这里,应该去的地方是尼姑庵吧?”

        “本家主喜欢这里坐着喝茶没什么不好,风家主要不要进来喝一杯?”蓝漪声音响起。

        “既然蓝家主相邀,本家主怎么也要赏你个面子,毕竟你我曾经是未婚人?!狈缃镑鹊匾恍?,忽然弃马,飞身入了阵中。

        他刚入阵中,那一处忽然弥漫起黑雾。

        “呵,原来这阵里不止蓝家主一个人在喝茶,还有秦小姐!”风烬笑声从阵中传来,对外面喊,“国舅大人,你是不是也进来喝一杯?虽然秦小姐是反贼的女儿,但总归是南疆人,你是不是进来认认亲?”

        “认亲倒不必了!除乱还差不多!”南疆国舅声音响起,从后方飞身奔向阵里,与此同时,他将一个人向云浅月的方向丢来,“楚夫人,你的人,接住了!”

        云浅月看向对她扔来的人是沈昭,她轻轻挥手,将他拖住,稳稳地端坐在了她的马后。

        沈昭似乎被扔得有些眩晕,好一阵才适应过来,连忙从后面抓住云浅月的手臂,急声问道:“楚姑娘,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还好吧?”

        云浅月听出他语气的关心,回转头对他温和一笑,“我很好,没事?!?br />
        “你没事儿就好,那日将我吓坏了?!鄙蛘阉闪艘豢谄?。

        云浅月对他一笑,看了打得激烈的叶倩和叶霄一眼,本来她以为叶霄有多厉害,叶倩咒术不及他,但是如今看来叶倩这个南疆公主总归不是吃干饭的,二人明显是半斤八两,虽然叶倩没站上风,但也没败落下风。她对沈昭道:“你不是一直念着那位奇人的遗言吗?如今试试,帮助叶倩出手,杀了他,你也算对那位奇人有了交代?!?br />
        沈昭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瓶水,将水掉在手心,指腹在手心上点出古怪的符号,他刚点出来对准叶霄,忽然对云浅月道:“不对,楚姑娘,这个人不是叶霄?!?br />
        叶倩一怔,看向沈昭,“他不是叶霄?”

        “不是,他和你前日让我找的人以及我前日与之交手的人不是一人?!鄙蛘岩⊥?。

        云浅月闻言面色凝重起来,看着沈昭,冷静地问,“你确定?”

        沈昭看了一眼与叶倩交手打得激烈的叶霄,肯定地点点头,“确定,不是那个人!我的水术对着他没有那日熟悉的感觉,很是陌生。绝对不是一个人?!?br />
        云浅月眯起眼睛,她刚刚就疑惑觉得叶霄不应该是如此废物,连容景都说他会南疆几门失传的禁术,而叶倩不会,可是如今看来二人斗法,他没显出比叶倩多厉害来。她立即道:“用你的水术立即找出他落脚之处来?!?br />
        沈昭点点头,一手摊开,一手在手心处指指点点,有水滴凝聚而成的古怪的符号忽然从和叶倩打斗的叶霄身上转移,向着汾水河而去。片刻后,沈昭道:“楚姑娘,不好,他在汾水河上做法?!?br />
        “走,我带着你过去!”云浅月知道假叶霄奈何不得叶倩,便不再?;に?,拉着沈昭飞身而起,向汾水河施展轻功而去。

        这片战场本来就在汾水湾,所以距离汾水河不过是几百米远。片刻后,二人就来到了汾水河边。

        云浅月刚拉着沈昭飘身而落,汾水河的堤坝忽然崩塌,河水顷刻间四下涌出,向着数万人打斗的战场涌去。

        云浅月心下一寒,想着叶霄好毒,他这是用假的以假乱真迷惑叶倩,而真正自己则在汾水河做法打算水淹七军,连他自己的人都不要了,就是要毁了叶倩和这些南疆士兵。数万条人命。她顿时大怒,忽然挥手,指尖凝聚了一小团灵气,对着指尖默念,“水若有魂,听我之言,停!”

        云浅月话落,汹涌澎湃而出的大水忽然停了。

        沈昭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骇然地看着云浅月,“楚……楚姑娘你……”

        “快找夜宵!”云浅月凝聚着指尖的灵气沉声命令。

        沈昭闻言再不敢耽搁,依照刚刚的方法,水珠凝聚的鬼怪音符向河对岸飘去,他立即道:“他在河对岸那株老槐树下?!?br />
        云浅月点头,手心凝聚的灵力向着堤坝轰塌之处一指,轻声念叨:“堆叠,筑堤!”

        只见轰塌的堤坝碎石顷刻间聚拢在一起,一块块凝聚堆叠,不出片刻,便堆叠成一方堤坝,虽然不如原貌,但已经阻住了水不会再汹涌外泄。

        沈昭脸色惨白如纸,亲眼所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云浅月放下手,再不多言,拉着惊骇成雕塑的沈昭飞身而起,踏着河面上的水草浮木施展轻功飞向对岸。这一条河虽然宽,但她轻功极高,数个起落就到达了河对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