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相逢陌路(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和昨日一般,慢慢地走着,也算是配合沈昭的小毛驴,路上云浅月不说话,沈昭也不开口,一马一驴在官道上极为醒目。

        “浅月小姐!”墨菊的声音传来。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您怎么……怎么带了一个人上路……这公子若是知道的话……”墨菊的声音有些弱。

        云浅月有些头疼,想起沈昭的话,立即道:“人家说了,你夫君让你一个弱女子独自出行,还是来南疆毒术之地,本身就是错,而且若是如此肚量狭小的话,也不配为君子?!?br />
        墨菊忽然没了声。

        云浅月有些好笑,暗暗想着容景若是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好半响,墨菊的声音再度传来,“南疆国舅又跟上您了?!?br />
        “嗯!”云浅月收起笑意,点点头。

        “不过南疆国舅的队伍里也多了一个人?!蹦沼值溃骸熬褪悄歉錾交??!?br />
        “山花?”云浅月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喜欢沈昭的那个女子?!蹦盏?。

        云浅月恍然,看了沈昭一眼,见他专心地骑着毛驴走路,虽然是棉裤棉袄,粗衣粗布,皮肤有些黑,但也有一种俊挺的气质,哪怕是骑着毛驴也不折损,她点点头,“知道了?!?br />
        墨菊又道:“青影传回消息,说已经跟随那三人到了汾水城。那三人在汾水城歇脚,没有要继续走的打算?!?br />
        “嗯!”云浅月点头。

        “浅月小姐,属下给公子传信要说沈昭的事情吗?”墨菊过了片刻又问。

        “告诉他,将沈昭的话也一并传给他?!痹魄吃滦Φ?。就冲那一句话,她就没理由不带上沈昭一起走路,承了这个送她的人情。

        “……是!”墨菊犹豫片刻,有些弱地应了一声。

        云浅月不再说话,墨菊声音再未传来。

        走了一百里地之后,响午十分,来到一处小县城,这个县城名曰蓝河县,因为水边长一种兰花而出名。

        云浅月进了小县城,正好见到一家包子铺,她询问沈昭,“我们歇歇脚,吃包子如何?”

        沈昭看了一眼包子铺,铺面很小,也有些破旧,他点点头。

        云浅月翻身下马,进了包子铺。点了几个包子,几碟小菜,两碗米粥。

        沈昭与她对坐,饭吃到一半,沈昭开口,“我一直以为向你们这种贵人家的小姐是不屑与山野人家的粗茶淡饭和吃这种小地方的东西的?!?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比较特例!”

        沈昭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发现他话语极少,除了昨日问她关于容景的话有些急有些语多外,一直都没什么话。她也不再说话。

        “浅月小姐,南疆国舅跟上来了?!蹦盏纳舸?。

        “终于忍不住要超过我了?”云浅月问。

        “还说不准?!蹦盏?,“也进了城?!?br />
        “我知道了!”云浅月道。

        墨菊声音隐了下去。

        “你身上是否带了一只蜈蚣?”沈昭忽然问。

        云浅月想起她身上是有一只蜈蚣,想起他娘说他和一位奇人说了些控虫之术,想来知道她身上有蜈蚣也不奇怪,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你身上那个蜈蚣被人下了追踪术?!鄙蛘训?。

        云浅月一怔,“你怎么知道?你的控虫之术学得很厉害?”

        “我也不知道厉害不厉害,因为从来没有和人比试过,但是知道你身上的蜈蚣被人下了追踪术。它身上有一种气味,若是在你身上待得时间过长的话,这种气味就会感染到你身上,以后你走到哪里,都能被那下术之人知道,即便蜈蚣已经不在你身上,也会根据你身上感染的气味找到你的位置?!鄙蛘训?。

        云浅月一怔,“这么厉害?这是什么样的追踪术?”

        “这样的追踪术应该算是很高明的吧?我开始是有些怀疑,但也不敢确定,如今那下了控虫之术的人大约就在附近,所以我感知到了虫子的动静,就确定是蜈蚣了?!鄙蛘训?。

        云浅月的眼睛眯了眯,“这么说如今我身上已经被感染了那种追踪术的味道?”

        “嗯!”沈昭点头,“一般这种追踪术在你身上两日就可以见效?!?br />
        云浅月想着怪不得南疆国舅不跟在她后面如今追上前了呢,感情计算时间够了吗?她脸色有些寒。

        “不过我可以将你身上的追踪术驱除?!鄙蛘延值?。

        “你可以驱除?”云浅月真的愣了,本来想着他跟着她是有些麻烦,但如今到觉得这沈昭的本事原来竟然比读书还大,是不是该说她不小心在深山里捡了个宝?

        “嗯,我可以驱除?!鄙蛘训阃?,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递给云浅月,“这个佩戴两个时辰,你身上就会洗去追踪术的味道?!?br />
        云浅月伸手接过布包,闻了闻,什么味道也没有。她看着沈昭。

        “你没学过南疆的术,所以闻不出味道来?!鄙蛘训溃骸暗撬凶纷偈醯目诵??!?br />
        云浅月笑了笑,也不客气,将布包揣进了怀里。

        沈昭不再说话。

        “沈昭哥!”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

        沈昭皱了皱眉,回转身看向门口。云浅月也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站在门口,身上穿着碎花的棉袄,见沈昭回身,她一喜,当看到云浅月,脸色有些不好。云浅月想着大概这就是喜欢沈昭的那个山花了,是挺像一朵花的,不辜负她的名字。

        “你怎么在这里?”沈昭问山花。

        “我要去京城?!鄙交ǖ?。

        “你自己?”沈昭问。

        “我和一个老伯一起?!鄙交ǖ?。

        沈昭皱了皱眉,“你一个女儿家,去京城做什么?阿叔个阿婶该担心你了,回去吧!”

        “他们不担心,老伯是好人,愿意带我去见识一番。再说我听沈阿伯说你要护送人去京城。你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山花摇头,话落,对身后喊,“老伯,咱们吃包子吧好不好?这里的包子闻着就香?!?br />
        “好,听阿花姑娘的?!币桓霾岳系纳舸?。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老者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十多名随从。老者五十多岁,面色周正,带着毡帽,面色含笑,看起来气度洒脱,像是个随性之人。他身后的随从高矮胖瘦不一,有老有少,像是富商和家仆的样子。她敛住眸光,想着这位大抵就是南疆国舅了。

        阿花当先走了进来,老者和随从也进来,包子铺狭小的空间一下子显得很是拥挤。

        “楚姑娘吃饱了吗?我们上路?”沈昭询问。

        “好!”云浅月拿起包裹,站起身。

        阿花见沈昭居然在她来了就要走,脸色一变,立即喊,“沈昭哥,你们不是也要去南疆京城吗?我和老伯也去南疆京城,我们搭伴一起走吧!”

        “不用!楚姑娘不喜人多?!鄙蛘讯乱痪浠?,出了铺子。

        云浅月也跟着走出。

        阿花有些委屈地扁起嘴。

        “这位姑娘好生面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那位老伯忽然对云浅月开口。

        云浅月心里冷哼,忽然转回身,对那老者一笑,“我认识一只险些被我烧死的蜈蚣,敢问这位老伯认识吗?”

        老者哈哈大笑,承认不讳地道:“不错,那只蜈蚣是我放的,姑娘好身手?!?br />
        云浅月没想到他会承认,到是对这个人恼不起来了,什么样的人和什么目的才如此光明磊落?她心思电转,收了笑意,挑了挑眉,等着他解释。

        老者却转移话题道:“姑娘去南疆京城探亲?”

        “这个我似乎没必要告诉陌生人?!痹魄吃碌?。

        老者笑了一声,也不为云浅月的冷淡所折,径自道:“我也去南疆探亲,不如就如山花姑娘所说,我们结伴而行吧!前面的路似乎不太好走,姑娘就两个人,我们这十几个人,可以相互照应?!?br />
        “不必了!我怕被蜈蚣再咬一口?!痹魄吃露乱痪浠?,转身出了铺子。

        老者笑着摇摇头,看着云浅月身影离开,并未再相请。

        “就是长得好一点而已,脾气这么差,口气这么冲,不知道沈昭哥哥怎么会送她?”山花不甘心地看着外面,嘟囔了一句。

        “小丫头,看人不能看表面?!崩险咝α艘簧?。

        山花住了口。

        云浅月骑上踏雪,沈昭骑上毛驴,二人离开了蓝河县,向紫月城走去。

        走出一段路后,沈昭见云浅月眉头紧锁,好像想什么不解之谜,他开口道:“在想那个老伯?他看起来不像是坏人?!?br />
        “嗯,是不太像?!痹魄吃碌?。

        “有些事情想不通也许是方向不对,将其全部抹成空白,换个角度或者想法去想。也许就能想明白了?!鄙蛘训?。